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31章

作者:独孤红

回到了“怡亲王府”,天色已然三更。

“怡亲王府”中到处一片黑暗,只有李玉翎那住处还亮着灯,不过灯焰挑得很小,跟个豆似的。

不用说,多情的多伦格格灯下等他呢!

果然,进了屋,多伦一袭晚妆从书桌前站了起来,手中书往桌上一放道:“怎么这么晚?上那儿去了?令人挂心死了。”又一个挂心。

李玉翎歉然一笑道:“雁霜,你干嘛等我!”

多伦道:“你不回来我没办法安枕。这是在这儿,将来你出门去了,没回来之前我还能不等你么?”

李玉翎走过去拉着多伦坐下,多伦望着他道:“跟铁大哥都聊些什么?”

李玉翎道:“我跟铁大哥到‘六里屯’去了一趟……”

多伦一怔道:“你到‘六里屯’去了,大黑夜里到‘六里屯’去干什么?”

李玉翎道:“师门几位长辈来,我去看看。”

多伦“哦”地一声道:“几位老人家既然到了京里,为什么不进城?”

李玉翎道:“这不方便,你知道,几位老人家都是江湖中人。黑夜里往城里走,怕人动疑。”

多伦道:“那我什么时候见见几位老人家?”

李玉翎没说。

“对了!”多伦又道:“咱们的事,你告诉老人家了么?”

李玉翎点了点头。

多伦脸一红,道:“也真是,怎么好意思说!”

李玉翎道:“迟早要几位老人家做主,不说怎么行!”

多伦有点担心地问道:“几位老人家怎么说?”

李玉翎沉默了一下道:“雁霜,我打算让你先走。”

多伦怔了一怔,道:“这是几位老人家的意思。”

李玉翎道:“是几位老人家的意思,也是芸姑的意思。”

多伦又复一怔道:“芸姑,你什么时候见着芸姑了?”

李玉翎道:“刚才,赖大爷就是我的大师伯,在‘藏龙沟’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一直到今儿晚上才证实。”

多伦道:“芸姑也在‘六里屯’么?”

李玉翎点头。

多伦一下子变得很紧张,道:“芸姑她……她怎么说?”

李玉翎道:“她让我先接你出去,这你还不明白么?”

多伦神情松了,接着一阵激动道:“这位姐姐有容人之量,应是人间奇女子,让人感激……”

目光一凝道:“很顺利么?”

李玉翎笑了笑道:“她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多伦也笑了,道:“该。”

头一低,娇靥一红道:“我怎么见她呀!羞死人!”

李玉翎道:“雁霜,总是要见面的。”多伦道:“那……那我什么时候走,非得先走不可么?”

李玉翎道:“雁霜。光别问我什么时候走,我告诉你一件事。”

多伦凝目问道:“什么事?”

李玉翎道:“我的真正身份。”

多伦讶然说道:“你的真正身份,什么意思?”

李玉翎道:“我师父跟现在‘六里屯’的几位老人家,是把兄弟,一共八位,武林人称‘神州八异’,他们都是以先明遗民自居的忠义之士,尤其师父,他老人家更是先明崇帧皇帝驾下的一位大将军,崇帧皇帝煤山殉国归天,他老人家焚战袍,北转之后孤剑单骑投入了江湖,雁霜,你明白么?”

多伦睁大了一双美目,脸色发白,道:“玉翎,这么说,你……你是……”

李玉翎道:“官家眼中的叛逆。”

多伦道:“你,你进‘天威牧场’,又从‘天威牧场’进‘承德’行宫‘神武营’,最后又到了京里,这一切都是……”

李玉翎道:“我是为匡复大业。”

多伦道:“你所说的几个师门叛逆是……”

李玉翎道:“他们经不起色利之诱,变了节,移了志。”

多伦道:“那你为什么在‘承德’杀秦天祥,灭‘大刀会’。”

李玉翎道:“你们只想席卷天下,为的不是汉族世胄,先朝遗民跟蒙尘的神州。”

他说的义正词严。

多伦脸色煞白,混身颤抖,久久方道:“玉铎看对了你,我看错了你,玉翎,你,你害苦了我,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为什么不早说……”

头一低,伤心的哭了,哭得好伤心。

李玉翎道:“雁霜,你要原谅我。”

多伦猛然抬头道:“我不怪你,这件事的发生错不在你,要不是我自己动情在先,这种事绝不会发生,事既然发生了,反正我对你是一片真心,是一片痴情,跟了你也就行了,谁知道你竟是……我怎么办?叫我怎么办……”

话说到这儿,她又低下头伤心的哭了。

“雁霜。”李玉翎扬了扬眉,道:“事已至今,我不愿勉强你什么,你要还愿意跟我,我就先把你接出去,否则的话……”

多伦猛抬头道:“怎么样?”

李玉翎道:“李玉翎不是无情无义的人,等我任务完成事毕之后,我自会对你有所报偿。”

多伦泪如泉涌,道:“玉翎,你,你,不管你参与什么江湖恩怨,我可以不管,可是现在你……不管怎么说,我总是满旗的女儿,总是皇族,我怎么能……我怎么办,叫我怎么办呢?”

李玉翎道:“雁霜,你可以告发我,我绝不怨你,因为各人有各人的立场。”

多伦道:“玉翎,事到如今,你还说这话,你忍心么?”

李玉翎chún边闪过一丝抽搐,叹道:“雁霜,我知道你的难处,可是我也是不得已。”

多伦忽然一抹泪,道:“别再提了,让我冷静想想,想想我该怎么办?”

站起来她要走。

李玉翎跟着站起,道:“雁霜。”

多伦泪往外一涌道:“你还要说什么?”

李玉翎道:“我只有一句话,恨只恨你我为什么生在两个不同的……”

多伦道:“我也这么想,我的命已经够苦了,现在……”

头一低,转身要走。

李玉翎忙伸手一拦道:“雁霜……”

多伦含泪说道:“让我冷静冷静多想想不好么?”

李玉翎没说话,缓缓把手垂了下去。

多伦香chún启动,慾言又止,转头行了出去。

李玉翎就呆呆地站在门口。

一连三天,多伦没动静。

德玉也没见来。

李玉翎也没去。

他没防多伦告发他,他固然不怕,可是他一点也没防。

第三天夜里,李玉翎无限愁苦,灯下独坐。

一阵轻盈步履声由远而近,李玉翎身躯为之一震步履声停在门口,门口响起了轻微的剥落声。

李玉翎忙问道:“那一位?”

“玉翎,是我。”

话声虽沙哑无力,可一听就知道是多伦。

李玉翎只觉泪儿轻轻一涌,站起来开了门。

门开了,多伦走了进来,前后不过三天,她已经不成样儿了,脸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眼红肿,跟两个杏似的,瘦了不少,也憔悴了不少,像害着大病,走起路来摇摇慾坠。

李玉翎心如刀割,连忙扶住了她。

多伦娇躯一歪,倒进了李玉翎怀里,痛哭:“玉翎,我想你,三天如三年,我好想你,我要你,我不能没有你……”

李玉翎松了一口气,三天来他心里像有块金铅,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搂得多伦紧紧的,很激动:“雁霜,谢谢你,我好感动。”

他任多伦在怀里哭,哭个够。

半晌之后,多伦住了声,道:“三天来,我试着想咬牙,可是我很不放心,我舍不得,玉翎,我是你的人了,不但这辈子是,也愿生生世世都是,玉翎,带我走,现在就带我走吧!”

情,使她忘却了尊贵,忘却了矜持。

情,也使她舍弃了一切。

李玉翎道:“雁霜,你先坐下歇歇。”

他把多伦扶坐在床沿儿,然后说:“雁霜,现在就走?”

多伦道:“现在就走,我要马上离开这儿,看不见我心里会好受些。”

李玉翎道:“你的身子……”

多伦摇头说道:“不要紧,德玉会照顾我。”

李玉翎道:“怎么,德玉也走?”

多伦道:“她愿意跟着我,舍不得离开我。”

李玉翎沉默了一下道:“雁霜,你现在不能走。”

多伦道:“不,我要现在走。”

李玉翎道:“雁霜,你等我到‘亲军营’报了到之后。”

多伦呆了一呆道:“这我倒没想到,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报到?”

李玉翎道:“那件案子已经了了,我随时可以去报到,只是你没说话,哈善也不敢要我,我现在去跟铁大哥联络明天一早上‘亲军营’报到,明早你就带着德玉出城,我让铁大哥在外头等你,好么?”

多伦点了点头道:“那你就走吧,快回来,我等你。”

李玉翎匆匆的去了,不到半个时辰他又匆匆地赶了回来,他回来的时候,多伦正倒在床上歇息,一见他回来就坐了起来。

李玉翎赶一步到了床边,又把她按了下去道:“躺着,雁霜,多歇会儿。”

多伦温顺地听了他的,接着道:“怎么样,跟铁大哥说好了么?”

李玉翎道:“说好了,明儿晚上他在‘正阳门,前等着。”

多伦眼圈儿一红道:“玉翎,我又不想走了,我舍不得你。”

李玉翎两手捧着粉颊,道:“来日方长,雁霜,这只是小别。”

多伦道:“小别已经够人受的了,能不离开不更好吗?”

李玉翎道:“你可以暂时不走,也许能跟我一块儿走,可是离开了也对。”

多伦没说话,半晌之后才道“玉翎,京里不乏能人,常言说得好,明枪好躲,暗箭难防,你可千万小心。”

李玉翎道:“我知道。”

伊人情重千叮咛,万嘱咐,似是嫌少。

看看夜已深,人已静。

李玉翎道:“雁霜,时候不早了,回去歇息吧!”

“不!”多伦道:“今儿晚上我要在这儿呆一夜。”

李玉翎忙道:“那怎么好?”

多伦道:“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咱俩已经是夫妻了,这后院里只有德玉一个人,有什么关系。”

李玉翎道:“可是……”

“可是什么?”多伦道:“明儿个我就走了,分离在即,我要多跟你在一起耽会儿,你忍心让我走么?舍得让我走么?”

李玉翎道:“雁霜,你身子已经够虚弱了,再一夜不睡……”

“谁说我不睡了?”多伦咳道:“傻子,还让我怎么玩?”

李玉翎明白了,他为之一怔,心里一阵激荡。

多伦推了推他道:“灯刺我眼难受,熄了它吧!”

李玉翎迟疑了一下,抬起手。

刹时,房里一片黝黑……

多伦走了。

是由铁奎亲自护的车。

好在去处是“六里坪”,铁奎一个来回,有半夜工夫就够了。

多伦轻车简从,只带着德玉一个人儿又是在黑夜里,所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出了“正阳门”。

多伦的走,是在李玉翎到“亲军营”报到之后,将来让人发现多伦失了踪,他可以不负任何责任。

就在李玉翎到‘亲军营’报到的当夜,也就是铁奎护车送走了多伦之后,“亲军营”里就出了事儿——

李玉翎到‘亲军营’报了到,由于大伙儿都知道李玉翎是多伦格格的人,有多伦格格这么个面子,所以“亲军营”的那位胖统带哈善对李玉翎特别客气,一进“亲军营”他就赏给了李玉翎一个“便衣领班”跟宁世春在一个营里。

到了晚上,李玉翎刚安置好,宁世春到他屋里来了,进门四下一打量,打着哈哈说道:“怎么样,老弟,都安置好了?”

李玉翎两手一摊道:“没什么好整的,我就这么一个人儿,几件换洗的衣裳,别的什么也没有……”

宁世春挪身坐好了下来,拨拨灯蕊,带笑说道:“老弟呀,我看这个‘便衣领班’是委屈你了。”

李玉翎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心里早就防着他了,闻言看了他一眼,笑道:“宁兄这是抬举我,刚进‘亲军营’,统带马上就赏了个领班,我已经很知足了,还能干什么,当统带不成?”

宁世春道:“老弟当初在‘神武营’不也是个领班么,到亲军营,来还是个领班,这是递调,可没护擢升。”

李玉翎道:“‘神武营’跟‘亲军营’不同,神武营在外,亲军营’在内,能从‘神武营’内调京畿,已经算是爬了一级了。”

宁世春笑笑说道:“老弟你是个老实人,挺知足的。”

李玉翎道:“没听人说么,知足常乐。”

宁世春笑了笑,没说话。

李玉翎看了他一眼,道:“宁兄今儿晚上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坐了。”

宁世春道:“来瞧瞧,老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