《男子汉》

第13章

作者:独孤红

那穿裤褂的汉子大惊失色的抱腕而退,叫道:“好,好,你敢他话还没说完,从上头快步走来两个打扮跟他一样的中年汉子,其中一个老远便叫道:“老刘,你在这儿嚷嚷什么?”

那姓刘的汉子精神一振,立即扭过头去叫道:“你两个快来,这叛逆乱闯行宫还拒捕……”

叛逆,闯行宫,拒捕,罪名可不小,也大得滔天。

那两个汉子一听这话,老远地便从腰间掣出软剑,嘴里叱喝着。

乐逵怕了,脸都白了,望着李玉翎道:“老弟,咱们……”

一阵急促蹄声骤雨一般地传了过来。

这阵蹄声来得好快,刚传入耳中,两匹健骑已一阵风般到了廿丈内,那是一红一黑两匹马。

那姓刘的汉子一见这两匹马,脸色一变,一脸的惊慌神色,急急向着李玉翎、乐逵三人挥手喝道:“让路,快让路。”

嘴里喝着,也不管李玉翎跟乐逵二人让路了没有,就立在道旁躬身下了身躯。

那两个汉子也退向了道旁,提着剑躬下了身。

就这一句话工夫,那两匹健骑己红前黑后驰到。

快似流星赶月,眼看就要疾掠而过,忽听一声轻“咦”,那前面红马作长嘶踢蹄而起,然后猛然勒住,好俊的骑术。

这一下出人意料,那后面黑马没能及时刹住,但听一声惊呼,黑马冲势一偏,擦着道旁直擦上去,吓得那三个“神武营”的急忙后退躲避。

那黑马冲上去几丈才停住,只听黑马上骑士愤怒说道:“你怎么老不打招呼就勒马!”

李玉翎看清楚了,这一匹红马,一匹黑马,是一匹枣骝,一匹乌锥,正是那天跟秦天祥在鼓楼大街路见的那两位,那位旗装大姑娘跟那位年轻俊汉子。

不过今天那位大姑娘已经换了行头,一身合身的劲装,外罩披风,大辫子拖在脑后,比那天更娇艳,更动人,也比那天多了几分刚健的英气。

大姑娘像是没听见年轻俊汉子的话,她瞪了眼瞅着那两个提剑汉子道:“这是什么呀!在这儿动刀动剑的。”

那三个“神武营”的人定过神来,还没有答话,那里那年轻俊汉子已然叱道:“说话呀!是聋了还是哑了!”

那姓刘的汉子这时候一点脾气也没有,连忙惶恐地哈腰道:“回格格的话,这两个叛逆乱闯行宫还拒捕……”

又是这罪名,那年轻俊汉子一听这话扬了眉,道:“这还得了,还站在那儿发什么楞,还不快拿下了。”

有他这句话,那姓刘的汉子又如狼似虎起来,“喳!”地一声,一挥手,领着那另两个就要上。

李玉翎适时淡然一笑道:“我们两个要是叛逆的话,这位格格还能稳坐雕鞍么?”

那美艳大姑娘微微一楞,马鞭一伸,娇声说道:“慢点儿。”

有了她这一句,那三个立即停身没敢再动。

美艳大姑娘目光在李玉翎脸上一转,道:“你这个人好面熟,我好像在那儿见过你。”

李玉翎含笑说道:“您好记性,前几天在鼓楼大街……”

美艳大姑娘美目一睁,满脸惊疑色,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人,跟个老头儿在一块儿,挺神气的……”

只听那俊美年轻人冷冷说道:“好没规矩,跟格格是这么说话的么!”

李玉翎没说话,用不着他说话,美艳大姑娘那里已然开了口,带点咳怪地对俊美年轻人道:“玉铎,你这是干什么呀!人家又不是咱们的什么人……”

那俊美年轻人道:“是谁也一样。”

美艳大姑娘美目一瞪,扬了眉。

那俊美年轻人忙道:“好,好,好,算我多嘴,我不管,我不管,行了吧!”

美艳大姑娘咳道:“没人让你管……”

转望李玉翎,立即敛去咳态,道:“你到行宫来干什么呀?”

李玉翎道:“是这样的,我本来在‘承德武术馆’,是‘神武营’的统带昨晚上下条子要我今天进行宫来见他……”

美艳大姑娘“哦”地一声道:“是荣富下条子叫你来的。”

李玉翎道:“是的。”

美艳大姑娘道:“荣富叫你来行宫干什么呀!”

李玉翎道:“条子上说要我调进宫当差。”

美艳大姑娘道:“这么说是荣富提着名儿要你。”

李玉翎笑笑说道:“统带的恩典提拔。”

美艳大姑娘眨动了一下美目道:“瞧不出你还挺会说话的,据我所知荣富的眼光高得很,多少人托关系,找门路想进‘神武营’当差他还不要呢!现在竟指着名儿要你,你靠的是什么关系呀!”

李玉翎双眉微扬,淡然一笑道:“回格格,我出身贫寒,落拓江湖,无亲无故,在官家更没有一个朋友。”

美艳大姑娘道:“那他为什么指着名儿要你呀?”

李玉翎道:“您最好还是去问统带。”

那俊美年轻人突然说道:“好没规矩,格格就要问你。”

美艳大姑娘嗅怪地看了俊美年轻人一眼,道:“谁要你多嘴。”

李玉翎没理会这些,淡然一笑道:“您不明白,不是我不说,实在是我不便说。”

“我明白了。”美艳大姑娘嫣然一笑道:“你是有什么大本事,大得能叫荣富赏识你,是不。”

李玉翎道:“您明白,我不敢这么说。”

美艳大姑娘美目一凝,道:“你好神气,也够傲的。”

李玉翎道:“那我不敢,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不便说的道理所在。”

美艳大姑娘深深一眼,微一点头道:“你的确很会说话,那为什么他们说你是叛逆,乱闯行宫还拒捕呀?”

李玉翎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您最好问他。”

美艳大姑娘转眼过去望着姓刘的汉子道:“刘文秀,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呀?”

那姓刘的汉子低着头蹑嚅说道:“回格格,奴才,奴才……”

美艳大姑娘眉锋一皱,道:“你倒是往下说呀!…那姓刘的汉子道:“回您的话,奴才告诉他两个统带不在美艳大姑娘道:“他两个硬要往里闯,是么?”

“不,不是。”那姓刘的汉子可没敢骗这位格格,一摇头忙道:“是他两个要走……”

美艳大姑娘说道:“那不就对了么!荣富既然不在,他进去找谁呀?这能叫乱闯行宫么!”

那姓刘的汉子道:“是奴才觉得他两个可疑,问他两个要凭据,他两个什么凭据都没有,奴才职责所在,不敢轻忽大意,当时奴才就要拿人,他……他竟敢拒捕……”

美艳大姑娘笑了,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呀!说什么叛逆乱闯行宫,怪吓人的,下次可不许乱给人扣帽子胡说八道了,知道不。”

那姓刘的汉子忙道:“是,格格,奴才记住了。”

美艳大姑娘道:“荣富在营里么?”

那姓刘的汉子道:“回格格,在。”

美艳大姑娘转望向李玉翎,笑问道:“你知道荣富在不在?”

李玉翎道:“他说统带不在,我自然信以为真。”

美艳大姑娘嫣然一笑道:“别跟我耍心眼儿,我明白了,他们一向对人是什么样我知道,八成儿是他不够客气,偏你又不肯低头,他就告诉你说荣富不在,你有心整他,来个扭头就走,他急了,也愕了,这才向你要什么凭据,对不对。”

李玉翎笑笑说道:“格格高明。”

那俊美的年轻人突然说道:“多伦,时候不早了。”

美艳大姑娘美目一翻,道:“要那么急,你不会先走么!”

俊美年轻人碰了个钉子,心理好不是味儿,脸上也带了出,可是他没再说话。

美艳大姑娘收回目光望向李玉翎,道:“瞧你挺老实的,却没想到你会一肚子的鬼……”

李玉翎道:“您明鉴,那得看对谁。”

“好话。”美艳大姑娘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呀?”

李玉翎道:“回您,我姓李,双名玉翎。”

美艳大姑娘轻轻说道:“李玉翎……”

李玉翎道:“是的,格格。”

美艳大姑娘道:“金玉的玉,那后一个字儿是……”

李玉翎道:“雕翎的翎。”

“好!”美艳大姑娘一点头道:“好名字……”

那俊美年轻人轻轻地哼了一声。

巧了,美艳大姑娘听见了,眼一抬,道:“玉铎,你哼什么?”

那俊美年轻人道:“谁哼了。”

美艳大姑娘没跟他多缠,收回目光道:“你那儿来的呀?”

李玉翎道:“回您,我从‘天威牧场’来。”

美艳大姑娘“哦!”地一声道:“‘天威牧场’呀!‘天威牧场’里有位姑娘,你知道么?”

李玉翎道:“您大概是说场主的千金宫姑娘。”

美艳大姑娘微一点头道:“是的,就是她,宫无双,是个出了名的大美人。”

李玉翎没说话,这让他怎么接下去!

美艳大姑娘却跟着又是一句:“是不是?”

李玉翎不得不说了,他这么说:“宫姑娘是场主的千金,我不敢置评。”

美艳大姑娘倏然一笑道:“宫无双这三个字儿可是大大地有名啊!这儿的人可没有不知道她的。”

李玉翎道:“是么,这我不大清楚。”

美艳大姑娘道:“往后多待些日子你就清楚了,若没有事儿,不多谈了,以后有空找我玩儿去,问荣富,他知道我住那儿。”

李玉翎道:“谢谢格格,明儿个我一定进府请安去。”

美艳大姑娘转脸望向姓刘的汉子,道:“别胡搞了,带他去见荣富,听见了么?”

那姓刘的汉子连忙答应,没敢说半个不字。

美艳大姑娘又望向李玉翎道:“我走了,记住,以后有空找我去。”

两脚一磕马腹,挥了一鞭,策马冲了上去。

那俊美年轻人忙跟了上去,临走还看了李玉翎一眼,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玉翎没在意,眼望着那两人两骑被山上的树林遮住后,转眼望向姓刘的汉子,他仍捉狭,一句话不说。

那姓刘的汉子好不是滋味,道:“你两个跟我来吧!”

走到道旁拾起软剑,一边往腰里塞,一边往上走去。

李玉翎望了望乐逵道:“乐兄,走吧!”

乐逵迟疑了一下,跟着说道:“现在到了地头了,你一个人能进去,我就不进去了!”

李玉翎道:“怎么,乐兄不进去了。”

乐逵勉强笑笑说道:“我得回去给馆主回个话去。”

他已经没面子了,还进去干什么。

李玉翎心里明白,他没强邀,当下微一点头道:“那好,乐兄就请回了,我谢了,改天有空我会到馆里看乐兄去。”

乐逵招手递过了包袱,道:“得麻烦老弟自己提包袱了。”

李玉翎伸手接过包袱,道:“应该的,自己的东西嘛!”

乐逵没多话,说声:“老弟保重,有空常来馆里坐坐。”

一抱拳,转身走了。

乐逵走了,李玉翎也转身往上去了。

李玉翎跟着那姓刘汉子一路左弯右拐,沿途浓荫就没断过,越走越阴凉,稍微穿得单薄一点还会有点凉嗖的冷意。

没多久,行宫到了,围墙既高又厚,矮堞一个个,数都数不清,朝南宫门三座,一般地宏伟高大。

禁卫宫门的是禁军,一个个跨刀持剑,精神异常,另外还有几个穿裤褂的便服汉子,不用说,那是“神武营”的。

姓刘的汉子前头走,到了宫门口,跟那些“神武营”的低低说了几句话,径自从左边那个门里走了进去。

李玉翎到了门口没人拦他,那几“神武营”的可都拿眼瞅着他,似乎都透着点敌意。

李玉翎明白,这是那姓刘的汉子帮他的忙,他没在意,看也没看那几个一眼,便进了左边那宫门。

进了宫门再看,石板路一条条,高高低低,数不清的亭台楼阁。

还有一座“喇嘛庙”,李玉翎知道,那最大的一座是“布达拉寺”,庙里差不多有上千喇嘛。

李玉翎看见那姓刘的汉子往左边一个大院子行去,那大院子像个大宅院,李玉翎明白,那就是行宫“神武营”所在。

“行宫”“神武营”,虽然没有宫里“侍卫营”那么神气,可是说起来也算得侍卫,一个个也是四五品,也都能在御前跨刀。

门口站着两个人,一顶上尖下圆,跟个漏斗也似的帽子,长袍、马褂,腰里跨着刀,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挺神气的。

李玉翎知道,这才是“神武营”的“制服”,往后怕自己也要穿戴那么一套。

姓刘的汉子又跟那两个低低说了几句,在门口停了步,没再往里走,一直等李玉翎走到了,他才说道:“这就是神武营,你在这儿等着,我通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