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十七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楼要阻拦时已是不及,不免为之一阵怔神。就在这一阵怔神中,他想起了

于奇威的言语神色,以及如此这般的匆匆离去,也不免有所恍悟。可是如今他已顾

不了那么多了,悬念西门飞霜,心急如焚,他匆匆埋了那女人的尸体,也急急而去。

上那儿去?巫山十二峰,尽在烟霞云雾间,况且占地又是那么大,上那儿去找?他

顾不了那么多,他猛提一口气,施展绝世身法,硬是遍寻巫山十二峰。从神女峰起,

最后又回到了神女峰,饶是他身法疾若来电,再回到神女峰时,红日西垂,天色已

暗。饶是他修为高绝,足列当世一二人间,再回到神女峰时,已混身出汗,衣衫尽

湿,精疲力竭,几几乎站立不稳。

西门飞霜那儿去了?

真来了巫山么?

于奇威追到了十二峰,西门飞霜始不见了踪影。

她到巫山来了,应该是可信的。

西门飞霜知道他来了九华官,即使此刻她已然不愿再见任何人,甚至包括他在

内,但她下意识的仍然来了巫山,也是极有可能的。

只是,她在那儿呢?

十二峰都找遍了,为什么没见到她的踪影呢?

李玉楼眼前浮现,他似乎能看见西门飞霜受到伤害及创痛的情景,他痛撒心脾,

不忍看下去。

他不禁闭目呻吟出声:“西门姑娘——”。

就在他闭目呻吟,喃喃自语,话声甫落之际,突然一丝异响起自峰颠。

这声异响极其轻微,但是却没能瞒得过李玉楼敏锐的听觉,即便是他现在身体

疲累,心境恶痛。

这声异响不是禽飞兽走,也不是落叶花飞,更不是虫走蚁闹,而是一个女子的

哭声,忍不住,突然哭出了声,忙又掩口住声的哭声。

他心神一震,猛然睁开两眼。

霍地转脸往峰巅望去。

他看见了,惊鸿一瞥,一个无限美好的黑色人影,在峰巅一片林木之中,一闪

而逝,又消失了。

虽只惊鸿一瞥,但对李玉楼敏锐的耳目来说,很够了!

因为那条无限美好的人影,他太熟悉,太熟悉了,他已经看出,而且十分肯定,

那正是红颜薄命,令人心痛的西门飞霜。

他心神狂震,一声:“西门姑娘——”身躯陡然拔起,直上峰巅。

而当他上了峰巅急忙再看时,那条无限美好的黑色人影已射落峰腰,飞星殒石

般往峰下驰去。

他又叫了一声,提一口气,加飞赶去。

那条无限美好的黑色人影,起落之间,轻盈轻纱,再加上轻功身法是全力施为,

不能说不够快。

但是,李玉楼更是修为高深,身法绝世。

不到盏茶工夫,便已迫近了三丈内。

如今他更是看准了,那无限美好的身影;确是西门飞霜没有错,他边追边叫:

“西门姑娘,是我,李玉楼!”

他聚气凝功发话,话声能传出老远,自信能一字、一字的清晰传入西门飞霜的

耳中去。

但是,前面的西门飞霜却像没听见一样,不但疾驰之势连顿都没有顿一下,反

而奔驰得更快。

很明显了,她不是听不见,也不是不知道身后追赶的是李玉楼,而是不愿见李

玉楼,否则她刚在李玉楼峰巅时,就该现身相见了。

既不愿见李玉楼,为什么不躲得远远的?

反而跑到了李玉楼身后来?

那皆因一个“情”字,也是动情女儿家矛盾心境的表现,就跟她天下之大,那

儿都不去,偏跑到巫山来的道理一样。

如今的她,不愿见,怕见李玉楼,却又忍不住不见,只有隐身一旁,偷偷的看

李玉楼,那怕只是一眼。

李玉楼不会不懂这些,但是这时候他无暇多想,他所想到的,只是西门飞霜为

什么不愿见他。

他一声:“西门姑娘,你这是为什么?又何其忍心?”

他一咬牙、提气、运功,立也加快了奔驰。

西门飞霜再快,快不过身后的李玉楼,就在较眼工夫之后,距离开始逐渐拉近,

三丈、两丈——

刚近两丈,前面全力施为,疾速奔驰的西门飞霜突然停了下来,随听她喝声道:

“站住!”

李玉楼见状闻言,突然之间如何收得住势?

他疾作飞旋,身躯猛然一个飞旋,带起了一阵疾风,两脚都已入了地,方始勉

强收势停住。

西门飞霜就在丈余外,凝立不动,没回过身。

李玉楼定了定神,道:“西门姑娘!”

他就要过去。

只听西门飞霜冰冷道:“不要过来!”

话声虽冰冷,但却明显的带看微微颤抖。

李玉楼道:“西门姑娘——”

西门飞霜截口道:“你认错人了,西门飞霜早已经死了!”

李玉楼道:“西门姑娘,于奇威追赶你来到巫山,我已经碰见了他,他把姑娘

的遭遇都告诉我了。”

西门飞霜道:“我告诉过你,西门飞霜早已死了!”

李玉楼道:“姑娘,你这是何苦?”

西门飞霜话声忽转:“于奇成怎么知道我的遭遇?”

李玉楼道:“小红、小绿两位姑娘追赶姑娘,在路上碰见了他,是小红、小绿

两位姑娘告诉他的。”

西门飞霜一袭黑衣无风自动,话声也颤抖得厉害:“那你还找我干什么,西门

飞霜已经不是以前的西门飞霜;你可以不必再以她为念了。”

李玉楼道:“西门姑娘,事皆由我起,你叫我如何:”

西门飞霜道:“你错了,就是没碰见你,我也不会嫁到东方家去,所以你不必

引以为咎,更不必自责。”

李玉楼道:“可是,西门姑娘,你不能把李玉楼当人间贱丈夫。”

西门飞霜道:“我没有,也不会,我只是告诉你,往昔的西门飞霜已死;今大

的我不认识任何人。

不只是你,甚至包括我的父母兄长在内,所以你从此不要再以西门飞霜为念,

不要再追赶我,不要找我。”

话落,她脱身慾去。

李王楼只见全身气血往上一涌,一阵激动道:“西门姑娘,你不能走。”

他提气闪身,一掠而至,探手一把抓住了西门飞霜的粉臂。

西门飞霜浑身一震.扬急喝道:“放开我!”

李玉楼毅然道:“不,我不能让你走,说什么我都不能让你走!”

西门飞霜惊急一声:“你——”

回身扬掌,疾拍而至。

李玉楼没动,一动没动,“砰!”地一声,那一掌正拍在他的左胸之上,不轻,

打得他一晃。

他仍然没动,也没放手。

在毫无提防的情形下,这不轻的一掌也打得他胸中血气翻腾,一股热血几乎冲

口而出,但是他硬忍下了,硬生生把一口热血咽了回去。

他看见了西门飞霜,如今正跟他面对面。

西门飞霜脸上蒙着一块黑纱。

但是,他能看见她那张娇靥的绝美轮廓。

只听西门飞霜惊声道:“你,你为什么不躲?”

李玉楼吸一口气,缓缓道:“只能留住姑娘不走,休说是挨姑娘一掌,就算是

挨姑娘一刀也值得。”

他说的是实话!

丝毫没有虚假。

他也不擅花言巧语,巧言令色。

西门飞霜娇躯再颤,衣衫为之簌簌作响,她颤声一句:“你——”

她突然一只手捂脸哭了,痛哭失声。

李玉楼松开了她的粉臂,她的双手捂住了脸,黑纱尽湿,泪水淌下。

“冷面素心黑罗刹”是从不流泪的,那是因为没到真正伤心处,她尽情的哭,

尽情的发泄,因为这份悲痛、委屈,在她心中积压大久了。

如今,她见着了能哭,可以哭的对象李玉楼,真诚的李玉楼,她实在忍不主,

而哭了起来。

李玉楼心如刀割,但是他没动,也没说话。

半晌,西门飞霜终于住声收泪,一块黑纱已然湿透,她幽幽地道:“李郎,你

这又是何苦”

李玉楼道:“姑娘,我应该。”

西门飞霜道:“李郎知我,我不需要同情。”

“我要给姑娘的,不是同情,姑娘所给予我的,又岂是同情?”

“李郎,我的遭遇,于奇威已告诉你了?”

“我也已经告诉了姑娘,不要把李玉楼当人间贱丈夫。”

西门飞霜娇躯震颤:“李郎——”

李玉楼道:“我说得已经够明白了,希望姑娘不要再说什么了,除非姑娘认为

李玉楼不足以信赖。”

西门飞霜悲凄一声,“李郎——”

她低下了头,默然不语,没再说话。

李玉楼道:“前面有地方坐,咱们过去歇歇吧!”

西门飞霜柔顺地点点头,跟着李玉楼行去。

能让“冷面素心黑罗刹”如此柔顺的人,当世之中,恐怕也只有一个李玉楼了。

往前走了不远,来到一片树林边,傍依一条小溪,流水淙淙,落叶片片逐流,

情幽而美溪旁几块洁净大石,两个人就在石上坐了下去。

望看眼前的西门飞霜,美好身影,高华优雅气度依旧,脸上却多了一块黑纱,

遮住了清丽绝世容颜。

分别没有多久,竟遭逢如此巨大变故,绝代红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造物

实在太以弄人。

李玉楼心中不免一阵酸痛,也一阵悲愤。

只听西门飞霜道:“李郎,你是在什么地方遇见于奇威的?”

李王楼把碰见于奇威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西门飞霜道:“当你遍踏巫山十二峰找我的时候,我发现了你,一

直跟在你左右,又不敢跟得大近。

我只想看看你,也就知足了,然后我找一个远离尘世的地方,终此一生,没想

到还是让你发现了——”

李玉楼道:“这是天意,苍天待我总算不薄。”

西门飞霜低了低头,道:“至于于奇威,我知道他追赶我一阵,可却没想到他

会追来巫山,于奇威不失为一个英雄人物,算起来他该是我的恩人——”

李玉楼心里又一阵悲痛与愤慨,道:“我听他说了,他的确是个少有的英雄人

物,我一见他就觉颇为投缘,他能不远千里的追赶姑娘来到巫山,对姑娘,这恐怕

不只是关切了——”

西门飞霜道:“我欠他的,终必会有一报,但不可能是——”

她住口不言,没说下去。

李玉楼道:“姑娘为什么会来巫山?”

西门飞霜道:“我刚刚说过,只是为了想看看你,我怕见你,可是又想看你的

最后一眼。”

李玉楼一阵激动,忍不住伸手握住了西门飞霜的玉手,他觉得出,西门飞霜的

手冰冷,旋即又泛起一阵轻颤。

她没有躲,任由李玉楼握住了她的手。

可是她缓缓低下了头去,黑纱蒙遮,看不见她的娇靥,但那雪白娇嫩的耳根上,

已泛起了羞红。

伸手握人玉手,皆因一阵激动,情难自禁,入目西门飞霜的神态,李玉楼他心

头震动,忙松了手,也自觉一阵愧疚不安。

只听西门飞霜道:“刚听你说,那女子想乘机加害你,是一条可以让你迫查的

线索,可是由于她咬破预藏口中的毒葯自绝了,所以这条线索又中断了,使我想起,

不知道你找到了华宫没有?”

李玉楼入耳一声“九华宫”,心里又一阵痛,这阵痛使得他定过了神,道:

“找到了!”

他把找到九华官的经过,告诉了西门飞霜。

静静听毕,西门飞霜覆面黑纱后那一双美目,闪漾起光亮,透过了那层薄薄的

黑纱,她忙道:“怪不得人人知道九华宫座落在巫山,却不知道它在巫山的什么地

方,原来它有一处这么隐秘而让人想像不到的出入口,怎度样,你有什么收获?”

西门飞霜的这一问,使得李玉楼想起了池映红所告诉他的,他道:“姑娘,你

瞒得我好苦!”

西门飞霜一怔道:“池姑娘都告诉你了?”

李玉楼遂又把如何进入九华宫,如何见着九华宫主及池映红的经过,原原本本

的告诉了西门飞霜。

但是,他没有提及他的出身来历,以及池映红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之事。

西门飞霜听毕,道:“九华宫主当年曾把‘无影之毒’给了人,给了谁了?”

李玉楼道:“她的一位须眉知己。”

西门飞霜“啊!”了一声道:“九华宫主当年有位须眉知己,谁?武林中的那

一位?应该是位很不凡的人物。”

李玉楼道:“是位很不凡的人物,‘一府’中原李家的主人李少侯。”

西门飞霜娇躯一震,脱口惊叫出声:“什么:‘一府’中原李家的主人李——

想不到武林之中还有这么一段秘闻,‘一府’中原李家的主人李少侯,会曾经是九

华宫主的须眉知己——”

李玉楼难言感受,没有说话。

西门飞霜忽地目光一凝,道:“李郎,放眼当今武林,从以前,到现在,没几

个人见过九华宫主。

可是,谁都知道这位九华宫主是位避世幽居的奇女子,何况事关她的名节,她

应该不会无中生有,谎言欺人,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