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十八章

作者:独孤红

转眼间,小红、小绿扑倒在西门飞霜脚下,双双失声痛哭。

西门飞霜站着没动,但是她一袭衣衫抖得簌簌作响,香肩也不住耸动。

李玉楼没过去,远远站着,也陪着湿了一双凤目。

此人间之极忠义、至性情,虽亲骨肉,亲手足也不过如此,何况亲胞兄西门飞

雪远不如这两位侍婢?

观此能不心酸落泪的,恐怕人世间找不出几个了。

良久,良久,小红、小绿声嘶力竭,西门飞霜俯身扶起了两个,两个人更见虚

弱,站立不稳,一见双双靠在西门飞霜身上。

西门飞霜低声说话,说了一阵,然后扶起小红、小线走了过来。

李玉楼不忍见虚弱、憔悴、步履艰难,忙迎了过去。

小红、小绿一声:“李相公!”就要双双拜下。

李玉楼忙伸手:“两位姑娘,千万不可!”

他拦他的,小红、小绿还是拜了下去,行的是大礼。

当然,她们冲的是她们姑娘。

李玉楼抢步上前,道:“姑娘,请代我扶一下。”

西门飞霜扶起了她们,两个人仍然难以站稳。

望着那憔悴、清瘦的两张脸庞,四只哭得红肿的美目,李玉楼又是一阵不忍,

道:“姑娘,请让红、绿两位姑娘坐下。”

西门飞霜疑惑地看了李玉楼一眼,旋即让小红、小绿就地坐下。

李玉楼到了他们身后,盘膝坐倒,伸双掌抵在她们后心之上。

西门飞霜忙道:“李郎——”

李玉楼道:“她们两个心神创伤,体力耗损大大,我要助她们两位一臂之力,

尽快恢复!”

西门飞霜知道,心神创伤,体力耗损之下,一旦松弛,不受重伤,也得大病,

没再说话,当即轻喝:“收心定神,配合运功!”

小红、小绿又岂有不懂之理,当即神情一肃,闭上双目。

李玉楼不再说话,当即也闭上两眼。

约摸盏茶工夫,小红、小绿憔悴、清瘦的脸上,逐渐泛现红润之色,身躯轻起

颤抖,额上也见了汗迹。

李玉楼睁目收手,离地站起,他脸色如常,气定神闲,竟像个没事人儿似的。

西门飞霜一双感佩目光透射黑纱,道:“李郎,我不言谢了!”

李玉楼道:“姑娘还跟我客气,撇开姑娘这份关系不谈,单仲她们两位当日秦

淮对我的照顾,我也应该有所回报!”

西门飞霜道:“李郎修为之高深精绝,当世罕见,令师是那位前辈高人,是不

是可以告诉我了?”

李玉楼道:“对姑娘,我不会有任何隐瞒,老人家隐居‘天外天’,自号‘无

名老人’。”

西门飞霜神倩猛震,脸色大变:“原来是近百年来当世第一奇人,无名老人家,

那就难怪了。

老人家功力通玄,技比天人,修为已臻陆地神仙,多少年来,天下武林只闻其

名,而从未见过其人,想不到李郎竟是他老人家的传人,那就难怪了!”

李玉楼道:“天外天,顾名思义,远离尘嚣,老人家也严试深浅!”

西门飞霜微点头:“我僮你的意思!”

小红、小绿四目睁开,轻盈跃起,齐声喜呼:“姑娘!”

西门飞霜转睑投注,极尽爱怜:“还不快谢过李相公!”

小红、小绿转身与道:“婢子们谢过李相公。”

又要拜下。

李玉楼抬手栏了两个,望西门飞霜:“姑娘为什么还要跟我客气?”

西门飞霜当即拦住了小红、小绿。

小红、小绿转脸再望西门飞霜,娇靥之上仍然悲喜交集。

小红道:“婢子们没料错,姑娘真来了巫山。”

小绿道:“婢子们知道李相公来找九华宫,料想您一定也会往巫山来。”

西门飞霜微现娇羞,道:“好了!”

小红话锋忙转:“震天堡的于堡主于奇威,也追来了巫山,姑娘见着他了么?”

西门飞霜道:“我没见着他,李相公见着他了!”

小红、小绿“哦”了声,转望李玉楼。

李玉楼当即把巧遇于奇威的经过说了一遍。

两位小姑娘何等灵巧慧黠,听完了李玉楼的叙述,竟没多问。

小绿又移转了话锋,道:“李相公来找九华宫,找着了么?”

西门飞霜道:“早知道你们话这么多,李相公就不该助你们恢复。”

她是不愿李玉楼再提伤心事。

李玉楼懂,心里也着实感激,但是他道:“这也没什么怕她们两位知道的——”

当即又把一趟九华官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小红、小绿惊骇瞠目。

小红叫道:“怎么会有这种事?”

小线道:“原来李相公竟是‘一府’李家的后人,怪不得这么的众不同,我们

姑娘真是好眼光。”

西门飞霜轻叱道:“小绿!”

小红忽地目光一凝,忙道:“姑娘,您跟李相公二次再去九华宫;她们已经躲

了?”

西门飞霜察言观色,觉出有异,道:“难道你们来的时候——”

小红忙道:“婢子们刚进巫山的时候,远远看见一支队伍往西而去,都是女的,

还抬着两顶软轿,不知道是不是她们?”

李玉楼忙道:“两位在什么地方看见?”

小红道:“婢子们给李相公、姑娘带路!”

李玉楼转眼望西门飞霜。

西门飞霜道:“应该看看去,小红、小绿,带路!”

二女恭应一声;转身驰去。

不见踉跄,反见矫捷。

李玉楼偕同西门飞霜双双掠了去。

口口口口口口

盏茶工夫不到,小红、小绿在一座山峰下停住。

李玉楼、西门飞霜适时来到。

小红抬手往西一指,道:“就是那边!”

李玉楼、西门飞霜抬眼望去,只见两边又是一座山峰,小红所指处,是紧挨着

峰下的一条小路,绕过峰脚,转入一处谷地之中。

西门飞霜道:“李郎,咱们过去。”

话落,四个人一起腾身掠去。

到了峰下小路上再看,果然有不少凌乱足迹,个个纤小,一看就知道,都是女

子的足迹

九华宫里,上有宫主,下至那每一个人,可都是红粉裙钗。

西门飞霜抬眼望李玉楼:“李郎,恐怕是了!”

李玉楼双眼扬处,转眼望那处谷地,只见谷地中绿草如茵,林木一片,间或加

杂着一些嵯峨怪石。

那片林木相当茂密,遮断了视线,难以将整个各地尽收眼底。

他道:“想必这又是十二峰中的一个隐密所在。”

西门飞霜道:“既然已经发现了她们,只要跟进谷去,不难找到她们。”

李玉楼道:“只怕大劳累姑娘!”

西门飞霜道:“你还把我当外人。”

李玉楼忙道:“不,我是——”

西门飞霜道:“那就什么也别说了,走吧!”

李玉楼没再说什么,立即偕同西门飞霜,带着小红、小绿,向着谷地中驰去。

走完草地,进入密林,密林中野草丛生,相当阴暗,却有一条细若羊肠的小道

直通了进去。

羊肠小道上,也留着不少凌乱的足迹。

望着眼前这条羊肠小道,西门飞霜道:“李郎,十二峰深处人迹罕至,这片密

林之中既然有这么一条小路,足证她们经常从这儿进去!”

李玉楼道:“姑娘是说,她们经常到这儿来?”

西门飞霜道:“说不定这儿也是她们为防万一,预留的一步退路!”

李玉楼双眉再扬,道:“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让红、线两位姑娘无意之中看见

了她们!”

小路细如羊肠,不容并肩,四个人成一线。

李王楼当先,往里驰去。

这片密林占地相当广,李玉楼怕身后的小红、小绿,甚至西门飞霜跟不上,没

把师门绝世身法施展到极限。

但是四个人驰进之间已经不能算慢,尽管如此,仍然足足盏茶工夫,才到了密

林的尽头处。

密林到了尽头,小路也已渐宽,四人目光所及,不由一怔。

站在密林尽头往外看,眼前仍然是谷地,但却是一片寸草不成的石头地,不但

是空荡寂静,不见人影,便连地上的足迹也不见了。

这种地怎么留得下足迹?

而且,各地已经到了尽头;那支抬有软轿的女子队伍,那里去了?

李玉楼正自错愕,只听身后西门飞霜道:“李郎,她们不可能升天入地,必然

还有咱们没发现的路径,过去找找!”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李玉楼定过了神,腾身掠了过去。

四个人一边在这寸草不生,触目都是山石的各地中行进,一边游目四顾,找寻

有无其他路径。

但是,越走越诧异,眼前谷地,三面是山石,两边斜陡,一面轰立如削,身后

则是来时所经密林,只要进来,不走原路是绝出不了各。

可是,眼前没有别的路径,小红、小绿所见,循着足迹找来的那支队伍那里去

了?

难道真升了天,入了地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小红一声轻叫:“李相公、姑娘,快看!”

李玉楼、西门飞霜忙停步,循小红所指望去,一看之下,不由为之一怔,也不

由为之心头一跳。

就在谷地尽头,尽头矗立如削的峭壁与左边斜陡山石的交接处,有一条缝隙,

宽窄可容三个人并肩进出的缝隙。

这条缝隙,由于山石颜色相同,加以左边山石挡着,不到尽头,不经细看,不

容易发现

只听西门飞霜道:“在这儿了,我说她们能跑那儿去?”

李玉楼定过了神,当先掠了出去。

四个人两前两后,疾速的走完那条缝隙,一步跨出,李玉楼跟西门飞霜不禁又

都猛然怔住。

眼前又是一处谷地,四围峻峰插天的各地。

谷地之中,轻雾弥漫,宏伟官殿一座座,恍若神仙居处。

只听小红道:“没想到她们会藏在这儿?”

小绿道:“姑娘没说错,她们真预留了退路,还在这儿建了宫殿。”

李玉楼与西门飞霜互望,不由各自苦笑。

西门飞霜道:“李郎,想必这儿是她们另一处的秘密出入口。”

李玉楼道:“应该是了。”

小红、小绿听出了话中蹊跷,小红道:“姑娘,您说什么,另一处秘密出入

口?”

西门飞霜道:“这儿就是九华宫的所在。”

小红、小绿不田为之一怔。

小绿脱口叫道:“什么,这儿就是九华宫?”

可不,这儿就是九华宫?

不过这条可容三个人并肩进去的缝隙,是在九华宫的后面罢了!

只听小红道:“李相公、姑娘,你们两位来找过,这儿已经没人了,她们会不

会是从另一处出入口出去,绕了一周后,又从这儿回到九华宫了?”

西门飞霜呆了呆,转眼望李玉楼道:“李郎,不无可能!”

也就是说,九华宫知道李玉楼会折回来,而虚幌一招。

应该是,不然小红、小绿所见那支队伍那儿去了?

她们又是什么人?

李玉楼双眉陡扬,眉宇间煞威慑人,道:“走,咱们进去!”

四个人腾身掠起。

李玉楼修为高绝,西门飞霜一身所学足列一流,小红、小绿可就差多了,腾掠

之间不免带出些声响。

四个人刚掠上宫后长廊,只听一声女子轻叱从九华宫深处传出来:“什么人?”

李玉楼当即震声发话:“禀报你们宫主;李玉楼去而复返,三次造访!”

他这里话声方落,九华宫深处一且又响起那女子话声,不过这次不是轻叱,也

不是惊叫,而是惊喜娇呼:“李相公?”

九华宫人,何以既惊又喜?

李玉楼、西门飞霜、小红、小绿听得都一怔。

随着这声惊喜娇呼,纤小黄影闪动,两名带剑黄衣少女疾掠而至。

李玉楼不只又一怔,简直心头为之一怔,脱口叫道:“怎么会是你们?”

可不,两名带剑黄衣少女,赫然是“紫云宫”柳楚楚身边姑娘里的两个,怎么

会是她们呢?

两名黄衣少女入目李玉楼身边还有别人,不由也为之一怔,四道目光讶然投注。

只听西门飞霜道:“李郎,这两位是——”

李玉楼定过了神,道:“姑娘,她们是‘紫云宫’柳楚楚柳姑娘身边的姑娘。”

西门飞霜、小红、小绿又为之一怔。

李玉楼转望两名黄衣少女,道:“两位姑娘,这位是衡阳世家西门姑娘,跟她

身边的小红、小绿两位姑娘!”

两名黄衣少女脸色一变。

其中一个道:“原来是衡阳世家的西门姑娘?”

另一个道:“我们久仰!”

显然,神色跟语气都不大对。

西门飞露面覆黑纱,看不出她有什么感受。

小红、小绿脸上可变了色,双双就要跨前。

西门飞霜不知是知婢莫若主,还是身后长了眼,轻轻咳了一声。

只这一声就够了,小红、小绿没动。

也很显然,西门飞霜是冲着李玉楼。

只听李玉楼语气微冷,道:“西门姑娘是李玉楼的救命恩人,也是李玉楼的红

粉知己,如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