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二十五章

作者:独孤红

董天香道:“雷少鹏也不是李少主的对手——”于奇威肃然道:“董!”娘万勿以于奇

威比雷少鹏,我跟他不一样,于奇威宁落个坦然而死,也不愿屈辱求全。”池映红正色道:

“于堡主,你不肯说,我们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哥哥,但是想见得你有你的不得已。

不管什么不得已,为了表现刚烈,表现英雄,而置甫接的先人基业于不顾,任何人都不

会认为那是明智之举。”于奇威脸色变了变:“多谢姑娘明教,但是人各有志,于某自小学

到大,就是这种家教,这种立身处世的原则。”

李玉楼道:“这么说,不是我血溅尸横,就是于堡主得自残一臂。”

于奇威道:“不错。”

李玉楼道:“于堡主,你为的究竟是谁?”于奇威道:“于某不能说,事实上于某也不

知道,不过至迟明天早上,李少主你就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李玉楼微一怔:“明天早上?”“不错。”“为什么是明天早上,为什么非等明天早上

不可?”“明天早上,李少主自然知道了。”

李玉楼沉默了一下,一点头:“好吧,我助于堡主一臂之力。”话落,他抖手拂了出

去。

只这么隔空一、拂。

于奇威的左臂似遭重击,闷哼声中踉呛后退几步,踉舱后退之中,左手中的长剑落了

地。

他猛一怔,抬眼望李玉楼。

李玉楼道:“于堡主,这样应该可以了!”

于奇威杰深一眼,道:“西门姑娘好眼光,于奇威自叹不如,而且差你太远。”话落,

腾身掠起,横空疾射,一闪不见。

池映红道:“哥,你断了他的左臂?”

李玉楼道:“只有这样才能保全他,左臂要比右臂好,而且骨折几个月之后也就好了!

董天香道:“李少主不但高明,而且用心良苦。”

李玉楼道:“董姑娘好说!”赵秀岚举手肃客,道:“李少主、池姑娘,回去吧!”李

玉楼答礼道:“惊扰处,再次跟二位致歉!”

一行几人回到了济南世家,夜太深了,也就各自歇息了。

进了住处的小客厅,池映红道:“哥,于奇威说明天早上咱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究

竟是什么意思?”

李玉楼道:“我一时还想不通。”

池映红道:“会不会是到时候还会有什么变故?”

李玉楼道:“怎么见得?”

池映红道:“要不是还会有什么变故,我们怎么会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李王楼皱

眉未语。

池映红又道:“以济南、华山两世家的事件看,“震天”“威远”二堡的行动,很可能

也是出诸于遭人胁迫。

若果真如此,断不会只这四世家,这四家之后,定还有别人,这些别人来的时候也一定

是明天早上,所以于奇威说,明天早上咱们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李玉楼皱眉道:“小妹,难道又是无影之毒?那神秘的残凶,究竟有多大能耐,能一举

制住这么多家?”池映红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又是无影之毒,不过,要是以济南、华山二

世家为例,他预布伏兵于二十年前来看,能一举制住这么多家,不是没有可能。”李玉楼

道:“小昧,走,咱们去见赵少主。”“干什么?”“辞行。”“辞行?”“我不愿意再给

别人惹任何麻烦。”“哥,难道你不想等到明天早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小妹,你刚才已分析过,咱们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池映红点头:“好,我们去向赵少主辞行。”

两个人相偕出了小院子,刚到正院,只见赵秀岚、董天香并肩站在厅堂前,一名管事刚

刚一躬身,转身而去。

赵秀岚、萤天香对二人的这时候来到,颇感意外,微微怔了一怔,但很快的就恢复了平

静。

赵秀岚道:“两位还没歇息?l池映红道:“没想到两位在这儿有事?”赵秀岚道:

“也没什么事,只是例行的禀报。”李玉楼道:“赵少主、萤姑娘,我们兄妹特来辞行—”

赵秀岚、董天香双双一怔。

董天香道:“两位要走?这时候——”

池映红道:“我们兄妹刚刚分析过于奇威的话,不愿意等明天早上再给府上惹麻烦,所

以打算现在就走!”赵秀岚、董天香互望一眼,突然笑了:“两位高明,分析得一点都不

错,可是就算现在走,也巳来不及了!”

李玉楼、池映红双双一怔。

董天香道:“刚刚管事来报,八大门派的高手,已分别抵达了济南。i李玉楼神情震

动。

池映红脸色一变,脱口叫呼:“八大门派?”

显然,他们虽想到还有别人,可绝没想到会是八大门派。

现在,李玉楼几乎是跟整个武林为敌了。

李玉楼双眉扬起道:“我不相信八大门派的高手,能拦得住我兄妹!”

赵秀岚道:“那么李少主就以为济南世家这么怕事?”李玉楼忙道:“不,赵少主别误

会——”

赵秀岚道:“事不关误会,贤兄妹是济南、华山二世家的大恩人,要是贤兄昧这时候走

厂,又把济南、华山二世家这么多人置于何地?”

李玉楼道:“赵少主——”

董天香道:“李少主,还请贤兄妹不要陷赵、董两家于不仁不义,疾风知劲草,患难见

真情,也请贤兄妹让我们这两家,趁这时候表现一下道义交的可贵。”李玉楼道:“两位要

这么说,就让我兄妹天大不安了!”

赵秀岚道:“两位恐怕不知道,要是我跟天香在这个节骨眼上放走了两位,在四位老人

家面前,我跟天香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两位如果真要走,我跟天香自知烂不住,可是我保证,只要两位在这时候跨出赵

家一步,我跟天香不敢等四位老人家以家法赐死,自当自己动手,横尸一对,两位要是不

信,可以尽管走。”

赵秀岚神色很平静,话说得也很和缓,可是份量却有千钧之重,也足以显露出道义真情

来。

李玉楼、池映红暗暗好生感动。

李玉楼道:“既然如此,我们兄妹什么都不说了。”话锋一顿,转望池映红:“时候不

早了,走,小妹,咱们歇着去吧i”他向着赵秀岚、董天香一抱拳,然后偕同池映红转身行

去。

赵秀岚跟董天香并肩站立,望着两人没入往小院子方向的夜色中,没动,也没说一句

话。

一名管事如飞掠到,一躬身,恭谟禀道:“启禀少主,八大门派高手有向大明湖集结的

迹象。”

赵秀岚神色平静,道:“交待下去,大明湖任他们集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那名管事恭应一声,如飞而去。

赵秀岚道:“照这么看,最迟天亮前后,他们一定会有动静。”

董天香道:“那还有好几个时辰呢!咱们也去歇歇,养养精神吧!”赵秀岚没再说话,

两个人转身行去,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李玉楼跟池映红回到了住处之后,也没再多说话,就各自回房歇息去了。不知道池映红

睡了没有?李玉楼和衣躺在床上,连眼都没合,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一些事情。

从拜别恩师时,恩师对他的交待、训勉,然后是离开“天外天”来到金陵,找金瞎子赴

二十年之约。

一直到带着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池映红,拜别九华宫主,最后是思索那处心积虑二十多

年,一直想毁灭他李家的残凶,究竟是何许人?这一连串的遇合聚散,不能说不够丰富,不

能说不是奇峰迭起,但他无法预料,将来会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因为他现在才感觉到,整个天下武林,似乎都在那残凶的拧制之中。

也就因为这,西门飞霜也好,柳楚楚也好,将来很可能处在两难之间。

所以,对将来,他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只要能找到残凶,报得亲仇,重返李家,他也就

不虚此生,很知足了。

唯一的真正收获,谁也无法改变的,是得到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是他世上唯一亲

人,使得他不再孤单。

而对池映红来说,这究竞是收获,还是损失呢!

这,恐怕只有池映红自己才能答案了。

不过,照目前的情形看,是收获也好,损失也好,池映红似乎也都看开了。

本来也是,既然是命,逊能不认么?他就这么想着,不知道想了多久,一直到他发觉窗

上透了曙色,他听见了动静。

动静,是一阵急速的衣袂飘风声。

他推测是八大门派的高手到了!他挺身下床,出了房。

他这里出了房门,那里池映红也出了房门。

他道:“小妹,你也听见了?”

池映红道:“我听见你起来了。”李玉楼微一怔:“你没睡?”

池映红道:“睡不着,哥,你听见了什么?”显然,她没听见那急速的阵阵衣袂飘风

声。

这是个人的修为深浅所致。

李玉楼告诉了她。

地立即道:“恐怕是八大门派的高手到了,咱们出去吧!”李玉喽道:“是该出去了,

不能等着人家帮咱们应付。”

兄妹俩相偕往外行去。

刚到前院,正巧碰见赵秀岚、董天香带着八大管事正往外走。

两个人一见李玉楼跟池映红,立即停了下来。

池映红道:“赵少主、董姑娘,是不是八大门派的高手到了?”赵秀岚道:“不错。”

李玉楼道:“两位是不是可以留在府里,由我跟舍妹出去应付?l赵秀岚微一笑,道:

“李少主不要忘了,贤兄妹不但是我济南世家的贵宾,而且是我济南世家的恩人。”李玉楼

道:“赵少主为什么老是这么说?”赵秀岚道:“李少主,赵秀岚说的是实清实话。”李玉

楼道:“那么咱们一起出去?”赵秀岚迟疑了一下。

池映红道:“我们兄妹说什么也要出去见见八大门派的高手。”

赵秀岚道:“据报如今来的并不是八大门派所有的高手,而是他们派出的两个人。”

李玉楼道:“那也一样,承蒙济南世家高义,硬要代我们兄妹挡八大门派的高手,但我

们兄妹也绝不能待在府上不出头。”赵秀岚一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恭敬不如从命

了,请!”李玉楼、池映红都没再说话,当郎四个人带着八大管事行了出去。

出了大门,大门外另站着八名济南世家的健儿。

他们的身份是家丁,但都是济南世家训练有素的好手。

另外,面对着济南世家的大门,三丈以外,并肩站立着一僧一道,僧、道的年纪都五十

以上,僧,慈眉善目,宝像庄严,道,长髯玉缁,仙风道骨。

李玉楼不认识他们,但武林中人,却没有不认识这一僧一道的,因为他们的身份在武林

中相当崇高。

只听池映红低声道:“哥,和尚是少林罗汉堂首座主持,全真是武当七子之首。”李玉

楼心头微微震动了一下。

这一僧一道的身份,在眼下武林中,的确是够崇高的了,少林罗汉堂、武当七子并不威

震武林。

心念转动闾,四个人口带着济南世家的八大管事出门丈余,赵秀岚、董天香倏然停住,

李玉楼、池映红跟着停下。

赵秀岚道:“在下赵秀岚,带华山世家董姑娘,谨代家父恭迎八大门派同道。”少林罗

汉堂那位首座,一双善目之中精光闪动,看了赵秀岚一眼,道:“阿弥陀佛,原来是济南世

家赵少主,失敬,少林罗汉堂慧空、武当七子一尘,拜望济南世家。”赵秀岚道:“不敢,

两位有什么见教,还请示下,以便在下向家父禀报。”少林罗汉堂首座慧空道:“不敢,贫

僧与一尘道兄,也是为八大门派传话而来,八大门派要一个人,不愿也不敢过于惊扰济南世

家。”赵秀岚道:“不知八大门派要的是那个人?”慧空道:“此人姓李名玉楼,还请赵少

主召他出来相见。”李玉楼忍不住道:“李玉楼已经出来了!”慧空大师跟一尘忙四下张

望,道:“在那儿?”

李玉楼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慧空跟一尘呆了一呆道:“你就是李玉楼?”李

玉楼点头道:“不错,我姓李,木子李,王字加一点的玉,楼阁玲珑的楼,八大门派如果是

为找我这个李玉楼,那就找到了。”慧空脸色一变道:“原来你就是——”当郎转望赵秀

岚,接道:“八大门派派老衲跟一尘道兄传话,就是要济南世家送出李玉楼,八大门派立即

撤走,绝不惊扰济南世家。”赵秀岚道:“他们两位是我济南世家的贵宾,也是济南世家的

大恩人,设使咱们易地而处,八大门派会这么做么?”

一尘道长脸上也变了色,就要说话。

李玉楼已然道:“容我请教,八大门派派两位来,只为传话,是不是?”

一尘道:“不错—”

李玉楼道:“容我再请教,八大门派是由那一派的那一位带领?”

一尘道:“是由少林掌教慧因大师带领。”

李玉楼道:“那么,两位话已经传到了,李玉楼也已经出了济南世家,可否容李玉楼跟

慧因大师相见?”慧空道:“当然可以,敝派掌教跟八大门派高手的所在地离此不远,你跟

贫衲及一尘道兄前去,自然会见着敝派掌教。”

“不!”赵秀岚突然道:“李少主只是跟着在下一起出来,济南世家并没有交出任何

人,八大门派如果要人,尽可以到济南世家来!”慧空、一尘双双脸上变色。

李玉楼转脸道:“赵少主——”

赵秀岚道:“李少主,撇开别的不谈,李少主跟池姑娘现在在济南世家作客,赵秀岚的

这种答覆,合情合理。”

李玉楼道:“他们要的是李玉楼,赵少主为什么不让我来应付?”赵秀岚微一笑道:

“李少主,我又要说了,只因为贤兄妹是我济南世家的贵宾、大恩人,设使李少主你跟赵秀

岚易地而处,李少主你会那么做么?”李玉楼一时没能答上话来。

只听一声震撼人心的佛号,慧空大师道:“贫衲跟一尘道兄懂了,这就回去覆命,请敝

掌教定夺。”

他跟一尘一躬身,转身沿着大明湖行去。

李玉楼道:“济南世家何必非让我兄妹添这个麻烦不可?”

赵秀岚道:“李少主又怎么能执意陷华山、济南二世家于不仁不义?”

只见慧空与一尘已然走远,双双被垂柳挡住不见。

董天香道:“他们不会马上来的,咱们进去等吧!”

赵秀岚道:“依我看,他们马上就会来了!”

池映红道:“他们对的是华山、济南两个世家,不会没有顾忌,恐怕他们会妥为商量,

谋定而后动。”赵秀岚道:“也好,咱们就先进去吧!”

一顿,转望八大管事,接道:“留意四周禁卫,只有任何异动,立即示警禀报!”

八大管事轰雷般一声恭应。

赵秀岚、董天香偕同李玉楼、池映红转身走向大门。

四个人进了大门,没往里走,就在厢房歇息等候。

果然,足足一盏热茶工夫,一名管事飞步进来禀报,八大门派高手过来了。

四人联袂出门,一眼就望见刚才慧空跟一尘行去处,步履轻捷的走过来一大批人,算算

足有五六十个。

以少林、武当声势最为浩大,少林来的是罗汉堂首座跟威震武林的十八罗汉,武当来的

是武当七子,带队的正是执武林牛耳,德高望重的少林掌教慧因大师。

老和街身躯魁伟,一部长髯都白了,步履仍是那么雄健有力。

转眼工夫,五六十个到了济南世家门前,倏然停住。

慧因大师当先而立,罗汉堂首座跟十八罗汉紧随身后,武当七子跟十八罗汉并立,后头

是黑压压的一片,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慧因虽是少林掌教,但赵秀岚、董天香是济南、华山世家的少主,论排名,四世家犹在

八门派之上,何况八门派是聚众寻衅而来,所以赵秀岚、董天香站着没动。

当然,李玉楼、池映红更不必动,一府、二宫排名更远在八门派之上,尤其他兄妹一个

是一府的少主,一个是九华宫的掌珠。

“阿弥陀佛!”一声苍劲佛号,慧因大师合什微躬身躯:“老衲少林慧因,见过济南世

家赵少主,华山世家董姑娘!”

赵秀岚、董天香这才双双答礼。

赵秀岚道:“掌教,九华宫主掌珠,池姑娘也在此地。”

慧因大师微一怔。

池映红已浅浅一礼:“池映红见过掌教!”

慧因大师神情一肃,忙答礼:“请恕老衲眼拙,没能认出池姑娘来!”转眼望慧空:

“慧空师弟,怎没听你说?”

慧空忙道:“赵少主末加引见,我跟一尘道兄都不知道。”慧因大师道:“现在知道

了,还不上前见过!”慧空恭应一声上前,武当七子也跟着上前,齐向池映红见礼。

池映红浅浅答礼:“池映红不敢当,只要八大门派对我兄妹手下留情,池映红就感激不

尽了!”

慧因大师微愕道:“贤兄昧?那位是令兄——”

池映红道:“李玉楼就是家兄。”

八大门派高手都猛一怔。

慧因大师讶然道:“李玉楼,他怎么会——”

池映红截口道:“稍时我兄妹自当奉知,掌教还是先跟赵少主说话吧!”

慧因大师惊异的看了李玉楼一眼:“老衲遵命!”

转向赵秀岚道:“听赵少主说,如果八大门派要人,还需到济南世家门口来,老衲等已

经到了!”

赵秀岚道:“李少主在此,但是他兄妹是济南、华山二世家的贵宾,也是赵、董两家的

恩人,掌教看该怎么办?”

慧因大师道:“八大门派无意,也不敢惊扰华山、济南二世家,只请——”赵秀岚截口

道:“只要赵、董两家交出李玉楼,八大门派就绝不惊扰赵、董两家,是不是?”慧因大师

道:“不错。”

赵秀岚道:“掌教快人快语,赵秀岚也不愿意绕圈子,只要济南、华山二世家还有一个

人在,我们就不可能交出李玉楼。”

慧因大师脸色一变。

八大门派高手齐起騒动。

“阿弥陀佛—”

慧因大师一声高亢佛号,当郎把騒动压了下去,他正要说话。

李玉楼跨步而前,道:“掌教可否容晚辈说几句话?”

慧因大师目光一凝,道:“施主有话请只管说。”李玉楼道:“晚辈请教,掌教可还记

得二十年前百花谷惊变?”

慧因大师道:“老衲何只记得,惨状犹在目前,施主问这——”

李玉楼道:“请掌教先答晚辈间话,稍待晚辈自当奉知原因。”慧因大师没说话。

李玉楼又道:“如今在场的八大门派高手,有几位在二十年前百花谷事后,曾参与搜救

李家遗孤之举。”

慧冈大师道:“恐怕十有八九都参与过。”

李玉楼道:“那么,二十年前,诸位曾参与搜救李家遗孤,二十年后的今天,诸位却又

联手来对付李家遗孤,这是为什么?”慧闪大师呆了一呆,道:“施主,谁是李家遗孤?”

李玉楼道:“晚辈李玉楼,先父李少侯。”

八大门派高手又起騒动,这一次的騒动远比前一次为大。

慧因大师脸色大变,惊虽道:“怎么说,施主就是那二十年前在百花谷中失踪的李家遗

孤?”李玉楼道:“正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