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二十七章

作者:独孤红

李玉楼心里急,把他那得自“天外天”无名老人真传的修为施展到了极限,池映红被他

带着,只觉直觉御风飞行,快如奔电。

李玉楼心里急,也日夜奔驰,毫不停歇,不知道他怎么样,连被他带着奔驰的池映红,

都觉得累,觉得饿,觉得渴了。

她忍不住道:“哥,停下来歇歇好不!”

李玉楼道:“小妹,我不能,你忍忍!”

池映红道:“哥,你的修为再高,毕竟是血肉之躯,像你这样赶,咱们赶到了衡阳世家

之后,我担心你能为飞霜姐做些什么?”

李玉楼身躯震动了一下,奔驰的速度立即慢了下来,随即就停了下来,停身处,是一片

旷野,远处依稀可以望见些房舍。

两个人找个地方往下一坐,池映红看了看李玉楼,道:“哥,难道你不渴不饿也不累?

李玉楼苦笑了一下,道:“小妹,咱们跟东方姑娘分手多久了?”池映红道:“整整一个时

辰了。”

李玉楼神情又震动了一下,道:“我心里急,只顾着赶路,忘了你会累,会渴会饿了。

”池映红道:“哥,我也急,可是毕竟咱们都是血肉之躯,相信你也会累,也会渴会

饿,我刚说过,像这样,就算咱们提早赶到,又能为飞霜姐做什么?”

李玉楼道:“我实在是欠西门姑娘太多。”

池映红道:“我知道,除了小红、小绿外,还有人比我更清楚么?”

李玉楼沉默了一下道:“我们找个地方吃点喝点。”

池映红道:“看得见房舍,恐怕前面就有人家。”李玉楼站起来道:“那咱们过去看

看。”

池映红急往起站,一下竟没站起来。

李玉楼忙伸手把她拉了起来,歉疚还加上怜惜:“小妹——”

池映红微笑了一下:“不要说了,谁叫你是我哥哥,我是你妹妹?”

李玉楼没再多说,扶着池映红往前行去,好在没多远,约摸盏茶工夫,一片小村落已近

在眼前。

村落虽小,却是来往客商所必经,而且前后老远不再见村店,所以这个小村落里,借人

吃住的地方就有好几家。

最大的一家,就在村东大路旁。

这一家,既是客栈,又卖吃喝。

李玉楼和池映红就找上了这家。

可是他们俩迟了一步,一进门,就见两个中年黑衣人,大刺刺的站在柜台前,一口气把

这一家的吃住全包了。

而且言明他们是打前站的,后面大队人马即将来到。

那大队人马,赫然是衡阳世家送亲的队伍。

只听说过有迎亲的队伍。

没有听说有送亲的队伍。

谁的女儿嫁不出去,人家不来迎,还得送去。

不管有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但眼前这一件试,听得李玉楼心神震动,一时说不上来是

惊是喜。

池映红一声没吭,拉着他悄悄退了出去,道:“哥,听我的对了吧?要是像你那样赶,

不停下来歇歇,就算能提早赶到,不也错过了,就像东方姑娘说的,这也是天意,苍天可怜

你跟飞霜姐。”

李玉楼心头连跳道:“小妹,那咱们——”

池映红道:“当然是不用往前赶了,在这儿等啊!后头的人一时半会儿还到不了,咱们

另找地方吃喝歇着去,等他们到了,我们也吃饱歇息够了,不是正好办事么?”李玉楼笑

了,他不急了,另找个地方,就在对面。

这一家虽然小了点,可是吃喝歇息也很不错了,何况就在对面,可以监视那一家的一动

一静。

兄妹俩进去找了个临时座头,点了吃喝,就坐下来等。

边吃喝,边歇息,边等,一直到吃饱喝足,歇息够了,远远的传来了杂乱的蹄声跟车轮

声。

李玉楼就要会帐,池映红拦住了他:“急什么,还没到呢!”李玉楼道:“会了帐,坐

着等,不是一样?”池映红看了他一眼,道:“哥,幸亏我已经是你妹妹了!”李玉楼懂她

的意思,脸上微热,勉强一笑,招来了伙计,把帐会了,然后告诉伙计耍再坐会儿。

好在客人不多,做生意的也和气,伙计不但满口答应,还给了两杯茶。

这儿伙计刚走开,那里蹄声已近,只见一支队伍,有车有马,已经来到。

最前头,是十多名黑衣人,佩剑,步行。

后头,赫然是西门飞雪的“快剑八卫”。

“快剑八卫”之后,则是一辆双套高蓬马车,车蓬密遮,看不见里头。

车旁,两人两骑,左边是个身穿锦袍的瘦削老者,右边则是衡阳世家的少主西门飞雪。

西门飞雪的长像,有几分像锦袍老人,不知道那锦袍老人是否就是衡阳世家的主人,也

就是西门飞雪的天伦西门逸。

池映红听说过,没见过。

李玉楼当然就更不必说了!既然有可能是西门逸的锦袍老人,跟少主西门飞雪护车,那

马车里面坐的,十成十是西门飞霜了。

李玉楼忍不住为之一阵激动。

人跟车马停住,西门飞雪翻身下马,过去掀起车帘。

车里,出来了三个人,头一个,正是西门飞霜。

她,仍然是一身黑衣,黑纱蒙面。

第二个,是个年纪跟锦袍老人差不多的老妇人,第三个则是个中年婢女。

老妇人行动似乎不方便,由那个中年婢女扶着。

李玉楼立时就要往起站。

池映红伸手拦住。

李玉楼道:“小妹——”

池映红道:“哥,你看见了那个中年婢女没有?”

李玉楼立时想起了死在巫山,西门飞霜说是乃母贴身婢女的那个燕红,也想起了华山世

家、济南世家的几个中年婢女。

他道:“你是说——”

池映红道:“老妇人可是飞霜姐的母亲西门老夫人,她没有病容,却行动不便,由中年

婢女扶着,飞霜姐没伸手,我有点怀疑。”

李玉楼道:“你怀疑老妇人是受中年婢女所制?”池映红道:“如果我不幸料中,咱们

怎么能轻举妄动?”

李玉楼道:“可是西门家那么多人,怎么会对付不了中年婢女?”

池映红道:“哥,你真是难得糊涂,西门家不能是有所顾忌么?”

就这么两句话工夫,那中年婢女已搀扶着老妇人,偕同西门飞霜进了那家客栈,锦袍老

人跟了进去。

西门飞雪则神色冷傲,不可一世的交待了一阵之后,也跟了进去。

剩下的“快剑八卫”与十名佩剑黑衣人,拉着两匹坐骑,指挥着车把式赶车,经由客栈

旁一条胡同,绕向了客栈后,转眼工夫走了个干净。

李玉楼强忍住心头激动,道:“小妹,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池映红道:“那就要看,你是打算来明的,还是来暗的了?”

李玉楼道:“当然是来明的。”池映红道:“哥,你不要忘了,那中年婢女寸步不离,

一直傍着西门老夫人,而且整个衡阳世家,除了飞霜姐外,对咱们都是敌非友。”

李玉楼道:“你的意思是,咱们来暗的?”

池映红点点头,道:“至少咱们得先制住那名中年婢女之后,才能来明的。”李玉楼沉

默了一下,道:“那么咱们怎么个来暗的法?”池映红眨动了一下美目,道:“跟我走就是

了!”姑娘地似乎有点卖开子,李玉楼没有问,用不着问,此刻他也没有心情问,当即他把

伙计叫过来会了帐。

会过了帐,池映红带着他走出去,不往对面走,顺着廊檐底下往旁行去。

走没多远,看见对街有条小胡同,地又带着李玉楼行向对街,进了那条小胡同。

李玉楼一句话没说,只跟着她走,不过他心里明白,池映红一定是要绕到那家客栈后面

去。

果然不错,走没多远,又一条小胡同横在眼前,池映红立即拐了进去,走不到丈余,便

听见了马匹的低嘶声。

显然,已到了那家客栈的后墙外了。

池映红停住了,低声道:“哥,咱们已经到了那家客栈后头了。”

李玉楼道:“咱们从这儿进去?”

池映红一点头:“不过得先弄清楚有没有人!”墙是砖墙,隔不多远便留着一个镂花方

格,从方格往里看,不难一清二楚。

二人挨近最近一处方格,缓缓探身往里看,只见墙里正是后院所在,所有的地方正在上

房屋后,空荡寂静。

旁边还邻着一个跨院,马车跟几匹马都在那儿,也末见有人看守。

两个人互望微一示意,李玉楼拉着她双双腾起,翻墙掠了进去。

落身在上房屋后,两个人贴着上房屋后墙往一头走,到了屋角探头看,旁边一列之间是

西厢房,两间门开着,已经住进了人,最靠北这一间门仍锁着,显然还没人住。

这时候不住人,应该是不会再住人了。

李玉楼一打手势,拉着池映红窜了过去。

到了西厢房后最北这一间后窗外凝神一听,里头果然没人,当郎开了后窗,轻轻跃了进

去,又关上窗户。

床铺桌椅收拾得很干净,相当不错的一间。

隔着墙可以听见邻房有一两声谈话声,可是话声不大,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

两个人挨近前窗,点破窗户低头往外看,后院里的情景一览无遗。

东厢房靠南的两间也住了人,同样的是靠北一间空着,住人的两间门开着,里头有人走

动,一间是佩剑黑衣人,一间是“快剑八卫”里的几个。

显然,他们都分开住了。

上房间一列之间,一明两暗,正中堂屋似的一间门开着,只是看不见人影,也听不见人

声。

池映红低低道:“恐怕麻烦。”李玉楼道:“怎么?”池映红道:“飞霜姐她们一定住

上房,可是咱们怎么过去呀!也不知道她跟老夫人在那一间里?”

这倒是实情,两边厢房里住的有人,上房里住的也有西门逸跟西门飞雪,从这间到上房

去,要想不被发现,只怕是不容易。

李玉楼道:“不急在这一会儿,咱们等一等再说!”等什么?有什么可等的?等了半

天,仍不见上房里有任何动静。

后院里唯一的动静是客栈里伙计送来了茶水。

但是刚进后院就被东厢房出来的两个黑衣人拦住了,然后,他们两个捧着茶水进了上

房,转眼工夫后就又出来了。

李玉楼皱了眉。

池映红道:“看样子恐怕只有来明的了,可是来明的又怕——”李玉楼抬手拦住了她,

道:“小妹,咱们来个一明一暗。”

池映红微愕道:“一明一暗?”李玉楼道:“咱们一个绕列后院门去现身发话,把他们

都引到院子里来,西门姑娘跟老夫人一定不会出来。

而另一个则乘这个机会摸进上房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制住那个中年婢女,你选那

一个?”;池映红笑了:“好主意。”

想了想,接道:“迅雷不及掩耳制住那个婢女,我没有把握,还是由我来绕到前头现身

发话,把他们引到院子里去吧!”

经此决定,李玉楼立即山后窗送出了池映红,然后他又回到前窗,经由小洞外望等着

了。

转眼工夫之后,他看见了,池映红已经站在后院门门,只听她道:“末学后进不速客,

求见主人,烦请那位代为通报?”

话声方落,东西厢房里的都到了院子里,而且行动飞快,“快剑八卫”还有那十名佩剑

黑衣人。

十八个人分两列,成弧形排开,面对着池映红。

随听“快剑八卫”里的一位冶然道:“你是什么人,什么事求见我家主人?”显然,他

们没认出是池映红。

池映红道:“九华宫池映红,听说飞霜姐在此,特来拜望。”真是人名树影,此言一

出,上房里立郎一前一后走出两个人来,正是锦袍老人跟西门飞雪。

随即,又一个人走出上房,是西门飞霜。

李玉楼忍不住刚一阵激动,西门飞霜那里已发了话:“爹,池姑娘是我至交——”只见

锦袍老人冰冷地道:“谁叫你出来的?l西门飞霜道:“无论如何,您总不能连朋友也不让

我见——”

李玉楼没再听下去,他扬手一掌,震得整扇窗户粉碎,激射飞扬,然后他拔身飞掠,疾

扑上房。

他的身法的确快,快得吓人,当院子里的人听见砰然一声响,转眼急看的当儿,看见的

只是一扇窗户破碎飞扬,却没看见李玉楼,连西门飞霜都没有看见,而这个时候,李玉楼已

进了上房。

李玉楼进了上房,转身左扑,进了西耳房。

他碰对了,西耳房里,老妇人躺在床上,那中年婢女就坐在床前,她那里还没有任何警

觉,只觉一阵疾风迎面吹到。

等她看见了眼前多了个人影时,她已经被制住穴道不能动了,床上的老妇人一脸惊容,

就要支撑着往起坐。

李玉楼道:“老夫人可是受她胁迫?”老妇人吃力地点头道:“正是,你是——”

李玉楼没容老妇人再说话,道:“老夫人现在可以放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