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35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翎带着一颗沉重的心情回到了“亲军营”。

老人家将几十年的功力贯注他一身,没想到他的修为仍比这位大师兄略差一点,这位大师兄的修为可想而知。

今后要对付这位大师兄,是艰苦的。

宫天鹤的功力高不可测,也是个极具心智的人物。

今后要对付宫天鹤,无论是力是智,都够艰苦的。

留下脚印那一着,只是欺瞒宫天鹤一时,不能欺瞒宫天鹤到底,凭宫天鹤的心智,他很快就会明白的。

突然之间,他想起应该把那双脚印毁去,那样或许能欺瞒宫天鹤久一点。

哈善的“办公房”里,灯仍亮着。

夜这么深了,怎么哈善还没歇息?

到他的住处,势必要经过哈善的“办公房”,他有心进去看看,打个招呼,转念一想,夜这么深了,哈善既还没歇息,想必在赶什么机要公文,不见也罢。

李玉翎刚走到哈善的“办公房”门口,“办公房”里突然传出哈善的声音:“是玉翎么?进来一下。”

李玉翎一怔,旋即答应一声走进去。

进“办公房”一看,桌子上只有一本书,不是在赶什么机要么文,那为什么夜这么深还没歇息?

只听哈善道:“回来了?”

李玉翎定了定神忙道:“统带还没有歇息?”

哈善笑笑道:“我在等你啊!你坐,咱们聊聊。”坐定,哈善凝目问道:“宫天鹤他走了么?”

李玉翎心念一转,道:“走了,我送他出城的。”

哈善一摇头道:“不对,玉翎,宫天鹤绝不会走的,不是你让他给瞒了,就是你瞒了我。”

李玉翎怔了一怔道:“统带这话……”

哈善道:“宫天鹤这个人跟我共事多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他这个人冷酷无情,绝不会念旧从热河跑到这儿来看你,他是来找他的女儿,却弯到这儿来找你,不会无因,他不是说过他那女儿在京里有个知心朋友么?他所指的也就是你,既然这样,他怎么会轻易的回热河去?”

以往都以为这位统带是个脑满肠肥的庸俗人物,没想到他也有这么高的心智,真是人不可貌相。

李玉翎心神连连震动,道:“我不得不佩服统带高明。”

哈善笑了,道:“别小看我,恐怕他还跟你谈判了一阵子,对不?”

李玉翎道:“您就像看见了一般。”

哈善道:“那也没什么,我太了解他了,我了解他甚于了解我自己,说句话你也许不相信,他眼神一动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

顿了顿,接道:“先告诉我,他有没有找错你?”

李玉翎道:“不敢欺瞒统带,没有。”

哈善道:“宫无双来找你了?”

李玉翎道:“是的,统带。”

哈善道:“现在呢,她还在京里么?”

李玉翎道:“是的,她要走,我没让她走。”

哈善道:“她要走,她明知道宫天鹤会来找她,是不?”

李玉翎道:“是的,她明知道宫天鹤不会放过她。”

哈善道:“那么你为什么不让她走,你不怕宫天鹤?”

李玉翎道:“我不怕宫天鹤,不瞒统带说,我跟无双已然订了终身了。”

哈善道:“这么说,你打算跟宫天鹤斗斗了?”

李玉翎道:“是的,统带。”

哈善道:“你可知道,宫天鹤并不单单只是‘天威牧场’的场主,他另有身份,远比你为高。”

李玉翎道:“这个我看得出。”

哈善道:“宫天鹤的一身修为高不可测,在官家的好手之中,他是数一数二,几乎无人能敌。”

李玉翎道:“不瞒统带说,刚才在城外,我曾跟他对过一掌。”

哈善一怔睁大了眼,急道:“怎么样,结果呢?”

李玉翎道:“统带,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哈善道:“我知道你回来了,总该有个高下之分,是不?”

李玉翎道:“统带,要是他比我高,我就回不来了。”

哈善一点头道:“不错,这是实情,宫天鹤就是这么个人,只要他识出他比别人高,他就绝不会放过那个人的……”目光一凝道:“这么说,你的一身所学比他还高?”

李玉翎道:“不,统带,我不敢这么说,事实上只是平分秋色。”

哈善神色一松,嘘了一口气道:“行了,这样就可以跟他斗一斗了。”

李玉翎一怔道:“统带这话……”

哈善道:“我这么说自有我这么说的道理,你先别问,待会儿我自会告诉你,你已经有理由跟他斗,也能跟他斗了,现在且让咱们看看,你值不值得跟他斗……”顿了顿道:“你知道宫无双的出身?”

李玉翎道:“知道,宫天鹤告诉我了。”

哈善点点头道:“你知道宫元双的过去?”

李玉翎道:“宫天鹤也告诉我了。”

哈善道:“他就是这么个人,冷酷、阴狠、卑鄙,你知道宫天鹤跟宫无双的关系?”

李玉翎道:“统带既然了解他,就该知道他不会放过这一点。”

哈善道:“你不计较?”

李玉翎道:“统带,我若计较,就不会和宫天鹤对这一掌了。”

哈善一点头道:“说得好,这么说你决心要宫无双了,决心跟宫天鹤斗到底了。”

李玉翎点头道:“事实如此,统带。”

哈善道:“你认为值得,也不后悔?”

李玉翎道:“统带,那一掌已够说明一切了。”

哈善没有说话,沉默了片刻,方始说道:“玉翎,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一样一样的盘问你么?”

李玉翎道:“我愚昧,统带指示。”

哈善道:“那是因为我支持你跟他斗,可是必须要在你自己愿意的情形下,也就是说,将来你赢了,那是你的事,万一你输了,那也是你的事,你明白么?”

李玉翎道:“统带的意思我懂,统带只在背后支持我,万一将来我输了,绝不能把统带牵连进去。”

哈善点头道:“我正是这个意思,不过你放心,只有我支持你,你便操十之八九的胜券,因为我了解他,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李玉翎道:“谢谢统带。”

哈善微一摇头道:“你不必谢我,我所以支持你有一件事是为了自己,可是我不敢正面跟他斗,因为我是‘新军营’的统带,他是‘侍卫营’的大领班,同任要职,宫里绝不会私斗,所以我只有找个人替我跟他斗,多少年,到今天我才找到了你。”

李玉翎道:“统带跟他有私怨么?”

哈善道:“你我既然合作,就该以诚相待,我不瞒你,天威牧场是个大肥缺,那儿也山高皇帝远,大小事都可以自己做主,多少人想争取这个位子,那‘天威牧场’场主一职,原是我的,你明白了么?”

李玉翎暗道:原来如此……当即点头道:“我明白了。”

哈善点头说道:“那就行了,别的我也不用多说,现在咱们既然合作了,接下来就该商讨对策,我知道他的致命弱点在那里,他这个人冷酷无情,这四字冷酷无情是他的长处,也是他的短处。当日他成名在这四个字上,将来他败也败在这四个字上,当这个差,干这种事,是要冷酷无情,可是就因为他冷酷无情,他得罪过不少人,我就是其中一个,你知道,国法还不外人情,可是他这个人就不讲这一点。对他最为深恶痛绝的有三个人,一个是我,因为他夺去了本该是我的‘天威牧场’场主一职,另一个是‘侍卫营’统带高禄,他怕他有一天夺他的统带职位,最后一个是‘九门提督’桂荣,因为当年他当着诸大臣让桂荣难堪过;你只要联络这三个人,你能轻易置宫天鹤于死地。”

李玉翎道:“您是我的顶头上司,您支持我了,‘九门提督’是熟人,也好办,唯独这位‘侍卫营’统带我没一面之缘。”

哈善道:“没关系,明天你去联络‘九门提督’,我去找高禄去,包管马到成功,一拍即合。”

李玉翎道:“多谢统带,只是怎么对付宫天鹤……”

哈善笑笑道:“我已成竹在胸,‘九门提督’不是正在办多伦格格失踪的案子么,可巧宫天鹤这时候在京里,只要能让他跟‘斧头会’扯上关系,高禄到时候再烧上几句,宫天鹤他就是死路一条。”

李玉翎心里跳动了一下道:“统带,他二位肯么?”

哈善道:“一定肯。”

李玉翎道:“宫天鹤到京里来是找宫无双的。”

哈善道:“据我所知,他这趟回京是秘密的,除了你我之外没第三者知道,这他就吃了亏,找他女儿的话他说不出口,上面一旦追究下来,他更是罪加一等,不管他有什么理由,只他这偷偷进京他已背了重嫌,他无法自圆其说,到时候也由不得他。”

李玉翎道:“只是,怎么让他跟‘斧头会’扯上关系……”

哈善道:“这就看你跟‘九门提督’的了,办真的不容易,办假的还不容易么,只要到时候没破绽就好了。”

李玉翎沉默了一下道:“那就这样了,明天一早我找‘九门提督’去……”

哈善道:“明天我也找高禄去,就这么办,时候不早了,你歇息去吧!”

李玉翎站起来欠身说道:“谢谢统带。”

哈善一摆手道:“别谢我,我不说了么?这件事一半是为自己。”

李玉翎辞出了哈善的“办公房”,一路走,一路想,他做梦也没想到会得到哈善这么一个助力。

有哈善为助,再加上“九门提督”桂荣、“侍卫营”统带的高禄,对付宫天鹤自然就容易得多了。

只是,哈善可信不可信?

万一他跟宫天鹤串通好了,是反过来整自己的又该怎么办?

想想之后,他认为他不怕这一着,多伦已经走了,官家再也没什么心事,到时候大不了一走了之。

有此一念,他那刚掀起的心又放松了。

一切等明天了。

李玉翎起了个早,收拾完毕之后,他出了“亲军营”直奔,‘九门提督’。

桂荣也有早起的习惯,客厅里见李玉翎,一壶好茶,倒却也是个享受。

寒喧了几句之后,李玉翎直问多伦格格失踪的案子,多伦格格虽然已经失踪了,可是还有回来的时候。

再说,李玉翎背后还有怡亲王这么一个靠山,桂荣不敢慢待,惭愧地摇了摇头,一声苦笑道:“到现在还没有线索,看来这件事还得老弟你帮个忙。”

李玉翎忙道:“不瞒您说,我就是为这件事而来的,不然,我怎么敢一大早就跑来打扰您?”

桂荣忙问所以。

李玉翎笑笑道:“多伦格格是皇族亲贵,案子悬在这儿总不太好,宫里即或不追究,怡亲王也一定会问,到时候不但您脸上不好看,也麻烦,是不?”

桂荣道:“当然,当然,你老弟说的是理。”

李玉翎道:“有鉴于此,我想了一个落案的办法,只不知道您愿不愿意,是否放得开手?”

桂荣急急问道:“什么办法?老弟,老弟既有高明的办法,那是帮我的忙,我那有不愿意的。”

李玉翎不提哈善,单把哈善献的计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桂荣皱起了眉,沉吟着说道:“老弟呀!这宫天鹤是‘侍卫营’的一个大领班……”

李玉翎道:“我知道,这也是您帮我个忙,当然,愿不愿意,那还在您……”

桂荣忙道:“老弟客气,单说这么办对老弟你有好处,也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这个案子就这么悬着,万一上头要追究下来,我还真吃不消,只是,这个赃怎么栽法……”

李玉翎道:“那就要看您的了!”

桂荣沉吟说道:“办起来倒不难,可是总不能这么空口指人,要是能逮个‘斧头会’的人来就好了……”

李玉翎道:“这不难,只是您得答应,到时候得把他放了!”

桂荣道:“把他放了?”

李玉翎道:“您想想,要不给他点好处,他肯攀宫天鹤,对他来说,最大的好处莫过于放了他……”

“那行。”桂荣一点头道:“只要他肯把宫天鹤攀上,我一准放他就是。”

李玉翎道:“我先谢谢您。”

桂荣道:“这叫什么话,上回万子仪的事不是您老弟帮忙,我就惨了,老弟这个恩我还没报答呢!”

果然是一拍即合,只是桂荣也是够狡猾的,他只说该报恩,却没有提他跟宫天鹤也有私怨。

从桂荣那儿出来,李玉翎就出了城,他直奔“八大胡同”,想办法找个“斧头会”的人去了。

一进“八大胡同”,他就觉气氛不对。

这种地方早上是冷清些,可是李玉翎觉得它太过于冷清,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