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33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翎来到了“九门提督”衙门,按说桂荣是该在“签押房”见他的,可是经过通报之后,桂荣直把他让进内衙。

在书房里见着了桂荣,一见面桂荣就挺热络的笑着道:“老弟台今儿个怎么有空光临我这儿?”

宰相门人七品官,桂荣他会做官。

李玉翎道:“大人,您这种叫法,这话我怎么敢当?”

落了座,桂荣命人献过茶。

李玉翎问道:“怎么,子仪不在?”

桂荣道:“在,在衙理我没让他跟在身边,怎么,找他么?”

李玉翎沉默了一下,旋即道:“大人,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话,我可要直说了!”

桂荣忙道:“应该,应该,老弟有什么话只管说,只管直说。”

李玉翎道:“这几天闹的命案,大人可有个耳闻?”

桂荣道:“岂止有个耳闻,要不是‘亲军营’把案子要了过去,我早就责令他们办了,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他们这般猖獗。”

李玉翎道:“大人,这件案子已经有眉目了……”

桂荣忙道:“是……”

李玉翎道:“是‘斧头会’干的。”

桂荣大吃一惊,叫道:“‘斧头会’?”

李玉翎忙道:“大人轻声!”

桂荣忙低了话声道:“老弟怎知道,拿住人了么?”

李玉翎点了点头,一付慾言又止的道:“我刚拿住一个,没惊动别的,因为我还有别的顾忌。”

桂荣道:“老弟还有别的顾忌,是……”

李玉翎道:“大人恐怕还不知道,多伦格格失踪了,五六天没有回府,我怀疑也是他们干的。”

桂荣倒抽了一口冷气,大惊失色道:“格格失踪了,他……他们竟敢对格格下手……这……这……”

李玉翎道:“可以放心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现一具女尸。”

桂荣道:“是,是,是……”定了定神道:“那么老弟到我这儿来是……”

李玉翎道:“大人该知道万子仪跟‘斧头会’的关系。”

桂荣脸色又大变道:“我明白了,老弟是来……”

李玉翎道:“我打算拿他换回多伦格格,我知道他是大人的亲信,别的事我可以装聋作哑,然而事关多伦格格,怡王爷要我无论如何得把格格找回来,您想,这么重大的事,我不得不动他,只有先来跟大人报个备。”

桂荣忙道:“应该,应该,还报什么备,拿下他就是,我这就叫人……”

李玉翎忙抬手一拦道:“大人打草惊蛇不得,您这儿的人恐怕应付不了他,万一走了他,那就糟了!”

桂荣道:“那怎么办?”

李玉翎道:“我自有办法,大人命人传话要他来一趟。”

桂荣忙答应,把话传了出去。

外头的人答应一声走了,桂荣转过脸来便道:“老弟,这怎么办,他是我这儿的人,万一让上头知道,我这个顶子岂不……”

李玉翎淡淡一笑道:“这件事关键还在怡王爷,大人只管放心,怡王爷那儿我自会代大人说的。”

桂荣道:“那就全仗老弟了……”

李玉翎道:“自己人大人还客气,就是大人不说,我也会代大人说话的,本来就事不关大人。”

桂荣一跺脚道:“这都是我太纵容他了。”

只听一阵轻捷步履声传了过来。

李玉翎立即说道:“大人千万请镇定,别动声色,只要擒住了万子仪,大人也可将功抵过。”

为了这顶子,桂荣连忙定定神正襟危坐,就在这时候,万子仪进了书房,他没告进,可见他在桂荣面前是如何得宠。

李玉翎立即站了起来,抱拳说道:“子仪兄,好久不见了!”

万子仪看见李玉翎,不由一怔道:“怎么李兄在这儿……”旋即答礼说道:“真是稀客稀客。”

李玉翎含笑说道:“我是来拜望大人的,大人知道咱们俩交情不错,所以把子仪兄叫来见见面。”

万子仪“哦”地一声道:“我还当大人要出去呢!”

转向桂荣施大礼去。

就在这时候,李玉翎如电一指点在他那腰眼上,万子仪机伶一颤,霍地转头,道:“李玉翎,你……”

李玉翎淡然一笑道:“万子仪,事出无奈,我不得不废去你一身所学。”

万子仪勃然色变,扬掌就劈。

李玉翎右掌一挥,轻易地扣在他的腕脉之上,道:“子仪兄,你现在受不住我一个手指头,还请别轻举妄动。”

万子仪神色吓人,叫道:“李玉翎,你给我个明白。”

李玉翎道:“子仪兄,这几天来的命案……”

万子仪机伶暴颤道:“那不是我。”

李玉翎冷冷地道:“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干的,至少你是‘斧头会’那位瓢把子的未婚夫。”

万子仪道:“谁说的?”

李玉翎道:“子仪兄你亲口告诉我的。”

万子仪忽地一声狞笑道:“对了,你跟‘斧头会’也有来往。”

李玉翎道:“这话等到了‘亲军营’之后再说!”

“到‘亲军营’去?”万子仪冷笑一声道:“我是堂堂‘九门提督’护卫领班,凭什么让我跟你到‘亲军营’去?”

李玉翎道:“我就凭这个。”

探怀取出了哈善的那张手令。

万子仪道:“这是什么?”

李玉翎道:“统带的手令。”

万子仪冷冷说道:“我是‘九门提督’的护卫领班,一个小小的亲军营统带无权拿我。”

李玉翎道:“现在不是你说这话的时候,不妨告诉你,我已经请准大人了!”

万子仪霍地转望桂荣道:“大人……”

桂荣冷冷说道:“你自作自受,我已经懒得管了。”

万子仪脸色大变,哀求着道:“大人,卑职跟随您这么多年,纵没有功劳,也该有个苦劳。”

桂荣道:“这个我知道,可是你私通匪类,知法犯法,我不能袒护你。”

万子仪往下一跪,道:“大人,请看在卑职跟随您这么多年份上,无论如何您得替卑职作个主。”

桂荣拂袖而起,道:“用不着这样,这样我也救不了你,你给我惹的麻烦还不够么,我还要担责任呢!李领班,把他带走吧!”

万子仪凉了,想想自己功力被废,连个反抗之力都没有,此去又准死活未卜,不由万念俱灰,头一低,便要嚼舌。

李玉翎眼明手快,跨步而至,出手如电地在他两耳下捏了一下,万子仪一个下巴登时脱落,他霍地转望李玉翎,两眼直慾喷火。

李玉翎淡然说道:“子仪兄,你不该怪任何人,要怪只能怪自己,大人还有机要公事待决,咱们别耽误大人的时间了,走吧!”

伸手抬起了万子仪。

桂荣马上又是一付神色,陪着强笑道:“老弟台,怡王爷那儿还要请老弟去……”

李玉翎道:“大人放心就是,包在我身上了。”

说着,他挟着万子仪出了书房。

桂荣相当客气,亲自送到了外衙。李玉翎就这么轻易地带走了万子仪。

片刻之后,他回到了“亲军营”,把万子仪往哈善那“办公房”一带,进门就把万子仪推倒在地上。

哈善望着李玉翎道:“他就是万子仪?”

李玉翎道:“回统带,是的。”

哈善一拍桌子喝道:“大胆万子仪,你竟敢勾结匪类劫掳格格,杀害官差,你,你该当何罪!”

万子仪只张着嘴不说话。

哈善道:“说话呀!”

李玉翎道:“统带,他不能说话,卑职卸下了他的下巴。”

哈善一怔道:“你卸下了他的下巴,为什么?”

李玉翎看了万子仪一眼,道:“刚才他在桂大人那儿,意图嚼舌自绝,要死了他,咱们就没有人质了。”

哈善眉锋一皱道:“那怎么办,他不能说话如何对质法?”

李玉翎道:“卑职认为只要当面指认他也就够了,用不着再对什么质。”

哈善道:“不对质怎么定案呢?”

李玉翎道:“统带,只要有人当面指认,一样是可以定案的,事关格格安危,还请统带三思。”

哈善作难了,沉吟一下道:“把那个姓赵的带进来。”

李玉翎立即传话下去,转眼工夫两个‘亲军营’的弟兄押着赵龙走进来。

赵龙进门一怔,忙道:“爷,您这是……”

身后两个“亲军营”的弟兄猛力一推,喝道:“跪下!”

赵龙一个踉跄,跪了下去,望着万子仪道:“爷,您怎么也在这儿?”

万子仪脸色煞白,只不能说一句话。

哈善冷冷问道:“赵龙,你认识这个人?”

赵龙一点头道:“认识。”

哈善道:“他是‘九门提督’衙门的护卫领班。”

赵龙道:“这个我知道,可是他也是我们的爷,我们瓢把子的未婚夫。”

哈善还待再问。

李玉翎一欠身道:“统带,这已经够了!”

哈善很听李玉翎的,一摆手道:“两个都押下去。”

两个“亲军营”的弟兄答应一声,走过来一个抓一个。李玉翎忙道:“把万子仪押下去,把这个姓赵的押在外头等着,我还有事。”

那两个双双答应了一声,扶起万子仪跟赵龙转身而去。

李玉翎上前一步道:“统带答应开脱那姓赵的。”

哈善道:“那是赚供的法子,你怎么认了真?”

李玉翎道:“不是卑职认真,卑职是为了统带。”

哈善道:“为了我?什么意思?”

李玉翎道:“统带你不答应开脱他还则罢了,既然答应了开脱,卑职认为应该履行诺言,一为今后再办案套供容易,二为统带今后的安全。”

哈善道:“为我什么安全?”

李玉翎道:“统带请想,姓赵的是个江湖亡命徒,物以类聚,他也必有不少江湖亡命的朋友,这种人动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动不动就玩命儿,万一他们知道统带答应开脱赵龙,到后来食了言,他们一定会伺机报复,这么一来,统带的安全岂不大受威胁。”

哈善道:“我堂堂一个‘亲军营’的统带,还怕这个么?”

李玉翎道:“话不是这么说,赵龙在‘斧头会’中,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多他一个没什么大用,少他一个也不会怎样,统带已拿了万子仪这个主犯,有他一个已足以换回格格跟追缉凶手,有他一个也足以使统带邀圣眷,获赐黄马褂,犯不着为一个不足轻重的小角色冒风险,您说是不?”

哈善没说话,过了一会才点头道:“对,你说的对……”

李玉翎道:“那么请统带下个条子,卑职这就送他出营。”

哈善道:“下条子,下什么条子?”

李玉翎笑道:“他是个什么身份,没您的手谕出得了城么?”

哈善失笑,微一点头道:“说得是。”

提笔就写,把一张便条交给了李玉翎。

李玉翎接过了条子辞出“办公房”,那两个“亲军营”的弟兄押着赵龙,还站在“办公房”右边一株树下。

李玉翎走过去道:“把他交给我好了,你们走吧!”那两个“亲军营”的弟兄,答应一声,双双施礼而去。

李玉翎低低说道:“赵大哥走吧!”

赵龙道:“多谢您了。”

李玉翎松了他的绑,带着他往“亲军营”外行去。出了“亲军营”,看看有了一段距离,李玉翎把条子交给了赵龙,道:“赵大哥,我不送了,凭这张条子你可以从容地出城门去,见着查姑娘,请代我问个好。”

赵龙又谢了一声,施个礼走了。

看看赵龙走远了,李玉翎折回“亲军营”。

刚进门,一个“亲军营”的弟兄匆匆迎了上来,近前说道:“领班,糟了,那姓万的碰墙碰死了!”

李玉翎一怔,一句话没说,迈步就走,到了哈善的“办公房”,哈善急得脸都青了,李玉翎进门便问:“统带,怎么回事?”

哈善跺脚道:“都是这班该死的混帐东西,一点用没有,看个人都看不住。”

李玉翎忙道:“还有救么?”

“救个屁。”哈善道:“也不知道他那来那么大劲儿,一颗脑袋懂得稀烂。”

李玉翎道:“那糟了,拿什么换格格去?”

的确,再也没人质去换那位多伦格格了。李玉翎明白,万子仪一直所以想自绝,并不是他怕死,而是他的一身功力被废了,这比杀了他都难受。

曲指算算,八个师兄已去了两个了,有两个已经知道下落,还有四个至今还不知道在那儿。

只听哈善道:“是啊!玉翎,这可怎么办?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李玉翎苦笑道:“事到如今,卑职……卑职所以卸下他的下巴,就是怕他嚼舌自绝,白忙一阵,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