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20章

作者:独孤红

“张家口”是“察哈尔”的省会所在,也是控制长城的一个要隘,无论古今当朝之用兵,都以张家口为基据地。

“张家口”一词,原指出入长城之关门而言,“张家口”属“万全县”管,简称“张垣”,是个标准的塞北荒城。

“张家口”最著名的是马市,距“大境门”外半里许有“马桥’者,每年从六月起到九月初十是集会之期。

外马,来自洮南青新一带,不止几千里外,马市之盛为漠北之冠,北平一带吃的羊肉也都来自“张家口”,所谓“口外羊,嫩而肥。”

这一天正赶上马市“大境门”外的马桥一带,万头钻动,人声沸腾,马嘶喧天,老远地便能闻见马身上那股子特有的味儿。

瞧,东一圈,西一圈,每个圈里都围着近百匹好马,旁边围满了从各处来的人,一个个在场外品头论足,有的不远千里,慕名而来,想不惜代价挑选一匹好马,有的则是纯为看热闹来的!

在那熙往攘来,几乎水泄不通的人群中,挤着这么两个人,一个是皮帽、皮袄、皮裤,胡子一把,挺有精神的瘦老头儿,一个则是位白净脸儿,长得细皮嫩肉,打扮干净的年轻人。

真是,这是什么天儿,日头能晒出人的油来,这老头儿还一身寒冬的打扮,也不怕焖熟了。

其实他也有他的道理,在这朔漠一带白无固然热得人流油,可是到晚来却能冻得人混身打哆啸。

上了几岁年纪的人,他是宁可白天热一点儿,也不愿晚上挨冻。

这位老大爷是李玉翎的赖大爷,也就是“神州八异”之首的古大先生,当然,那位细皮嫩肉的年轻人,也就是女扮男装的芸姑。

在这种地方,老头儿带个年轻大姑娘,那碍眼,也惹麻烦,所以芸姑只有乔装改扮了一番。

爷儿俩在人堆里挤来挤去,好不容易地挤到了一片场子之前。

场子前自有马贩那一帮人,一个打扮粗扩豪放的年轻汉子上下打量了赖大爷儿俩开了口:“这位老大爷,挑一匹吧!那边儿是一拨儿,一拨儿喊价卖的,我们这儿倒是一匹匹零卖的,您瞧瞧,全是上好的蒙古种,那一匹都是干中一选的,那一匹都能让人中意!”

赖大爷微一摇头道:“可买不起,是我们这位少爷想挑一匹。”

那位少爷是比这位老头儿气派得多,那年轻壮汉子立即转了目标,“哦”地一声道:“原来这位是您家少爷,小的有眼无珠,失敬,失敬,您贵姓,那儿来?”

芸姑扫了他一眼道:“古,‘承德’来的……”

转过头去道:“老人家给我挑一匹!”

赖大爷在成群的马匹里东看看,西看看,突然抬手一指道:“少爷,还是那匹吧!那匹乌锥像雄伟,骨骼奇,身长蹄大,是匹难得的好马……”

赖大爷话刚说完,那年轻壮汉子面泛惊容,一阵抽搐道:“老大爷好眼力,没想到老大爷是位相马的好手,没错,这匹乌雄是我们这场子顶尖儿的一匹!”

芸姑转过脸去道:“什么价钱?”

那年轻壮汉子咧嘴一笑道:“您刚才听这位老大爷说了,这匹乌锥是匹难得的好马,好马自该有好价,可是您头一回光顾,做这回生意还望有个二回,我不敢多要,您也别少给,这样吧!您给这个数儿?”

他伸出右手摊开五指。

赖大爷可没问他这是五百两还是五十两,老眼一翻道:“你漫天要价,我就地还价,我出这个数儿。”

他右手大拇指扣中指,直伸另三根指头在那年轻壮汉子眼前晃了一晃。

那年轻壮汉子一怔,脸色也为之一变,道:“老大爷,千里马可难求啊!”

赖大爷道:“我知道!”

那年轻壮汉子道:“二位有诚意!”

赖大爷道:“不然我们就不会这么远地跑到‘张家口’来了,‘张家口’的马市虽然出名,可是论马市也不只这‘张家口’一处,你说是不是?”

那年轻壮汉子深深地看了赖大爷一眼,道:“老大爷说得有道理,只是这宗买卖我不能做主,麻烦您二位在这儿等一下,我去跟我们大哥商量一下!”

赖大爷抬手往左边一指,道:“这儿人多,不方便,那儿有家茶馆儿,我们俩茶馆儿里坐坐,彻一壶好茶边喝边等去。”

他一拉芸姑,转身往左行去。

那年轻壮汉子两眼直盯着赖大爷跟芸姑老少俩的背影,站在场边儿没动,这时候从场子里钻出个人来。

那是个子挺壮的中年汉子,浓眉大眼,一脸的络腮胡,他望着赖大爷跟芸姑的背影,道:“干什么,老七。”

那年轻壮汉子道:“他们要见飘把子!”

那络腮胡中年汉子“哦!”地一声道:“是谁?”

那年轻壮汉子摇头说道:“不清楚。”

络腮胡汉子道:“那条线儿上的?”

那年轻壮汉子道:“没瞧出来。”

络腮胡壮汉子收回目光,望向那年轻壮汉子,道:“这可好,敢情全不知道,你没问,他俩也没说?”

那年轻壮汉子道:“那年轻的说胜古,‘承德’来的,那老的打了个手势。”

络腮胡汉子两眼一睁,奇光外射,道:“老子,秦爷在‘承德’让人做了,林哥儿他们也刚从承德回来,你可别把狗腿子带进了门。”

那年轻壮汉子道:“不会吧!我瞧不像,狗腿子怎会打那手势?”

络腮胡汉子冷哼一声道:“让我瞧瞧去。”

那年轻壮汉子伸手一拦,道:“别,三哥,这件事儿该会知会常爷一声去,看他怎么办,咱们听他的,擅做主张闹出事儿来不是玩儿的!”

络腮胡汉子没说话,摇头往来行去,那年轻壮汉子忙跟了上去。

这儿是有家茶馆儿,这家茶馆儿就在马市边儿上,两开座打适当座面,挺大,近三十付座头,几乎卖个满座。

里头什么样的人都有,茶味儿,烟味儿,还带着牲口身上那股腥味。

赖大爷跟芸姑捡了一付靠里的座头,爷儿俩面对坐着,芸姑面向里,赖大爷面向外,门口来往的人他可以尽收眼里,进进出出这家茶馆儿也瞒不了他。

赖大爷要了一壶香片,伙计躬身哈腰走了,芸姑开口问道:“您看他们会……”

赖大爷递一眼色道:“你把这儿当成了什么地方?”

芸姑冰雪聪明,一点就透,没再说话没再问。

一会儿工夫,茶来了,热腾腾的一壶,伙计端着一壶茶两个茶盅往这桌上走,就在这时候,门口进来了三个人,一前二后。

赖大爷冲那刚放下茶的伙计一摆手道:“劳驾再拿回茶盅来。”

两个人要三个茶盅,那伙计一怔,赖大爷接着又说道:“我还有个朋友,已经跟到了!”

那伙计这才答应一声,转身便走了。

进来的这三个,后头两个那络腮胡汉子跟那年轻壮汉子,前头那一个是个高高个子的中年汉子,长眉细目白净脸,chún上留着两撇小胡子,穿着挺讲究,也挺气派,一件紫缎长袍,袖口卷着,露出雪白的两股村褂袖,手里还拿着一柄招扇,扇骨乌黑乌黑的。

此人一进茶馆儿,茶馆儿的伙计忙了,放下别的事儿全迎了过去,躬身哈腰陪上满脸笑,你一句,我一句,既恭敬又周到。

连柜台里的掌柜都迎出了柜台,而且在座茶客之中十个有九个都起身离座打招呼,都带着三分小心,由此可知此人之来头。

赖大爷低低说了声:“是个人物,丫头,你只管坐你的,别动。”

那三个目不斜视,也没回声,径自直奔赖大爷跟芸姑这付座头,到了座头前往那儿一站。

小胡子拿眼一扫开了口:“二位就是‘承德’来的朋友。”

那年轻壮汉子在小胡子身后说道:“老大爷,这是我们常爷,专管接待各处来的朋友!”

赖大爷道:“原来是迎宾六爷,请坐!”他抬手让坐。

那姓常的小胡子没客气,一拉椅子坐在赖大爷跟芸姑之间,那络腮胡汉子跟那年轻壮汉子跨一步双双到了他身后。

姓常的小胡子眼一扫道:“老哥没说错,我职司迎宾,行六,认识我的朋友都叫我常老六,请教。”

赖大爷道:“不敢,我姓古……”

一指芸姑道:“这是我的闺女?”

络腮胡汉子跟那年轻壮汉子一怔,姓常的小胡子也一愕,旋即笑道:“原来是令媛,老哥不说我还真瞧不出是位姑娘。”

赖大爷淡然一笑道:“赶上马市人杂,改份改扮儿免碍眼。”

姓常的小胡子长眉一场道:“这个老哥放心,只要是朋友,‘张家口’到处是弟兄,有那敢找事儿,常某要他留下一双手。”

赖大爷道:“谢谢六爷。”

姓常的小胡子道:“既然是朋友,老哥就别客气,我还没弄清楚老哥的来意,匆忙之间两个兄弟也没来得及告诉我……”

赖大爷道:“我想见荣当家的,烦请六爷引进。”

姓常的小胡子道:“那不敢,不过在没弄清楚之前,无论那儿来的朋友,我不敢轻易往门里带,再一说老哥你他不好意思让我为难是不?”

赖大爷淡然一笑道:“常六爷,让我先说一声,常六爷刚才指的那两回事儿我都清楚,常六爷指的可是秦天祥……”

络腮胡汉子脸色一变,冷哼声中伸手就往下摸。

芸姑淡然一笑道:“阁下,别鲁莽。”

翻手一指飞点而出,正点在那络腮胡汉子的手脉上,那络腮胡子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

姓常的小胡子就在芸姑身边,芸姑快得能让他来不及阻拦,他的脸上泛起惊容,瞪大了眼。

女儿如此,乃父可知。

赖大爷抱起了拳说道:“我这个闺女无状,失礼冒犯之处,我在这里向常六爷请罪了!”

姓常的小胡子脸色刹时恢复正常,抱拳回礼,道:“好说,是他鲁莽,令媛教训得是,常某人倒该向令媛致谢。”

说着抱拳的双手转向芸姑。

芸姑没说话。

赖大爷也好像没看见,接着说道:“至于后者,我可以告诉常六爷,常六爷的几位兄弟是碰见了我的纪八弟……”

姓常的小胡子陡然一惊,道:“这么说,您……您是大先生!”

赖大爷含笑说道:“不敢,古震天拜望荣当家的。”

姓常的小胡子变色站起,道:“怪不得,原来是大先生跟……常六有眼无珠,白长了这一对招子,大先生千万别见怪。”

转脸科手,喝道:“小七,备马去,我送大先生跟古姑娘山里去。”

那年轻壮汉子应声飞步奔了出去。

赖大爷道:“有劳常六爷了!”

姓常的小胡子回过身来说道:“大先生这是折煞常六,您八位前辈异人,威名震衰宇,放眼江湖,那一个不以见过您八位引为毕生傲事,‘大刀会’里常六真福缘深厚造化大。”

赖大爷笑笑说道:“六爷这一说给古震天这张老脸上抹了不少粉!”

说话间蹄声响动,那年轻壮汉子已拉着三匹鞍配齐全的高头骏马,出现在茶馆儿门口了。

常六当即欠身摆手,道:“大先生跟姑娘请!”

芸姑要付茶资,常六伸手一拦道:“姑娘,您这是打‘大刀会’的脸。”

赖大爷道:“那就别跟六爷客气了。”

爷儿俩站起来走了出去。

转眼间三骑一前二后驰出了马市,笔直地往西驰去。

塞外风沙大,加以三匹健骑快,没办法说话,一张嘴就是一嘴砂。

三匹健骑铁蹄翻飞,没多久就到了“张家口”西的“锡儿山’下,前面的常六没停马,在前带路磕马窜上望山道。

赖大爷跟芸姑也当即抖缰跟了上去。

山路蜿蜒,但不难走,三匹健骑仍可奔驰如飞。

沿途有不少明桩暗卡,一色黑衣壮汉,背插大刀,刀把上一块红绸布随风飞扬。

那些桩卡大汉个个精壮结实,人人一脸骤悍色,一望可知是猛勇善斗的能手,有常六带路,一路通行无阻。

盏茶工夫之后,一座宏大庄严的庙宇呈现眼前。

庙前横匾四个大字,写的是:云泉古刹!

常六翻身离鞍,下地抱拳,道:“大刀会’总舵已到,大先生跟姑娘请下马。”

赖大爷跟芸姑当即停马离鞍,刚下地,从“云泉古刹”里奔出两个年轻黑衣汉子,近前躬身道:“六爷!”

常六一摆手道:“把马匹接过去,然后进去通报,就说‘神州八异’古大先生到,请瓢把子亲出迎接?”

那两个年轻汉子还没有答应,赖大爷已然抬手说道:“六爷,请收回成命,千万不可,古震天登门拜望,来此是客,假如方便,麻烦六爷带我们爷儿俩进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