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十三章

作者:独孤红

大红宫装少女与四名淡红衣裙少女,何止瞪大的五双美目,简直就心里骇然。只听李玉楼道:“事不过三,我无意拚斗,还请几位不要再出手了!”他未忘西门飞霜的叮嘱,真不愿拚门,也的确曾一再容忍礼让。奈何,“九华宫”的这几位,从没有受过这个,也似执意不让李玉楼如愿,是以,他这儿语声方落,那里娇叱声起。四名淡红衣裙少女齐探腰,铮然龙吟声中,四把软剑已握在纤纤玉手之中,寒光耀眼,映目生辉,皓腕齐振。四把软剑抖得笔直,灵蛇般卷向李玉楼。软剑不好使,这四名淡红衣裳少女竟以软剑作为兵刃,而且能把四把软剑抖得笔直,出手快如风,剑光如灵蛇,足证他们四个在内力以及剑术上的造诣都不弱。李玉楼扬了眉,两眼之间门着奇光,在这一刹那间,他不再文弱,他威态慑人,只见他抬右掌掌一抓,一闪而回。

就这么一招,谁也没看清他用的是什么招式,再看时,他手里已多了四把软剑,而那四名淡红衣裙少女,则织手空空,呆立当场。

大红宫装少女脸色大变,道:“怪不得你敢擅进我‘九华官’禁地,原来你是仗着——好吧!明知道拦不了你,但职责所在,我也只好以命相拚了。”

话落,她也抬手探腰,后腰间掣出一把软剑,就要振腕抖剑,拚命出击。

也就在这时候,宫殿那边已透过轻雾,传来一阵钟声。

大红宫装少女神色一肃上即沉腕收剑,侧身退立,道:“宫主已传下令谕,命我带你入官,跟我来吧!”

她把软剑往腰里一收,转身行去。

李玉楼微一振腕,四把软剑脱手飞出,惊然连声,成一字的各插在四名淡红衣裙少女面前,剑身剧颤,嗡嗡作响。

然后,他迈步跟在大红宫装少女身后行去。

四名淡红衣裙少女则忙探手拔剑,收在腰间,紧跟在李玉楼身后。

穿过几十丈的轻雾,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宏伟官殿座落眼前,画楝雕梁,飞檐流丹,巨柱翔凤,白玉为阶。

就在那白玉般的高高石阶前,两边各八的站着一十六名大红官装少女,居中则站着一名身穿鹅黄官装,云髻高挽,环佩低垂的冷艳女子,只有她腰间挂着一把斑烂古剑。

带路大红官装少女上前两步,躬身为礼:“启禀总管,来人带到!”

敢情这名冷艳黄衣女子是“九华官”的总管。

只见冷艳黄衣女子微一抬手,大红官装少女带着四名淡红衣裙少女,立即退立一旁,然后;冷艳黄衣女子目中冷芒如利刃,紧紧盯在了李玉楼脸上,冰冷发话:“你叫做李玉楼?”

李玉楼道:“不错!”

冷艳黄衣女子这:“你要见我们官主?”

李玉楼道:“是的。”

“难道你不知道我‘九华官’一向列为男人禁地,绝对不见男客。”

“我不知道,即使我知道,我也是非来不可!”

“你有什么非来不可的理由?”

“芳驾做得了‘九华官’的几分主?”

“官主即然命我传令,让宫外巡察带你来到‘九华官’前,由我来见你,自然是全权做主。”

“既然如此,那么我请教,前不久我在金陵遭人暗算,险些伤在‘无影之毒’下,据我所知,‘无影之毒’为贵官所独有,我就是为止而来,不知贵官何以答我?”

“这不难答覆,‘无影之毒’确是本官所独有,但是暗算你的,却不是本官的人——”

“就凭芳驾这么一句话,叫我如何能释然。”

“能否释然,那是你的事。”

“奈何‘无影之毒’为贵官所独有?”

“我承认‘无影之毒’是本官所独有,但是我也说过,暗算你的,并不是木官的人——”

“芳驾只凭这句话,就能让我相信?”

“信与不信,那还在你。”

“我要是不信,就非要贵官给我个满意答覆不可。”

“呃!要是不能让你满意,你打算怎么办呢?”

“芳驾明知,又何必故问?”

“难道你还想毁我‘九华官’不成?”

“那非我所愿,但我非得到满意答覆不可。”

“我刚才已经作过答覆了!”

“但是芳驾的答覆,并不能让我满意。”

“这么说,你是非毁我‘九华官’不可了?”

“我说过,那非我所愿,我是希望在不必动手拚门的情况之下,贵官能给我满意的答覆。”

冷艳黄衣女子脸色微变,道:“我知道,你一身修为极其高绝,但是你也要知道,‘九华宫’并不怕谁。”

李玉楼双眉微扬,道:“除非那用‘无影之毒’暗算我的,就是‘九华宫’的人,否则芳驾大可不必如此。”

冷艳黄衣女子道:“我刚说过,‘九华官’并不怕谁,也不怕事,如果用‘无影之毒’暗算你的,确是‘九华官’的人,‘九华官’绝没有不敢承认的道理,但是,既然不是‘九华官’的人,‘九华官’也没有理由代人受过。”

“那么!”李玉楼道:“‘无影之毒’既是贵官所独有,又怎么会落入别人手中,可是什么时候落进了别人手中?”

冷艳黄衣女子道:“那是本官的事,不便相告。”

李玉楼听得目中再现威棱,倏然冷笑:“在我没来‘九华官’之前,一位知己再三叮嘱:‘无影之毒’虽是‘九华官’所独有,但却不轻用,要找务必谨慎,以免一念之差,铸成大错。

是的,打从我进入此谷之后,便一再容忍礼让,却没有想到你‘九华宫’上下是以如此态度对人?

不错,‘无影之毒’怎会落入他人之手,何时落入他人之手,是你‘九华官’的事,但是一旦有了受害之人,那就不再是你‘九华官’的事——”

只听冷艳黄衣女子道:“不再是我‘九华宫’的事如何?”

李玉楼道:“实告芳驾,‘无影之毒’下,不但受害的是我,不但害了等我二十年的一位友人,而且关系着我一身血海深仇,今天我既然来到了‘九华官’,就非查问个明白不可——”

冷艳黄衣女子道:“要是木官坚认这是本官的事,不愿意告诉你呢!”

李玉楼双眉一局扬,目中威棱陡增三分,道:“我本无意拚斗,要是这样,我被逼出手,不惜毁了你‘九华宫’,也要查问明白。”

冷艳黄衣女子勃然色变,娇靥上神色更冷,一如寒霜,叱道:“李玉楼,你好狂妄,自我‘九华官’立官至今,还没有人敢跑到‘九华官’来说此大话。

既然如此,我不妨也告诉你,你要是不毁我‘九华官’,休想从我‘九华官’得到片言只字。”

李玉楼两眼威棱暴射,一点头道:“好,那咱们都试试看!”

他这里话声方落,还没有动。

他也没有打算要先动。

那两边各八的十六名大红官装少女,突然闪动身躯,飞腾疾跃,成一圈的围上了李玉楼。

只听冷艳黄衣女子道:“李玉楼,不要仗着你修为高绝,就欺我‘九华官’无人,今天你要是闯不过我‘九华官’的‘姹女大阵’,我就要你魂断‘神女’,骨抛‘巫山’。发动!”

她那里一声发动,这里一十六名大红宫装女子立即移步游走,衣袂飘飘,轻若御风。

李玉楼昂然卓立,一动没动。

一十六名大红宫装女子游走之势越来越快,转眼工失之后已分不清人影,看不清人影,只见一个红色的圈圈绕着李玉楼飞旋疾射。

衣袂飘风之声,猎猎作响。

冷艳黄衣女子的神色虽然仍是那么冷,但是冰冷之中已透出凝重。

李玉楼仍然卓立不动。

那红色圆圈不但越转越快,而且越转越小,渐渐的,离李玉楼身周已不足一丈,就在绕近李玉楼身周八尺远近的时候——

突然,李玉楼正前方红圈之中铮然龙吟,寒光一闪。

李玉楼还是没动。

他没动,寒光却动了。

一点寒光倏化长虹,横空疾射,直奔李玉楼的左肋。

原来,转势太快,寒光闪起的时候,是在正前方,但化为长虹,横空疾射的时候,却已经到了李玉楼身左方位。

但是,一刹那之后,这道长虹落了空。

要说李玉楼没动,长虹却已落了空,要说李玉楼动了,他却是还站在原处,脚底下的站立处,未差分毫。

不知道李玉楼是有心,还是无意。

总之,他对了。

对付这“九华官”威力不亚于“少林十八罗汉阵”与“武当剑阵”的“姹女大阵”,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正是最高妙策。

适才那寒光一闪,就是一方面为惑人耳目,一方面为诱使阵中人采取应变的行动。

因为谁都会在入目那寒光一门之后,认为对方已动,而急忙采取应变行动。

只要阵中人一动,这“姹女大阵”紧接着就是来自四面八方,连绵不断的剑化长虹,横空疾射,狂风骤雨般的攻势。

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凌厉。

试问,在那种情形下,谁应付得了,谁逃得过?

尤其是一十六名姹女之进攻退守,出招补位,配合得天衣无缝,功力再高,修为再深,

也抵不住十六名一流剑手等于联手的连环凌厉攻势。

如今,李玉楼这看似未动,其实已动的高绝身法,虽未能使得“姹女大阵”的攻势不能发动,却已使得“姹女大阵”的攻势化为断续的零星出击,始终无法首尾衔接成为一连串的连接攻势。

这么一来,使得“姹女大阵”的威力,整整打了一个对折。

威力既然倍减,自然便好应付。

偏偏李玉楼是只守不攻,只躲闪而不还手,是以盏茶工夫过去,“姹女大阵”丝毫没有见功奏效。

血肉之躯,体力有限,尤其是这“姹女大阵”是由一十六名少女组成,女子的体力,在先天上就不及须眉男儿。

再加上没有见功奏效,难免心浮气躁,减弱士气,所以盏茶工夫一过,一十六名少女的游走之势渐缓,攻势也渐缓慢无力。

就在这时候,忽听旁立冷艳黄衣女子撮口一声轻啸。

轻啸起时,发自各个方位的长虹一时俱敛,轻啸声落,却是突然间一圈寒光暴闪,突化长虹,横空疾射。

刹时间只见一片光华由外而内,疾若奔电,立时罩住了阵中的李玉楼。

这是“姹女大阵”之中,最厉害的三招之一“剑幕天罗”。

现在,李玉楼是真动了,他身躯突作疾旋,恰好跟十六名少女游走的方向相反,就在“剑幕天罗”即将收口的刹那间,他带着疾旋冲天而起,直上半空。

然后,在半空中李玉楼突然折腰翻滚,变为头下脚上,带着疾旋,盘旋下扑,逆向盘旋下扑。

冷艳黄衣少女入目此一身法,脸色大变,不由骇然,她退后两步,探手出剑,长剑顺势上指,她就要腾空迎向李玉楼。

就在这时候,一声娇喝传了过来:“玉楼兄,手下留情!”

喝声方落,李玉楼身躯疾旋之中,逆向盘旋下扑之势,正好接触到那片光幕。

只听铮然连声,光幕刹时收敛,一十六名大红宫装少女不但游走之势立即顿住;而且抛物似的一个连一个摔了出去,都飞出丈余外砰然落地,没一个站得起来,手里都握着一把软剑,却都只剩半截。

那冷艳黄衣女子也似被劲风扫中,立足不稳,一连退出好几步,直到以剑支地方始停住退势。

再看李玉楼,他已落回了原站立处,双眉高扬,目射奇光,威态慑人,身周一圈断剑,

整整齐齐的一圈。

任谁都知道,他已是及时收势,手下留了情。

不然一十六名大红官装少女被震断的不只是手中软剑,还有腔中心脉,非一个个狂喷鲜血,摔出三丈之外,落地气绝毙命不可。

再看那声娇喝传来处,那白玉般的高高石阶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姑娘,一位身着紫衣的姑娘。

蛾眉淡扫,脂粉未施,娇靥上还带着无限憔悴,但却掩不住她的艳丽秀色,绝美姿容。

不是那曾经易钗为弁,化名水飘萍,且出手相救,清除了李玉楼体内的“无影之毒”的池映红是谁?

李玉楼呆了呆,威态渐敛。

那冷艳黄衣少女抬手收剑,一十六名大红官装少女也都勉强站起,与另外一名大红官装少女、四名淡红衣裙少女,向着石阶上的池映红恭谨躬身,齐声叫了声:“姑娘!”

池映红像没看见上双失神的美目直盯着李玉楼,失色香chún嗡动,轻轻叫了一声:“玉楼兄!”

李玉楼定过了神,却为之心神震动,忙道:“池姑娘!”

只听一声冷叱传了过来:“红儿大胆!”

地映红身躯为之一颤。

李玉楼抬眼循声望去。

只见池映红身后那座宫殿之中,凌空御虚般,飞掠出来一位身穿彩色宫装的中年美妇人。

美妇人气度雍容高华,神色冷漠,不怒而威,几乎令人不敢仰视。

池映红低下了头:“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