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27章

作者:独孤红

送走了吴德明,铁奎在院子里跟李玉翎碰了头。

铁奎道:“兄弟,你瞧怎么样?”

李玉翎道:“铁兄以为……”

铁奎道:“这种人最为惜命不过,等他遍服解葯无效时,他自会乖乖地替咱们办事,只要他一提,他们马上就会连想到秦天祥,只一连想到秦天祥,他们就会把我当成‘大刀会’的人,接下来就会是一场出出精彩的连台好戏,兄弟且等着瞧吧!”

李玉翎道:“让铁兄费心了。”

铁奎道:“这叫什么话,兄弟再要这样说,我可要不高兴了。”

李玉翎笑了笑道:“那么,铁兄,我该怎么办。”

“回去。”铁奎道:“每晚上出来一趟听消息,现在这件事我握着,还没到兄弟你出面的时候,等过一两天兄弟可以出面,我再把它交到兄弟手里。”

李玉翎道:“我道命。”

铁奎笑了,一巴掌拍上李玉翎肩头。

李玉翎回到了“怡亲王府”夜色已经很深了,整个内院里都熄了灯,可是他住的那间精舍里却还透着灯光。

李玉翎一看就知道里头有人,果然进了精舍一看,多伦格格正拿着一本书坐在灯光下看。

他看了一看,还没说话,多伦格格已然抬起了头:“回来了,这么晚,上那儿去了?”

李玉翎道:“您怎么还没安歇?”

多伦格格点头说道:“没有,睡不着,躺下了又起来坐坐。”

李玉翎欠身告罪,坐了下来。

多伦格格看了他一眼道:“你在我这里不是一天两天,别这么拘谨,别这么多礼,要是一天到晚是这么拘谨,那会让我麻烦,要老是这么多礼,等你搬出去的时候恐怕就直不起腰来了。”

李玉翎笑了笑,目光盯在多伦格格手里那本书上,道:“您在看什么?”

多伦格格把书一合道:“维止录。”

李玉翎一怔,也吃了一惊,道:“格格,这是禁书。”

多伦格格道:“你知道!”

李玉翎道:“这是吕留良的著作,吕留良浙江石门人,字任生,又名光纶,字用晦,号晚村,八岁能诣善文,旋通程朱之学,明亡削发为僧,更名耐可,字不昧,号何求山人,能医,故又号医山人,著书立说,多具民族正气,尤以‘维止录’一书对大清朝尤多讽刺,卒后为曾静文字狱所连毁尸骸,所著有‘晚村’文集等,狱发后起均被烧了。”

“不错!”多伦格格徽一点头道:“可是我留下了这一本‘维止录’。”

李玉翎道:“卑职大胆,您怎么看禁书?”

多伦格格道:“看看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会受它影响不成?”

李玉翎道:“那倒不是,可是万一让人知道……”

多伦格格道:“让你知道有什么关系,你还会去告发我么?”

李玉翎道:“卑职不敢,也不会。”

多伦格格道:“这不就是了么。”

扬了扬手里那本“维止录”,道:“吕留良不愧是明末一位大儒,这本“维止录”对于清朝虽然极为讽刺,可并不是无的放矢,曾静文字狱连累了他,破墓尸骸,朝廷不依法未免过份了些,我看这样不但不能收到震慑之效,反而更引人反感,增人仇恨,你说是吗?”

李玉翎心中念转,欠了欠身道:“卑职不敢置喙。”

多伦格格道:“跟我说有什么关系?”

李玉翎道:“卑职不敢。”

多伦格格微有嗔意,看了他一眼道:“我都不怕你,难道你还怕我。”

李玉翎道:“那倒不是,格格对卑职恩厚,那怎么会,可是卑职身在官家……”

多伦格格道:“别忘了,我是个‘黄带子’。”

李玉翎迟疑了一下道:“如果格格一定要问,卑职只有这么说,吕晚村身为前民遗民,遭亡国之痛,他说些什么那也是人之常情,不该怪他。”

多伦格格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不就是了么,我还会办你不成?你的看法跟我的想法很相近,当然了,任何一个人当同,都不容有反叛存在,罚,无可厚非,可是破人墓.戮人尸,就显得太过了,我担心朝廷这种做法会适得其反,激起更多人的反叛。”

李玉翎道:“事实上朝廷这种做法,已然加深了百姓的仇恨。”

多伦格格“哦”地一声道:“有所见么?”

李玉翎道:“那倒不是,百姓将那仇恨两字深藏于心中,这就够可怕的了,只有江湖上那些人才会付诸于行动。”

多伦格格道:“江湖上那些武夫造反,可比那些读书人秘密行动来得可怕。”

李玉翎摇头说道:“书生谋反,难成大事,曾静、程熊就是个很明显的例子。”

多伦格格看了他一眼道:“看来你对这些事知道得很清楚。”

李玉翎心头一震道:“卑职身在官家,职有专责,对这种事岂能不弄个清楚。”

多伦格格把手中“维止录”往桌上一放,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李玉翎道:“格格是问我……”

“多好的记性。”多伦格格含情地看了他一眼道:“我问你上那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我在这儿等了你半天。”

李玉翎道:“格格等卑职有事么?”

多伦格格道:“难道非有事才能来找你么?”

李玉翎窘迫得低下头来说道:“那倒不是。”

多伦格格道:“别什么是不是,答我问话吧!”

李玉翎道:“卑职出去了一趟。”

多伦格格道:“说得好,难道我还不知道你出去了一趟了,我问你上那儿去了?”

李玉翎道:“卑职找吴德明去了。”

多伦格格“哦”地一声道:“你上那儿去找他去了,你知道他在那儿?”

李玉翎迟疑了一下道:“卑职不便说。”

多伦格格淡然说道:“八大胡同?”

李玉翎一怔,道:“是的。”

多伦格格道:“怪不得隆泰说他不正经,是隆泰告诉你他在那儿?”

李玉翎道:“是的。”

多伦格格道:“找着他了?”

李玉翎道:“找着了。”

多伦格格瞟了他一眼道:“别等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怎么个情形,说给我听听。”

李玉翎没奈何,只得把经过告诉了多伦格格,关于铁奎那一部份,他想隐瞒,可是他没法瞒。

他初来京里,人生地不熟,不借重外人他没办法对付吴德明,他只得告诉多伦,说铁奎是他江湖上的朋友。

说毕,多伦笑了道:“整得好,吴德明这种人就怕这个。”

她没多问铁奎那一部份。

话锋一顿,她又说道:“有效么?”

李玉翎道:“卑职以为应该有效,除非吴德明他不怕死,不惜命。”

多伦格格道:“人那有不惜命的,尤其吴德明那种人,你那个朋友要你每晚出去一趟听信儿?”

李玉翎道:“是的!”

多伦格格道:“他可靠么?”

李玉翎道:“卑职跟他是多年的朋友了。”

多伦格格道:“那你就每晚上出去一趟吧!”

这一夜多伦格格在李玉翎房里待得很晚,几乎待了一整夜,因为她是听见外城传来了鸡啼才走的。

临走她交待李玉翎,明天没事儿,他可以多睡一会儿,她不让任何人来打扰他。

她走了,李玉翎也躺下了,可没能睡着。

第二天。

李玉翎上灯时分就出去了。

找铁奎容易,一进八大胡同了就碰上一个人追上了他,是老七,他老远便向李玉翎哈了腰:“李二哥您来了。”

李玉翎含笑打了招呼道:“铁大哥在里头么?”

“在。”老七道:“大哥候着您呢!”

他陪着李玉翎往八大胡同里走。

李玉翎问道:“有消息么?”

老七摇头说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以我看不会那么快。”

李玉翎道:“怎么?”

老七道:“那老小子不吃遍解葯,求遍名医,不会死心的。”

“说得是。”李玉翎点头说道:“照这么看,今儿晚上是不会有什么消息了。”

说话间他们两个人已然来到“迎春院”门口,只见铁奎笑着从“迎春院”门口迎了过来。

“兄弟,来了。”

李玉翎也笑着说道:“铁大哥的将令,我岂敢误卯!”

铁奎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李玉翎肩头上,望着老七道:“老七在这儿等消息,有消息‘王老顺’那儿等我去。”

一推李玉翎道:“走,兄弟,咱俩上王老顺那儿喝两盅去。”

李玉翎忙道:“铁大哥,我吃过了。”

铁奎道:“我知道你吃过了,什么时候,喝两盅又不是当饭吃,走,走,兄弟你可不是硬推着李玉翎走了。

“王老顺”酒馆儿,就座落在“八大胡同”口儿上,店面不大,可却是老招牌,老字号,十几付座头,也挺干净。

这时候坐了七成座儿,生意不错。

铁奎大跨步一进门儿,掌柜的亲自出来招呼上了。

“铁爷,您已经许久没来了,什么事缠身哪,八成儿又是三姑娘吧?”

“别瞎扯。”铁奎笑着一挥手道:“我好久没上她那儿去了,是胖了还是瘦了我都不知道,我姓铁为人就跟这姓一样,谁也缠不了我,给我来一斤白干儿,随便凑几样菜,看清楚了么,我身边还有一位,两付杯子。”

掌柜的哈着腰忙笑说道:“这位没见过,是……”

铁奎道:“‘亲军营’的李爷,我的兄弟,见见,一回生,两回熟,往后就是朋友了。”

铁奎跟“亲军营”出来的人,一样的受人巴结,掌柜的忙不迭地见礼奉承。

铁奎在角落拣了一付座头,酒菜上得快,刚坐下就来了,当然,那得看是谁叫的。

掌柜亲自到桌上来:“李爷是头一回光临,有不周的地方,您多包容。”

“没说的。”铁奎道:“你这儿不赖,要赖我也不会带着我这位兄弟到这儿来了。”

“那是您二位赏脸。”掌柜的道:“您二位要什么,请随时招呼。”

掌柜的走了,铁奎一卷袖子抓起了酒壶,道:“兄弟,王老顺自家酿的酒,北京城里翘起拇指头一个,不说别的,单这酱肉就别比别家好,你尝尝。”

酒是一杯一杯的喝,话是不断的说,铁奎的酒量,半斤下了肚,面不改色。

突然李玉翎问了这么一句:“铁大哥,掌柜说的三姑娘是……”

铁奎一摆手道:“他扯谈,没那回事儿。”

李玉翎笑问道:“是么?”

铁奎脸一红道:“兄弟,不瞒你,那是个小窄门儿里的人儿,可是为人很好,对我也是一颗真心,让我没话说。”

李玉翎道:“这就行了,咱们要的就是一颗真心。”

铁奎一摇头道:“可是我不能要她,你知道,干咱们这一行的,不能有后顾之忧,我怎么能抱这么一个累赘,再说我也不能让人家过没几天就守寡呀!”

李玉翎笑着说道:“铁大哥言之过重了。”

“一点也不。”铁奎道:“兄弟你明知我不是夸大其辞。”

老七来了,在门口,张望一会,立即走了过来。

铁奎精神一震,道:“有消息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说话间,老七已到了桌前,铁奎一抬手说道:“有话待会再说,先坐下来喝一杯。”

铁奎能在“北京城”混字号人物里称“最”,兄弟们愿意跟他,愿意为他流血,愿意为他卖命,是有其道理的。

老七坐了下来,铁奎把面前酒杯推了过去,道:“先喝一杯,润润嗓子。”

老七没动,望着铁奎道:“大哥,不是吴单瞪那边来了消息。”

铁奎一怔,道:“那是什么?”

老七迟疑了一下道:“你可别动火儿。”

铁奎脸色一变,道:“又是那兔崽子来磨了?”

老七道:“刚才小红来送信儿了。”

“他妈的。”铁奎一拍桌子,狠声说道:“惹火儿了我,我可不管他是谁,这窝囊气我受够了。”

李玉翎愕然说道:“铁大哥,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兄弟。”铁奎道:“让老七陪你这儿坐坐,我上去就来。”

霍地站了起来。

李玉翎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道:“铁大哥,你把我当做外人。”

铁奎忙道:“没那回事,兄弟……”

李玉翎道:“那就坐了下来,告诉我个大概再走。”

铁奎道:“兄弟,这是我自己的事。”

李玉翎道:“你叫我一声兄弟,是么?”

铁奎沉默一下,坐了不来,抓起一杯酒,一仰而干,刚才他没酒意,可是现在两眼都泛了血丝。

“兄弟,‘北京城’里卧虎藏龙,什么人都有,除我这一帮外还有一个‘斧头会’龙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