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06章

作者:独孤红

湖边草地上坐着个人儿,她面对着小湖,只能看见她那刚健、婀娜、无限美好的背影。

清澈的湖水泛起一阵阵的涟漪,圈儿一个接一个地向四下里扩大,那是她折一枝树枝在打水。

朱顺没说错,也没夸张,这小湖的景色的确够美的。

湖水清澈可见底,周围细草如茵,像铺了一圈毡子,树林子有几株老树弯腰,枝叶拂着了湖面。

她,那无限美好的身影,那身火一般的大红衣裳,再为这小湖一片翠绿之中添上了鲜艳动人的一抹。

李玉翎看见了小湖,看见了她,脚步声够大的,她不会没听见,可是她坐在湖边没动,就像没听见一般,皓腕摆动,树枝儿轻拂,仍在玩她的水。

李玉翎停了步,而旋即他扬了扬眉又走了过去。

他走到了她身边,淡淡地开了口:“听说姑娘找我。”

人都到了她身边,她仍坐着没动.脸没转,眼皮也没抬一下,要说一个大人到了身边还不知道,那是假的!

“听说?”她眼仍望着湖面那一阵阵的涟漪:“听谁说的!”

李玉翎道:“姑娘交待了谁?”

姑娘道:“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

李玉翎道:“朱顺告诉我的,他说姑娘在这儿等我,要我到这儿来见姑娘。”

“没错!”姑娘点了点头道:“我是这么交待他的,他还对你说了些什么?”

李玉翎道:“别的他没说什么,可是我看见了别的。”

姑娘道:“你看见了别的什么?”

李玉翎道:“姑娘生了气,发了威,打了人。”

“不错!”姑娘淡然说道:“我是生了气,发了威,打了他,怎么样?”

“不怎么样。”李玉翎道:“谁又敢把姑娘怎么样,不过我要告诉姑娘,朱顺虽然是个马夫,可是他并不是天生的低贱,这个地方干不了,待不下去,他可以另换个地方……”

姑娘霍然转过了脸,抬眼问道:“这话是他说的?”

李玉翎道:“姑娘听见了,是我说的。”

姑娘道:“我问是不是他让你说的?”

李玉翎道:“我又不是小孩,说什么话还要人交待么!”

姑娘哼了一声道:“谅他也没这个胆。”

李玉翎眉梢儿微扬,道:“姑娘,他或许没这个胆,可是世上另有敢说话的人。”

姑娘道:“我知道你胆大,敢说话又怎么样,不错,我打了朱顺,你能把我怎么样!”

李玉翎道:“我不敢把姑娘怎么样,但姑娘要明白一件事,姑娘的性情跟作风,姑娘自己应该清楚,牧场里的人虽然表面上不敢把姑娘怎么样,可是心里都明白姑娘是个怎么样的人,那对姑娘又有什么好处!”

姑娘道:“我不要什么好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天生的这种脾气,做事向来只随自己的高兴……”

李玉翎道:“我对姑娘又多认识了一层。”

姑娘道:“那最好,又怎么样!”

李玉翎道:“至少对姑娘我不敢恭维。”

姑娘脸色为之一变,但旋即她又淡然说道:“你可知道,朱顺是代人受过。”

李玉翎道:“我不懂。”

姑娘道:“假如我在当时碰见了你,挨打的是你不是他。”

李玉翎道:“我仍不懂,我何罪,姑娘?”

姑娘道:“你的罪过大了,要不然我怎么会气得忍不住打人呀!”

话锋微顿,抬了抬皓腕道:“别一来就尽说我的不是,坐下来说好么?”

李玉翎卓立不动,道:“姑娘面前那有我的坐处。”

姑娘道:“这儿不是家里。”

李玉翎道:“事实上姑娘在这儿是没有我坐的。”

姑娘道:“这儿不必拘礼。”

李玉翎道:“礼固不必拘,但礼不可越。”

姑娘目光一凝,道:“你是根本不愿意坐下来,还是想给我个难堪?”

李玉翎道:“姑娘明鉴,后者我不敢……”

姑娘道:“那么是前者?”

李玉翎道:“一个下人跟姑娘坐在一起,那是不成体统的。”

姑娘道:“你不是说,下人并不是天生的低贱么?”

李玉翎道:“下人固然不是天生的低践,可是从古以来人们都把下人看得很低贱,订了很多的礼来约束他们,使他们永远不能跟做主人的混为一谈。”

姑娘深深一眼,道:“你很会说话,也的确读过书,算了,既然你不愿意坐下来,我也不勉强你了……”

李玉翎道:“谢谢姑娘。”

姑娘道:“你要知道,我这是破例,‘天威牧场’里,你是第一个不听我的话的人,而怪的是我居然也容了你,这要在别人,‘天威牧场’里的任何一个人,我今天非让他坐下不可……”

一顿,接着:“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换别人,我也不会让人坐下了,尤其是坐在我身边,我面前。”

李玉翎又是一声:“谢谢姑娘。”

姑娘翻了他一眼道:“你只会说谢谢么。”

李玉翎道:“事实上这是姑娘另眼看待,我该谢谢。”

姑娘道:“好会说话的一张嘴……”

突然接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另眼看待么?”

李玉翎沉默了一下道:“那也许是因为我能治好姑娘的爱马。”

姑娘道:“世上不乏名医,能治好我的马的人并不只你一个。”

李玉翎道:“事实上这附近只有我……”

姑娘截口说道:“我可以舍近求远,再说能治好我的马的人并不是你,而是你那位长辈。”

李玉翎呆了一呆道:“那就是因为场主垂青厚爱。”

姑娘道:“我爹是我爹,我是我,他看重的人我不一定看得上眼,我看得上眼的人,他不一定就会喜欢。”

李玉翎摇头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姑娘凝目问道:“你真不知道么?”

李玉翎道:“我是真不知道。”

姑娘摇头说道:“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我不信你会不知道。”

李玉翎道:“事实上我算不得聪明,更不敢欺瞒姑娘。”

姑娘娇靥上掠过一丝异样表情,道:“真不知道就算了……”

李玉翎道:“那么姑娘叫我到这儿来是……”

姑娘道:“你不打算问问,不想知道么?”

李玉翎道:“我正想请教……”

姑娘摇头说道:“你准是跟我装傻,我指的不是这,我是说你不打算问问我所以对你另眼看待的原因……”

李玉翎迟疑了一下道:“姑娘假如愿意赐知,我自当洗耳恭听。”

姑娘沉默了一下,摇头说道:“说来你也许不信,其实我自己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李玉翎皱了皱眉,没说话。

姑娘低下了头,转过脸去用树枝拂了一下湖水,然后轻轻地说道:“我总以为你会知道,也该知道……”

李玉翎道:“姑娘,只怕场主会找我……”

姑娘霍地转过脸道:“你别想走,人是我叫出来的,我爹他就不会说什么,再说现在也没给你派活儿,找你干什么,乖乖地给我在这儿耽着,没有我的话你别想走。”

李玉翎又皱了眉,问道:“姑娘叫我到这儿,到底是……”

姑娘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急也没有用,我现在还不想说,等到了我想说的时候,也不用你问……”

李玉翎道:“姑娘,我是个下人,没那么多工夫。”

姑娘变色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没那么多闲工夫,那你走好了,没人稀罕你……”

“是,姑娘。”李玉翎一欠身,扭头就走。

“站住!你敢走!”姑娘突然娇喝了一声。

李玉翎停了步,回身说道:“是姑娘要我走的,我身为下人,焉敢不遵。”

姑娘蓦地跃了起来,扬了扬手中的树枝,作势慾抽,但毕竟她没有挥出去,抽下去,白着脸道:“你这是存心气我……”

眼圈一红,住口不言。

李玉翎道:“我不敢,姑娘。”

姑娘跳脚说道:“你还说不敢,我就从来没有碰见过像你这么一个人,跟块死水头似的,我认识的人多了,见了,见……我是说那些蒙旗里的,就算是官家那些带翎的吧!他们那一个不是对我百般讨好,唯恐不周,只有你,只有你敢对我这样儿……”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李玉翎没说话,一个字也没说,只凝视着她,不作一声。

姑娘发泄了一阵,似乎气消了不少,人渐渐地也趋于平静,可是他没说话,好半天才听她低低说道:“你看看这湖,美么?”

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李玉翎呆了一呆道:“美,美极了,在这块地方能有这么一个美好的小湖,应该说是难得。”

姑娘道:“喜欢么?”

李玉翎道:“那有不喜欢的道理。”

李玉翎想起了跟秦天祥到过的那条河。

姑娘转向湖面,接着说道:“你没有说错,在这地方能有这么一个小湖,的确是很难得,只要我在牧场里,我在这小湖边上的时候居多,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儿,玩玩水,看看涟漪,消磨了一天,只有在这儿的时候,我觉得比什么都舒服,没有忧,没有愁,没有那些讨厌的……”

她闭上檀口,没再说下去。

李玉翎静静地听着,没有接话。

姑娘忽然转过身来问道:“我说的话,你听见了么?”

李玉翎微一点头道:“听见了。”

姑娘道:“我说了半大,你都听进了什么?”

李玉翎道:“全听见了,一字没漏。”

姑娘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我都说了些什么?”

李玉翎把她刚才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果然是全听进去了,确实是一个字也没有漏,姑娘满意了,放心了,也笑了,笑得很轻微:“你的记性很好,这证明你是个聪明人,也证明你刚才一直在跟我装傻。”

李玉翎没想到她会“举一反三”,呆了一呆,没说话。

姑娘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我说对了你,是不是?”

姑娘淡然一笑,摇头说道:“我不跟你争辩了,我有没说你对,你明白。你明白,这就够了,现在我要跟你谈正事了……”

目光一凝,接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到这儿来么?”

李玉翎道:“刚才我还在问……”

姑娘道:“这你或许真不知道,在没到这儿来之前,你上哪儿去了?”

李玉翎道:“跟秦总管在一起,场主命秦总管带我到各处走走,顺便跟弟兄大伙儿见个面,认识,认识。”

姑娘道:“秦大样都带你上那儿去了。”

李玉翎道:“该去的地方都去了。”

姑娘道:“该去的地方?难道‘天威牧场’里还有不该去的地方吗?”

李玉翎道:“我的意思是说所有的地方都走遍了。”

姑娘道:“我爹这‘天威牧场’怎么样,你看过之后有什么感想?”

李玉翎脑海里盘旋了一下始说道:“‘天威牧场’是罕见的大牧场。”

姑娘道:“‘天威牧场’的每个角落你都走遍了,看了这半天,你就只觉得它是个罕见的大牧场么?”

李玉翎又想了想她问这话的可能用意,然后说道:“马匹、牛羊够多……”

姑娘突然笑了,她笑的时候十分动人:“马匹、牛羊够多,水草也很丰富,是不?”

李玉翎点头说道:“不错,姑娘。”

姑娘笑笑问道:“你有没觉得‘天威牧场’,跟别的牧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李玉翎摇头说道:“‘天威牧场’是我生平所见第一个牧场,在此之前我没有见过牧场,姑娘这一问我无从作答。”这句话答得很够技巧。

姑娘偏了螓首,打量了李玉翎一下,道:“真的么。”

李玉翎道:“这有必要说假话么。”

姑娘微一点头道:“那我这一句你的确没办法作答……”

一顿,突然接问道:“秦天祥可曾跟你说过什么?”

李玉翎心头微微一震,道:“姑娘是指……”

姑娘道:“我是问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李玉翎讶然说道:“姑娘问这……”

姑娘道:“没什么,没话找话,随便问问。”

李玉翎当然明白绝不是这么回事,当即说道:“秦总管每到一处总会把那一处对我详加介绍一番,要我好好干,好好跟弟兄们相处,只要勤快卖力,场主不会亏待我的……”

姑娘道:“就只这些么?”

“还有。”李玉翎道:“秦总管还告诉我场主是个大好人,是位大英雄,大豪杰,我看得出来,他对场主敬佩得不得了。”

姑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又问道:“还有么?”

李玉翎想了想,然后说道:“秦总管还问过我的家世,别的没说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