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二十六章

作者:独孤红

慧因似不信,抬眼望赵秀岚、董天香,赵、董二人没说话,但是脸上的肃穆神色已经说

明了一切。

慧因大师立又转望池映红:“可是姑娘又怎说——”池映红道:“掌教,我兄妹不瞒

人,也不怕人知道,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兄长。”八大门派高手的騒动立又增大了三分。

慧因大师身躯颤动,脚下退了一步,肃然合什:“原来如此,阿弥陀佛,善哉,善

战!”

李玉楼道:“掌教现在已经明白了?”

慧因大师当郎又上前一步,道:“既是“一府”遗孤李少主当面,八大门派也不必再有

所隐瞒,实告李少主,八大门派之所以联手对付李少主,实是不得已。”

李玉楼道:“还望掌教明示!”

慧因大师道:“只因八大门派俱皆失去了各派的最高令符——”李玉楼、池映红、赵秀

岚、董天香俱皆神情震动,脸上变色。

池映红道:“我明白了,可是有人以各派的最高命符,逼迫八大门派联手对付家兄?”

慧因道:“正是。”“那人是谁?”

“八大门派惭愧,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那人是谁,甚至于连身影都没见着。”池映

红道:“天下武林之中,能连盗各大门派最高合符,而能让八大门派连人都见不着的,少之

又少。”慧因大师道:“但是各门派都想不出他是谁,甚至于谁有这个可能。”

李玉楼道:“掌教,二十年前李家惨遭横祸,二十年后,有人又想假八大门派之手斩草

除根,那人是谁,就可想而知了!”

慧因大师一怔道:“李少主是说二十年前百花谷中的凶手?”

李玉楼道:“掌教以为呢?”慧因大师道:“李少主一语惊醒梦中人,先前八大门派不

知李少主是“一府”李家后人,所以没有想到。

如今,既然知道李少主就是二十年前百花谷惨遭横祸的“一府”李家后人,那盗取各门

派最高令符,逼迫八大门派联手对付李少主之人,也就昭然若揭了,可是他究竟是眼下武林

中的那一个呢?”

池映红道:“那就要看,眼下武林之中,谁有这个能耐了。”

慧因大师白眉一耸,道:“池姑娘,不是老衲斗胆,真说起来,能连盗八大门派最高令

符,而又能让八大门派连人影都看不见的,眼下武林中,谁也没这能耐。”

董天香突然道:“池姑娘,会不会跟济南世家、华山世家的事,同一手法呢?”慧因

道:“董姑娘是说——”董天香道:“各派都派有他的人,耐心潜伏了二十年。”慧因微怔

道:“老衲不懂!”

池映红遂把济南、华山二世家的事,以及阴谋手法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慧因大师悚然动容,道:“阿弥陀佛,布局于二十年前,行动于二十年后,

此人之心智及眼光可谓怕人。

但对八大门派来说,此一阴谋及手法,恐怕难以得逞,因为八大门派之中,大部份的门

派都没有女弟子,也不收女弟子。”这倒是,听那中年侍婢所讲,那些人二十年前只训练了

一些女子,并未训练男子。

董天香道:“或许对八大门派,是他自己下的手?”

池映红道:“也有可能,早在二十年前他另外训练了一批男子,连那些被训练的女子都

不知道。”

董天香一呆道:“这倒不无可能。”

只听慧因大师道:“阿弥陀佛,事既至今,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池映红道:“那么

掌教认为,现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慧因大师道:“最高合符被窃,八门派不得不听令于

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池映红道:“八门派现在已经知道事情的本未了,也知道要对付的是谁了,难道还要听

命于人?”慧因大师老脸上闪过抽搐,道:“池姑娘不但是武林中的人,而且是武林世家,

九华宫主的掌珠,应该知道八门派的不得已,而且武林中的合符,都是认符不认人。”

这是实情,这也就是为什么各家、各门派生怕令符落入邪魔,甚至于他人之手的道理所

在。

池映红道:“但不知,八大门派接受那持符人之令,要如何对付家兄?”慧因大师道:

“当然是假八门派之手,取李少主的命。”池映红道:“这么说,八门派是要助二十年前那

残凶,对“一府”李家后人斩草除根了甲。”慧因大师老脸上再闪抽搐,道:“阿弥陀佛,

八门派实万不得已,万望李少主、池姑娘体谅!”

池映红道:“你八门派联手要取家兄性命,对“一府”李家斩草除根,还要我兄妹原

谅,这不是很可笑啊!”

慧因大师一时没能说出话来。赵秀岚突然道:“既然如此,掌教就下令动手吧!除非八

大门派能不留济南、华山二世家一个人,否则别想动李少主分毫。”

慧因大师一袭僧袍无风自动,合什道:“阿弥陀佛,善哉,善战!”

李玉楼上前一步道:“敢问掌教,倘联合八大门派之力,取不了晚辈的性命呢?j慧因

大师道:“八门派派出之人手不能回山,万里追踪,漏踏江湖,一直到取了李少主的性命为

止。”

李玉楼脸色一变,道:“这跟三堡之中“震天”、“威远”的情形又自不同了。”慧因

大师道:“敢问李少主,“震天堡”如何,“威远堡”又如何?”

李玉楼道:“威远堡没能取了晚辈的性命,率众而退,震天堡堡主于奇威,断了一条臂

膀受创而归。”

慧因大师道:“阿弥陀佛,善战,善哉,这两样,八门派都做不到。”

李玉楼道:“掌教,舍妹擅施无影之毒,难躲难防,晚辈也自忖自保有余,我兄妹为的

只是八大门派。”

慧因大师道:“八门派感激,但是八门派就算一个个血溅尸横,埋骨江湖,也不敢违抗

各派的最高命符。”

李玉楼道:“既是如此,八门派就动手吧!不过八门派找的是李玉楼,跟济南、华山二

世家,甚至于跟舍妹,应该都无涉。”池映红听得微一怔,要说话。

慧因大师道:“只要济南、华山二世家不加阻拦,八门派自然不敢惊扰。”赵秀岚道:

“李少主,先声明,济南、华山二世家做不到。”李玉楼道:“赵少主听见了,我连舍妹都

不让参与。”池映红明白兄长的用心了,她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董天香道:“李少主的好意,赵、董两家感激,但是令妹是令妹,赵、董两家是赵、董

两家。”显然,董天香冰雪聪明,她不是不明白李玉楼的用心。

李玉楼道:“董姑娘——”

赵秀岚道:“李少主,请不要再说了,除非贤兄妹不在赵家做客,否则这件事赵、董两

家是管定了。”

李玉楼听得心里一动,微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李玉楼就不再多说了!”

话锋微顿,转望慧因大师,道:“咱们就借济南世家门前,这数十丈方圆之地作一了

断,八大门派之事,那一派的高于先行赐教?”

慧因大师道:“自然由我少林——”武当七子之首,一尘真人跨步而至,稽首道:“还

请大师容武当一尘七人,先攫锐锋!”

慧因大师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吧!七位小心了!”一尘又一稽首:“多谢大

师。”

他这里话声方落,那里武当七子的另六个已道袍飘飘,跨步而前,跟他站了个并肩,一

起面对着李玉楼。

慧因大师微一抬手,率众往后退去。

一尘真人转望李玉楼,道:“武当以剑术见长,贫道七师兄弟敢以剑术向李少主讨教—

—”李玉楼道:“我没有剑,也从不带兵刃。”赵秀岚拾手一招,道:“拿我剑来!”一名

管事跨步上前,双手呈上一把长剑。

赵秀岚伸手接过,走到李玉楼身边,递出长剑,道:“李少主,这是我的剑,试试看趁

不趁手?”李玉楼接过道:“谢谢赵少主!”

赵秀岚退了回去。

李玉楼剑交左手,右手握剑柄,按哑簧,铮然龙吟,长剑出鞘,一泓秋水,寒意逼人。

不是凡铁,一把好剑。

他抱剑当胸,一动未动。

武当七子抬手探腕,肩上剑穗飘扬的七把长剑一起出鞘,先后分毫不差,不但显示出了

剑术上的造诣,而且显示出七人有极好的默契。

本来就是,武当七子的剑阵,跟少林十八罗汉阵同样的威震武林。

长剑出鞘,一尘不动,另六人飘身疾掠,欺了开去,呈半圆形的面对着李玉楼,然后剑

平举,剑尖外指,齐对面前的李玉楼。

李玉楼泰然安祥,仍一动不动。

只听一尘道:“李少主请出招!”李玉楼道:“还是七位先出招吧!”

一尘道:“贫道说过,武当以剑术见长,贫道七师兄弟号称“武当七子”,又是向例联

手对敌——”

李玉楼道:“真人的意思我懂,不是我斗胆狂妄,我敌许三招,我若是先行出招,七位

就少了一次机会——”

武当七子脸色倏变。

本难怪,放眼当今武林,还没有一个敢跟武当七子只许三招的,尤其是在剑术上。

一尘真人冰冷道:“那么贫道七师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落,他跨步欺身,当先出剑,缓缓的一剑,直指李玉楼咽喉。

不见剑气,也未觉疾风。

谁都看得出,这是试探的一剑,为他自己,也为他六个师弟。

李玉楼没动,一动也没动。

但是,长剑近身,他只微一仰身,便堪堪避过了这一剑。

他没有出手,一尘没能试出来。

其实,就算他出了手,一尘也试不出来。

而一尘一剑落空,招式用老,连忙沉腕收剑,脚下微退,道:“李少主——”

李玉楼截口道:“真人,我只许三招,不能不珍惜。”

一尘长眉一扬,点头道:“好!”一句“好”字声中,他脚下微进,再次振腕出剑,剑

花三朵,反击上中下三路。

这一招,不只是试探,而且是真功夫,实中有虚,虚中有实,就看李玉楼怎么躲闪而,

李玉楼没有躲闪,他右腕一抖,长剑挥出,只见寒光一闪,只听龙吟似的一声金铁交鸣。

他仍然站在那儿,身形纹风未动。

一尘的一把长剑却已斜斜荡起,一个身躯也往后退了一步。

八门派高手脸上变了色,谁都是大行家,谁都看得出,只这么一剑,一尘已经吃了亏

了。

一尘的脸上浮现了惊容。

李玉楼道:“这是一招,我还剩两招。”

一尘脸上的惊容,变成了怒容,振腕抖剑,长剑嗡嗡作响,嗡嗡的响声中,他三次出

剑。

武当七子的另六个也出了剑,七个人身躯闪动,七柄长剑矫若游龙,漫天剑影,弥天剑

气之中,作石破天惊,霹雳万钧的一击。

这也是武当剑阵的一式。

一尘已试出了李玉楼修为的深浅,其他六个看得一清二楚,逼得他们不得不提早发动剑

阵。

李玉楼身躯忽作飞旋,仗剑扑进了漫天剑影,弥空剑气之中,只见寒光二次吞吐,最后

一次,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沙飞石走,声势惊人。

然后,剑影、剑气一时俱敛,李玉楼站回了原处,仍然抱剑当胸。

武当七子也站回了原处,却是七柄长剑下垂,个个面如死灰。

在场的所有大行家,谁也没看出来,李玉楼剩下那两招是怎么出手的?但是现在谁都看

见了,武当七子剑柄上的剑穗不见了,地上多了七个鹅黄色的东西,正是原在武当七子剑柄

上的剑穗。

这只是剑穗,也可以换成身上的任何部位。

这还不够么?够了,很够了!

没出三招,一招不多,一招不少,三招就挫败了武当高手,威震武林的武当七子的剑

阵。

八大门派高手是亲眼看见的,不然谁都不会相信。

李玉楼抬手翻腕,铮然龙吟,寒光倏敛,长剑归了鞘。

只听慧因大师震声道:“敢问李少主,是当今那一位的高弟?”

池映红道:““天外天”无名老人,掌教听过么?”“啊!”

慧因大师脱口惊叫,脚下踉跄,退了两步。

八大门派高手立起騒动。

只听一尘道:“无量寿佛,还好,武当输得不菟,一点也不冤。”

李玉楼霍然转身:“赵少主、董姑娘,我兄妹不敢多事打扰,就此告辞,接剑!”

他振腕抛出长剑。

赵秀岚一怔,忙伸手接剑。

李玉楼回身一把拉住了池映红:“小妹,咱们走!”;带着池映红双双腾起,破空而

去。

等到赵秀岚、董天香定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已走得不见了,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慧因大师向着赵秀岚、董天香合什躬身:“八门派告辞,打扰之处,容后赔罪!”

话落,他也没等赵秀岚有任何反应,带着八大门派的高手走了,去的方向正是李玉楼、

池映红兄妹去的方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