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30章

作者:独孤红

第二天一早,桂荣轻车简从又进了“抬亲王府”。

多伦格格照例在前厅接见,当然,李玉翎也在。

见过礼后,桂荣便道:“卑职给格格回话来了!”

“辛苦你了。”多伦格格脸色比昨天好得多,语气也柔和得多。

“你坐下说。”多伦格格又加了句。

桂荣称谢落了座,道:“卑职昨天从您这儿转回去后,马上就开始查,一直到昨儿晚上才查出来。”

多伦格格忙道:“怎么样,在‘五城巡捕营’么?”

桂荣道:“回格格,严重威这个人是前明‘山海关’的一员副将,当日‘平西王’吴归降,他不肯。”

多伦格格道:“这些我都知道。”

桂荣话锋一转,马上说道:“这个人原在‘五城巡捕营’。”

多伦格格道:“现在呢?”

桂荣道:“一年多以前让‘侍卫营’提走了,卑职马上又进‘侍卫营’打听了一下。”

多伦格格道:“怎么样?”

桂荣道:“回格格,这个人早在一年多以前,也就是‘侍卫营’提过去之后就解决掉了。”

多伦格格陡然一怔,她转过头去看了看李玉翎,李玉翎的一双眉锋已经皱了起来,而且皱得老深。

严重威已被处决,他为宫无双感到难过。

同时,他也担心,当多伦格格再度催他带她走的时候,他拿什么理由对她。

送走了桂荣,李玉翎折回前厅,多伦格格在前厅里等着他,两个人之间有着一段短暂的静默,然后多伦开了口。

“玉翎,给严姑娘的信,是你写还是我写。”

李玉翎道:“信由谁写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怎么把信交到严姑娘手里去。”

多伦格格点点头道:“这确是个难题,还有一点你要注意,严姑娘知道了这噩耗之后,在没有顾虑的情形下,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刺杀宫天鹤。”

李玉翎道:“这一点我想到了,最好的办法是我自己去一趟,可是这儿我又离不开。”

多伦格格道:“怎么离不开,不正好么,反正咱们是要走的。”

要来的终于来了,李玉翎心里一跳道:“格格……”

多伦格格哄道:“这儿是人前么?”

李玉翎道:“雁霜,一时半会儿恐怕我还不能走。”

多伦格格微微一怔道:“一时半会儿你还不能走,为什么?”

李玉翎沉默了一下道:“雁霜,你要知道,要是咱们就这么一走了之,官家既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你的,那种逃难的日子不好过,我不能让你一天到晚东躲西藏的,没个安定日子过。”

多伦格格道:“我不在乎,我愿意。”

李玉翎道:“别孩子气,雁霜,那种日子不是你所能想像的。”

多伦格格道:“你信不信,我早想过了。”

李玉翎道:“雁霜……”

多伦格格截口说道:“你不知道我的想法,你也该替我想想,万一我有了身孕,那是怎么也隐瞒不了的,真要到那时候,玉铎第一个就不会放过我,即或没有,你不能在这儿久待,马上就要到‘亲军营’去了,朝又不能见面,你让我备尝相思之苦。”

李玉翎道:“雁霜,我会常来的。”

“你来干什么?”多伦格格道:“来了招人生疑,招人说闲话去,玉翎,你总该为我想想。”

李玉翎心如刀割,好不痛苦,道:“雁霜,我不是不为你着想,只是我……我……”

一咬牙道:“我不能走。”

多伦格格讶然说道:“你不能走,为了什么?”

李玉翎道:“这样好不,雁霜,要是你真要走,我有个办法……”

多伦格格忙道:“什么办法?”

李玉翎道:“我托铁大哥护送你先到一个地方去,你在那儿等我。”

多伦格格道:“让我先到那儿去?”

李玉翎道:“你先别问,到时候你就知道。”

多伦格格道:“为什么你不能跟我一块儿走?”

李玉翎苦笑道:“雁霜,我要能跟你一块走,不就跟你一块儿走了么!”

多伦格格道:“话是不错,可是我要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跟我一块儿走?”

李玉翎口齿启动了一下,没说话。

多伦格格道:“玉翎,你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我的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怕我知道的。”

李玉翎道:“雁霜,我无意瞒着你,只是……我不愿意让你知道这种血腥事,多担一份心。”

多伦格格站起来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道:“玉翎,我如今已经是你的妻子了,你是我的丈夫,你的事也就是我的事,别怕我担心,那是人之常情在所难免,无论什么事,让我为你分担些。”

李玉翎暗暗很感动,道:“谢谢你,雁霜,你既是一定要问,那我就告诉你,我要找几个人……”

多伦格格道:“你要找几个人?”

李玉翎道:“也就是说,我要杀几个人。”

多伦格格吃了一惊,怔道:“你要杀谁?”

李玉翎道:“我的师兄,他们是我师门的叛徒。”

多伦格格诧声说道:“究竟怎么回事?玉翎。”

李玉翎道:“雁霜,你知道我要杀的是我几个师兄,他们是我师门的叛徒也就够了。”

多伦格格道:“那……他们都在什么地方。”

李玉翎道:“我一共有八个师兄,我已经找到了三个,还有五个我还在找。”

多伦格格道:“还在找?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在这儿。”

李玉翎道:“我不敢说他们都在这儿,但至少该有一两个。”

多伦格格道:“他们姓什么叫说什么,都是些干什么的?”

李玉翎摇头说道:“说了你也不相信,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叫什么!”

多伦格格叫道:“什么?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叫什么,这怎么会,他们是你的师兄啊!”

李玉翎道:“是这样的,雁霜,他们几个艺成下山时,我还没有列入先师门墙,等我艺成下山时,先师已然不久人世,没来得及告诉我,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几个姓什么,叫什么,甚至连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

多伦格格有点啼笑皆非,道:“这才是稀罕事儿呢!那你怎么找他们去。”

李玉翎道:“我可以从他们所学上看出来。”

多伦格格道:“那难呀!要找到什么时候?”

李玉翎道:“难是难了些,可是毕竟让我找着了三个,雁霜,先师的遗命,就是找到死,我也要找到他们!”

多伦格格道:“话是不错,可是咱们怎么办?”

李玉翎道:“雁霜,你是个不平凡的奇女子,你该有所体谅。”

多伦格格道:“玉翎,别说一年两年,就是一辈子我也能等,只怕我……”

她住口不言,缓缓低下头去。

李玉翎道:“那就这样,我请铁大哥先送你走。”

“不。”多伦格格微微摇头,道:“我要伴着你,我是你的妻子,无论什么事,我都要替你分担,我受不了那份担心,也受不了那相思的折磨。”

李玉翎道:“雁霜,万一你有了身孕……”

多伦格格道:“到那时候再说吧!反正一两个月还看不出来,希望在这未来的一两个月内,你能找齐他们。”

李玉翎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了,雁霜,谢谢你!”

伸手握住了她的玉手……

“王老顺”晚上的卖座都不差,今儿晚上又上了八成。

李玉翎跟铁奎坐在角落里,桌上一壶酒,几样小菜。

铁奎把查韫玉的事告诉了李玉翎,并且把查韫玉给他的那张名单交给李玉翎。

李玉翎一看就皱了眉道:“怎么,十个?”

铁奎道:“兄弟你想,‘天地帮’实力何等庞大,人少时能对付得了么?”

李玉翎道:“没想到头一个竟会是宁世春。”

铁奎道:“兄弟知道这个人。”

李玉翎点点头道:“‘亲军营’的便衣领班。”

“天爷!”铁奎道:“来头不小嘛!”

李玉翎道:“我知道的几个,没一个来头小的,沈复西是‘承德’‘神武营’东营二班的领班,井桧是‘承德武术馆’的馆主,乐逵是井桧的左右手,龚桐是‘神武营’东营大领班,其中井桧跟乐逵已经没在了。”

铁奎道:“那就只剩八个了。”

李玉翎道:“知道的三个之中,有两个远在‘承德,……”

铁奎道:“宁世春,都在这个圆圈儿里,干脆先把这几个收拾了再说。”

李玉翎沉吟了一下道:“怎么下手,铁大哥有腹案?”

铁奎咧嘴笑笑道:“兄弟,我教你个一石两鸟的法子怎么样?”

李玉翎道:“铁大哥指教,我洗耳恭听。”

铁奎道:“内城我是难以进去,这几个由你一个个地把他们弄出来,交给我下手,到时候往‘斧头会’身上一栽,瞧着吧!好戏上场了。”

李玉翎笑道:“这么一来,万子仪他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可不。”铁奎咧咧嘴道:“谁叫那小子当着你的面说过‘斧头会’的瓢把子是他的未婚娇妻呀!”

李玉翎笑着举杯,道:“来,铁大哥,咱们浮一大白。”

一杯仰干,点滴没剩。

放下酒杯,李玉翎话锋忽转道:“铁大哥,我打听件事。”

铁奎道:“什么事?兄弟。”

李玉翎道:“古老人家跟芸姑……”

铁奎笑道:“怎么,兄弟,想了?”

李玉翎脸上一热道:“那倒不是,我只是问问。”

铁奎哈哈大笑道:“算了,兄弟,自己哥儿,干嘛隐隐瞒瞒的,上回听说他老人家带头上‘老爷岭’去了,最近没有消息,不知道回来没有。”

李玉翎皱了皱眉,轻轻地“哦”了一声。

铁奎瞅着他笑问道:“要送个信儿催催吗?”

李玉翎忙道:“那倒不用,有封信我确要托大哥派个弟兄送一送,可不是送给芸姑。”

铁奎“哦”地一声道:“那是……”

李玉翎道:“‘天威牧场’场主宫天鹤的女儿宫无双……”

接着他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刚说完,铁奎砰然一声拍了桌子:“该杀的东西!”

这一声引得满座酒客注目,一看是铁奎,马上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李玉翎掏出一封信,跟一面腰牌递了过去道:“信是我写的,腰牌是‘怡亲王府’护卫的腰牌,凭着这个可以轻易进入‘天威牧场’,不过怎么交信那还要送信的弟兄自己拿主意,告诉送信的弟兄一句,千万别让严姑娘轻举妄动。”

铁奎接过东西往腰里一揣道:“放心交给我就是,绝错不了,严姑娘要有半点差错,你唯我是问。”

“不错,我现在就要唯你是问。”

身后突然有人接了口,接着钢钩般五指落在肩上。

铁奎一惊回头,一怔叫道:“大师兄……”

身后不知何时站个人,连李玉翎都没有留意,不是那算卦先生落拓生是谁?

李玉翎霍然站了起来。

落拓生伸手把他按了下去,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旁边,含笑招呼道:“你两个什么都别说,先把这儿的情形给我报告报告。”

铁奎告诉他了个大概,落拓生笑了:“来,二位,你两个干的有声有色,我代表老人家敬你两个一杯。”

三个干了一杯之后,没容二人开口,落拓生又说话,一只手伸到铁奎面前,道:“把那封信跟东西交给我,我找人送去。”

铁奎毫不犹豫地把信跟那腰牌掏出来交给落拓生,落拓生

收下信,把腰牌推还给李玉翎道:“小秃子用不着这个,穿上龙袍他也不像皇帝,冒充‘恰亲王府’的护卫,那不是出他洋相,到那儿非露底不可。”

他把信揣进了怀里。

铁奎这才找机会说了话:“大师兄,老人家都回来了。”

落拓生道:“不错,都回来了,可是进城的只有我一个,他们几位都过于碍眼,全住在‘六里屯’。”

李玉翎要往起站,可是动了动,他又坐了下去。

铁奎嘴一嘟道:“咱们这位元戎正在惦念呢!这一下好了,相思之苦可以消除了。”

落拓生转望李玉翎笑问道:“兄弟想与她见见面?”

李玉翎脸上发热,一咬牙道:“是的。”

“麻烦,兄弟。”落拓生摇了一摇头道:“老人家怕你分心,现在不打算让你两个碰头。”

李玉翎道:“我有要紧事,非见芸姑不可。”

落拓生眉锋一皱道:“兄弟,什么事儿这么要紧,能说说么?’

李玉翎正感难以作答,铁奎那里笑了,道:“大师兄真是,这种事何足为外人道呢!要能跟咱们说,还用得着见她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