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21章

作者:独孤红

出了大殿由右边绕向后头,柳青琪在前带路,李玉翎在后头紧紧跟随,刚到侧殿,李玉翎倏觉一股极其轻微的破风声起自身后丈余外那禅房屋面上,飞快而至。

李玉翎有点明白,闪电抬手一抄,又是一个小纸团入握,走在前头的柳青琪淡然无觉,李玉翎也没机会看。

柳青琪带着李玉翎往殿后过一处檀门进入后院,后院林木处处,花草遍植,显得异常清幽。

靠东一排三间禅房,中间那间禅房灯光外透,外头站着两个拔刀黑衣壮汉。

柳青琪隔着老远便停了步,指着那间灯光外透的禅房笑道:“李领班请看,那位七贝子就在那间禅房里。”

李玉翎道:“不能走近些吗?”

柳青淇道:“李领班要是想跟那位七贝子交谈的话,这里距离应该可以听得见了。”

李玉翎道:“我想走近些……”

柳青琪微微一笑道:“不瞒李领班说,李领班就是制住我柳青琪也救不了这位七贝子,这间禅房里装有炸葯,引信就在刚才那座大殿里,李领班不见我二哥没得来么?那引信现在正由地控制着,只要你李领班一有异动……”

他笑笑住口不言。

李玉翎听得半信半疑,他微微一笑道:“还是三当家的高明,这种事我只有信其真,不能信其假……”

柳青琪笑道:“要是李领班不再贪恋那荣华富贵,不打算再回去的话,尽可以试试。”

李玉翎微一摇头道:“不,我不愿轻易尝试,就站在这儿说吧。”

陡然扬声说道:“玉爷,卑职到了。”

只听那间掸房里传出七贝子玉铎惊喜话声。

“谁,李玉翎?”

李玉翎道:“回玉爷,正是卑职。”

七贝子玉铎忙道:“李玉翎,你怎么来了?”

李玉翎道:“回玉爷,卑职是来接玉爷的。”

七贝子玉择道:“是来接我的,那还不赶快把我接出去。”

李玉翎道:“您别急,卑职既然来了,好歹总会接您出去的,卑职要先知道一下,您可安好?”

玉锋道:“我好,我很好。”

李玉翎转望柳青琪道:“三当家的,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七贝子?”

柳青琪摇头笑道:“这个抱歉,李领班要是想走近的话……”

李玉翎道:“不用走近,我就站在这儿看看就行。”

柳青淇道:“难道李领班跟那位贝子爷说话还不够么?”

李玉翎淡然说道:“三当家的要知道,我是拿一条命来换人的,这代价不算小,我不能不慎重。”

柳青琪迟疑了一下,含笑点头说道:“的确,我也认为李领班付出的代价不小,好吧!既然李领班这么说,我就让李领班看看他吧!”

当即吩咐那看守七贝子玉铎的两名黑衣汉子打开了那中间禅房的两扇窗户,七贝子玉铎就站在窗前,他望见李玉翎立即拍手叫道:“李玉翎,你还不快接我出去。”

李玉翎道:“玉爷请稍安勿燥,卑职定然会接您出去的,不过‘大刀会’两位当家的这儿,卑职还得费一番口舌。”

七贝子玉铎人颇聪明,这话他自然听得懂,沉默了一下望着李玉翎开口说道:“我在这儿的事,多伦知道么?她要是还不知道的话,最好别让她知道,免得她着急耽心。”

“玉爷。”李玉翎道:“这件事格格已经知道了,您先动的身,格格就是怕您路上出差错,跟着就上了路,一路上还一直打听您,等到了‘古北口’才知道您出了事!”

七贝子玉铎道:“怎么说,她知道了,要命,这一下子怕不要急慌了她,唉!真是,怎么会让她知道了。”

李玉翎道:“‘大刀会’留了一名弟兄在‘古北口’,为的就是等格格的事,马车抵达‘大刀会’的那名弟兄送信儿的时候格格也在场。”

七贝子玉铎悔恨地道:“都是我不好,不该告诉他们多伦的马车随后就到。”

李玉翎道:“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怪谁,您也不必过于自责。其实您要不告诉他们格格的马车随后就到,格格还不知道您出了事儿呢!要是等到了京里再发现,那麻烦就更大了。”

七贝子玉铎道:“是多伦派你来的?”

李玉翎道:“他们指名要卑职接您回去。”

七贝子玉锋道:“他们指名要你来接我回去,为什么指名要你,他们认识你么?”

李玉翎道:“卑职杀了‘大刀会’一名高手,秦天祥。”

七贝子玉铎道:“这么说你跟他们有仇,他们所以把我劫到这儿来,就是为了把你找到这儿来,是不是。”

李玉翎道:“是的,玉爷,正是这样。”

七贝于玉铎道:“那么,既然他们指名要你来接我回去,现在你已经到了,他们为什么还不放我出去,还等什么?”

说他聪明,这时候他却糊涂得可以。

李玉翎道:“他们所以指名要卑职前来,是为了向卑职寻仇,并不是真让卑职接您回去……”

七贝子玉铎脸上变了色,道:“这么说他们不打算放我?”

李玉翎道:“那也不是,他们开出了条件,只要卑职点头,他们就会放玉爷!”

七贝子玉铎忙道:“他们开出了条件,我答应他们就是。”

皇亲国戚富贵样,当真借命。

李玉翎道:“他们要卑职把命留下。”

七贝子玉铎脸色大变,一时没能说上话来。

李玉翎道:“玉爷请放宽心,卑职明知他们的用意在此,既然来了,定会想办法接您回去的。”

七贝子玉铎道:“可是他们要你……”

李玉翎道:“主要还是卑职信不过他们,要不然的话,卑职拿一条命换取玉爷您的安全,那是卑职应该的!”

七贝子玉铎还待再说,柳青琪突然一抬手,两名黑衣壮汉院呼一声,关起了窗户,急得七贝子玉铎在里头大叫李玉翎。

李玉翎道:“玉爷别急,请耐心坐下来等卑职就是。”

这句话并没有起多大效用,七贝子玉铎还在里头一直叫,柳青琪望着李玉翎笑了笑说道:“这位贝子爷的头衔比你李领班大得多,可是那颗胆子比起你李领班来可就差多了。”

李玉翎淡然说道:“那也难怪,贝子爷出身富贵,那儿见过这个,受过这个,自是难跟咱们过惯了刀口流血生涯的江湖人相比!”

话锋一转,接道:“三当家的,七贝子爷我见过了……”

柳青摄含笑招手道:“李领班,有话你应到大殿去谈,有些事我不能做主,还得找二哥,再说我二哥也还在大殿里恭候大驾呢!”

李玉翎住口不言,转身向前行去。

回到了大殿里,赵大海一个人正在左拥右抱作乐,一见二人到,他连站也没站起来,以一手搂着一个望着柳青琪笑道:“对不起啊!三弟,我抢了你的了!”

柳青琪淡然笑道:“这是什么话,自己兄弟,放着也是放着,二哥要是有意思,尽管享乐就是,我理应相让。”

赵大海哈哈大笑,笑声中他转望李玉翎道:“怎么样,李领班,人见着了吧!”

李玉翎微一抱拳道:“多谢二当家的,见着了。”

赵大海道:“人是否好好儿的,我兄弟没骗你吧!”

李玉翎又一抱拳道:“再谢谢二当家的!”

赵大海笑容一敛道:“李领班不必客气,刚才一个弟兄来报,香案已经摆好了,秦天样那四个结拜兄弟跟他那侄儿也等着呢!李领班怎么说,只等你一句话了。”

李玉翎淡然一笑道:“不敢让他几位久候,也不敢让他几位失望,只让李玉翎目送七贝子平安离去,李玉翎立即自缚双手就是。”

赵大海冷冷一笑道:“李领班不愧是位高明人物,你李领班信不过我兄弟,我兄弟可未必就信得过你李领班。”

李玉翎道:“这么说,二当家的又是不肯了。”

赵大海冷然说道:“不错,一句话,那办不到。”

李玉翎道:“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柳青琪笑笑说道:“以我看事情一点也不难办,既然咱们双方间话不投机谈不拢,那只有就此作罢,秦天样的这笔债,‘大刀会’不要了,这位贝子爷也只有委屈他在‘大刀会’多待一个时期。李领班要是仍不愿意,咱们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人在后头那间弹房里,李领班只管放手去救,我兄弟愿意看着李领班大展神威。”

这态度跟口气却够强硬的,可是李玉翎不敢这么做,他倒不是怕别的,而是“大刀会”伤了七贝子玉铎。

江湖上个个亡命徒,他清楚这班人,“大刀会”既然挑明了跟朝廷作对,他们就更没把那一家“官”当回事儿。

一个七贝子玉铎,在大内是红人,在官家是皇族亲贵,在“大刀会”这般人眼里,那可是轻得连鸡狗都不如。真惹了他们,他们可毫不犹豫地会一刀落下,真要这样李玉翎他就别想再回到那圈子里头去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他固然不能让“大刀会”伤了七贝子玉铎,他更不能为一个七贝子玉铎把自己这有用之身葬送在这儿,偏偏“大刀会”的这两个狡猾诡诈,尤以这柳青琪为甚,他怎么办,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正自作难之间,他突然想到了那先后投来的两个纸团,小秃子既然露了面,现了身,先后投给他两个纸团,必然有用意,对他可能也必然有所帮助,何不看看那两个纸团上写的是什么,事到如今似乎也不必再顾虑什么了。

一念及此,他先展开了手里握着的那个纸团儿,这张宽约两指的小纸条,上面写着六个字:“二弟,三弟,放人。”下面画了一根铁拐。

这是什么意思,小秃子怎会投给他这么一张纸条。

他这里刚一怔神,只听赵大海话声问道:“李领班,你手里是……”

李玉翎忙一定神,含笑说道:“锦囊妙计!”

抬手从腰间取出了另一个小纸团,展开一看,又是一张宽约两指的指条,上头写着似真似非的两句话,李玉翎张开一看:“为防调虎离山计,算命先生奔那头,自管放心大胆赴约,即有提报。”没署名,画了颗光头。

李玉翎恍然大悟,一颗心立即定了下来,把这张小纸条一团一揉,立即粉碎,然后他含笑抬眼道:“二位可愿意知道我看的是什么?”

赵大海尚未说话,柳青琪已然含笑说道:“说不说那还在你李领班。”显然他是故示大方。

李玉翎道:“记得刚才二位告诉我,贵会大当家的带着一批贵会的高手去做另一笔生意去了,可是?”

赵大海点头道:“不错,怎么样。”

李玉翎道:“那么现在我告诉二位,贵会那位大当家的这笔生意不但做垮了,而且连老本都贻了进去,二位可信。”

赵大海哈哈大笑道:“三弟,你信不信?”

“我信。”柳青琪一点头道:“二哥别忘了,官家有的是好手,倘若把护卫营几百铁骑冲街倾巢调了出来,大哥非糟不可。”

赵大海哈哈大笑道:“说得是,说得是,我怎么忘了,北京城里还养着一窝鹰犬,大哥糟,大哥糟,这可怎么办。”

李玉翎淡然一笑道:“我不敢勉强二位,其实这也勉强不得,二位请看看这个。”

抬手把后一张纸团递了出去。

柳青琪面带笑容伸手把那张纸条接了过去,只一眼,他脸上的笑容立刻云消雾散,没了踪影,转眼望向李玉翎。

“李领班这是那儿来的?”

李玉翎道:“这三当家的就不用管了,只问这纸条上的字迹,是不是贵会大当家的亲笔。”

赵大海一怔愕然说道:“大哥写的……三弟,让我看看。”

伸手向柳青琪要那张纸条儿。

柳青琪抬手把那张纸条递了过去。

赵大海接过一看,脸色倏变,立即松开那两个姑娘,腾身跃了起来,两眼圆睁,望着李玉翎厉声说道:“姓李的,你竟敢跟我兄弟耍这一套。”

李玉翎道:“这一套有什么不好,双方对敌,无所不用其极。贵会如此这般对我,我如此这般对贵会。贵会投我红桃,我以李还贵会,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赵大海道:“我不信你们那班鹰犬能……”

李玉翎道:“信不信还在二位,只问这纸条儿上的字迹,是不是贵会那位大当家的亲笔,不是自不必说,要是的话我以为这件事就毋庸置疑。”

赵大海还待再说,柳青琪抬手拦住了他,一双锐利目光逼视着李玉翎缓缓说道:“李领班既然高明,有道是:‘棋差一着,全盘受制’,我兄弟甘拜下风,我承认这纸条上的字迹是我大哥的亲笔,可是我要请教,这纸条李领班是那儿弄来的?”

李玉翎道:“纸条上的字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