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26章

作者:独孤红

经前院进入了内院,李玉翎他记不清楚穿过多少幢房子,走过多少条画廊,他游目四顾。

但见这“怡亲玉府”里面,富丽堂煌,美仑美奂,夜景美得醉人,亭、台、楼、榭一应俱全。

天上神仙府,人间王侯家,真是一点也不错!

任何一家的内院也不容外人擅进,就别说堂堂的亲王府了,如今这位美格格竟带着李玉翎直入内院,可见多伦格格她对李玉翎是多么地看重,她根本就没有把李玉翎当做外人看待。

多伦格格的书房,就设在水榭那一泓碧水之旁,过了那朱栏小桥,多伦格格吩咐了另一名亲随。

“告诉德玉泡壶茶去。”

另一名亲随答应一声走了。

进了书房一看,多伦格格这间书房布置得雅致已极,而且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一柄长剑挂在东墙上,西墙上的字画没一幅不是出自格格的手笔。

一张小茶几上放着一具玉质古琴,那张紫檀木的书架上,经、诗、子、集,无一不俱备。

显然,这位美格格汉学不但好,而且诗、词、曲、赋、琴、棋、书、画,样样皆精.不但是宦海花英,而巨还是位才女。

李玉翎他正看得两眼发直,只听多伦格格在他耳边说了声:“怎么了,看什么看得这么出神?”

李玉翎定了定神道:“格格应是红粉班中博士,蛾眉队里状元。”

多伦格格的娇靥上有一份喜色,可是她眼儿含嗔地看了李玉翔一眼:“你这是损我还是捧我?”

李玉翎道:“卑职这是由衷的敬佩。”

多伦格格道:“你,我知道,我,我自己更清楚,我承认我的汉学在这个圈子里称得上凤毛麟角,出类拔萃。可是比起你来,我差得多。”

李玉翎道:“那是格格过谦。”

多伦格格摇头说道:“你弄错了,我这个人一向最自负不过了,内城里的这些人谁都说我微,以一个‘谦’字说我的,你是头一个。”

只听外头有人高声说道:“禀格格,奴才晋见。”

多伦格格道:“隆泰来了。”

随即转脸向外道:“进来吧!”

门外那人恭应一声,在门口行了个礼,哈着腰走了进来,然后垂着手站在门边。

多伦格格道:“这位是“‘德’行宫‘神武营’来的李领班、过来见见。”

太凡做总管的人都够精明,也都够机灵,否则的话他就做不到总管了,格格带着这位李领班进内院来到书房。

可见这位李领班在格格心目中的份量就不轻了,隆泰连抬头看都没抬头看,立即上一步行个礼道:“见过李爷。”

李玉翎慌了,忙答一礼上前相扶。

“隆总管这是折我,我怎么当得起,受得住!”

隆泰抬起了头,四十多岁的人,chún上两撇胡子,两眼有神,透着一脸精明相,他没说话先陪笑。

“李爷一路上辛苦了,常听格格说起您来……”

李玉翎道:“对隆总管我也久仰,刚才在路上格格还跟我提起隆总管。”

隆泰道:“您不知道,格格一向爱夸自己人。”

多伦格格笑了。

李玉翎道:“总有值得夸的地方。”

“可不。”隆泰道:“自己人怎么看都比别人强,那怕是个癫痢头瞧着都是很顺眼的。”

隆泰是个很风趣的人。

多伦格格笑得更甜,更美了。

李玉翎也难以忍俊。

只听多伦格格道:“咱们都坐下,我有话说。”

格格有了话,李玉翎跟隆泰都坐了下来,按说这是不允许的,可是隆泰在“怡亲王府”当了二十多年差了,是看着多伦格格长大的,等于是“怡亲王府”的元老了,有些时候,有些地方他是该被宽容些。

坐定了,多伦格格道:“隆泰,最近有没有跟吴德明来往过?”

隆泰道:“奴才好久没见他了,您不是不许……”

多伦格格道:“从今天起,我特派你跟吴德明来往,而且要你多跟他来往。”

隆泰征了一怔,道:“您这是……”

多伦格格转望李玉翎道:“玉翎,你告诉他吧。”

李玉翎还没有说话,一阵香风袭人,书房里进来了美丫头德玉,德玉一双手里捧着刚泡好的一壶茶,进门便叫道:“李爷,您来了。”

李玉翎站了起来道:“几天不见了,姑娘好。”

德玉忙道:“您这不是折我么,快请坐,快请坐,我给您倒茶,这是宫里拿来的贡品,您尝尝。”

她忙着倒茶去了。

多伦格格道:“给隆总管也倒一杯。”

隆泰忙站起来说道:“奴才不敢。”

他说他的,德玉还是给他倒了一杯,贡品的确是不同凡响,三杯清香满室。

德玉奉上三杯茶后,多伦格格道:“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我们这儿谈正事儿,别打岔。”

知婢莫若主,可让多伦格格说着了,德玉正预备问东问西的。

李玉翎跟隆泰落了座,德玉静静地站在多伦格格身后,李玉翎把该说的全部告诉了隆泰。

隆泰一听马上说道:“李爷,您可不知道,吴德明这个人头顶上长疮,脚底下流脓,是坏透了。”

李玉翎笑了。

多伦格格也笑了。

隆泰接着说道:“这个人一肚子坏水,要说玉爷是受了他的指点,我头一个相信,您说要我怎么效劳,只要能派得上用场,您请只管吩咐。”

李玉翎道:“倒不需要隆总管帮别的忙,我只希望隆总管让我对吴德明这个人多知道一点。”

隆泰说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李爷,您想知道什么?您问就是,我知无不言。”

李玉翎道:“谢谢隆总管。”

沉吟了一下道:“假如我想见这个人的话,除了七贝子府之外,别的还在什么地方可以见到他?”

隆泰眉锋锁了一下,迟疑了一下道:“李爷,我不便出口。”

多伦格格道:“说你的。”

隆泰勉强笑笑说道:“李爷,他这个人有点不正经。”

李玉翎明白了,立即截口说道:“吴德明这个人多大年纪,长得怎么样?”

隆泰道:“五十多岁了,糟老头子一个。”

李玉翎道:“总管能不能说明白点儿,他有什么特征?譬如说是高是矮?脸上有麻子……”

隆泰道:“李爷,他有个外号叫吴单瞪。”

李玉翎道:“吴单瞪。”

多伦格格道:“一只眼睛。”

李玉翎“哦”地一声笑了。

隆泰道:“您听说过吧,瘸毒瞎狠,吴德明就是这么个人,长得鹞眼鹰鼻,耳后见腮,瘦得皮包骨,像个病死鬼似的,有人这么说吴德明准不得好死,总有一天他会死在……”住口不言。

李玉翎心里明白,道:“隆总管,他经常往外跑么?”

隆泰道:“可不,一个月总得往外头跑个七八趟。”

李玉翎道:“隆总管可知道他在外头的交往么?”

隆泰摇头说道:“没听说他外头有什么朋友,这种人不会在外头交朋友的,外头的人他没一个瞧上眼的。知道他的人也懒得理他,就别说跟他交朋友了。”

李玉翎沉默了一下道:“隆总管可知道他的出身?”

隆泰摇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怎么清楚了,以我看,他这种人也不会有什么好出身的!”

李玉翎道:“行了,谢谢隆总管。”

隆泰道:“怎么,这些就够了。”

李玉翎道:“够了。”

隆泰站了起来,他还没说话,多伦格格又开口道:“李领班暂时住在府里,你给他安置一个住处。”

隆泰道:“把水榭边上那一间收拾收拾,您看怎么样?”

李玉翎道:“请隆总管在前院随便给我找个地方。”

多伦格格望着隆泰道:“就是那一间吧.你带李领班看看去。”

隆泰一哈腰,冲着李玉翎陪笑说道:“李爷,您请吧!”

李玉翎望着多伦格格道:“格格……”

多伦格格站了起来道:“你跟隆泰去吧!有什么事只管找他,时候不早了,我要歇息去了。”

带着德玉往外去。

李玉翎还待再说,隆泰一边低低说道:“李爷,格格的脾气您不知道,您怎么好拂格格这番心意。”

多伦格格已然带着德玉走出了书房。

李玉翎道:“这怎么行,王府所在.内院禁地。”

隆泰道:“李爷,格格没把您当作外人。”

李玉翎直皱眉,没再说话。

跟隆泰出了书房,隆泰带着他直往水榭另一方走去。

那儿座落着一开精舍,进了精舍,隆泰点上了灯,然后望着李玉翎道:“李爷,您瞧瞧,怎么样?”

李玉翎还能有什么挑剔,摆设考究,布置雅致,立身处是个小厅堂。左首垂帘一间,虽然看不见里头,那考究雅致也在预料中,堂堂的王府.那一处会差,就是柴房怕也比一般人家的住处豪华。

李玉翎还没说话,隆泰接着又是一道。

“您到里头看看。”说着他就要往那一间里让。

李玉翎忙道:“不必了,隆总管,我只觉得不安!”

隆泰道:“您别这么客气,你既然到了这儿,往后就是一家人,大家相处在一块儿,太客气那就显得见外了。”

李玉翎笑了笑,没说话,沉默了一下之后,他道:“隆总管,刚才你没说,我也不便问,什么地方可以见着那个姓吴的。”

隆泰道:“八大胡同。李爷,他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不正经,整天里寻花问柳,总有一天他会挺尸在窑子里。”

李玉翎道:“他经常去的地方是……”

“没一定。”隆泰道:“八大胡同里那些门儿多得很,他那儿都去。”

李玉翎道:“这么说只有碰了。”

隆泰道:“这老不死快倒霉了,要是让您碰上了,他那付德性我刚才告诉您了,只要您碰见他,一眼就能认出是他来。”

李玉翎道:“隆总管,我想出去一下。”

隆泰道:“怎么!您现在就要出去?”

李玉翎道:“这时候不正是时候了。”

隆泰笑了笑说道:“您说的是,只是您初到京里来,人生地不熟的,我找他们给您带路。”

李玉翎道:“隆总管,谢谢,不用了,您只要告诉我怎么个走法,我总可以自己找得到。”

隆泰道:“李爷,您太客气,他们都闲着没事儿,给您带路这是应该的。”

李玉翎道:“隆总管,吴德明并不认得我,可是必定认得‘怡亲王府’里的人。”

隆泰呆了一呆道:“您说得是,我没想到,那……您这么走。”

他把去八大胡同的路告诉了李玉翎。

听毕,李玉翎道:“京里可有宵禁。”

隆泰道:“有是有,不过很迟,您带着这个可通行无阻,也好进正阳门。”

说着,他自腰间解下一物递给李玉翎。

那是一面“怡亲王府”的腰牌,李玉翎称谢接过道:“府里什么时候关门。”

隆泰道:“不要紧,您只管去办您的事儿,我让他们给您等门,其实门里有人守夜,您叫一声就行了。”

李玉翎道:“我预备走后门。”

隆泰道:“您干嘛走后门。”

李玉翎道:“‘亲军营’跟七贝子府很可能派有人在这一带守着,我不愿意让他们知道我的行动。”

隆泰脸色一变,道:“这还得了,我去派人把他们撵走!”

“不,隆总管。”李玉翎伸手一拦道:“这样不好。”

隆泰迟疑了一下道:“要是让王爷跟格格知道,恐……”

李玉翎道:“隆总管,我只敢这么臆测,知道的也只有你跟我,真要让王爷跟格格自己发现了,那是他们倒霉。”

隆泰笑了,道:“好吧!我听您的,您去吧!走后门也行,回来时您只管叫门,我叫巡夜的多听着点儿后门就是了。”

李玉翎走了,隆泰送他出了后门。

不到半个时辰,李玉翎照着隆泰告诉他的路线顺刊地找到了八大胡同。这地方,使人一进八大胡同就觉得胡同里跟胡同外的情景大不同。

来往的人不少,耳朵里听进的尽是丝竹管弦之声,有轻歌.有小调,其音靡靡,全是一些不堪入耳的黄色之调。

满眼的五彩灯笼,那朱门一扇扇,送出迎进,忙得很。

李玉翎站在那儿正在观望,突然……

“李领班!”一个深沉的话声起自身后。

李玉翎本能地一惊,忙转身后望,眼前站个人。

他借着灯光一看,那是个中年人,中等身材,浓眉大眼,两撇小胡子,穿一身短裤褂,裤腿摇着,袖口卷着,衣领敞开,右手里托着一对铁球,不住的转着,五个指头拨弄,骨碌碌作响,歪着脑袋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