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14章

作者:独孤红

荣富抬手指了指李玉翎道:“我叫你来见这个人,这个人你见过么?”

刘玉典也挺机灵的,脸色立即为之一变,道:“回统带,刚才在宫外见过。”

荣富道:“刚才在宫外还见着谁了?”

刘玉典道:“回统带,七贝子跟多伦格格刚回宫。”

荣富道:“你可知道七贝子跟多伦格格刚才到这里来过。”

刘玉典道:“回统带,属下不知道。”

荣富道:“住口!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了。”

刘玉典头一低,没说话。

荣富冷哼一声道:“你的胆子不小,我下条子要的人,你居然敢横施刁难,还敢说我不在……”

刘玉典怯怯地道:“禀统带,属下起先不知道……”

荣富道:“你要知道那还得了,天行,带他下去,交龚桐按营规处置,先揍五十棍,然后禁闭一月。”

宋天行答应一卢站了起来,飞快向李玉翎递过一个眼色,其实,李玉翎没等他使眼色便站了起来,他向着荣富道:“统带,可容我说句话。”

荣富道:“你要打算替他讲情最好别开口,你可以到东西两营打听打听,只要事情到了我这儿,谁也不许讲情。”

李玉翎道:“统带,我不是替谁讲情,你刚才把东营一班领班职位给了我,而且绝不会有所更改了,是不。”

荣富一点头道:“不错,我的脾气就是这样,做事也向来如此。”

李玉翎道:“这位刘玉典是东营一班的弟兄,是不是。”

荣富道:“是啊,怎么?”

李玉翎道:“那么我请问统带,我是东营一班的领班,他是东营一班的弟兄,我班里的弟兄犯了什么过锗,是不是该由我这个领班来处置。”

荣富道:“不错,是这样,怎么,你要处置他。”

李玉翎道:“是的,当然,那还得得到统带的首肯。”

荣富道:“这合情合理,我当然照准。”

李玉翎笑笑说道:“那么我不计较,我认为这位弟兄犯的错没什么大不了的……”

荣富一拍座倚扶手道:“胡闹,这简直是……”

李玉翎道:“统带,我要是连这一点权都没有的话,请你收回成命。”

荣富眼一瞪道:“你这简直是,简直是……”

转眼冲着刘玉典一摆手道:“下去,下去,天行,叫他下去。”

刘玉典没等宋天行说话,如逢大赦一般,打了个千,飞快地退出去了。

荣富吁了一口气,突然笑了:“行了,你还怕不能带这班弟兄么?冲这件事儿你就行,只有一个刘玉典你够了。”

李玉翎一欠身道:“我还没谢谢统带。”

荣富目光一凝,道:“怎么,你知道……”

李玉翎笑笑说道:“统带告诉刘玉典说多伦格格先来过的,那就是告诉刘玉典告他状的不是我,然后又给我机会对刘玉典施恩,我要是不知道,怎么敢拿推拒领班一职,来换取统带的点头。”

荣富为之动容,深深一怔,道:“你是个聪明人,的确不凡,从‘天威牧场’经由‘承德武术馆’进‘神武营’的人不少,可是论身手,论聪明,你应该是第一个……”

李玉翎道:“谢谢统带夸奖。”

荣富一摆手道:“我开始喜欢你了,别说什么谢不谢,这领班一职你怎么说?”

李玉翎道:“统带这么爱护我,我岂敢不受,我再要说个不字,那就是我太不知好歹了,太不识抬举……”

“行了。”荣富又一摆手道:“别跟我耍贫嘴了,天行,陪他去见见龚桐去。”

宋天行答应一声,转眼望向李玉翎。

李玉翎冲着一欠身,就要走。

荣富突然一抬手道:“慢,先接下这个,你就跑不掉了……”

站起来走到书桌后,拉开抽屉取出一物递向李玉翎,道:“接下这个之后你要再说个不字,我就能拿营规来处置你了,擅离职守,说得重一点我能摘你的脑袋,不过你要是跑的话,恐怕我们拿你没办法。”

那是一面四四方方,擦得发亮的铜牌,上面雕刻着“神武”两个字,别的什么也没有。

李玉翎没接,道:“统带,这是……”

宋天行在一旁开口说道:“这是行宫‘神武营’二领班的腰牌,也是二领班的身份证明,‘神武营’的腰牌分金、银、铜、铁四种,也就是分四等。

统带的腰牌是纯金打造的,大领班的腰牌是纯银打造的,二领班的腰牌是铜的,弟兄们的腰牌是铁的,你老弟今后凭这面腰牌,行宫里到处去得,十个地儿有九个地儿通行无阻,谁也不敢拦你。”

李玉翎道:“宋老,十个地儿有九个地儿去得,这话怎么说?”

宋天行笑笑道:“皇上的寝宫去不得。”

李玉翎也笑了,伸双手接过那个铜质的腰牌,冲着荣富说道:“统带,只接过这面铜牌,我就是你‘神武营’的人了,从今后我不会再说个不字。”

荣富抬头笑道:“那也别,老说是那成了应声虫,我生平最讨厌这个,那也最倒人胃口,有的时候不妨顶两句,只不亢不卑就行,我喜欢这个。”

李玉翎笑笑说道:“我怕你摘我脑袋。”

荣富道:“情节不重我舍不得的。”

说完,他自己先笑了,宋天行也笑了,他笑着说道:“我看玉翎老弟一身傲骨,今后顶你的时候怕不会少。”

荣富单眼一瞅李玉翎道:“你看他这话怎么样?”

李玉翎道:“您要听真的还是听假的。”

“废话!”荣富道:“当然要听真的,有你这么问的么!”

李玉翎笑笑说道:“我看宋老是说对了。”

荣富哈哈大笑,一巴掌拍上李玉翎肩膀,道:“我更喜欢你了,你没说错,我是会对你特别照顾。”

宋天行向着李玉翎一笑说道:“老弟,咱们走吧!”

李玉翎向着荣富一欠身道:“统带,我告退。”

荣富摆手说道:“去吧!去吧!回头见过龚桐之后再让天行陪你到班里去看看你的住处,不合意说声,让天行另给你安置。”

李玉翎道:“谢谢统带,我这个人好凑和。”

荣富道:“那去吧!看看再说。”

李玉翎偕同宋天行走了。

容得李玉翎跟宋天行出了书房,荣富一个人摇了头:“宫天鹤没说错,危险人物,的确是个危险人物,比任何一个都强,这种人要能把他的心收拢过来……”

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书桌后……宋天行陪着李玉翎,出了书房往前头走,然后顺着石板路折向了右,右边那排营房正在东边。

走着,宋天行一脸赞佩色地道:“老弟,你可真行,我跟统带不少年了,可从没见他对人这样过,也从没见他像今儿个这么高兴过,让统带说声喜欢那更不容易,进‘神武营’的人不在少数,我就没见过统带给他们好脸色看,有这么个好开头,今后你还愁没出头的日子么。”

李玉翎道:“统带厚爱,也还得宋老多照顾。”

“那还有说的么。”宋天行一脸义不容辞挺胸点头道:“像你老弟这样的人谁不乐意捧呀!其实捧人也得看材料,是材料的一捧就红,要不是材料,你就是爬梯子顶着他的屁股他也上不了天好话,敢情这是捧戏子,捧角儿。

宋天行想必也觉用得不妥,他在“神武营”掌管的是文牍,管文牍这一门非得读书人不行,读书人说这种话岂不有失身份,辱没了孔老夫子,当即他窘迫一笑道:“老弟,别见笑,我说话……其实你老弟也不是外人……”

李玉翎笑在肚子里,嘴上说道:“那怎么会,那怎么会。”

宋天行话锋微顿之后,脸色一整,接着说道:“其实统带就是这么个人,你老弟这是头一天进营,往后日子待久了,你就会知道了,统带为人一向是恩威并用,公正严明,他为人耿介,正直,也最喜欢提拔人才,是人才他绝不放过,是庸才他不屑看一眼。

可偏偏统带就生就一双慧眼,就跟识千里马的伯乐一样有道是:‘世有伯乐,然后才有千里马’,那也就是说有千里马而没有伯乐没人识得也不行!

统带这人更随和、风趣,他能跟营里的弟兄一块儿吃喝玩儿,待他们跟亲兄弟一样,你老弟可不知道,当年统带离京的则候,‘神武营’的弟兄哭着送行,统带的待人认这儿可见一斑他喘了口气接着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能好好儿干,要不好好儿干就没那一说,统带办起人来铁面无私,一点都不留情,平日大伙儿跟兄弟一样,一旦犯了错,谁讲情也不行!

有一回统带办个弟兄,可巧有亲王来到营里来,那亲王是心软不忍,听说也跟这位弟兄认识,想开口讲个情。

你猜怎么着,统带脸一抬硬把那亲王说的话给挡了回去,这要换别人谁敢呀!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要脖子,不要脑袋了?

可是统带他就敢,他天生一颗虎胆,那亲王可也就拿他没办法!

当然,那也因为统带他是个人才,有大功于朝廷,这也并不是说他博功飒狂,而是上头看重他,宫里倚他为左右手,这可一点也不为过,统带在‘神武营’这么多年,行宫一带甚至远到疆场,就没出过一点漏子,一点事儿!”

只不知统带荣富给这位管文犊的宋先生月俸多少。

当然,李玉翎也知道这位“神武营”的统带不是个简单人物,只是那也用不着这位宋先生在他面前这么宣扬呀!

李玉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这我知道,我听井馆主说过。”

“看,是不是。”

宋天行眼一瞪,脖子一直,道:“这不是有口皆碑,任谁都挑拇指么……”

李玉翎道:“能跟着统带,这是我的福气。”

宋天行咧嘴一笑道:“老弟,我要直说一句,只怕这真是你老弟的福气,凡是跟了统带的人,只要你有真才实学,只要你行,只要你肯干,不愁没个出头的日子。”

李玉翎道:“谢谢宋老指教,我会的!”

宋天行还待再说,李玉翎在他说话之前又开了口:“宋老,这位龚桐是……”

宋天行“哦”地一声道:“龚老是东营的大领班。”

李玉翎试探着问道:“这位龚大领班也是由‘天威牧场’来的?”

“不!”宋天行摇头笑道:“这位龚老是统带从家里‘神机营’带过来的,西营大领班黄和黄老也是,不瞒你老弟说,我也是统带‘神机营’带过来的,我三个跟统带都有了不少年了……”

李玉翎道:“原来龚老、黄老跟宋老都是统带的老人。”

宋天行道:“老部属,老部属,老弟该知道,带人这种事不属的不要紧,上属的用新人是不好办事的。”

李玉翎点头说道:“那是,想必龚老跟黄老都出身江湖。”

“那当然。”宋天行一点头道:“龚老出身北六省绿林,不瞒老弟说,当年他是个响马头,胡子王,生平无他好,唯爱杯中物,三杯下肚,你听他吧!英雄当年滔滔不绝,我是最爱听他说了,一听就是大半夜,让我不睡都行,其实也没一点困意,越听越有精神,不过那得掏腰包请他喝两杯,没酒他是一个字儿也不吐的……”

他自己笑了,李玉翎也为之忍俊不住。

笑了笑之后,宋天行接着说道:“黄老这个人就不同了,他跟龚老的性情脾气完全相反,连长像也是个黑敬德,一个瘦秦琼,龚老这个人为人豪爽,可是脾气刚烈暴燥,而且也狠一点儿。

黄老不是这样儿,黄老这个人性情平和,为人诚实稳重,一步一个脚印儿,他出身南七省武林,你老弟可不知道,他当年还是‘金陵镖局’的总镖头呢!跟龚老一样,都是江湖上纵横半生,叱咤一时的响当当人物……”

“那是!”李玉翎道:“差一点的又岂能让统带倚为左右手,只是,宋老,以他二位的出身,可以说都是有一手的人物,也都称雄一方,为什么投身官家……”

宋天行两眼一翻道:“投身官家有什么不对,官家是个用人的地方,也求才若渴,唯有投身官家,效力朝廷才有飞黄腾达的日子,才能光宗耀祖,也才英雄有用武之地,光在江湖上混,就算混一辈子又能有多少出息,到头来又能落着什么?

你老弟又为什么投身官家,不也是看中了这一点,不也为不辜负一身所学,找个能一展才能的地方么?”

李玉翎道:“是,是,是,多谢宋老指教,多谢宋老指教,宋老说的一点不错,我就是怕在江湖上混不出个名堂来,纵然成为头一号的人物,江湖上响当当的大英雄,诚如宋老所说,那又有多大出息,到头来又能落着什么……”

宋天行道:“这不就是了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