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16章

作者:独孤红

出了“承德武术馆”便是“承德城”热闹的鼓楼大街,井桧说的一点不错,只要他在大街上多逛逛,不愁那几个不来找他。

李玉翎由衷地同意井桧这说法,所以他一出“德武术馆”,便背着手顺着鼓楼大街逛了起来。

大街上来往的有行人,有车有马,那车声跟马声,敲击在整条的石板路上,得得地响,格格有声。偶而,还可以看见一两队骆驼,骆驼队过处,驼铃响动,那赶骆驼的人,那付满头满脸的黄尘砂子,使人明白的感觉到置身于荒野之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热河是“暗乌达”及“桌索图”两个蒙旗的所在地,偶而也可以看见这两个蒙旗里的人在街上,他们的穿着打扮跟汉、回两族的人有很大的差别,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得出,尤其是在“藏龙沟”

里长大的李玉翎,对他们更是熟悉。

看见了这两个蒙旗的人,李玉翎脑海里想起了”藏龙沟”那每年几度的盛会,同时他也想起了赖大爷跟芸姑。

走完“鼓楼大街”,刚拐进另一条街,一个矮子的身影擦着他跟前从他眼前走了过去。

李玉翎只觉这矮小的身影快得像一阵旋风,凝神一看,一颗秃头,两条黄鼻涕,他认识,是那算卦的“铁嘴落拓生”的小徒弟小秃子。

他心里一动,忙叫道:“喂,小兄弟。”

小秃子没听见,李玉翎又叫了他两声,话才传进他耳朵里,他停了步,扭头一看,他咧了嘴:“哟,是您这位大叔啊!”

李玉翎到了他跟前笑问道:“还认得我。”

“怎么不认得。”小秃子笑笑说道:“跟我师父跑遍了南七北六,可就没见过像您这么俊的人,怎么会不认得。”

小秃子会说话,怕这也是实话。

李玉翎笑了,小秃子跟着又是一句:“大叔,您叫住我有事儿么?”

李玉翎道:“你师父呢,还在‘承德’么?”

“瞧您问的。”小秃子两眼一翻,道:“徒弟没走,师父还能不在,您可别瞧我师父老骂我,高兴不高兴照我这秃头上就是一巴掌,要说撇下我走,他还真舍不得呢……”

李玉翎忍不住笑道:“那怎么会,师徒跟父子一样,再说你又这么讨人喜欢。”

小秃子眨了眨眼道:“大叔喜欢我么?没一个人不讨厌我这付窝囊像,一个秃头,两条黄鼻涕,谁见了我就会躲得远远的,就跟瞧见鬼一样,我又不是扫帚星……”

李玉翎忍住笑道:“我不会,我瞧你挺讨人喜欢的,你要不信咱们交个朋友……”

“交朋友。”小秃子摇了头道:“那不行,没大没小的,要让我师父知道,我这颗秃头准又倒楣,还不知道会挨几下呢!”

李玉翎忍不住了,笑了笑说道:“不会的,咱们各交各的,其实,就算你叫我一声大叔,咱们也不能算是朋友,你说是不,走,小兄弟,带我去找你师父去。”

小秃子站着没动,道:“小兄弟叫得别扭,你不如叫我一声小秃子,习惯了,这三个字儿听着舒服……”

李玉翎一点头道:“好,小秃子就小秃子……”

小秃子脸上浮起了喜色,道:“您找我师父干什么,又要算卦。”

李玉翎点头说道:“不错,我又碰上了疑难事儿,想找他问问去。”

小秃子猛地一收劲,“忽!”地一声,两条黄鼻涕刹时没了影儿,道:“走,我带您去。”扭头往前走去。

李玉翎紧跨一步赶了过去道:“小秃子,你师父还在西大街么?”

“不,换地儿了!”小秃子扭过头来笑笑说道:“就在前头,不远,转眼工夫就到了。”

李玉翎没再问,他怀疑这位“铁嘴落拓生”就是龚桐嘴里的那位江湖异人落拓生,他本想试探着问问小秃子,可是一见小秃子这付机灵像,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知道那是白问,要是这位落拓生真是那那位落拓生,要是他不愿让人知道,小秃子绝不会透一点口风。

他没说话,走了几步之后,小秃子却扭过头来冲他咧了咧嘴,笑问道:“大叔,您知道我师父那卦摊儿为什么老换地儿么?”

李玉翎道:“我不知道,为什么。”

小秃子眨了眨眼道:“我告诉您,您可别告诉我师父,要不然我非被他打烂不可……”

李玉翎道:“那怎么会,你看我是个搬弄是非,爱告状的人么?”

小秃子道:我看您不是,所以才敢告诉您……”

一顿,压低了嗓门儿道:“大叔,我告诉您,我师父那一套全是蒙人的……”

李玉翎听得一怔,对别人揭他师父的底,你说他是机灵还是傻,这小子八成儿缺心眼儿。他那卦摊儿不老换地儿不行,要不让人家碰上扭着,非砸他的卦摊儿不可,那这碗饭别吃了,没饭吃怎么办,师徒俩靠谁去!

小秃子说得煞有其事,李玉翎明白,小秃子人小鬼大,逗上他了,当即他淡淡说道:“真的么?小秃子。”

“可不真的。”小秃子道:“这还假得了,我是他的徒弟,还有人比我清楚,有一回在京里走了霉运,让个被蒙过的碰上了,人家要扭他进衙门去,吓得他撤腿就跑,徒弟顾不得了,卦摊儿也不要了,害得我背着那么多东西在后头一个劲儿地追,直追出半里路去才追上他,那是他不动了,要不他还跑呢:坐在道旁直喘,脸发白,一点血色也没了……”

李玉翎眉锋一皱道:“那就怪了……”

小秃子道:“大叔,怎么了?”

李玉翎道:“前两天他给我算那一卦倒是挺准挺灵验的。”

小秃子为之一怔:“真的么!大叔。”

李玉翎道:“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小秃子忽一咧嘴道:“只怕他是蒙对了,打从吃这碗蒙人的饭起,他只蒙对了这一回……”

李玉翎摇头说道:“不,我信他,我服他,要不然我就不会再来找他二回了。”

小秃子笑笑说道:“大叔,你要知道,不会再有第二回的。”

李玉翎道:“小秃子,我看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样的徒弟。”

小秃于脸一红,在这种情形下他硬能让脸发红,这可不容易。

小秃子不安地笑道:“我是瞧您是个好人,您喜欢我,我也喜欢您,我不忍见您受蒙,也不忍见您白花银子。”

李玉翎淡然一笑道:“小秃子,你要真看我是个好人,真喜欢我,你就不应该对我说这些话,明白么?”

小秃子直了眼,突然,他眨眨眼笑:“大叔,您真行。”

李玉翎笑笑说道:“只记住一句话,别把老实人当傻子。”

小秃子一伸舌头,道:“就这一次,下回我可不敢了,今儿个这斤斗我栽大了!”

往前走没多远,小秃子抬手往前一指,道:“您瞧,大叔,那不是我师父的卦摊儿么?”

李玉翎循指前望,可不是么,前廿多丈处街左有家葯铺,那卦摊儿就摆在葯铺门口。

小秃子接着说道:“大叔,您知道我师父的卦摊儿为什么摆在人家葯铺门口么,告诉您,那是预备让人掀了卦摊儿,挨了揍,好买膏葯贴,转个身儿就是葯铺,不用往别处跑了。”

李玉翎笑笑说道:“行,小秃子,待会儿到了卦摊儿前,我头一句话就把你告诉我的告诉你师父。”

小秃子咧了嘴:“大叔,您行行好,转来一定能给小秃子找个既标致,人又好的大婶儿。”

小秃子他好油好贫的一张嘴。李玉翎笑笑,没理他。

说话间已到葯铺门口,小秃子抛下了李玉翎,一转身,像溜烟般撞进了人丛里,李玉翎听得清楚,小秃子在人堆里直嚷嚷:“师父,大叔来了,老主顾的银子给您送到了门口,人是带来了,说什么,您今儿也得赏我几个。”

“叭!”地一声,小秃子“哎哟!”一声,想必是那颗秃头上又挨了巴掌,接着,人堆里冒起个脑袋,瞧那猥琐像,落拓生的活招牌,他吐着一嘴黄牙递过了笑:“这位,您请边儿坐坐……”

李玉翎忙道:“我不急,我不急。”

落拓生一缩脖子点点头,算是道歉,然后脑袋往下一落,就瞧不见人了。

好半天之后,人散了九成,落拓生那颗脑袋又冒了起来,冲着李玉翎一招手,又吐了那一嘴让人恶心的黄牙:“这位,该您了,请过来吧!”

李玉翎走了过去,围在摊儿前的有数几个瞧热闹的往两边让了让,李玉翎走过去跨腿坐在了摊儿前那条板凳上,小秃子这时候垂手站在落拓生身后,一脸可怜像,两道黄鼻涕又出来了。

李玉翎这里往板凳上一坐,落拓生那里开了口,没说话先笑,两眼紧紧地瞅着李玉翎,似乎要瞧进李玉翎的心里去:“您这位,今儿个是……”

李玉翎淡然一笑道:“跟上回一样,求先生提点迷津。”

落拓生两眼一睁,道:“怎么,又要……”

“不!”李玉翎摇头说道:“这回不是,先生也明知道不是。”

落拓生呆了一呆,一脸的错愕道:“您这话……我明知道不是?”

李玉翎笑了笑,没说话。

小秃子在落拓生身后冒了这一句:“师父,大叔刚才在路上告诉我一句话,大叔说,别把老实人当傻子。”

落拓生回身一巴掌又拍上秃头,打得小秃于脖子一缩,落拓生那里瞪眼骂上了:“多嘴,你那儿吃草去,给我站远点儿。”

小秃子一脸委曲像,站在那儿没动,落拓生扭过头来陪上了一脸笑:“这位,您直截了当,怎么,今儿个究竟是……”

李玉翎道:“请先生指点迷津,我找几个人。”

落拓生“哦!”地一声道:“弄了半天您是找几个人哪,那容易,几个!”

李玉翎道:“五个,四大一小。”

落拓生闭上眼,头一摇,脑一晃,道:“五个!四大一小……嗯,嗯,是男是女!”

李玉翎道:“全是男的。”

落拓生两眼一睁,道:“男的属阳,有他们的生辰八字儿么?”

李玉翎淡然一笑道:“先生明知道我没有!”

落拓生“嗯!”地一声他闭眼摇了头:“没有他们的生辰八字儿,那就难了,没他们的生辰八字儿,没生辰八字儿,这可怎么办,叫我这一卦从那儿算起,叫我这一卦从那儿算起……?”

小秃子他又插了嘴,没记性,打都打不怕:“师父,听听长像不也一样么?”

落拓生这回没打他,两眼一睁,望着李玉翎道:“对,您找这四大一小的长像说出来让算卦的听听。”

李玉翎明知道这是个圈子,索性也耐着性子赔上了,想了想之后,就那五个的长像大概地描述了一番。

听毕,落拓生头直点头,沉吟了会儿,嘴里还道:“小秃子,瞧见过这么几个么?”

这能叫算卦?小秃子看了李玉翎一眼,道:“您该先问问这位大叔找这五个干什么,要是不好事儿,这一卦您不能算,小秃子也不能说。”

落拓生望着李玉翎一吐牙,道:“您听见了么!有时候我得听我这个徒弟的。”

李玉翎笑笑说道:“这五个伤了我一个朋友……”

落拓生含笑截口笑道:“大个子,跟半截铁塔似的,对不?”

李玉翎一点头道:“没错!”

落拓生道:“胳膊让人砸断一条,是不?”

李玉翎道:“也没错!”

“也没错。”落拓生龇龇黄牙道:“全错了,想当年周公瑾大破曹营,黄公覆还真挨了军棍,今儿个这着苦肉计却是连汗毛也没碰着……”

李玉翎着实地一怔,道:“先生这话……”

落拓生哈哈笑地道:“您见过您这位朋友了么?”

李玉翎道:“见过了!”

落拓生道:“您那位朋友的那条胳膊用布条裹着,吊在脖子上,哭丧着脸,只差没哼哼了,是不。”

李玉翎道:“先生说着了,先生有一双神眼。”

“您夸奖!”落拓生道:“我这双眼是凡眼,我这双凡眼能瞧见别人瞧不见的东西,我瞧您朋友的那条胳膊没断,更连汗毛也没丢一根……”

李玉翎凝目说道:“先生这话……”

落拓生道:“您没摇摇试试,摸摸看看,是不!当然了,谁会这么做,有的人就瞧准了这一点……”

李玉翎扬了眉道:“这是为什么?”

落拓生瞧着他笑问道:“您想知道为什么,行,让我告诉您手往后一伸,道:“小秃子,拿来。”

小秃子一怔,瞪着眼道:“拿来!师父,您要什么?”

落拓生道:“你小子少装蒜,你师父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跟你师父玩儿这一套,你小子还差远着呢!摸来的,快拿出来,别等我的巴掌又飞到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