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28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翎回到“怡亲王府”,天已经很晚了,比昨晚上还要晚。

可是一进后院李玉翎便为之一怔。

他住的那间精舍里,跟昨晚上一样。

又亮着灯,在这黝黑一片的后院,觉得特别显眼。

这是谁?

难不成又是……推门进去看,可不,又是多伦格格。

她,一身晚装,正坐在灯下,俯在桌上写字儿,满桌是素笺。

只不知道她在写什么?

李玉翎心中一阵不安,道:“格格,您怎么还没睡?”

多伦格格放下笔,含笑说道:“等你呀,白天我忙,难得跟你见一面,见了面也说不了几句话,想晚上跟你聊聊,偏你一去就这么晚回来。”

李玉翎更不安了,搓着手道:“这怎么好,每晚上都让格格等这么晚。”

多伦格格嫣然一笑道:“跟我还客气?这是我自己愿意的,又没人强迫我。”

顿了顿道:“反正也睡不着,坐啊!”

李玉翎落了座,目光落在书桌上道:“格格在写什么?”

多伦格格浅浅一笑道:“夜深人静,独坐灯下,该是找寻诗料最好的时候,偏偏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句,只有写写李易安的佳句聊以排遣了。”

李玉翎看的清楚,多伦格格也没加掩盖。

她写的是李清照的“一剪梅”与“酥花阴”。

李清照这两阙词都是情有所寄,备陈相思的,李玉翎心中正觉得有点震动,只听多伦格格道:“我对这两阙有偏爱,尤其这两句‘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李玉翎心头又是猛地一震,他没说话。

多伦格格道:“你怎么不说话呀?”

李玉翎忙道:“是,格格,这两句是好。”

多伦格格浅浅一笑道:“李清照这两阙词是情有所寄,备道相思的,读之真会泣然泪下,为之销魂。”

李玉翎又没说话。

多伦格格话锋忽转,道:“怎么样,今儿晚上这一趟,有消息么?”

李玉翎强笑摇头道:“今儿晚上白跑了一趟,还惹了祸了。”

多伦格格神色一紧,道:“怎么了,惹了什么祸了?”

李玉翎遂把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多伦格格吁了一口气,美目微瞟,尽是少女妩媚,动人已极。

“瞧你,吓我一跳,我当是什么事呢!你可真爱管闲事啊。”

李玉翎道:“有道是:“为朋友两胁插刀’,人家对卑职的事这么尽心,他有了事,卑职怎的能不管。”

多伦格格含笑问道:“那位‘斧头会’的女龙头,美吗?”

李玉翎心头一跳道:“她蒙着面,卑职没看见。”

多伦格格道:“你没看见她,她可看见你了,放心,这件事闹不起来。”

李玉翎道:“怎么?格格!”

多伦格格道:“那位‘斧头会’的女龙头,纵不冲着别人也得冲着你呀!”

李玉翎脸上一热,道:“格格开卑职的玩笑了,卑职怎么会……”

多伦格格道:“你或许不会,可是你怎么知道人家也不会?”

李玉翎勉强笑笑说道:“彼此敌对,‘斧头会’恨不得置卑职于死地。”

多伦格格道:“他们敢动你一指头,我非把他们都抓起来不可,其实,我很放心,他们那动得了你呀!”

李玉翎道:“您夸奖了。”

多伦格格目光一凝,道:“说正经的,这件事把个‘九门提督’都牵连了进去,你打算怎么办?”

李玉翎笑笑说道:“卑职有格格这么一个靠山,难道还怕个‘九门提督’不成。”

“好哇!”多伦格格笑道:“你可真会找靠山呀!谁告诉你我要替你撑腰了。”

李玉翎道:“这还用谁告诉我呀!格格一向是爱护卑职的。”

多伦格格道:“你也知道?”

李玉翎心头一震,道:“格格对卑职恩厚,卑职永铭五内。”

多伦格格道:“那倒不必,只要你知道就行了。”

李玉翎没说话,他怎么说。

多伦格格眉锋忽地一皱,道:“我怎么不知道京里何时出了个‘斧头会’。”

李玉翎道:“格格尊贵,平日深居内城,怎么会知道这种事,再说他们也不敢让这种事传到内城里来。”

多伦格格道:“桂荣跟他们必然有来往,堂堂一个‘九门提督’,哼,我倒要问问他这个‘九门提督’是怎么当的,玉翎。”

李玉翎道:“您请吩咐。”

多伦格格道:“明儿个你带着我的信到桂荣那儿去一趟。来个先发制人,看他怎么说。”

李玉翎道:“妥当么?格格。”

多伦格格道:“没什么不妥当的,你只管去你的,信我今儿晚上写好。”

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她突然站了起来。

刚站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哎哟”一声,娇躯忽然一晃。

李玉翎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扶住了她,就在这一刹那间,两个人离得好近,多伦格格等于整个人投进了李玉翎的怀里,两张脸近在咫尺间,四目交投,那一刹那……两个人都没动,一动没动。

格格叫了他一声。

“玉翎……”声音很低,还带着颤抖。

李玉翎一震而醒,忙挪开了些,道:“您……您怎么了?”

“没什么,坐得腿都麻了,你歇着吧!我回去写信去。”

头一低,转身往外行去。

李玉翎没动,也没说话,他说不出什么感受,良久,他缓缓地坐了下去。

呆呆地。

不知道多伦格格怎么样,李玉翎一晚上没睡,他睡不看。

第二天,送信的来了,是德玉,不是多伦格格自己。

德玉把信交往了李玉翎手里,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有没有发觉,格格这两天瘦了不少,您知道格格是怎么了么?”

李玉翎心里一阵跳动道:“我没发觉,不清楚,怕是太累了吧!”

德玉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李爷,这句话我不该说,可是我不得不说,连大内都来人为格格跟玉爷撮合,可是格格没答应,你可别辜负了格格这番心意!”

头一低,转身走了。

李玉翎只觉得猛然被人打了一拳头,心弦震颤,怔在那儿。

良久,良久,他才定过神来,皱皱眉,缓缓坐了下去,两眼直视,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九门提督”衙门头够威严,够气派的高高的石阶,一对巨大石狮子,两扇既厚又重的大门,门前旗竿老高,都快摩着天了。

那石阶上,两边各四,站着八名穿戴整齐,跨着腰刀的亲兵,还有一个头戴绿顶的武官带着。

“九门提督”掌管内城九门钥匙,负责京畿治安,权势两重,难怪这么大的气派。

李玉翎到了门前,把信往上一递,道:“我是‘怡亲王府’来的,麻烦把这封信送进去。”

那武官一听李玉翎是“怡亲王府”来的,可不敢摆他那身架子,哈着腰双手把信接了过去。

李玉翎跟着他进了门房,那武官问清了李玉翎姓名之后,捧着那封信急急忙忙地往里去了。

信是写给“九门提督”桂荣的,而且写这封信的是多伦格格,谁有那个胆,敢代拆。

没一会儿,那名武官出来了,一欠身道:“大人有请,请跟我来。”

带着李玉翎出门房往后行去。

“九门提督”桂荣在前厅接见了李玉翎。

显然“恰亲王府”的来人,他这个“九门提督”也不敢待慢。

桂荣穿一身便服,是个五十多岁的瘦老儿,高高的个子,长眉细目直鼻梁,挺有威仪的

桂荣身后站着个人,三十多近四十年纪,颀长的身材,白净脸,chún上还留着两撮小胡子,算得上是个少见的英挺人物,看他那一双眼神,一眼就可看出是个好手,在这时候能站立在桂荣身后,分明也是“九门提督”的亲信护卫之流。

按规矩要打个进儿,李玉翎只欠了身:“见过大人。”

桂荣没怎么样,不给他留面子,也得仰看多伦格格,他盯了李玉翎一眼,捋着胡子慢条斯理地道:“你就是格格的护卫李玉翎?”

李玉翎道:“回大人,是的。”

桂荣道:“听说你以前在荣富那儿当差?”

李玉翎道:“承统带提拔,卑职刚由‘神武营’调到京里来。”

桂荣道:“你的案子还没有结,是不是?”

李玉翎道:“卑职不知大人何指。”

桂荣道:“七贝子府有个下人告了你,说你勾结莠民,劫掳七贝子,有这回事么?”

李玉翎道:“回大人,那是诬告。”

桂荣“嗯”了一声道:“案子在‘亲军营’,是非曲直,我这个‘九门提督’不愿意断,不过你到了京里之后就不该再惹是生非。”

李玉翎道:“大人明示。”

桂荣一扬手里那封信道:“格格在这封信上说得很清楚,你在外招惹了一般江湖莠民……”

“大人。”李玉翎截口说道:“天子脚下,京畿重地,是不容有江湖莠民存在的,肃清莠民,人人有责,大人怎说招惹?”

桂荣脸色一沉道:“你这是教训我。”

李玉翎道:“卑职不敢,卑职奉命送信,格格在信上写了些什么,卑职全然不晓,大人如果认为卑职无端在外惹是生非的话,请大人亲自向格格问话。”

桂荣怎么敢,除非他不想戴这顶帽子。

只见他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最后转白,道:“我身为‘九门提督’,职身京畿治安,固然不容莠民猖獗,也由不得内城王府的人在外惹是生非。”

李玉翎道:“卑职回去之后,定把大人的意思转禀格格。”

桂荣的脸色更白了,道:“其实,外城有‘斧头会’这么一个莠民组织,我并不知道。”

李玉翎道:“那么请大人查明见教。”

桂荣道:“你回去禀知格格一声,我马上派人去查,只要属实,缉获之后一定严办,他们居然敢找官家人的麻烦,也太以无法无天了。”

显然,他口气已经转变了。

李玉翎道:“谢大人。”

桂荣抬手向后一招,他身后那中年小胡子跨步而出,两锭银子递到了李玉翎面前。

李玉翎微微一愕道:“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那中年小胡子淡然一笑道:“这是大人赏你的,拿着买酒喝。”

李玉翎这才明白了,忽而一笑道:“多谢大人恩赐,卑职不敢收受。”

桂荣道:“为什么?”

李玉翎道:“大人不知道,格格一再严谕府里下人等不许在外擅自收受馈赠,所以卑职不敢领受大人的赏赐。”

桂荣道:“这是我给的,跟一般馈赠不同,拿着吧!”

李玉翎道:“卑职不敢,卑职心领就是。”

桂荣好不尴尬,轻咳了声道:“既然这样,我就不便勉强了,子仪,代我送李护卫。”

那中年小胡子答应了一声,往外一摆手道:“请。”

李玉翎一声:“卑职告辞。”

向桂荣欠了欠身,往外行去。

出了前厅,那中年小胡子紧跨一步,含笑说道:“李兄在‘承德’独挑‘大刀会’,神威远震,小弟仰慕已久,不想今日才得拜识。”

“好说。”李玉翎道:“兄台夸奖了,请教。”

那中年小胡子道:“不敢,小弟姓万,草字子仪,也是江湖出身,蒙大人赏识收在身边充任护卫领班,以后还要请李兄多照顾。”

李玉翎一抱拳道:“原来是万领班,失敬了,以后还要请万领班多照顾倒是真的。”

万子仪笑道:“小弟这小衙门领班,可不敢跟亲王府的护卫比。”

说话间已到大门,万子仪忽然压低了话声道:“李兄,提督大人心直口快,常得罪人,李兄可别介意啊!”

李玉翎有何不明白,淡然一笑道:“岂敢,我有几个脑袋,敢把提督大人的话往心里放。”

万子仪笑笑说道:“李兄,咱们是一见如故,有什么话小弟就直说了,格格面前,还要请李兄保留一点儿。”

李玉翎微微一笑道:“冲着万领班,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提督大人最好能赶快把这件事查明,要不然的话,格格面前不是我能挡得住的。”

万子仪忙道:“自然,自然,李兄放心,我马上就催下人去查,小弟会亲自跑一趟,不出三天,准有回话。”

李玉翎道:“那我就好说了,就这么办了,我静候万领班的佳音了。”

微一抱拳,告辞而去。

他一边下台阶,心里一边暗笑。

可是他没看见。

高站在台阶上的万子仪也在笑,那是泛在chún边的一抹冷笑。

李玉翎走得不见了,万子仪转身走了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