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23章

作者:独孤红

只听那瘦老头儿大喝说道:“休要放走了叛逆,孩子们,进!”

这一声“进”是凝足了内功真力而发,震得人心跳耳鸣,四下屋面上那些黑衣人当然听见了,他四个人也人人一阵叱喝呐,然而,听见归听见,呐喊归呐喊,却都站在多处民宅屋面上没动一动。

李玉翎看在眼里,正觉纳闷,只听那瘦老头儿哈哈一笑道:“兔崽子们走远了,孩子们,过来见见李领班吧!”

瘦老头儿伸手挟起赵大海,跃落李玉翎身边,别看他挟着个身材魁伟高大的赵大海,落在地上仍跟四两棉花一样,半尘未染,这瘦老头儿的一身轻功造诣!

四个黑衣人相继纵落李玉翎身前。

李玉翎跨前一步冲着瘦老头儿欠欠身说道:“卑职李玉翎,见过……”

瘦老头儿骨架子颇足,“嗯”了一声援手说边:“老弟少礼。”

最左一名黑衣人“哈哈”地两声道:“你老人家也不怕折了他。”

瘦老头儿一怔瞪眼说道:“我还没说呢!你倒先泄了底,好快的嘴。”

李玉翎一听这话不由呆了一呆,他诧异地转望着最左那名黑衣人,最左那名黑衣人伸手拉下了覆面物,嘴一例道:“大爷,不认得算卦的了么?”

可不是么,猥琐的长像,残眉小眼,大黄板牙朝天鼻,不是那位算卦先生,铁嘴落拓生是谁?

李玉翎猛然就是一怔。

落拓生又一咧嘴开了口道:“行了,大伙儿把脸上的‘尿片子’拿下来透透气儿吧!”

那另三个黑衣人相继取下覆面物,这三个,在李玉翎眼里都很陌生,年纪都在三十以上,落拓生身边那个大光头,圆胖脸儿,长眉细目,脸上似乎永远堆着笑意。

再过去那个长得很壮,黑黑的脸,浓眉大眼,可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瞎了,只见他那只独眼之内精光闪烁,异常慑人。

最右边一个长得好看点儿,白净脸儿,鼻正口方,颇为英武,眉心里有一颗豆大的黑痣。

“李大领班,您发的哪门子楞呀!”落拓生开了口。

李玉翎定了定神道:“原来是诸位……”

“你当真是‘亲军营’的爷儿们不成?”落拓生笑道:“京里离这儿不远,可也不能算近,远水救不了近火,从那儿派人往这儿来,那儿赶得及呀!再说谁又知道你单枪匹马独个儿来斗‘大刀会’来了。”

李玉翎有点啼笑皆非,一抱拳道:“多谢诸位伸手。”

“别谢了。”落拓生道:“您在我们这一伙儿人里可是大红人儿一个,我几个能伸手帮帮您,那是我几个的造化。”

瘦老头儿突然轻轻地咳了一声。

落拓生一咧嘴道:“瞧,我三师叔等得不耐烦了,上前见个礼吧!”

敢情是“八异”中的三先生,怪不得他一身功力这么高绝深厚。

李玉翎“哦”地一声道:“原来是‘神州八异’中的第三位前辈。”

躬身施了一礼。

瘦老头儿一双老眼精光闪耀,上下直打量李玉翎。

“你这一礼我受得,小伙子,他们都说你是我们赵二的徒弟,我特来看看你。”

李玉翎道:“不敢当,晚辈学艺五年,不知道家师的名讳,所以无法肯定家师究竟是不是‘八异’中人。”

瘦老头儿深深看了李玉翎一眼道:“以我看去有点像,只有你才配列入我们老二门下了,也只有我们老二才配收你这种徒弟。”

李玉翎道:“谢谢前辈夸奖,不管我是不是八异中二先生的传人,我都把诸位当成我的师门长辈。”

瘦老头儿一点点头道:“我说是这一趟,小伙子这话听得我心里舒服,别说是这一趟,就是再跑个几趟我也心甘情愿。”

“好嘛!”落拓生笑道:“我三师叔的一颗心又让你弄去了,阁下,你可得留心我们这几个晚一辈的捻酸吃醋啊!”

李玉翎道:“诸位前辈抬举我,诸位连对我施援手,让我感激,尤其阁下更为我拦截荣奇而受了伤,更让我不安……”

落拓生笑道:“我比三叔还要舒服,混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大张,连骨节儿都酥了,谢谢阁下,皮肉破了点儿,在刀口甜血的江湖生涯里,算得了什么?”

李玉翎道:“大先生安好。”

“谢谢。”落拓生神色一肃,道:“他老人家安好。”

话落,一咧嘴,又道:“我那位妹子更好。”

李玉翎脸一红,直觉脸上好烫好烫。

瘦老头儿轻咳一声道:“小伙子,我姓董,两个字无忌。”

李玉翎忙道:“懂三先生。”

董无忌道:“你倒不如叫我一声前辈。”

李玉翎道:“是,三前辈。”

童无忌一指那圆胖脸汉子道:“这是我的徒弟,姓黄,叫百川,比你大几岁。”

李玉翎一抱拳道:“黄大哥。”

黄百川忙抱拳答了一礼道:“不敢当。”

落拓生道:“他有个浑号叫‘胖子’,你不如叫他一声胖哥。”

董无忌接着为李玉翎介绍另两个,那黑眼浓眉独眼大汉叫龙飞,是“八异”老四的传人,那白净脸年轻汉子叫岳填,是“八异”老五的徒弟。

李玉翎—一见过之后道:“三前辈见过那位多伦格格么?”

董无忌摇头道:“没有。”

李玉翎道:“那么前辈说那格格早安抵京……”

董无忌道:“我是听小秃子那小鼻涕鬼儿叫的。”

李玉翎四下看了看道:“小秃子没来呀!”

只听不远处夜色中有人接口说道:“小秃子在这儿呢!我师父交待过,不许我往大人跟前凑。”

“好嘛!”落拓生笑道:“敢情给我抖出来,还真不耐跟你说话,你大叔是自己人,不要紧给我滚过来吧!”

“滚?”远处夜色中小秃子道:“你没教过我。”

落拓生道:“你小子要不怕挨打就再说一句。”

小秃子道:“我这怯木匠,就那么一句(锯),第二句杀了我都不敢再说了。”

矮小人影一闪,小秃子已笑嘻嘻地到了跟前。

李玉翎道:“小秃子,谢谢你。”

“您别谢。”小秃子道:“就仗着这点功才敢跟我师父耍了句贫嘴,罪已抵功,您用不着再谢了。”

落拓生眼一瞪道:“鬼脸,给我往后站,鼻涕鬼儿似的,瞧着就讨厌。”

小秃子两眼又一瞪,扬手就往秃头上拍。

小秃于机灵,秃脑袋一缩人已到了董无忌身后:“三叔祖,您可最疼小秃子的?”

董无忌轻笑一声道:“别闹了,谈正经事要紧。”

目光一凝,注着李玉翎道:“小伙子找‘大刀会’这三个,究竟为了什么?”

李玉翎迟疑了一下道:“不敢瞒您,这赵大海几招刀法像是从家师绝学里演化出来的!”

童无忌“哦”地一声道:“你师父除了你之外,还另收的有徒弟么?”

李玉翎道:“我上头还有八位师兄,家师花了四十年心血造就了他们,只希望他们兼师门绝艺能为我汉胄尽点心力,谁知他们八个一离开家师就全没了音讯,全迷失在满虏的名利诱惑之下,家师命我出来找他们,替他老人家清理门户。”

董无忌为之动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四十年心血非同小可,师恩深厚,一离师门便全部忘了,断了志,白白糟蹋你师父四十年心血,这种人还留着他干什么?”

一脚把赵大海踢了过来。

落拓生突然说道:“兄弟,这赵大海是个胡子出身,没错么?”

李玉翎道:“他那几招刀法瞒不了我,我会问个清楚的。”

扬掌就要去拍赵大海的穴道。

“慢着。”量无忌伸手一拦道:“小伙子,还用问么?难道你不知道你那八个不肖的师兄姓什么,叫什么?”

李玉翎苦笑说道:“正是,前辈,家师没有交待,也许是家师认为他们已改名换姓。”

董无忌呆了一呆道:“这倒是,他们那里还敢用真名实姓,天底下也没有这么傻的人,小伙子,那就问他吧!”

李玉翎答应一声拍开了赵大海的受制穴道。

赵大海两眼一睁,震地站了起来,这猛一站牵动大腿上的创伤,疼得他闷哼一声,身躯也为之一晃。

李玉翎道:“赵二当家的……”

赵大海两眼一环扫,立即叫道:“这么多个问我姓赵的一个。”

李玉翎道:“你尽可以放心,找你说话的只我一个。”

赵大海道:“刚才我姓赵的穴道可是那一个制的?”

董无忌冷冷说道:“老夫。”

赵大海破着腿转身一看,道:“您老儿是……”

董无忌道:“老夫供职‘亲军营’!”

李玉翎听得一怔,但转念一想,这位董三先生到如今还冒充‘亲军营’的人必然有他的用意。

只听赵大海道:“好啊!连营里的都出来了。”

“姓赵的,你给我住嘴!”龙飞冷喝一声,掌中那黑布包着的“火器”抡起,当头抽了下去。

龙飞这一抽非招式,可是相当快,赵大海没能躲过关,肩头上硬生生的挨了一下,闷哼起处,身躯一晃倒了下去,赵大海挨了一下没说话,可是地瞪着龙飞的那一双目光怕人。

龙飞冷然说道:“看什么,不认识了么!留神我挖出你一对眼珠儿来当炮踩,告诉你,我们老爷子专整你们这些人,犯在我们老爷子手里就没好受的,李领班现在要问你话,问你一句你最好实说一句,要不然我会整得你死去活来。”

赵大海咬牙说道:“没想到我姓赵的今儿栽在你们这些鹰爪孙子手里。”

龙飞道:“你他妈的还狠。”抡起那一根又要抽。

落拓生一伸手,道:“死了他李领班就没办法问话了。”

龙飞收手冷哼:“便宜这狗养的。”

这是个浑人,当着长辈嘴里还带这个。

落拓生望向李玉翎道:“李领班,您请吧!”

李玉翎望着赵大海道:“赵二当家的,我还是那句话,你那招刀法的出处。”

赵大海倏然而笑道:“这倒好,又是那一句,敢情你非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我不想说,你拿我怎么样!”

龙飞怒喝说道:“我他姐娘摘了你的瓢儿。”

抡起那一根向着赵大海当头抽下。

他这一下好猛,要真让他抽着脑袋非开花不可,赵大海可不敢让他抽着,身子一翻往在躲去。

龙飞可不是庸手,也冷笑说道:“摘了你的飘儿李领班就没法子问话了,我让你吃点苦头。”

掌中那一根走偏,一下碰在赵大海的左胳膊上,赵大海一条左胳膊硬生生地被碰断了,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龙飞道:“少跟我装死。”

起手又一下敲在赵大海的脚脖子上,赵大海又大叫了一声醒了起来,他望着龙飞恶狠狠地道:“狗娘养的狗腿子,你就别死在赵二爷手里,有一天你要死在赵二爷手里,你家赵二爷要十倍偿还。”

龙飞道:“你他娘的投机会了,连你那两个把兄弟都把你撇下跑了,你还有什么机会。”

赵大海道:“你们哥们就别放你家赵二爷。”

“放你?”龙飞“哈哈”地笑了道:“做你娘的清秋大梦,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们会放你,你等着吧!你不是骂了我一句么?行,我再砸断你一条膀子,再有第二句就小心你的狗腿子。”

说着,扬起那一根当真又要砸下去。

赵大海怕?不,他还真怕,左胳膊已经完了,要是右胳膊再毁在龙飞手下,这辈子他就是废人一个。

赵大海就算能侥幸保住一命也没用了,还想报仇,还想干别的,当即他忙道:“你打吧!打死了我还想问话,屁你都别想闻一个。”

龙飞道:“我手下有分寸,你死不了的。”

掌中那一根连顿都没顿地落了下去。

落拓生突然伸手了,他手里的那一根,“膨”地一声架住了龙飞手里那一根,别看花飞劲大力猛,他手里那一根便被落拓生手里那一根震了上去。

李玉翎入耳那一声“嗡”,为之一怔。

落拓生一咧嘴道:“木棍四根拿来充充壳子,没想到还真管用,会吓得魂飞魄散只恨爹娘少去两条腿。”

李玉翎听了这话又是一怔。

落拓生随即转眼望赵大海道:“不想挨打那么就自己说。”

赵大海道:“说了怎么样,能救我么?”

落拓生道:“那可难说,李领班心里一高兴,说不定他会杀了你。”

赵大海一咬牙,一点头道:“好吧!我认栽了,那几招刀法是我那位把兄教的,我大哥说那几招刀法用来救命,万无一失。”

落拓生道:“一条腿的荣奇他没说错,那几招刀法真管用,连李领班问的话

都挡了回去,荣奇的师承!”

赵大海道:“不知道,你何不当面问他去。”

落拓生道:“实话。”

赵大海道:“我说都说了,还留个什么?”

落拓生一点头道:“说得是,好吧!我听你的,让李领班留着问那一条腿的荣奇了吧!”

话落棍落,一棍又闭了赵大海的穴道,然后,他抬眼望着李玉翎道:“兄弟,听见了么?”

李玉翎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他那几招刀法是荣奇教的,早知道我刚才当面问荣奇多好。”

董无忌说道:“用不着问了,以我看那独腿荣奇准是你那八个不肖的同门师兄里的一个。”

李玉翎眉锋微皱,没说话。

“兄弟。”落拓生道:“您愁没机会碰见荣奇么,我教你个法子,准让荣奇自己找上门来。”

李玉翎抬眼望向落拓生,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落拓生道:“兄弟,我这个姓怪一点,姓池,两个字乐无,是偷那白居易的。”

李玉翎道:“池兄明教。”

“好说。”落拓生道:“兄弟要这么说就见外了,兄弟你押着这个叛逆党魁往京里去邀功领赏去,以我看这桩功不小,再加上那位美格格替你说上一两句话,包管他们会在那功劳簿上大大记你一笔,你只管带了你的,用不着张扬喧嚷一通,这‘李家集’准有人马上盯住你。”

李玉翎抬眼向四下望去,道:“多谢池兄指点!”

落拓生道:“不用看,兄弟,荣奇跟那柳老三是跑远了,可是干他们这一行的有个习惯,尤其赵大海落在咱们手里,他们一定会留个人躲在暗处看个究竟,你只管走你的,在你到京之前荣奇不自己送上门来,你砸我的卦摊儿。”

李玉翎看了地上赵大海一眼道:“他兄让我扛着他走么?”

落拓生笑道:“那怎么行,瞧他这个头儿,扛着他走不了几里路准能累趴那儿,怎么说也得弄辆马车。”

李玉翎道:“这时候,这地方上那儿雇车去。”

落拓生笑笑说道:“我有,兄弟,这用不着你操心。”

转过脸去道:“小秃子,办你的事儿去。”

小秃子答应一声转身如飞而去,一闪没入了夜色中,没多久,蹄声响动车声起,小秀子赶着一辆车套高蓬马车笑嘻嘻地到了。

李玉翎由衷的佩服,道:“多谢池兄。”

落拓生一摆手道:“兄弟,你怎么老见外,说不定咱们还是一家人呢!”

小秀子跳下马车接口说道:“瞧你说的,现在不就是一家人么!”

落拓生道:“小秃子,你跟师父我当了这么多年徒弟,只有今儿个这句话让我听得很舒服。”

小秃子乐了,咧着嘴直笑。

落拓生转望董无忌,道:“三叔,您还有什么事儿么?”

董无忌道:“我想的都让你说了,我还有什么事儿,让他走吧!”

落拓生一咧嘴,转回来望着李玉翎道:“兄弟,我们不能送你了,你知道我几个手里是黑布包着的木棍,荣奇可以拿它当火器,要是有我几个送你,荣奇他连近都不敢近,别说来找你了。”

李玉翎道:“我知道,大先生处还请代我问候。”

落拓生道:“你放心,这个好,我一定带到,还有我那位妹子,要不要我顺便问一声!”

李玉翎又脸红了。

只听董无忌道:“人家的脸皮可没你那么厚,少逗了,把人弄上车吧!”

落拓生答应了一声,动手的是龙飞,他俯身抓起赵大海碰然一声硬摔在了车里,这位劲大得惊人。

只听落拓生带笑说道:“大个子,轻点儿,摔死了可就没人要了。”

向着李玉翎一抬手道:“请吧!兄弟。”

李玉翎向着董无忌欠身施了一礼,又跟黄百川,龙飞,岳琪三个打了个招呼随即登上了车辕。

李玉翎这里抽鞭控缰,下头落拓生笑问道:“兄弟,赶车行么?”

李玉翎笑道:“山窝子里长大的,怎么不行。”

左手抖缓,右手挥起一鞭抽了下去,马车箭一般地冲破夜色驰出了“李家集”。

刚出“李家集”,李玉翎就想起了一件事。

现在他又落单了,他可得一个人对付荣奇,柳青琪,还有“大刀会”那五位堂主共是七名一流好手。

董无忌率落拓生等几个赶来“李家集”,怕的就是李玉翎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不敌人多吃了亏,怎么如今却叫他一个人落单,难到现在就不怕他吃亏了。

但转念一想,董无忌等不会那么糊涂,绝不会!

落拓生头一个就不是糊涂人,他所以让自己一个人赶车上路,必然有他的道理,必然有他的打算。

李玉翎想到这里,心里也就松坦了,定神收心赶着马车顺大路往前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