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二十四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楼、池映红、董天香,这三位那一位不是聪明人?也没动声色。董天香头

一个抢过去请安。

老妇人面带微笑,吃力地微微抬了拾手,董天香过去拉住了老妇人的手,站在

了她的身边。

她随时可以动两名中年侍睥,也随时可以阻拦两个中年侍婢的行动。

赵秀岚为李玉楼、池映红两人引见,老夫妇正是他的父母,济南世家的老主人

及老夫人俩。

李玉楼、池映红上前见礼。

老人有气无力的说了话:“李少侠、池姑娘少礼,赵振远夫妇既不能远迎,又

不能离座,还望两位见谅!”李玉楼道:“前辈好说,晚辈兄妹不敢当!”

赵秀岚道:“爹,娘,李少侠就是下毒人逼咱们对付的那位李玉楼——”:

赵振远夫妇为之猛一震。

两名中年侍睥也一怔,旋即脸上变了色。

赵秀岚道:“李少侠就是“一府”李家的後人,也就是二十年前百花谷惊变中

失踪的那名婴儿。

济南、华山两家之所以被下毒,牵扯到二十年前“一府”主人夫妇被害一案,

池姑娘和李少侠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九华宫主的爱女,不但已经怯除了董伯父、董

伯母祈中的无影之毒,而且当场缉获了两名下毒之人——”赵振远夫妇听楞了。

两个中年侍婢脸色大变,双双抬起了手。

董天香早就防着呢!

她要动,可是她没能快得过李玉楼,李玉楼已飞指点出,两个中年侍婢抬起的

手,倏然无力垂下。

赵秀岚接着又说道:“不过李少侠仁厚,只是废了她们的一身武功,放她们重

新做人去了!”两个中年侍婢矸然跪下,齐声道:“老主人,老夫人,婢子该死!”

赵振远夫妇瞠目结舌,满脸惊愕之色。

赵秀岚很快的又把华山法毒、缉凶以及二女所供说了出来。

赵振远夫妇总算明白了,定过了神,赵振远话说得仍是有气无力:“岚儿,让

她们到前头来!”董天香说了话:“跪到前头去。”

赵振远道:“不必跪了,就站着说话吧!”

两名中年侍婢没有跪,双双低下了头。

只听赵老夫人道:“你们跟我都十几二十年了,我夫妇也待你们不薄,没想到,

真没想到——”池映红取出葯丸,倒了两颗葯丸递给董天香,道:“请两位前辈先

服了葯,解了毒再说话吧!”

董天香忙把两颗葯丸给赵振远夫妇服了下去。

池映红道:“你们两个既已悔悟,嘴里预藏的断肠毒葯应该已经用不着了—”

两名中年侍婢当郎从嘴里掏出那预藏的剧毒来。

李玉楼开始问话,问了几句,发现这两个中年侍婢所知道的,一点也不比华山

那两个中年待婢多。

当即道:“你们既已悔悟,我不能厚彼薄此,也废了你们一身武功,让你们重

新做人去吧!”

他再度抬手两指点出,厩了他们一身武功,由赵秀岚带着她们行了出去。

池映红道:“两位前辈试着离座看看?”

头一个站起来的是赵振远,他轻易的站了起来,利时激动的道:“真是仙丹妙

葯,池姑娘对我们夫妇,也不啻重生再造了!”

池映红道:“前辈言重,晚辈兄妹不敢当!”

赵老夫人接着站起,地一句话没说,矮身要跪。

池映红急忙伸手拦住,道:二叫辈千万不可——”

只听赵秀岚的话声传了过来:“赵秀岚谨代家父母拜谢大恩!”

原来赵秀岚已经进来了,他以为站在李玉楼、池映红的身後,又是出其不意,

两个人绝拦不了。

岂料,他话落要拜,竟然没能拜下去。

他神情刚震,只听李玉楼道:“赵少主,你这又何必?”

敢情,李玉楼以高绝修为拦住了他。

不只赵秀岚神情震动,赵振远也看直了眼,等到他知道李玉楼是“天外天”无

名老人的传人时,当然免不了又是一番震惊,一番推崇。

在华山的时候,因为事了之後急着要往济南赶,所以没多作停留。

如今不同了,如今事了,并不急着再往那儿赶,而且天色也已晚了,再加上赵

家三口跟董天香的极力挽留,李玉楼跟池映红便住了下来。

济南不但名土乡,胜景也不少。

像大明湖的“历下亭”、“张公祠”、“铁公祠”,西关南侧,永绥门之剪子

巷的“的突泉”,“柳絮泉”旁的一代女词人李清照的故宅,还有城南敷里外的

“千佛山”,赵秀岚、董天香说了,明天要陪他们兄妹二游历。

李玉楼不见得有心情去游历古迹胜景,但主人盛情,口头上他不能不称谢答应

了下来。

******晚上。

一席酒宴之後,时间已不早了,赵秀岚、董天香把兄妹俩送到跨院豪华舒适的

客房之後,坐没一下就双双告辞走了。

望着窗外的月光,小跨院里花香袭人,夜色宁静而美。

池映红道:“哥哥,外头站会儿好么?”

池映红是他世间唯一的亲人,李玉楼如今爱极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道:

“你不想早点儿歇息?”

池映红道:“这么好的月色,谁舍得早睡?”

李玉楼不忍拂妹妹雅兴,含笑站起。

池映红“噗!”地一口吹熄了桌上的灯,房里一黑,月色立即从门、从窗户射

了进来,轻柔银辉立即映满了客房。

李玉楼陪着池映红出房到了院子里,两个人一起浸沉在月光银辉下。

兄妹俩是一对璧人,月色美,小院子里的夜景美,利时,这个小跨院似乎成了

远离尘世,不沾人间一丝烟火气的仙境。

抬头望碧空,皓月当头。

可是看着看着,池映红竟然低头哭了!

李王楼一怔忙道:“小妹……”池映红一边轻轻抹泪,一边微微摇头:“没什

么!”

是触景生情,抑或是——一时间,李玉楼还真弄不明白地是为什么?突然,池

映红抬起了头,长长的睫毛上犹挂着晶莹的泪珠:“哥哥,咱们上大明湖看看去好

不好?”

如今,李玉楼更不忍违拂,他一点头,道:“等一下—”

他进房去拿了一袭长衫,道:“你身子还没有复原,夜色深,外头风更大,披

上点儿!

”李玉楼为地披上,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声k道:“谢谢!”

李玉楼道:“自己兄妹,还客气。”

轻轻的握住了地的粉臂,两个人并肩行了出去。

此刻的赵府,尽管是禁卫森严,但是谁不知道这两位是老主人跟少主人的贵宾,

一路到大门外,不但没有阻烂,而且恭迎恭送。

出了大门,大明湖已呈现眼前,夜色里,月光下,一片静寂,碧水映银辉,闪

闪波光千万道·两个人并肩缓步,一直到了岸边垂柳下,垂柳下一条洁净石橙,李

玉楼道:“小妹,要不要坐会儿?”

池映红正要点头,一眼望见岸边草丛中紧捆着一叶小舟,忙道:“哥哥,咱们

划船到湖心去好不好?”

李玉楼一怔道:“我不会操舟——”池映红道:“不要紧,我会。”她没等李

玉楼再说话,便反手拉着李玉楼往下走去。

两个人登上小舟,坐定,池映红拿起双桨略一划动,小舟便贴着水面,冲破碧

波及闪闪银光,轻轻滑了出去。

片刻之後,到了湖心,池映红轻轻放下双桨,一任夜风轻拂,游目四顾,不由

轻叹出声:“好美!”

李玉楼也觉得大明湖,大明湖的夜色更美,但是他的感受不如池映红来得深,

道:“小妹,冷么?”

池映红微微摇头,转过脸,娇靥映银辉,一片清冶,一片圣洁,除了秀发、衣

衫在夜风中飘动外,简直就像一耸玉石雕成的女神像。

她美目凝注,道:“哥哥,自从我知道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兄长之後,咱们就没

有好好谈过,是么?”李玉楼心神震动了一下,但旋即就释然了,因为眼前的池映

红,毕竟已经是他的妹妹了。

他微点头,道:“是的。”池映红道:“我们谈谈,好么?”

李玉楼不怕谈,也不忍拒绝,可是谈什么呢?要谈的是池映红,可是她却说不

出话来,头一低,投进李玉楼怀里又哭了。

现在,李玉楼知道她为什么哭了,也知道她今夜的兴致为什么这么好了。

他轻轻的拥着池映红,无限爱怜,现在他没有一点顾忌,他没有一点杂念,有

的只是真挚的兄昧之情。

池映红哭了一场,尽情发泄,半晌才收泪住凿,轻轻擦泪,缓拾起头,清瘦的

娇靥上还有泪迹,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一双美目都红了。

她轻轻的道:“我不知道上苍对我是厚是薄,也不知道是该羡慕西门飞霜,柳

楚楚,还是她们该羡慕我——”李玉楼握住了一双冰冷的手,道:“小妹,你我虽

不同母,但却同父,我自小没了母亲,你的母亲也就是我的母亲,你我的身体里,

流着同样的血,世间还有什么比你我兄妹更亲的。”池映红道:“我知道,我应该

知足了,也不该再奢求了。”

这么一位妹妹,的确惹人特别怜爱,李玉楼忍不住伸手轻拥,池映红也就势投

进了他怀里,美目轻闭,又流下了两行泪水。

就在这时候,一声冷笑划空传来。

笑声极其轻微,但却没能瞒过李玉楼敏锐的听觉,他在池映红耳边轻声道:

“小妹,不要动声色,有人。”

池映红何等冰雪聪明,轻轻的离开了李玉楼,低凿道:“在什么地方,哥哥看

见了么?”“不,我听见了他一声冷笑。”

“听出来他在那儿么?”

“在对岸的柳树丛里。”

“看得见么?”

“现在看见了!”

池映红不经意的借抬手掠秀发四望,对岸岸边一排密密垂柳,地却看不见有人

躲着,足证,她的目力不及李玉楼。

她道:“怎么办?”

李玉楼道:“冲着咱们来的,不能不看看他是谁!”

“哥哥是打算——”

“凭我的修为,可以一掠上岸,但是我不放心把小妹连人带船丢在船心,划回

去,你回赵家,我——”

“不,我跟哥哥一起去。”

“那就把船划到对岸去,慢慢的,不要惊走了他。”池映红拿起了双桨,轻轻

划动,小船慢慢的往对岸划去。

船行之间,李玉楼不住抬手遥指,指的却是离那排垂柳远远的“历下亭”。

小船在离那发出冷笑之人藏身处两三丈外靠了岸,兄妹俩携手登岸,李玉楼拉

着池映红,若无其事的直向“历下亭”行去。

刚到“历下亭”前,李玉楼的手暗暗一紧,知会了池映红一下,然後霍然旋身,

冷笑发话:“不必再躲躲藏藏了,你可以出来了—”他一双锐利目光逼视处,是离

“历下亭”不远的一株合围大树,他这儿话声方落,那株合围大树後闪出了一个人。

藉着月色看,是个长眉细目,一袭青衫,颇见俊逸的年轻人,只听他冷笑道:

“到现在才听出我来,你也不过尔尔。”

李玉楼淡然道:“早在湖心的时候,我就听见你那声冷笑了,不然我不会到这

儿来的!

”年轻青衫客“呃”地一声道:“这么说,是我低估了你。”

李玉楼道:“那无关紧要,要紧的是阁下何许人,什么意思?”

年轻青衫客道:“我是何许人,也不阙什么紧要,至於我是什么意思,很简单,

你月夜携美泛舟大明湖,让人羡慕,也让人妒忌。”李玉楼道:“你误会了,这是

舍妹!”

年轻青衫客道:“你这欺人之谈也太低劣了,她是九华宫的爱女,怎么会是你

的妹妹呢?”池映红美目寒芒一闪,要说话。

李玉楼已抢先说道:“九华宫主的爱女,怎么见得就不能是舍妹?”年轻青衫

客道:“你姓李,她姓池——”

李玉楼道:“够了,你知道的不少,足证你是个有心人,目的不在什么妒忌不

妒忌。”年轻青衫客脸色一变:“没想到你还会施诈——”

李玉楼道:“答我问话,你何许人,什么意思?”

年轻青衫客道:“我说过,那无关紧要——”李玉楼道:“那是刚才,现在不

同了—”

年轻青衫客道:“刚才,现在,有什么不同?”李玉楼道:“你要是只为妒忌,

我不会跟你计较,也可以不问你是何许人,可是你既然知道我姓李,舍妹姓池,足

证你不是为了妒忌,我自然也就不能等闲视之。”

年轻青衫客道:“原来如此,我要是不想说呢?”李玉楼道:“那恐怕由不得

你。”“是么?”年轻青衫客冷冶一笑:“那何如等真由不得我的时候再说!”

李玉楼双眉微扬,要说话,忽地两眼威棱电闪:“原来来的还不只你一个。”

年轻青衫客神情微一震,道:“你的耳目的确够敏锐,现在我相信,你早在湖

心就已经发现我了!”李玉楼道:“他们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