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03章

作者:独孤红

“天威牧场”是“藏龙沟”,就是整个“热河”都算上是首屈一指的大牧场,场主专门跟附近几个蒙族做生意,家大业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藏龙沟人堆里,那简直就是大财主,高不可攀。

“天威牧场”的人来“藏龙沟”,那是“藏龙沟”的大光彩,更难得是到了这众所周知,偷鸡摸狗下九流人物赖大爷的家。

这可是作梦也梦不到的事,要是传扬出去,那怕整个藏龙沟的人不对赖大爷刮目相看马上巴结。

难怪赖大爷这么恭恭敬敬,受宠若惊,唯恐不周了。

紫膛脸老人微一点头“嗯”了一声,龙行虎步,大刺刺地进了屋,赖大爷跟在后头忙叫道:“丫头,家里来了贵客了,再拿双筷子拿个碗出来,快。”

芸姑在后面应了一声,立即拿着筷子、碗走了出来。

赖大爷招了招手,道:“这位是‘天威牧场’来的秦爷,快过来见个礼。”

芸姑温顺地过来见了一礼。

紫膛脸老人凝望着芸姑问道:“罗老头,这是……”

赖大爷忙道:“我的女儿,您往后多照顾,没见过世面,您也别见笑。”

“好说!”紫膛脸老人道:“我可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个好女儿。”

赖大爷陪上了笑脸,道:“您夸奖,您夸奖,生在我这个家里……嘿,只怕连您牧场里的使唤丫头都不如,您请坐,您请坐!”

紫膛脸老人没多说,径自坐了下去,坐定,他抬眼望向壮子,道:“罗老头儿,这个是……”

赖大爷忙道:“他也是藏龙沟的人,自小就没爹没娘,小时候常往我这儿跑,前两年出去混了一阵子,没混出个名堂,又回来了,刚回来。”

紫膛脸老人“哦!”地一声道:“你姓什么,叫什么?”

壮子陪着不安的笑道:“老人家,我叫壮子。”

紫膛脸老人微微一怔道:“壮子?”

赖大爷忙插嘴解释:“这是他的小名儿,这小子小时候能吃能喝,却壮得跟个牛似的,所以这儿的人都管他叫壮子……”

紫膛脸老人释然地点了点头道:“嗯,不错,委实长得很结实……”

收回目光望向了赖大爷,问道:“这么说,你今天是给客人接风。”

赖大爷忙道:“跟自己一家人一样,回来了喝喝酒,那敢叫什么接风,您可别见笑。”

“好说!”紫膛脸老人道:“是我打扰了。”

赖大爷道:“您这是那儿话,只怕求还求不到呢!真的,秦爷,您可不知道给我添多大光彩,从今后有得夸了,来,您喝口劣酒。”

抓起葫芦就要往碗里倒。

紫膛脸老人抬手一拦,道:“不客气,我不擅此道,也从来不沾chún。”

赖大爷拿着葫芦,有点窘道:“那您可别跟我客气,我……您是知道的,没什么孝敬……”

紫膛脸老人微一摇头道:“我说的是实话。”

赖大爷迟疑了一下,道:“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把酒葫芦放回了桌上。

紫膛脸老人适时问道:“罗老头儿,你今天怎么没做生意。”

赖大爷道:“刚收摊儿,家里来了客人……”

紫膛脸老人“哦!”地一声道:“我说嘛,藏龙沟今天正热闹,也正是做生意的时候,你怎么会关着门儿躲在家里,让我找遍了藏龙沟,没见着你的摊儿。”

赖大爷呆了一呆,道:“怎么,秦爷,您找我。”

紫膛脸老人道:“我要不是找你,会到你这儿来了。”

赖大爷忙道:“说得是,说得是,我天生的笨嘴,不会说话,人也老糊涂了,您多包涵……您找我是……”

紫膛脸老人目光一凝,道:“罗老头儿,我听说你是个奇人。”

“旗人?”赖大爷忙摇头说道:“谁说的,您大半是听错了,我不在旗。”

紫膛脸老人道:“我说的是稀奇的奇。”

赖大爷啪地一声道:“原来您说的是……秦爷,那您更听错了,像我这么个乡巴老头儿,在这场地儿上混口饭吃,叫什么奇人,我可不敢当……”

紫膛脸老人道:“我说你是个奇人,是听说你有不少治病的偏方。”

赖大爷哦地一声道:“原来您是说……我说嘛,像我这么个人要算得上奇人,那这世界上就找不出奇人了,也能把奇人全气死……”

一顿接问道:“您……您是听谁说的?”

紫膛脸老人道:“附近几个蒙族里,你治好了不少怪病,有这回事儿么?”

赖大爷道:“有是有,不过那都是碰好的,我可不敢说是治好的……”

紫膛脸老人道:“你不用跟我客气,我是来求偏方的。”

赖大爷一怔,道:“怎么,您是来……我看您气色挺好啊!”

紫膛脸老人道:“我是很好,害病的根本就不是我。”

赖大爷“哎哟”一声道:“冒失,冒失,我真该死,您可别见怪……”

紫膛脸老人淡然一笑,道:“人吃五谷杂粮,难保百病不生,害个病是常事,难道说病就病了,真要这样那可成了金口玉言的神仙了,我没那么多忌讳。”

赖大爷忙道:“谢谢您,谢谢您,那是……”

紫膛脸老人道:“是我们场主的一匹爱马病了……”

赖大爷一怔,道:“怎么,是匹牲口?”

紫膛脸老人微一点头道:“不错,是匹牲口,你可别瞧不起这匹牲口,这匹牲口可不同于一般,提了来头大得很,身价比个人都高。”

赖大爷忙道:“这我知道,这我知道,您那牧场里的牲口都是千中选一,好得不能再好的,当然不同于一般牲口,只是……”

陪上一笑接道:“说这句话您可别见怪,您那牧场里行家多得是……”

“话是不错。”紫膛脸老人道:“只是牧场里人要能治好这匹马的话,我就不会跑到‘藏龙沟’来找你了,别人不说,就拿我来说吧!我懂马,也能相马,在我手下由奄奄一息而变为活蹦乱跳的马可说无数,而这回我就束手无束了……”

赖大爷道:“我知道,您这是抬举我,只是,秦爷,我根本不懂治病,连人都是碰好的,怎么敢治马……”

紫膛脸老人道:“你的意思是说,治人的手儿不能治马。”

赖大爷不安地笑道:“您别见怪,其实,这也是实情……”

紫膜脸老人道:“以我看,能治人,就能治马。”

赖大爷道:“秦爷,这,这不是一回事儿……”

紫膛脸老人道:“罗老头儿,别让我白跑一趟,回去无法向场主回命。”

赖大爷忙道:“那我怎么敢?天胆也不敢让您白跑一趟,只是,只是……"

勉强笑了笑道:“您知道,场主的这匹爱马贵重,身价比个人都高,我又没什么把握,万一没治好反而治坏了,那……那……’

紫膛脸老人道:“你的意思,我懂你怕赔不起,可是。”

赖大爷强笑道:“秦爷,您瞧我这个家,就连我们爷儿俩都赔进去……”

紫膛脸老人微微一笑,道:“这个你放心,场主说过,不要你赔,你尽管放心大胆去为他的爱马治病,治好了自当致酬,治不好那是它该死,反正它等于是没救了。”

赖大爷道:“真的么,秦爷。”

紫膛脸老人道:“对你,难道场主还会说话不算了?”

赖大爷道:“不敢,不敢,只是,秦爷,您既然来了,那是抬举我,赏我面子,我不敢不去,不过话我要说在前头,拿治人的方儿治马,我可没把握……”

紫膛脸老人道:“我知道,你只管尽心尽力就是。”

赖大爷道:“那是当然,您抬举我,看得起我,我感激都怕来不及,当然也要您在场主面前能有个交待……”

一顿接问道:“秦爷,这匹牲口是怎么了?”

紫膛脸老人摇头说道:“也不知道这牲口是怎么了,打三天前它就不吃不喝,躺在那儿不动,而且还很暴燥,人根本不能近……”

赖大爷皱着眉头沉吟说道:“我得去看看,秦爷,我医过人,没医过马,光这么听我也不知道它是害了什么病,我得去看看。”

紫膛脸老人道:“那是应该的,还用说么,不过我不急……”

拿眼一扫壮子,道:“你有客人在,我可以先走一步,只要你今天晚上能赶到牧场去就行,你知道去牧场怎么个走法么?”

这紫膛脸老人会做人,这么一来赖大爷还怎好照顾客人。

果然,赖大爷立即接口说道:“不,秦爷,救命如救火,它虽是个牲口,可也是活生生的一条命,我这就跟您去,壮子也去。”

紫膛脸老人微愕说道:“怎么,他也去?”

赖大爷道:“他跟去好,还可以帮我个忙。”

紫膜脸老人脸上有了笑意一点道:“那好,我不坐了,咱们说走就走。”

站起来从袖子里摸出一锭金子放在桌上。

赖大爷一怔忙道:“秦爷,您这是干什么。”

紫膛脸老人道:“这是场主的一点意思,您先拿着只要治好了他的爱马,场主另有重酬,包管够你吃喝大半辈子的。”

赖大爷“哎哟!”一声,双手连摇道:“这我可不能接受,请您收回去,有道是‘无功不受禄’等我治好了那匹马,再赏给我几个也不迟……”

紫膛脸老人笑道:“你就是治不好那匹马,这锭金子我也不会要回去的。”

赖大爷道:“这个我知道,只是……”

紫膛脸老人一摆手道:“别多说了,我既然拿出了手,就绝没再收回去的道理,别在你这儿让我破例,你要收拾什么吗?”

赖大爷没答话,拿眼睛瞅着桌上那锭金子,迟疑着道:“秦爷,这……这是官……”

那紫膛脸老人微微笑道:“不错,是官宝,还是京里荣丰银楼代铸的,不过没关系,你尽管用,也可以随便找一家钱庄兑现,到时候只要说声是天威牧场给的就行了。”

“那……那我只好收下了,您先请外边儿等等,我收拾收拾,招呼一声丫头看家就走。”

紫膛脸老人没说话,迈步走了出去。

眼见紫膛脸老人出了门,壮子立即拉过赖大爷低低说道:“赖大爷,您让我跟去干什么来着?”

赖大爷两眼一翻道:“趁机会见见世面,开开眼界不好?小子,你可别不知福,多少人想进去瞧瞧还求不到呢?”

壮子没多说,目光落在那锭金子上,道:“无威牧场怎么用的是官宝。”

赖大爷不在意地应道:“那谁知道,有八成儿是官家开的,再不就准跟官家有关系,小子,别管他这么多了,没听人说么,尽管放心大胆用,不会出纰漏的,这一下咱们发财了……”

“发财了?”壮子道:“您能治好人家的马么?”

赖大爷咧嘴一笑道:“准好,我敢打包票,他算是找对了人,你瞧着吧!”

一头钻进了里间,再出来时,腰间多了个小布包。

壮子道:“赖大爷,我怎么不知道您会……”

赖大爷翻了他一眼,道:“连拉屎都得让你知道么,人家在外头等咱们呢!让人等太久那是失礼,跟我走吧!”

伸手握住了壮子,接着吆喝了一声。

“丫头,我跟壮子出去了,小心看家呀!”

芸姑在里头答应了一声,没出来。

到了外头,紫膛脸老人一眼,就瞅见赖大爷腰里塞着的那个小布包,他当即笑问道:“罗老头儿,这是……”

赖大爷窘笑说道:“不管法儿灵不灵,总得像回事儿,这是些用的玩艺儿。”

紫膛脸老人没再问,笑了笑径自先走了。

紫膛脸老人在前,赖大爷和壮子跟在后头。

转眼工夫下了山坡,山坡下停着三匹马,两个壮汉,敢情这紫膛脸老人是骑着马,带着人来的。

紫膛脸老人一到,两名壮汉立即迎前恭谨躬身施礼。

紫膛脸老人看也没看他俩一眼,回过头来问道:“罗老头儿,你两个能骑马么?”

赖大爷忙道:“勉强,勉强,年轻时候骑过,只是那些牲口只比狗大一点,可没这么高大。”

紫膛脸老人笑了,转过去一拍手道:“你两个骑一匹,腾出一匹来给他两个代步。”

一名壮汉答应一声,立即拉过一匹马来交给了赖大爷。

赖大爷没接,窘笑说道:“麻烦你先拉着点儿。”

转过头来向壮子道:“小子,扶我一把。”

他一手抓上马鞍,一脚踩上了橙子,壮子在身后,两手叉着他的腰,把他扶了上来。

赖大爷颤巍巍地上了鞍,还心惊肉跳地道:“小子轻点儿,摔下去不是玩儿的,这要是一下栽下去,轻嘛得躺上几个月,重一点就要命了,你也小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