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18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翎出了“葯王庙”,这时候大殿里又走出两个人来,可惜李玉翎没看见,这两个人一个是赖大爷,一个是芸姑。

穷要饭的站了起来,嘻态全敛,一脸恭谨神色,一欠身,叫了赖大爷一声:“大哥!”

赖大爷跟芙姑两双眼直瞅着李玉翎那渐渐远去的颀长背影,尤其芸姑,那两眼之中还含着点什么。

赖大爷道:“这孩子口风好紧,他还是不肯说。”

穷要饭的道:“大哥看怎么办?”

赖大爷道:“现在咱们弄清楚了,他那师门神功就是你二哥的‘小接引’,咱们已经有九成把握他那师父就是你二哥了,剩下的一成就差见面再看看了。”

穷要饭的道:“可是您听见了,他不肯说,二哥真会这么交待么?”

赖大爷叹了日气道:“只怕你说对了,你二哥对咱们几个至今还不……”

芸姑突然说道:“我说让我试试,你偏不许!”

赖大爷两道所眉一耸,道:“正在紧要关头,我不许你让他分心。”

芸姑脸一红道:“宫天鹤的那个女儿怎么就能找他?”

赖大爷摇头说道:“你跟她不同,她是宫天鹤的女儿,他对她多少总会有几分提防,什么事也不会当真,你别说了,我不许就是不许!”

芸姑没再说话,赖大爷一脸严肃,谁敢再说什么。

穷要饭的这时候说道:“大哥,您看二哥的眼……”

赖大爷神情一黯,道:“谁知道,别在这儿多耽搁了,你去告诉乐天一声去,叫他挡挡那一个,别让玉翎多耽搁,好让他赶快把正事儿办了,我跟芸姑这就去找荣奇去。”

穷要饭的道:“大哥,您一人儿去……”

赖大爷淡说道:“这种事人去多了反而不好,难道说你还怕荣奇他能吃了我么,我走了,你也赶快去吧!”

话落,他伸手拉住芸姑,父女俩穿出大殿破空飞射而去。

穷要饭的也腾身而起,往李玉翎刚才走的方向射去。

“葯王庙”里,刹时一片空荡寂静……

李玉翎顺着大街走着,刚走到一家客栈门口,人影一闪,从客栈里扑出个人来,大叫一声:“姓李的,你偿命吧!”

一阵金刃破风声向着李玉翎当头落下。

早在这条人影扑出客栈时李玉翎就有所惊觉了,他往后微退一步就要出手,只听一声尖叫:“爹呀!你饶了我吧,我下回不敢了。”

一阵风般卷过来一条矮小人影,直往客栈里撞去。

只听一声“砰”,接着又是一声‘”哎哟”,“喳!”地一声,客栈门口掉下一口刀。

凝目再看,小秃子压在一个人身上,嘴里还直嚷嚷,像要往起爬,但一时爬不起来。

李玉翎当即就是一怔,再一看被小秃子压在身下的那个人,李玉翎又是一怔,脱口说道:“朱大哥!”

可不是么!这人正是“天威牧场”的朱顺,他什么时候也跑到“承德”来了?

朱顺闭着眼没答理,倒不是他不答理,而是被小秃子那一脑袋撞晕了过去。

李玉翎弯腰就要去招小秃子,只听耳边传来一声轻咳,有人叫了他一声:“老弟台!”

李玉翎抬眼一望,身边没见人,身边虽然没见人,可是他那眼角余光扫见对街站着个熟悉人影。

他凝目一看,竟然是落拓生,落拓生正冲他满脸堆笑。

他这里才凝目,耳边又传来个话声,这回他听清楚了,是落拓生在说话:“老弟台,别在这耽搁了,赶快去办正事吧!大功一桩等着你呢!只立下这桩大功,何愁不跃龙门,快回去吧,要是迟了小秃子这一头就白撞了。”

李玉翎刹时明白了,深深一眼,他也传喜说道:“我不谢了,请替我问候大先生跟芸姑。”

迈步走了,耳边适时又传来落拓生带笑话声:“请放心,这话我一定带到!”

李玉翎没再说话,加快步履往前走去。

盏茶工夫之后,李玉翎回到了“神武营”。

他一进门便碰见刘玉典,刘玉典没顾得施礼,劈头便道:“领班,您怎么一去这么久,这时候才回来……”

李玉翎只当刘玉典是不放心,笑笑说道:“找人是那么容易的么?整座‘承德城’我都跑遍了!”

刘玉典忙道:“找到他们没有?”

李玉翎道:“走,我要见大领班去,咱们边走边谈!”

说着,他就要往里走!刘玉典伸手一拦道:“领班,有人找您!”

李玉翎一听这话停了步,惑然说道:“有人找我?谁?”

刘玉典没说话先笑,笑得还挺神秘的:“是‘天威牧场’来的,您想想看!”

李玉翎一听是“天威牧场”来的,他只当刘玉典说的是朱顺,但转念一想,要是朱顺的话,刘玉典不会笑得这么神秘,突然,他想起了落拓生所说的阴人,心里为之一跳,道:“是不是宫姑娘?”

刘玉典咧了嘴,笑道:“您真行,一猜就猜着了!”

落拓生好灵卦。

李玉翎眉锋微微一皱,道:“她人在那儿?”

刘玉典道:“您知道,凡是‘天威牧场’来的,那就是自己人,何况宫姑娘是场主千金,宫姑娘一来就找统带,统带嘛也当然要亲自接见……”

李玉翎道:“这么说她人在统带那儿。”

刘玉典道:“她在统带书房里坐了老半天了,统带交待过,您一回来就让您先到书房去。”

李玉翎道:“不,我先不能到书房去,我得先见大领班,我有急要的事!”

刘玉典道:“您有什么急要的事?”

李玉翎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跟我先见大领班去!”

李玉翎往里去,刘玉典忙跟了上去!

在龚桐那办公房里,李玉翎见到了龚桐,李玉翎出去了一整天,这时候天都快黑,“办公房”里已经上了灯。

龚桐正袒露着胸膛坐在灯下,手里拿把蒲扇,扇得“噗达’“噗达”直响,他一见李玉翎进门,把蒲扇往桌上一丢,霍地站了起来,道:“老天爷,你可回来了,可没把我急死……”

李玉翎含笑见了一礼,道:“龚老,让您耽心了!”

龚桐迈步走了过来,道:“回来就行了,回来我就放心了

进前拍了拍李玉翎,道:“坐下,玉翎,先坐下歇歇再说!”

李玉翎道:“谢谢您,龚老,我不坐了,我回来有急要大事向您禀报,请您定夺一下做个主!”

龚桐目光一凝,道:“什么事,玉翎!”

李玉翎道:“让我先向您禀报,人我是找到了,他们躲在南城根儿一座‘葯王庙’里……”

龚桐“哦!”地一声道:“怎么样7”

李玉翎道:“不瞒您说,我差一点儿拿住他们,也差一点儿把命丢在‘葯王庙’里……”

龚桐突然咧着毛茸茸的大嘴笑了,一拍李玉翎道:“没拿着人怕没法交差是不是,谁出去能十拿九稳?能把他们吓跑就很不错了,不要紧,统带那儿我去说去!”

“不,龚老,您误会了。”李玉翎道:“也谢谢您的好意,我没拿着人,不能交差,这件事我希望公事公办,因为您带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一回您要循私讲情,今后您不好对别人……”

龚桐浓眉一掀,道:“这怎么能叫循私讲情,就算是循私讲情,我看看谁个把我怎么样,谁个把我怎么样,谁敢放一个屁。”

李玉翎道:“您听我说,龚老,我还有后话!”

龚老瞪着眼道:“你说你的!”

李玉翎微微一笑道:“‘神武营’是个不讲私情的衙门,对的,我也希望您公正无私,铁面铁腕,其实您本来就是这么个人,是不,龚老?”

龚桐威态敛去了一些,道:“玉翎,这就是你的后话!”

“不,龚老!”李玉翎道:“我的后话在这里。”探怀摸出了那锭包了金的元宝递了过去!

龚桐一怔,瞪大了眼,道:“玉翎,这是……”

李玉翎道:“您接过去看看!”

龚桐满脸诧异之色地接了过去。

李玉翎接着说道:“您用两个指头捏捏,能捏下黄澄澄的一片来!”

龚桐两眼一睁,道:“假的,包了金的?”

李玉翎一点头道:“您说着了,里头是锡。”

龚桐道:“你拿这包了会的假元宝给我看,这是什么意思?”

李玉翎笑笑说道:“龚老,有人用十两重的包金假元宝十个,装成一小箱送给‘承德武术馆’的两个人,要买我一条命!”

龚桐一怔,道:“怎么说,玉翎?”

李玉翎道:“这您不明白么,十个十两重的金元宝出自那班莠民之手,现在藏在‘承德武术馆’后院上房床底下,还有,那乐逵的两条胳膊好好的,吊是吊起来一条,但根本就没断,这,您明白了么?”

龚桐明白了,这他还能不明白,两眼暴睁,虬髯贲张,钢牙一挫,道:“好兔崽子,该剐,玉翎带上你的一班兄弟,咱们……”

李玉翎道:“龚老,是不是该禀报统带一声去!”

龚桐道:“我等不及了,那有那么好的耐性……”

李玉翎道:“龚老,您的顶头上司,统带是您的顶头上司,假如这件事我不回来先禀报您一声就在外头自作主张把它办了,不管我做得对不对,您的心里怎么想?”

龚桐道:“只要你做得对,我不但不怪反而会……”

李玉翎道:“那是您,龚老,人之不同,各如其面!”

龚桐没说话,旋即一点头又道:“好吧!我听你的,先叫你班里的弟兄准备好……”

李玉翎向身后一摆手,道:“玉典,你去,记住,不许声张!”

刘玉典恭应一声,转身如飞出门而去。

龚桐看了看手里的包金元宝,一咬牙道:“好兔崽子,吃里扒外,私通莠民,收受赂贿,形同叛逆,罪该万死,杀无赦!”

“赦”字出口,他那毛茸茸的大巴掌一握,就要用劲儿。

李玉翎伸手一拦,道:“龚老,别毁了物证!”

龚桐一怔,手握了一下便停下了,道:“玉翎,咱们见统带去,走!”

转身大步行了出去。

龚桐跟李玉翎来到统带书房,书房门掩着,门口站着个“神武营”的弟兄,一见龚桐跟李玉翎到,他一躬身叫了声:“龚老,李领班!”

龚桐一摆手道:“给我通报一声,我要见统带!”

那“神武营”弟兄恭应一声还没直起腰,书房里已传出统带荣富的话声:“是龚桐么?进来吧!”

龚桐高应一声带着李玉翎走了过去,推开门,书房里那靠墙茶几两边,一边坐着统带荣富,一边坐着宫无双。

宫无双仍是一身大红衣裳,风氅放在身边,低着头。

荣富一见龚桐身后还跟着李玉翎,他微微一愕,“哦!”了一声道:“玉翎也回来了,宫姑娘等了你老半天了!”

入耳两字“玉翎”,宫无双像被针扎了一下,身子一震猛可里抬起了头,两眼直望李玉翎,那双目光,令人难以言谕。

李玉翎上前先给荣富见了个礼,道:“我有急要公事,先回营去见大领班了,所以没先到书房来,您原谅!”

转脸去望宫无双叫了声:“宫姑娘!”

宫无双含笑开日说道:“听说你一进‘神武营’,就当了二领班,恭喜你啊!”

李玉翎道:“谢谢姑娘,这是统带跟场主的提拔,恩典!”

荣富那里望着龚桐道:“有什么事么?”

龚桐寒着脸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向荣富禀报了一遍。

荣富可不像龚桐那么激动,他显得很平静,一直到龚桐把话说完,他才微微皱了皱眉锋,道:“有这种事,井桧有这么大的胆子么?”

龚桐手往前一伸,递出了那锭包了金的元宝,道:“这是五领带回来的物证,您看看。”

荣富伸手把那锭包金假元宝接了过去,看了看,然后抬眼凝望着李玉翎道:“这,你是从那儿弄来的?”

荣富毕竟是位统带,他比龚桐更冷静得多。

李玉翎早就料到会有这一问,也早预备好了话,只是他原以为头一个问这话的会是龚桐。

不管是谁,这话拿到这儿来也用得上,他当即说道:“话,我是从那几个莠民嘴里得来的,折回来的时候我拐了一趟‘承德武术馆’,我从后墙翻了进去,可巧后院没有人,我进上房在床底下一翻,床底下果然藏着一只小箱子,十个包金的假元宝一个不少,我只带回来一个!”

荣富沉着声说道:“别让人栽赃诬害了井桧……”

龚桐道:“那容易,只看看那姓乐的胳膊有没断,不就知道真假了么?”

荣富没立即说话,沉默了一下之后才微一点头,望着龚桐说道:“那好,你带几个人去看看,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