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 二 章

作者:独孤红

上灯的时候到了!

金陵城一片灯海。

“夫子庙”、“秦淮河”一带,更是点点灯光如天上繁星,也更是热闹。但是 顺着秦

淮河往上走,只过了“夫子庙”一带里许,却是越来越黑,越来越寂静,除 了汨汨的河水

声,几乎听不到别的。灯船,河房上的热闹、笑话,那在远处,虽然 偶尔随风飘送过来一

阵,那是在这里许之处。等到了快三里的地方,真是万籁俱寂 ,什么也听不见了。

灯光只有一点,微弱的一点。

那在河边,在一株干可合围的垂柳下。

数不清的丝丝垂柳下,静静的座落着一座小茅屋。

那一点灯光,就是从这座小茅屋的窗户上透射出来的。

也就在这时候,原木寂静空荡,听不见一点别的声息,看不见人影的这一带, 来了一

个人。

正是金瞎子邀约的那个年轻人。

他还是那身装束,那身打扮。

似乎,白天离开金瞎子的棚子以后,他什么都没干,只等晚上这个约会。也难 怪,等

了都二十年了,又是不远千里而来的,任谁也会重视这个约会。他出现在浓 浓夜色里的时

候,看上去离茅屋还有一段距离,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一眨眼工夫 ,他已到了茅屋前,

那从窗户里透射的灯光下。

谁也没在意这是怎么回事儿,因为茅屋外的这一带,没人看见。

只见他挺立在茅屋外。

只听他轻声发了话:“先生,我应约而至。”

话声方落,茅屋两扇门呀然而开,灯光一泻而出,虽然微弱,但在这一带浓浓 的夜色

里,也够亮的了。

人影出现,一个人当门而立,虽然背着灯光,乍然看不清楚脸,但是看装束打 扮,任

谁也能一眼认出,那是金瞎子。只听金瞎子低声道:“请进!”

话落,他侧身退进茅屋,让开了进门路。

年轻人没犹豫,迈步跨了进去。

金瞎子就在门边,随手关上了两扇门。

藉着金瞎子关门,打量着茅屋。

窗明几净,纤尘不染,但摆设极为简陋,除了一张桌子,几条板橙,还有靠里 墙角一

张矮几上的一盏灯之外,别无长物。

只听金瞎子的话声在通道边响起:“请坐!”

年轻人微欠身:“谢谢先生!”

他似乎知书达礼,口中称谢,人并未上前坐下。

金瞎子也似乎明白,他迈步而前,绕过桌子,行到里头,背着墙角那盏油灯, 拉开板

橙,先坐了下去。

年轻人这才走向前,隔着桌子坐在金瞎子对面。

金瞎子正襟危坐,一双手可能是放在腿上,没放到桌子上来,由于他背着灯光 ,使得

他的正面看上去有些阴暗。只听他压低了声音道:“恕我没有招待,即便连 茶水也没有,

好在你并不是来做客的,也不会在意有没有招待。”

年轻人道:“先生说得是,请不必客气!”

金瞎子抬起了双手,右手从左衣袖里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锦囊,放在桌子上, 往前一

推,然后收回了手。

两只手马上又放回桌下,道:“这就是二十年前我所作的许诺,你要知道的都 在这个

锦囊里,拿去吧!”

年轻人微一怔:“先生,这就是二十年先生所作的许诺?我想知道的,都在这 个锦囊

里?”

只听金瞎子道:“人难免生老病死,就因为我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更不能不 防随时

会来的杀身祸。

所以早在二十年前我作过许诺之后,就把这普天之下再没第二个人知道的,全 部写了

下来。

虽然,你能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找来了,我认为给你这个也是一样,因为我要告 诉你

的,都在里头,你看了就会明白,绝不会有任何疑问。”

年轻人明白了,似乎迫不及待,伸手拿起了桌上锦囊,他就要打开。

只听金瞎子道:“等一等。”

年轻人停手抬眼。

金瞎子道:“你我都等了二十年,等的就是这一刻,如今你等着了,我也履行 了我的

许诺,我不想再牵扯在这件事里了,多一刻也不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年轻人不是糊涂人,他不但不糊涂,而且极具智慧,他立刻站了起来,肃容道:“我这

就告辞,二十年的血海深仇仰仗先生指点,李家存殁俱感,请先生受我一拜。”他横跨一

步,离开了板橙,然后肃容拜下。

金瞎子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闪身躲过,道:“我虽没有意思为谁帮谁,所以有 二十年

后的今天此刻。

只因为二十年前我看见了别人所没有看到的,也知道了别人所不知道的,更因 为我曾

经作过许诺,所以,我当不起你这个大礼。”

年轻人站了起来,他没再多说一句,也没再多停留一刻,转身开门行了出去。 就在他

转身去开门,以及行出茅屋的当儿,金瞎子两眼突然闪出奇光,嘴角也泛起 了奇异的笑

意,望之怕人。可惜的是,年轻人背着他,并没有看见。

  ※※      ※※      ※※

年轻人出茅屋,茅屋里灯熄了,利时一片黑暗,窗户上,既不再透出灯光,也不再映出

人影。年轻人头也没回,本来嘛!他走了,想必人家金瞎子也要走了,茅屋里既然没人了,

还点着灯干什么?年轻人来的时候走的是那条路,如今走的时候,走的还是那条路。

他步履轻快,转眼之间,那座已然没了灯的茅屋,已被远远抛在身后,整个儿 的没入

夜色里,看不见了。夜色本来就浓,要是那座茅屋不透灯光,远一点本来就 看不见它。

就在这个时候,年轻人突然觉得自己的步履不够轻快了,不但不够轻快了,而 且觉得

越来越沉重。

在他来说,他知道自己绝不该有这种现象,绝不该,因为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寒 暑不侵

的境界,他知道不对了。

也就在他知道不对的当儿,忽又觉得头为之一阵昏晕。

这阵昏晕来得很快,而且很猛,一时间竟使他觉得天旋地转,站立不稳,身子 一晃,

踉跄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

他心神震动,为之暗惊。

在没有理由发生这种情形的情形下,他脑海灵光电闪,想起了茅屋,想起了金 瞎子,

想起了墙角矮几上的那盏明灯,还有金瞎子给他的锦囊。

毛病必出在这一间屋里,一个人,两样东西上,那也就是说,毛病是出在金瞎 子的身

上了。

他不相信,绝不能相信。

因为金瞎子是个相当有名的侠盗,一身灵巧功夫,一双空空妙手,在近几十年 的武林

中,少有几个人比得上。以前虽然他不姓金,也不叫金瞎子,可是他的心性 ,作为还是改

不了的。

尤其早在二十年前他曾经作过许诺,作许诺的对象,是他生平最敬重、奉若神 圣的人

物。其实,不只是他,这位人物,放眼天下,凡武林中人,无不奉为神圣, 备极尊崇,敬

畏有加。

二十年后的今天,奉这位人物之命来见金瞎子,要求金瞎子履行二十年前的诺 言,金

瞎子不会不明白他跟这位人物的渊源。那么,金瞎子不会,也绝不敢玩一点 花样,对他暗

下这种毒手。

他知道金瞎子不会,也绝不敢。

他信得过,按情理分析,也确是如此。

可是,事实上(缺)

瞎子一个人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他无暇多想,一个疾转身,旋风也似的扑到河边,跪地,探身 ,双手

舀水,满头满脸猛一阵泼洒。他想藉清冶的河水驱除晕眩,激醒神智。

可是没有用,不但晕眩依旧,而且越见厉害,他心惊添加了三分,猛提一口气 ,忙暗

运功。

那知不运功还好,一运功之下,头猛一晕,眼前一黑,一头就栽进了这汨汨流 动的秦

淮水里。

只一声轻微水响,只激起了一些轻微浪花,利时一刃归于寂静,就像什么都没 发生过

一样。秦淮河的这一带,夜色仍然那么浓,仍然那么黑暗,连个看见的人都 没有。不,

有,有个人看见了。

那个人就站在几丈外的夜色里,是金瞎子,是那个金瞎子。

如今,他两眼之中的奇异光芒更明亮,嘴角的笑意也更怕人。

只听他喃喃说道:“主人高明,真是神人,二十年前的那件事,再也不会有人 知道

了,从现在起,那件事才算是真正的了了,我的身子,还有十几年的青春岁月 ,相信主人

不会让我白牺牲的。”

话落,人隐,幽灵似的没入夜色里不见了。

秦淮河的这一幕,这才算真正的归于寂静……

  ※※      ※※      ※※

秦淮河。

“夫子庙”后那十余里的一段,有灯火辉煌,歌舞声嚣,热闹异常的时候,可 也有垂

帘熄灯,人迹不见,安静冷清的时候。那是早晨。

在早晨,这一带恐怕是整座金陵城最安静的地带了。

在金陵城别的地方,正值熙往攘来,万头攒动的早市,可是在这儿,一艘艘的 灯船画

舫之间,不但看不见一个人影,甚至听不见一点声息。可真巧了,刚说没人 影,没声息,

就在这一刹那问,也就偏有了人影,有了声息。声息起自于一艘特大 的灯船,这艘灯船是

比别的灯船大,也比别的灯船华丽,可是它华丽得雅致。声息 就起自于这艘灯船船舱的窗

户,那镂花的窗户呀然支开了,人是从那扇窗户探头而 出的一个妙龄少女。小姑娘她年可

十六七,柳眉杏眼,长得美极,乌云螓首上挽一 对双髻,一双欺雪赛霜的小手,端着一个

雕花的银盆,往窗外就要倒。突然,她两 手停住了。

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望着河里急叫:“啊!有个——姑娘快来!”

敢情这个小姑娘还有姑娘?她这儿话声方落,窗户里探出了另一颗乌云螓首, 又是一

个十六七的小姑娘,一样的美极,粉妆玉琢,仙露明珠般的一对儿。

只听这小姑娘道:“大清早的嚷嚷个什么呀?也不怕吵人,瞧见什么稀奇玩艺 儿了,

我看看——”

话声没说完,她目光发直,一双水汪汪的杏眼也瞪圆了,余话变成了一声“哎 哟”,

紧接着她也叫起来道:“姑娘快来,河里有个人!”

敢情她不是刚才小姑娘口中的那位“姑娘”。

她这儿一声“人”字出口,船舱里响起一个有点冷,但珠落玉盘似的,甜美已 极的女

子话声:“我已经看见了,难道你们从没见过浮尸,从没见过死人?”

两个小姑娘脸色微一变,急忙把乌云螓首缩回了窗里,旋听头一个小姑娘道: “婢子

怕那个人还没死!”

那冷而甜美的话声道:“我这趟出来不是出来做善事的,他要是该死,早就没 气儿

了,他要是不该死,自会有别人救他。”

这么样甜美话声的姑娘,再加上婢美如此,其主可知,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付 心肠,

也难怪好端端的话声这么冷了。

只听两个小姑娘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一声,船舱里旋郎就没了声音。

可是,没声音只是这一刹那,这一刹那之后,那微带冶意的甜美话声又自响起 :“捞

起他来看看去!”

这,显然大出两个小姑娘意料:“姑娘……”

那微带冷意的甜美话声道:“自上船以来,我从来就没早起过,今儿个头一天 早起,

没想到就……也许这是天意。”

两个小姑娘又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一声,这一声恭应,还较前一声恭应来得快, 而且是

带着忍不住的喜悦。

恭应之声方落,两个小姑娘的乌云螓首又从船舱那扇窗户探了出来,而且还伸 出了两

双欺雪赛霜的小手。

没看见两双小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但左边那个小姑娘右手一扬,就看见银光一 闪,然

后一丝线似的银光,从她的小手里射了出去,极快,奔电似的。

那丝线似的银光一射两三丈,射落处已近岸边。

那儿有一丛水草,水草边,漂浮着一团白白的东西,线似的银光就落在了那团 白白的

东西之上。

只见小姑娘的右手微微往回一扯,那团白白的东西离开了那丛水草,很快的到 了船旁

的窗下。

右边小姑娘明眸略一转动,轻声道:“没人,快!”

她这里这么一声,左边小姑娘左腕再振,那团白色东西“哗”的一声,离水飞 起,直

上船窗,太快,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只看见好大一团。

右边小姑娘一双小手疾伸,接住了那团白色物。

左边小姑娘采手帮忙,两个人的四只手一托一收,就已把那团白色物从这扇不 小的窗

户带进了船舱。

这时候再看船舱里,任何人都会心头怦然,目瞪口呆,不为别的,就为这船舱 里的

人,跟船舱里的景象。

船舱里的景象,这艘灯船原就比别的灯船大,因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