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19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翎跟宫无双两个人顺着大街往西城去,好沉默的一对儿。

拐进了西大街,宫无双带着李玉翎住一家客栈走,李玉翎看得清清楚楚,那家客栈挂的招牌是:“隆福客栈”!

他怔了一怔道:“姑娘住的就是这家客栈?”

宫无双“嗯!”了一声,望着李玉翎点了点头说道:“就是这家‘隆福客栈’,怎么?”

李玉翎摇头说道:“没什么,我随便问问!”

他没多说,宫无双也没多问。

进了“隆福客栈”,宫无双前头带路往后进走,一进后院,二进后院,三进后院,进了三进后院宫无双带着李玉翎往北上房走。

有这么巧的事儿么?当日他杀秦天祥,找的是“隆福客栈”三进后院北上房,事隔多日后的今天,宫无双订的也是“隆福客栈’三进后院的北上房。

李玉翎心里起了疙瘩,可是他没说话。

进了北上房,点上了灯。

李玉翎第一眼便望向炕上,那天晚上秦天祥就是躺在这炕上,他也就是在这炕上割了秦大样的头。

“你坐啊!”宫无双笑吟吟的一声,声音像银铃。

李玉翎忙走了定神,称谢坐了下去,他坐在桌前的椅子上,宫无双也挪身坐在了炕沿儿上。

李玉翎刚坐下,突然想起秦天祥是宫天鹤授意杀的,宫无双是官天鹤的女儿,杀秦天祥的事她绝不会不知道。

还有,他杀秦无样的事,已经传到了“天威牧场”!

要不然朱顺不会到“承德”来,既然朱顺都知道了,堂堂场主千金的宫无双又怎会不知道!

他一念及此,立即说道:“秦天样死了,姑娘可知道?”

宫无双点了点头道:“知道啊!我怎么会不知道?”

果然不出李玉翎所料!

李玉翎道:“秦天祥是我杀的,姑娘也知道?”

宫无双含笑说道:“你一到‘承德’来便立了大功,我还没给你道贺呢!”

显然,这她也知道。

李玉翎一指炕,道:“姑娘可知道,秦无样当夜住的就是“隆福客栈”三进后院这间北上房,他就是死在这炕上!”

宫无双她又含笑点了点头道:“这我也知道,要不然我就不会特意订这间北上房了!”

李玉翎怔了一怔,也扬了扬眉,道:“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宫无双凝目反问道:“你指的是……”

李玉翎道:“姑娘明知道秦天祥是死在这间北上房里的,为什么还特意订这间北上房?”

宫无双展颜一笑道:“你想知道,是么?”

李玉翎道:“姑娘要不愿意说,我也不敢勉强!”

“不!我愿意说!’宫无双摇头说道:“我会告诉你的,待会儿,好么?”

李玉翎淡淡说道:“那当然随姑娘的便!”

宫无双抬手摸上了粉颊,道:“你有没有看出来我瘦了?”

经宫无双这么一提,灯下细看,果然,宫无双是瘦了不少,他点了点头道:“姑娘是比以前瘦了点儿!”

宫无双淡然一笑,还带点凄然:“非关病酒,不是悲秋,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李玉翎心头一震,他摇了头:“我不知道!”

宫无双道:“我记得你说过,你读过书。”

李玉翎道:“我是读过书,但不多!”

宫无双道:“跟我还客气么?”

李玉翎道:“我怎么会跟姑娘客气?”

宫无双要说话,李玉翎抢在她前头开了口:“姑娘那么老远从牧场到‘承德’来,是……”

宫无双道:“我是来看看你,看你在这儿怎么样……”

李玉翎道:“谢谢姑娘,我很好。”

宫无双道:“同时我是来追朱顺的,他已经来了‘承德’……”

李玉翎道:“我知道,我已经见过他了。”

宫无双两眼一睁,道:“怎么说?你已经见过他了?”

李玉翎点了点头道:“是的。”

宫无双道:“你杀了他?”

李玉翎道:“他跟我无怨无根,记得在牧场里的时候,我跟他最谈得来,他也处处照顾我,我怎么会杀他!”

宫无双道:“你真没杀他?”

李玉翎道:“我怎么会骗姑娘,又怎么敢。”

宫无双突然笑了,笑得很甜,很美,很动人,她凝目说道:“你知道他到‘承德’来,是来干什么的?”

李玉翎道:“姑娘,他拿刀砍我,我躲开了。”

宫无双道:“你知道他为什么拿刀砍你么?”

李玉翎道:“秦天祥待他不错,应该是为秦天祥报仇!”

“对了!”宫无双点头说道:“他就是来给秦天样报仇的,我从牧场赶来也就是为来拦他的……”

李玉翎道:“谢谢姑娘!”

宫无双摇头说道:“你用不着谢我,其实,我明知道他伤不了你。”

李玉翎道:“那姑娘为什么还赶来拦他?”

宫无双道:“这我也会告诉你的,也待会儿,行么?”

李玉翎扬了扬眉道:“我不懂姑娘的意思?”

宫无双眨动了一下美目,道:“让我先问你一句,当日我跟你在凌河边儿上说的那些话,你还没有答复我,现在你怎么说?”

李玉翎心头一震,他摇了头道:“我不知道何指,日子隔得太久,我忘了当时姑娘都跟我说了些什么了。”

宫无双道:“真的忘了么?”

李玉翎道:“我为什么要骗姑娘……”

“那么!”宫无双微一点头道:“让我这么说,我不打算回去了,我要跟你,你要不要我。”

她来个单刀直入,李玉翎作梦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这么问,呆了一呆,一时没能答上话来。

宫无双催促了一句:“说话呀!”

李玉翎定了定神道:“我没想到姑娘这趟到‘承德’来,是为这……”

宫无双道:“现在我告诉你了!”

李玉翎沉默了一下道:“姑娘,我不能,也不敢,场主待我恩厚,我这么做对不起场主!”

宫无双“哦”地一声道:“你真是怕对不起我爹么?”

李玉翎道:“当然是真的,场主待我恩厚……”

宫无双道:“你真以为我爹待你恩厚?”

李玉翎反问了一句:“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姑娘不以为场主待我恩厚?”

宫无双道:“别问我,是我问你。”

李玉翎道:“我当然以为场主待我恩厚,事实上场主也的确待我恩厚。”

宫无双微一点头道:“好吧!就算他待你恩厚,就这一点理由么?”

李玉翎道:“是的,姑娘,很够了。”

“你错了!”宫无双摇头说道:“他待你恩厚,你收留他的女儿,这不正对么……”

李玉翎道:“姑娘这说法悖情悖理,我不敢苟同。”

宫无双道:“这么说你是真不要我?”

李玉翎道:“我不敢,也不能。”

宫无双微一摇头道:“为了你,我认为你还是要我的好,我无意威胁你,其实你是个聪明人……”

李玉翎道:“我不懂姑娘这话什么意思?”

宫无双道:“别管我这话什么意思,只问你要不要我?”

李玉翎道:“我说过了,我不敢,也不能。”

宫无双目光一凝,道:“我为你寝难安枕,我为你食不知味,我为你消瘦,我为你跑这么远的路,你忍心?”

李玉翎还真有点不忍,他沉默了一下,柔声说道:“姑娘,记得当日在凌河边我说过……”

宫无双道:“你不是不记得凌河边儿的事了么?”

李玉翎道:“姑娘,别计较这个,请听我说,姑娘的好意我感激,可是我已经订过了亲……”

宫无双道:“我知道,我听你说过。”

李玉翎道:“所以我不能,也不敢。”

宫无双道:“有道是:寸丈夫三妻四妾’,你只娶两房妻室有什么要紧?”

李玉翎摇头说道:“话不能这么说……”

宫无双道:“那你说该怎么说?”

李玉翎道:“不管怎么说,姑娘的好意我感激,也只有心领。”

宫无双道:“你真不要我?”

李玉翎道:“姑娘,我说过……”

宫无双道:“不敢,也不能,是不是?”

李玉翎道:“是的,姑娘,事实如此!”

宫无双微微一笑道:“你真是因为这些理由不要我么?”

李玉翎道:“是的,姑娘。”

宫无双道:“恐怕不是吧,你大概还有别的理由?”

李玉翎心里跳了一下,道:“别的理由?我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姑娘以为我还有什么别的理由?”

宫无双摇了摇头道:“别提了,我也不管那么多,好在我并不是真要跟你,就算你愿意要我,我也不能跟你,也不敢。”

李玉翎讶然说道:“那姑娘刚才……”

宫无双道:“我不妨告诉你,这是我爹的意思……”

李玉翎一怔,道:“怎么,这是场主的意思?”

宫无双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是我爹的意思,我爹让我用柔情困住你,收揽你的心,必要的时候不惜用色相……”

李玉翎心头一震,站了起来,道:“姑娘怎么好说这种话,场主英雄半生,威名盖世,怎么会是这种人……”

宫无双道:“你不信,是么?”

李玉翎摸不透宫无双为什么这么说,所以他摇头说道:“我不敢信!”

宫无双微微一笑道:“以我看你不是不信,而是摸不透我的用意,不知道我是真是诈,是不是!”

李玉翎惊得脸上变了色,道:“姑娘……”

宫无双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你坐下来,听我说!”

李玉翎站在那儿没动,道:“我站在这儿听也听得见,只是姑娘要再说些让人莫明其妙的话,恕我不敢再奉陪只有失礼告辞了。”

宫无双道:“走?你要上那儿去?”

李玉翎道:“自然是回营里去。”

宫无双摇头说道:“有些人真是怪,喜欢听假话,不喜欢听真话,告诉他假的他信,告诉他真的他不信,真让人不懂……”

话锋一顿,抬皓腕,伸玉手,理了理微乱的云鬓,道:“你真要走,我不留你,你前脚回‘神武营’,我后脚到,我要到统带面前告你一状去。”

李玉翎双眉微扬道:“姑娘告我什么?”

宫无双道:“你有一桩大罪,论起来还不只会摘脑袋,你不知道么?”

李玉翎冷冷一笑道:“笑话,我李玉翎奉公守法,尽忠职守,只有功而无罪,我怕谁告我的状,姑娘假如要告状的话尽管请,我告辞了。”

转身就要走!

宫无双适时一句:“别人不知道我清楚,你瞒得了别人也瞒不了我,你所说的功,就是我所说那不只会搞脑袋的罪。”

李玉翎心头猛地一震,霍地转了回来,目光直逼宫无双。

宫无双视若无睹,镇定得很,她谈谈笑道:“现在我告诉你,我为什么明知秦天祥死在这儿而订这间北上房,明知朱顺伤不了你而跑来拦他,你还愿意听么?”

李玉翎冷冷说道:“姑娘请说,我洗耳恭听!”

宫无双微一抬头道:“别跟我这么客气,我不敢当……”

顿了顿,接道:“我所以明知朱顺伤不了你,而老远地跑来拦他,那是因为我认为他找错了人……”

李玉翎道:“他找错了人?姑娘这话什么意思?”

宫无双道:“我的意思是说秦天祥不是你杀的。”

李玉翎陡然一惊,旋即笑道:“秦天祥不是我杀的,我明白了,敢情姑娘是想坏我的功劳……”

宫无双摇头说道:“你建你的功,跟我风马牛,我犯不着坏你的功,再说这真要是你的功的话,任谁也坏不了它。”

李玉翎笑了笑,道:“问遍‘神武营’,那一个不知道秦天祥是死在我李玉翎手下。”

宫无双看了他一眼道:“你可别把‘神武营’的人都当糊涂人!”

李玉翎心里一跳道:“当然,‘神武营’的人个个精明,不然他也进不了‘神武营’。”

宫无双道:“你这话说得很对,‘神武营’里论精明首推统带,不然他也不会当上行宫‘神武营’的统带。”

李玉翎道:“姑娘既然明知统带精明,当知……”

宫无双道:“我知道的只比你多,不比你少,统带跟我一样,也知道秦天祥不是你杀的,这你知道不知道?”

李玉翎心中惊跳,脸上却冷笑说道:“姑娘也是官家的人,我不知道姑娘这是何居心?”

宫无双道:“你以为我是何居心?”

李玉翎道:“恐怕是意在挑拨煽动。”

宫无双笑了,笑得很甜,很美,很动人,笑了笑之后她道:“只要不是太傻的人他都知道,只要稍具头脑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