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08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翎眉锋为之一皱,但他不得不欠身见了礼:“姑娘。”

姑娘宫无双如大梦初醒,倏然盯住李玉翎,道:“你……你……你打了他们。”李玉翎淡然一笑道:“吃饱了饭没事儿闹着玩儿的,几位大哥让我。”

姑娘官无双的美目睁得更大了些,道:“你回去吧!这件事儿让我来处理。”李玉翎道:“姑娘,我刚说过,大伙儿闲着没事儿,闹着玩儿的……”

姑娘官无双道:“我听见了,你走你的,我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

他疑迟了一下,欠个身走了。

等李玉翎绕过了树林子,姑娘宫无双才开了口:“你几个都给我起来。”

韩忠几个乖乖地爬了起来,跟耗子见了猫一般,只有韩忠跟尖咀猴腮汉子龄牙咧嘴,脚下一拐一拐的。

姑娘宫无双皓腕一指道:“站过来,给我站好。”

韩忠五个一脸可怜像地成一字横列在姑娘面前站好,姑娘官无双道:“扶住他两个。”

两名汉子忙伸手扶住了韩忠跟那尖咀猴腮汉子,姑娘宫无双美目一扫,道:“吃瘪挨打的是你几个,别的我不问,也不追究了,只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

五个汉子,两对半低下了头,没一个敢哼声。

姑娘宫无双道:“都聋了,说话呀!”

五个汉子像五根木桩,仍没一个开口。

姑娘宫无双,柳眉一扬,喝道:“韩忠。”

韩忠忙应道:“姑娘,属下在。”

姑娘官无双冷然说道:“你告诉我。”

韩忠迟疑了一下,嗫嗫说道:“回……回姑娘是属下几个见那小子进秦爷的屋,拍秦爷的马屁,属下几个看不顺眼,就……谁知道这小子会武,身手还真不含糊……”

姑娘官无双冷冷一笑道:“大概是瞧着眼红了,怕秦总管提拔他,让他跑在你们前面去,是不。”

韩忠没敢哼声。

姑娘宫无双冷笑说道:“凭你们几个也配,就这等身手还不许人家跑到你们前面去?”

韩忠嗫嗫说道:“本来属下几个想逗逗算了,那知道这小子光拿话损人。”

姑娘宫无双道:“他怎么说的?”

韩忠挺了胸,直了腰道:“他说他在咱们牧场里待不久,别怕他抢到前头去,他也明知道不配,天生的低下命,不配干粗活儿……”

姑娘宫无双淡然一笑道:“是够损的,可也是干真万确的实情。”

韩忠刚挺起的胸膛直起的腰,又缩了回去,弯了下去。

姑娘宫无双脸色一沉,道:“告诉我,他用了几招。”

韩忠嗫嗫说道:“回姑娘,他出手三次,都只一招。”

姑娘宫无双双眉一扬道:“马上给我回去,找郭化每人领十两银子,就说是我赏的,只这一回,下回就是罚不是赏了,都给我走。”

韩忠几个俱是一怔,那有这种事,本以为是要倒霉的,不倒霉倒也罢了,姑娘她竟然每人赏十两银子。

韩忠几个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韩忠讶然说道:“姑娘,您,您说……”

姑娘宫无双沉声说道:“没听见么,都给我走!”

韩忠几个没敢再问,反正是福不是祸,何必多问,挨这一下值得,几个连忙答应,急急忙忙施了一礼,拐着拐着转眼没了影儿。

姑娘宫无双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儿,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直发愣,直出神,连背后来了个人都不知道。

那是个高大的黑影,他在姑娘宫无双为身后之处停了步,然后轻哟一声叫道:“姑娘。”

“谁”

姑娘宫无双倏然惊醒,一惊前迈数步,霍地转过了身。

那高大人影站在原地没动,姑娘宫无双转过了身,他微微躬下了身,道:“姑娘,是我,秦天祥。”

可不是总管秦天祥么,魁梧高大的身躯,蚕眉虎目紫膛脸,暗暗的夜色中看,更是骇人。

姑娘宫无双微微一怔:“是你,秦天祥,走路为什么轻手轻脚的。”

秦天祥淡然一笑道:“是姑娘在出神,没察觉,我要不叫姑娘一声,姑娘还回不过神来呢!”

姑娘宫无双脸一红,有一点气恼地道:“你来干什么?”

秦天样道:“四姑娘,我也想来看看热闹,饱饱眼福,没想到跟姑娘一样,也来迟了一步。”

姑娘宫无双道:“您怎么知道我来迟了一步,也没赶上。”

秦天祥道:“这么说姑娘赶上了,那最好……”

“不。”姑娘宫无双抬头说道:“我来迟了一步,也没赶上。”

秦天祥呆了呆,旋即含笑说道:“姑娘知道了,其实赶上没赶上并无关紧要…”姑娘宫无双道:“怎么无关紧要?”

秦天样道:“姑娘知道,他会武就够了。”

姑娘宫无双道:“我早就知道他会武了……”

秦天祥“哦”地一声道:“姑娘早就知道他会武了?什么时候。”

姑娘迟疑了一下道:“我刚才跟他在湖边儿谈了一会儿。”

秦天祥道:“姑娘是那时候知道的?”

姑娘宫无双点了点头。

秦天样道:“姑娘是怎么知道的,跟他动手了?”

“不,没有。”姑娘宫无双道:“是他告诉我的。”

秦天样深深看了姑娘一眼道:“原来是他告诉姑娘的,他怎么说的。”

姑娘宫无双看了他一眼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秦天祥淡然一笑道:“多问问对姑娘有好处,我既然告诉姑娘来这儿看热闹,瞧瞧他显本领,姑娘就该相信我没有恶意。”

姑娘宫无双迟疑了一下道:“他说他会武,但不是这种武,他会的是马上那十八般武艺……”

秦天祥道:“姑娘现在该知道,他会的不但是马上的十八般武艺了。”

姑娘宫无双柳眉微皱,道:“他为什么要瞒我……”

秦天祥道:“他为什么非告诉姑娘不可。”

“不该么?”姑娘宫无双抬眼说道:“他进的是宫家的‘天威牧场’?”

秦天祥淡然一笑道:“或许该,姑娘,只是这无关紧要,我所以通知姑娘,要姑娘赶快到这儿来,目的也不在要姑娘明白他是骗了姑娘,而是要姑娘明白他是个奇人,是个人才,若是任他待在咱们牧场干下等活儿,那未免可惜……”

姑娘宫无双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现在明白了,你说我该怎么办。”秦天祥道:“该怎么办,那要看姑娘是否信得过秦天祥,愿不愿对秦天祥说心里的实话了。”

姑娘宫无双美目一凝,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天祥道:“无他,姑娘,秦天祥追随场主多年,至今毫无微功,场主待我十分恩厚,我愧无所报,但愿以这件事报姑娘,也算对场主的一点心意。”

姑娘宫无双神色动了一下,道:“你越说我越糊涂了。”

秦天祥淡然一笑道:“那不要紧,再说下去姑娘就会明白,请姑娘据实容我一问,必须心里头的话,不能有一丝勉强,姑娘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姑娘宫无双心里一跳,装了糊涂。

“他,谁。”

秦天祥道:“姑娘明知,何必故问。”

姑娘宫无双只觉脸上一热,有点怒意地道:“你何不直说。”

秦天祥道:“我遵命,姑娘,我说的是李玉翎。”

姑娘宫无双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秦天样道:“我自有道理,也还有后话,只请姑娘据实答我。”

姑娘宫无双道:“什么怎样不怎么样?”

秦天祥道:“恕我斗胆,姑娘要是一味装糊涂,话就没办法说下去了,真要那样的话,那对姑娘是个损失。”

姑娘宫无双掀动了一下美目道:“是么。”

秦天祥一点头道:“是的,姑娘。”

姑娘宫无双道:“秦大样,你究竟要干什么,目的何在,为什么不明说。”

秦天祥道:“我刚才说的已经够明白了,像李玉翎这种人,要是任他在咱们牧场干低下的活,那未免可惜,至于我的目的,只是想为姑娘尽些棉薄,效些微劳,替姑娘出个主意,就算是报答姑娘,也算是对场主的一点心意。”

姑娘宫无双直对着秦天样看,好半天才道:“我觉得他这个人很好,够么?”秦天样道:“姑娘明知道不够。”

姑娘宫无双道:“你刚才不是问我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么。’秦天祥淡然一笑道:“姑娘冰雪聪明,当知秦天祥何指。”

姑娘宫无双心头一阵猛跳,脸上发烫,道:“我还真不知道你何指,你话说得没头没脑……”

秦天样道:“姑娘本是位难得的奇女子,一位聪明人,姑娘也该知道秦天祥也不是糊涂人,姑娘一天到晚为什么愁,为什么烦,为什么双眉难展,落落寡欢,为什么一回到牧场便待在湖边,为什么独找李玉翎到湖边作一席长谈,姑娘,这情形不寻常……”

姑娘宫无双红透耳根,不觉一颗芳心要冲腔跳出,急喝道:“秦天祥,你在胡说些什么。”

秦天祥反问:“我是胡说么?姑娘。”

姑娘宫无双喝道:“秦天祥,你敢……”

秦天祥淡然一笑道:“姑娘既然信不过秦天祥那就算了,秦天祥也只有将这番心意暂时放下,容秦天样告退。”

微一欠身,一扭头要走。

只听姑娘宫无双娇喝说道:“秦天祥,你站住。”

秦大样停了步,回过身来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姑娘宫无双头一低道:“迟了,秦天祥。”

秦天祥道:“姑娘什么迟了,又怎么迟了。”

姑娘宫无双低着头道:“我跟他……迟了,他已经订了亲。”

秦天祥倏然笑道:“姑娘说的原来是这,姑娘,这是谁说的。”

姑娘宫无双道:“他,他亲口告诉我的。”

秦天祥道:“他可曾告诉是谁家的姑娘。”

姑娘宫无双道:“听他说就是那个罗老头儿的女儿。”

秦天祥“哦”地一声道:“原来是罗老头儿的女儿,不错,我知道这回事,场主也知道,罗老头的那个女儿我见过,长得很清秀,是个会过日子,能吃苦的姑娘家……”

“怎么。”姑娘宫无双道:“你跟我爹都知道,有这回事儿,你还见过罗老头的那个女儿。”

秦天样点点头说道:“是的,姑娘。”

姑娘宫无双道:“怎么就我不知道,我要是早知道……”

秦天祥截口问道:“姑娘要是早知道怎么样。”

姑娘宫无双道:“要是早知道我也不会对他说了……”

秦天祥抬头说道:“姑娘对他说的千对万对,一点也没错。”

姑娘宫无双讶然说道:“我对他说的千对万对,一点没错。”

秦天样道:“我刚才对姑娘说这个人若是任他呆在牧场里干下等活儿未免可惜,就是像他这么个人若是轻易放过,失之交臂那会令人扼腕……”

姑娘宫无双道:“我知道,可是我刚说过迟了。”

秦天祥淡然一笑道:“我比姑娘知道得早,要是迟了我就不会告诉姑娘,更不会冒触怒姑娘之险,毛遂自荐替姑娘出主意了。”

姑娘宫无双看着秦天样道:“你的意思是说没迟?”

秦天祥道:“迟不迟全在姑娘,这话姑娘可懂?”

姑娘宫无双抬头道:“我不懂。”

她是当真的不懂,这么一句话任谁听也难听懂。

秦天祥淡然一笑道:“姑娘,大丈夫三妻四妾,世上娶两房或是三房妻室的人比比皆是……”

姑娘宫无双美目一睁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做小……”

“不,姑娘。”秦天祥抬头说道:“那我不敢,姑娘出身高贵,金枝玉叶,家大业大,怎能屈居罗老头女儿之侧,其实……”

顿了顿道:“姑娘也该知道,像李玉翎这种人一定不会有这种世俗之见,分什么正侧大小的。”

姑娘宫无双道:“我明白,你是说如果我能委曲自己,这件事就不算迟,可是?”

秦天祥点头说道:“是的,姑娘,我正是这个意思,能跟李玉翎这种人一生,就算受点委曲也值得,蒙来是为一个情字而自愿为侧室的大有人在,何况姑娘并不一定会居侧做小。”

姑娘官无双沉默着没说话,只为一个情字,她不怕居侧做小,只是她得考虑值得不值得。

秦天祥又道:“姑娘的意思……”

他没往下说,等姑娘接话。

姑娘宫无双没立即接话,半晌才扬起头说道:“秦总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玉成这件事。”

秦天祥道:“只因为李玉翎是个人才,错过了可惜。”

姑娘宫无双道:“不能用别的法子揽住他么。”

秦天祥道:“可以,但那对姑娘来说,是莫大的损失。”

姑娘宫无双又沉默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