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二十二章

作者:独孤红

往前走了五六个洞口,来到一处特大洞口之前,李玉楼转身行了进去。

果然,九华宫主就坐在洞深处,只她一个人,洞里还有些石榄,洞底两边还有

两个洞口通往别处。

李玉楼在一丈外停住,微一躬身道:“玉楼见过前辈,并谢过前辈赐见。”

赵秀岚、董天香双双上前见礼:“晚辈济南世家赵秀岚,华山世家董天香见过

前辈!”

九华宫主面无表情,冶然道:“两位少礼!”

那村姑打扮的姑娘趋前跪了下去:“婢子知罪,情愿领罚。”

九华宫主道:“这或许是天意,不怪你,进去吧!”

那村姑打扮的姑娘叩头道:“谢宫主不罪之恩!”

忙站起,向着洞底行去,进入右边洞口中去。

九华宫主道:“李玉楼,我不只为了躲你,也为躲当世的任何一个人,所以迁

离巫山九华宫——”

李玉楼道:“玉楼知道,玉楼曾经再度两次又进九华宫。”

九华宫主一怔,旋即脸色微变,道:“你曾经再度两次又进九华宫,为什么?

你还有什么事?”

李玉楼道:“玉楼不惯虚假,想了又想,认为只有前辈最有理由杀害先父母。”

九华宫主脸色大变:“你现在还这么想么?”

“不敢瞒前辈!”李玉楼道:“但是玉楼也想到,如果真是前辈,玉楼找上九

华宫时,前辈有很多机会再施无影之毒斩草除根。”

九华宫主道:“这么说你又认为不是我了?”

李玉楼道:“仍不敢瞒前辈,玉楼还犹豫不决,不敢下断。”

九华宫主沉声道:“你找我,为的就是你的犹豫难决,不敢下断?”

“不!”李玉楼道:“济南、华山二世家,主人伉俪遭无影之毒所制,特来请

求前辈施救。”

九华宫主神情猛一震,失声道:“有这种事,他们两个世家怎么会——”

李玉楼道:“那下毒之人为的是逼迫这两个世家联手对付李玉楼。”

九华宫主叫道:“借刀杀人?”

李玉楼道:“正是!”

九华宫主道:“好狠毒的手法——”

目光一凝,接道:“那么,设若如你的怀疑,你以为我会救他们么?”

李玉楼道:“前辈——”

只听九华宫主叫道:“映红!”

李玉楼心头一震,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只见洞底左边洞口内,走出来一位清瘦、怃悴的姑娘,不是池映红是谁?李玉

楼不忍看,忙垂下目光。

池映红也低着头,缓缓走到九华宫主面前,低低叫了声:“娘—”

九华宫主道:“过去相见!”

李玉楼猛抬头,可巧碰上池映红猛转身。

四道目光立即触在了一起。

刹那之前,池映红的目光里包含的是凄楚、幽怨;刹那之後,那凄楚、幽怨变

成了无限的悲痛。

只听池映红叫了声:“哥哥——”

李玉楼心头震颤,脱口叫道:“小妹!”

池映红张开一双粉臂扑了过来。

但是,地扑势不稳,眼看着就要裁倒。

李玉楼忙跨步迎上,张臂接住。

池映红飞投入怀,紧紧抱住了他,失声痛哭。

李玉楼并没有手足无挤,也再没有异样感受,因为这是手足之情,兄妹之爱,

这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

赵秀岚看得怔住了!董天香也感到眼眶湿湿的。

九华宫主双目泛现泪光。

可是,她就是忍住不让它掉下来。

片刻之后,两个人缓缓分开,池映红仍不停的饮泣,李玉楼一手扶住她,转望

九华宫主道:“前辈——,只听九华宫主载口道:“玉楼,从现在起,我把映红交

给你?”

李玉楼一怔。

池映红猛抬头:“娘——”

九华宫主道:“玉楼,既有济南、华山二世家事在,就必定会有后来者,甚至

你随时随地也有可能再遭到无影之毒的残害。

有映红跟在你身边,可保无虞,而且你也可以带着她去施救济南、华山二世家

主人伉俪。”

赵秀岚、董天香一听,感激得忙歼了下去,齐声道:“谢前辈大恩,赵、董两

家长幼俱感!”

九华宫主微抬手:“我不敢当,两位请起。”

赵秀岚、董天香站了起来。

池映红道:“娘,您——”

九华宫主道:“我怪只怪李家的上一代,但是玉楼无辜,他总是你的兄长,你

的亲人,你该跟着他,也该为他尽一点心力。”

池映红还待再说。

九华宫主道:“救人如救火,快跟你哥哥去吧!”

“娘—”池映红悲叫一声,跪了下去,低头泣下。

李玉楼道:“池姨,玉楼惭愧,更感激!”

九华宫主一怔:“王楼,你叫我什么?”

李玉楼道:“玉楼叫您池姨。”

九华宫主身躯一阵颤抖,一直强忍住的泪水扑簌簌落下,哑声道:“将来找我,

可以还到九华宫原地,别让人久等,带着你妹妹走吧!”

李玉楼道:“玉楼跟小妹拜别!”

他恭恭敬敬拜了下去。

李玉楼、池映红、赵秀岚、董天香,一行四个人离开了风陵渡窑洞,还坐那条

船到了河的这一边,联袂往华山赶去。

******

过了潼关,华山便已在望。

潼关为中国中古时朋的关中门户,笔直的天堑,古时称之为挑行要塞。

顾视禹引王氏语曰:“白灵宝以西,潼关以东,皆枫林,自崤山以西,潼津以

南,通称函谷,沛公伐秦,不从函谷,而攻武关,诚畏其险也。魏长孙玫潼关,分

兵自蒲坂而西,遂克潼关。”

这是古代战略中,所见潼关形势的重要,明太祖亦曾谓:“潼关之秦门户,扼

而守之,关中之贼,如穴中窜耳。”

而华山,从任何角度看,堪称为中国一座名山。

过去因困於古代封禅的观念,以为五岳皆为名山大岳,实则大谬不然,以五岳

中言,西岳华山,是一所最具风格的名山。

华山的特点,在其伟大雄奇,全山皆系石质奇峰,於突兀苍劲之中,蔚然有秀

气,其一石一树一峰,均出乎奇瑰。

人赞:“华山一石铸一峰,千峰铸万石”,所谓北方大山乔岳,有苍左浑噩之

气,到华山看三大峰,廿余小峰,无不峭壁煞壑,如擎天大柱。

不至此,难以体会“穷高极远,磅礴无际”的襟怀,谚云:“燕赵多悲歌慷慨

之士l,看到华山的气魄,郎可了然天地造物与人性均有脉相通。

前人认为:“华山以三峰为主,三峰以外,峰峰皆削成,而三峰独四方,峰峰

皆偏一隅,而三峰独立於中也·”

近人则多认为,华山信;可分为五峰,南称落雁,北称云台,东称朝阳,西称

莲花,正中

一峰,通称为玉女峰,此五峰重叠如花,故称花山,华山或郎“花”的余晋。

如今,李玉楼、池映红、赵秀岚、董天香等,就驰抵了玉女峰下。

甫抵玉女峰下,蜿蜒曲折的山道两旁,浓密林木之中,两条矫捷人影落林而出,

飞星殡石般疾泻而下,直落在四人面前丈余处。

那是两名佩剑紫装人,他两个落地躬身:“见过姑娘,赵少主!”

董天香道:“见过李少侠,池姑娘!”

两名紫装人当郎转向李玉楼、池映红见礼:“见过李少侠,池姑娘!”

李玉楼跟池映红分别答礼。

董天香道:“速往上报,让老主人跟老夫人知道,我回来了!”;两名紫装人

恭应声中,身形倒射拔起,掠上了登山道,两个起落,便已不见。

赵秀岚道:“这是华山世家的两个巡山。”

李玉楼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华山绝学果然不同凡响。”

董天香道:“阁下夸奖了,在阁下面前,这是班门弄斧,请!”

四个人踏上了登山道,直往峰上行去。

沿途不少桩卡,都是身手矫健的佩剑紫衣人,不知道华山世家一向都是如此禁

卫森严,还是在遭逢变故之後,加强了禁卫。

片刻工夫之後,抵达峰腰,登山道似已到了尽头,眼前一大片广场,广场的那

一边,背倚山峰,座落着一片山庄。

雄伟气派,画楝雕梁,大门石阶高筑,一对石狮,两扇朱漆大门的门头上,横

额四大金字,写的是“华山世家”。

如今,华山世家之前的这一大片广场上,一前四後的站着五个人。

这五个人都是穿着紫色长抱的老者,每一个都在五旬以上,每一个都是眼神十

足,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知道是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

四个人一登上广场,一前四後五名老者一起跨步迎到,恭谨躬身:“属下等恭

迎姑娘,赵少主!”

董天香道:“见过李少侠,池姑娘。”

五名老者忙又答礼。

这里李玉楼、池映红双双答礼,那里董天香又说道:“这是我华山世家的总管

跟四大管事。”

李玉楼道:“失敬!”

董天香没再多说,微抬皓腕肃客:“请!”

五名老者立即退让一旁,董天香、赵秀岚则陪着李玉楼、池映红往大门行去。

进入华山世家的大门,大门内另有八名佩剑紫夹人恭敬躬身,而且广大的前院

之中,隔不远便是两名佩剑紫夹人,戒备之森严,真是如临大敌。

由董天香、赵秀岚陪着,直进後院。

後院之中,林木森森,花苹四处,亭台楼阁一应俱全,虽王侯之家,也不过如

此,尤其五步一桩,十步一卡,戒备更见森严。

即便是一个武林世家,平常日子也用不着这样,应该是遭逢变故之後,才加强

了禁卫的董天香、赵秀岚陪着李玉楼、池映红直进厅堂,厅堂中落座,由赵秀岚陪

着,董天香则告了个罪进了里头。

没多大工夫,董天乔又出来了,道:“家父、家母请两泣内室相见!”

赵秀枫、李玉楼跟池映红一起站了起来。

内室座落在厅堂之后,外间双是一个布置豪华,摆设考究的小客厅,里头则是

一间垂着珠帘的卧室。

如今,在这个小客厅里,坐着一位老人,一位老妇,年纪都在五旬以上,老人

清癯瘦削,老妇慈眉善目,想见得,这一定是华山世家主人夫妇。

果然,赵秀岚上前见礼,口称伯父伯母。

然後董天香抬手向李玉楼、池映红:“爹,娘,这两位就是“一府”李家後人

李玉楼李少侠,九华宫主的掌珠池映红池姑娘!”

一进来,老人夫妇四道目光使盯上了李玉楼眼池映红。

此刻,李玉楼跟池映红不等老夫妇俩说话,抢先上前见礼:“晚辈李玉楼、池

映红见过两位老人家!老人忙拱手:“董无忌夫妇不敢当,身遭禁制,不便行动,

是以无法外间相见,也无法起身相迎,还望二位见谅!”

李玉楼欠身道:“老人家言重,晚辈兄妹不敢!”

老人董无忌抬手道:“两位请坐!”

李玉楼、池映红谢了一声,坐在了萤无忌夫妇对面,赵秀岚一旁陪坐,董天香

则站在董无忌身旁。

老夫妇四道门光再望李玉楼、池映红,董无忌道:“两位的身世跟关系,小女

都已经跟我夫妇说了。

我夫妇惊喜激动,难以自己,遥想二十年前,百花谷惊变之後,我华山世家曾

会同济南世家全力侦凶,并寻找少侠,不料时经年余,毫无所获,只得作罢,多少

年来一直悲痛感叹下已!谁知少侠无恙,且已长戍,故人有後,李家香烟未断,可

喜可贺,少侠夫妇泉下有知,也该可以暝目了!”

话说到此,竟然双目涌泪,身躯颤抖。

李玉楼忍不住暗暗一阵感动。

只听董老夫人道:“我夫妇身遭禁制,下毒人指明要杀少侠,也是香儿一片孝

心,我夫妇虽极力阻拦,她与秀岚暗中离家,不料少侠竟是故人之後,也幸亏他二

人没能得手,不然大错铸成,百年之後,叫我夫妇有何颜面见故人夫妇於地下……”

说着,说着,董老夫人也流下了眼泪。

李玉楼好生感动,他刚要说话。

董无忌又道:“尤其少侠仁德宽厚,不但不计仇恨,反而找到九华宫主,央得

池姑娘同来施救,我夫妇感激之余,比万分惭愧——”

他没说下去,随即低下了一颗白头。

李玉楼忙道:“两位老人家千万别这么说,否则倒使晚辈兄妹惶恐不安了。”

董老夫人道:“少侠也别这么说了,承蒙贤兄妹义伸援手,只冲这份心意,不

管是否能解除我夫妇所中禁制,董家上下,仍然感激。”

李玉楼还待再说。

池映红已然道:“哥哥,有什么话稍待再说,还是先为两位老人家解毒吧!”

李玉楼一点头道:“小妹说得是。”

董天香道:“池姑娘,怎么为家父家母解毒法,需要帮忙么?”

池映红道:“不用——”

她探手入怀,摸出了一个小瓷瓶,拨开瓶塞,倒出两颗红豆大小,其色碧绿的

葯丸,跟以前给李玉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