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05章

作者:独孤红

壮子呆了一呆,旋即摇了头,朱顺这时候也醒了,他已经睡了一觉了,他睁着惺松睡眼问道:“是谁呀?兄弟?”

壮子道:“抓葯的回来了,还送来了火炉葯罐。”

朱顺一双惺松睡眼转向了地上那一堆,“哦!”了一声,爬起来钻了出来,一边打哈欠,揉眼,一边说道:“咱们把葯煎上吧!煎好了喂它一回再睡。”

壮子点了点头,朱顺接着又道:“你升火,兄弟,我去打点水来。”

他转身往前面去了。

壮子蹲了下来,他把那包葯跟葯罐从炉子上搬开来,放在地上。

就在这时候,他一眼瞥见那包葯走了样,包的虽好但绝不是原来的包扎,像是被人打开过。

壮子凝目注视了片刻,心中一动,伸手拿起了那包葯,仔细打开了那包葯,各味葯材现在眼前。

壮子瞧那都是什么,惹眼那只不过一样,葯材里有片指甲般大小,黑黑的东西,这,他不知道是那一味。

壮子皱了眉,这时候步履声传了过来,壮子忙伸手捡起了那片黑黑的东西,把葯随便地包了起来。

朱顺回来了,提着一桶水,拿着一个碗。

“兄弟,水来了,怎么,火还没升着,让我来。”

他放下水桶帮上忙,帮忙升了火,帮忙煎了葯,一直帮忙到给那匹马儿灌了葯,他俩才睡。

这一觉是睡不了多久的,天亮之后,牧场里又热闹了起来,人吆喝,马嘶,牛羊叫,根本就别想再睡。

壮子跟朱顺起来没多久,清瘦老人带着秦天样跟四名保镖驾到,身后还有个人,是那位红衣大姑娘。

大姑娘她已换了衣裳,一件小袄,一件裙子,全是墨绿色的,看上去远比昨天晚上动人。

朱顺连忙迎了上去。

“场主、姑娘、秦总管。”

他都叫到了,只有清瘦老人冲他含笑点了点头。

然后,清瘦老人转望壮子:“昨晚没睡好吧!”

壮子忙道:“谢谢您,还好。”

清瘦老人道:“我知道,折腾了你一夜,够累了……”

目光扫向马厩旁的火炉,葯罐,接问道:“葯灌过了?”

壮子道:“昨天晚上灌过一回。”

清瘦老人含笑点头,说了声:“好。”然后背着手往马厩行去,秦天祥没动,那四名保镖都立刻跟了上去。

大姑娘从壮子面前走过,翻了壮子一眼。

壮子装没看见,没说话。

秦天祥走了过来,含笑说道:“情形怎么样?”

壮于道:“葯才灌过一回,一时半会儿仍不敢让它醒!”

秦天样点头说道:“就让它睡着吧!派往‘承德’的人也快回来了。”

壮子没说话。

秦天祥又道:“刚才场主交待过,吃过早饭让我带你到各处走走去。”

壮子道:“谢谢秦爷。”

清瘦老人突然转过身来,道:“待会儿先把这儿的事交给朱顺,你跟秦总管到各处走走去,跟大伙儿认识认识,也好熟悉一下环境。”

壮子那里答应一声,大姑娘那里却哼了一声。

清瘦老人目光扫向大姑娘,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的女儿,见过了么?”

壮子忙道:“昨天晚上见过姑娘了。”

大姑娘冷冷说道:“你该说昨晚气过我了。”

壮子淡淡地笑了笑,没说话。

清瘦老人含笑说道:“听她说你读过书,是么?”

壮子道:“是的,其实那不能叫读过书……”

清瘦老人含笑摇头道:“别跟我客气,我看得出来,你的言谈举止都不俗,尤其有一种不同于一般人的气度……”

壮子忙道:“您夸奖。”

大姑娘轻蔑地哼了一声。

壮子装没听见,清瘦老人也装没听见,道:“听说你姓李,叫李玉翎。”

壮子道:“是的,那是我的大名儿。”

清瘦老人微一点头道:“这个名字好,以后别叫壮子了,就李玉翎好了。”

壮子答应了一声。

大姑娘突然说道:“听我爹说,你很有一身蛮力。”

壮子道:“回姑娘,其实那也没几斤。”

大姑娘道:“别跟我客气,我跟我爹说过了,你既然有一身蛮力,不能让你没个用武之地,从今后你在牧场里干些别人不能干的重活儿……”

壮子明知道大姑娘是整他,可是他这么说:“听凭姑娘吩咐。”

大姑娘柳眉刚一竖,清瘦老人立即接了口:“玉翎,我打算让你跟着秦总管,帮帮他的忙,你知道他管的事太多,有时候忙不过来……”

大姑娘忙道:“爹,您怎么……”

清瘦老人微一摇头道:“这是我的事,女孩子家别管……”

大姑娘睁了美目,道:“不,我要管,我要他去……”

清瘦老人道:“要知道你这不是用人,而是委曲人才,我这个场主要跟你一样动不动就闹脾气,我还能带人么?”

大姑娘道:“我不管那么多,我就要他去干重活儿,他有一身蛮力您不让他去施,难道这不是委曲人才?”

清瘦老人淡然一笑,望着李玉翎道:“玉翎,就这么说定了……”

李玉翎道:“场主,您的好意我感激,无如我自知所学有限,能力不够,不敢担当大任……”

清瘦老人家微微一笑道:“这凭几句话,我敢说你准能胜任愉快。”

李玉翎还待再说,大姑娘突然说道:“爹,人家有自知之明,您干什么勉强人家呀1”‘

清瘦老人一双犀利目光落在她脸上,道:“丫头,这是我的事。”

迈步走去,四名保镖忙跟了上去。

秦天样道:“玉翎,待会儿吃过早饭找我去。”

也跟着走了,刹时间就剩了大姑娘一个人。

大姑娘既羞又气,猛一跺脚也走了,但是她刚走了两步霍然转过了身,冷然说道:“李玉翎,你听着,待会儿吃过早饭在这儿等我,那儿都不许去,你要敢不听我的……你瞧着好了!”转身气冲冲地走了。

李玉翎没话说,只淡淡地笑了笑。

朱顺是个难得的热心人,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他替人耿忧,皱着一双眉,锁着一段愁道:“要命了,兄弟,你这回可真是招上她,惹上她,碰翻了马蜂窝了,也真是,根本没什么,她怎么没完没了不饶人!”

李玉翎没说话。

朱顺又道:“兄弟,说来可又让人替你高兴,你不但饭碗没砸,场主居然还提拔你让你跟着秦总管帮忙,可见场主是多么看重你,多么赏识你,这回连姑娘的话也不听了,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儿……”

李玉翎淡然一笑道:“也许场主见我投缘。”

“对。”朱顺一点头拍了手掌,道:“兄弟,八成儿是,我可不是捧你奉承你,你让人见了就有好感……”

李玉翎道:“可也有人见我没好感。”

朱顺眉锋一皱道:“这可也是实话,怎么她……”

只听一阵呜呜之声传了过来,那声音有点像号角。

朱顺忙道:“吃饭了,兄弟,咱们这‘天威牧场’就有这种好处,无论吃穿用,都比别家牧场要好的多,你吃一回就知道了,走吧!”

李玉翎笑笑说道:“这也是‘天威牧场’跟别家牧场不同的一点。”

朱顺笑呵呵着点了头:“不错,不错,这也是一点,这也是一点,兄弟,看不出你还挺风趣的。”

说着话,两个人就要往前面去,而前面转过来两名壮汉,手里捧着的一看就知道是吃的。

朱顺一怔道:“老钱,这是……”

一名壮汉道:“场主亲自交待,这儿的饭送过来吃。”

朱顺转过脸来道:“兄弟,瞧吧!场主对你可真是另眼看待。”

李玉翎走向着那两名壮汉道:“谢谢二位大哥了。”

场主面前的红人儿,谁都另眼看待,更何况这位对人这么和气,这么客气,那两名壮汉打心里透着舒服。

吃过了早饭,李玉翎表示要找秦天样去。

朱顺还没吃完,嘴里嚼着伸手拦住了他道:“兄弟,你没听姑娘怎么吩咐的?”

李玉翎道:“朱大哥,你没听场主怎么吩咐的,你说我该听谁的?”

朱顺摇头道:“兄弟,这我可不敢给你出主意。”

李玉翎笑笑说道:“那让我自己选择吧!待会儿万一她真来找我,你就干脆直说,我找秦总管去了!”

说完了话,他走了。

朱顺嘴里含着一嘴饭摇了头:“这位兄弟的胆可真够大的,也只有他敢……”

李玉翎刚到前面院子里,一眼瞥见那昨晚上送葯的两名壮汉中的一名,他忙走过去问道:“请问这位大哥,看见了秦总管了么?”

那壮汉道:“你找秦总管?正在上房吃饭哪!”

李玉翎转眼望了上房一眼,道:“我再请问一声,昨晚上那包葯是在那儿抓的?”

那壮汉道:“远了,这附近都是蒙旗,那名葯师,马不停蹄地跑了趟‘凌源’,怎么,葯材不好么?”

李玉翎摇头笑道:“不,我还以为是附近小葯铺里抓的呢!连葯都不会包。”

那壮汉两眼一直道:“谁说的,人家可是‘凌源城’首屈一指的大葯铺,老招牌,老字号了,怎么会连葯都不会包?准是秦总管……”倏地住口不言。

李玉翎却不放松,道:“秦总管怎么了?”

那壮汉迟疑了一下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两个昨晚上回来的时候,秦总管等在门口把葯接了去,说是交给他就行了,后来我们两个刚要睡,他又来了,要我两个把葯送去,还得找火炉葯罐……”

李玉翎笑了,道:“真是,当初干脆让二位拿来不就行了么?”

那壮汉道:“说的是呀!他要这样有什么办法?”

李玉翎道:“大哥忙去吧!我就在这儿等他好了。”

那壮汉没再多说,转身就走了。

李玉翎站在那儿等上了秦天祥,他简直不敢相信,秦天祥这位场主的亲信总管会……

只听一声轻咳从身后传来:“玉翎,吃过了么?”

是秦天祥,李玉翎忙转过身去,可不是,秦天祥正从上房里走出来,紫膛脸上堆着一片笑意。

李玉翎忙道:“您也吃过了?刚听钱大哥说,您在上房吃饭……”

秦天祥道:“我一向都在上房吃饭,跟场主、姑娘一桌,走吧!”

带着李玉翎往外走去,出了院子,他问道:“咱们是步行还是骑马?”

李玉翎道:“怎么,还要骑马?”

秦天祥笑道:“你以为这‘天威牧场’只有一巴掌大?”

李玉翎窘迫地笑笑说道:“我知道很大,可是我认为还是步行好,走马看花看不了什么。”

秦天祥仰天一个哈哈,道:“看来你是怕骑马,步行就步行吧!”

迈步往左行去,道:“咱们绕着圈子看,只怕看不了多少就要回来吃晌午饭了。”

他带着李玉翎往左一直走,踏上了那广大的草原,东看看,西看看,日头老高的时候,他俩到了一条河边。

这地方一片树林遮住了半个牧场,已然看不见那一大片木屋了,实际上他俩如今已离那片木屋一里多了。

秦天祥指着那条河道:“瞧,玉翎,这就是‘小凌河’了。”

李玉翎“哦!”地一声道:“那么‘大凌河’在那个方向?”

秦天祥抬手往远远的一脉青山一指道:“离这儿没多远,就在山那边。”

李玉翎抬眼望了望,然后回身说道:“这儿有水有树,可真凉快。”

秦天祥笑道:“可不是么,天气热的时候,弟兄们没事儿就跑来这儿乘凉,其实牧场里洗马就在这条河边上。”

事实不错,河边上留有不少的蹄痕。

李玉翎点头说道:“有水有草,水是活水,草更丰盛,这地方委实是开牧场,养牲口的绝佳处所,场主好眼光。”

秦天祥笑笑说道:“场主何止是眼光好?”

似乎还有别的,可是他没往下说。

李玉翎似乎没在意,也没多问,道:“秦爷,歇歇好么?”

秦天祥笑笑问道:“怎么,累了?”

李玉翎笑笑说道:“倒不是累,而是眼见这个乘凉好处所,舍不得走了。”

秦天祥笑道:“好一个舍不得走了,我说嘛,身子这么壮,才走这么一点路怎会就累了,行,歇歇就歇歇吧!反正不急。”

两个人靠着树干席地坐了下去。

坐了片刻,闲聊了几句之后,李玉翎突然说道:“秦爷,有件事我认为该告诉您一声……”

秦天祥凝目问道:“什么事?”

李玉翎故意迟疑了一下才道:“关于场主的那匹骏马,它害的不是什么心病,而是中了毒……”

秦天祥为之一惊,一直腰道:“怎么说,玉翎,那匹骏马是中了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