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二十八章

作者:独孤红

五个人进了上房,分宾主落座。

老妇人劈头便道:“老身是等不及了,这就把小女飞霜托付给李少侠。”谁也没想到老

妇人会有此一着,都为之一怔。

尤其是李玉楼,一时更没能答上话来。

忽听西门飞霜道:“娘,女儿不愿!”

几个人又为之一怔,谁也没想到西门飞霜会有此一说。

池映红冰雪聪明,她立即接了口:“要是飞霜姐有别的原冈,我不敢置评,可是飞霜姐

要是为脸上的伤痕,我认为那是多余。”

李玉楼马上站了起来:“姑娘是说李玉楼为人间贱丈夫——”西门飞霜道:“李郎——

l池映红道:“姐姐三番两次为自己争,为自己求,为的是什么?现在好不容易争到了,求

到了,又轻易放弃,我不认为这是智举。”

西门飞霜道:“妹妹——”

池映红道:“姐姐要我哥哥怎么表明心迹,只要姐姐说得出,我哥哥一定做得到。”

西门飞霜忙道:“不,我不是信不过李郎,而是——”池映红道:“既然信得过,那就

什么也不用说了,哥,还不快拜见岳父岳母?”

李王楼却站着没动,望着西门飞霜正色道:“只要姑娘知道李玉楼不是人间贱丈夫,李

玉楼等姑娘一句话。”

西门飞霜娇躯倏颤:“李郎,我感激——”李玉楼道:“该感激的是我,我要的不是姑

娘的感激。”西门飞霜低下了头,哑声道:“我——我愿意。”

李玉楼转身拜下。

乐得西门逸夫妇俩笑口大闲,伸手忙扶。

等李玉楼落了座,老妇人道:“池姑娘跟玉楼怎么会以兄妹相称,难道是结了义兄妹

么?”池映红道:“不,足亲兄昧!l西门渔夫妇听得一怔。

李玉楼转望西门飞霜:“姑娘没有告诉两位老人家?l西门飞霜道:“没有。”李玉楼

当即转过脸去,把他的出身来历,以及与池映红的兄妹关系,丝毫未加隐瞒的说厂个明白。

静静听毕,西门逸夫妇大为诧异,也大为惊奇。

只听西门逸道:“原来李少侠是“一府”李家,少侯兄之后——”池映红道:“您现在

还叫我哥哥少侠,叫他怎么受得住?”

西门逸哈哈大笑道:“对对对,映红姑娘说得对,我索性叫他玉楼好了,霜儿得能匹配

一府李家少侯兄后人,是她的福份,我西门家也增光不少啊—”

老妇人更是合不拢嘴,至感安慰。

李玉楼迟疑一下道:“您老人家千万别这么说,李家跟玉楼当不起,如果真要说福份跟

增光,那是玉楼跟李家——”

西门逸还待再说。

李正楼巳然又道:“有件事,玉楼认为该先禀明两位老人家——”西门飞霜冰雪聪明,

善解人意,道:“李郎,你想禀知爹娘的事,由我来禀告,是不是更为恰当?”

李玉楼一怔,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好?只听池映红道:“也对,那就由姐姐禀告吧!”老

妇人道:“霜儿,究竟什么事啊?”西门飞霜道:“李郎跟紫云宫柳楚楚也有婚约。”

老妇人微“哦”了声。

西门飞霜旋郎就把李玉楼结识柳楚楚的经过说了一遍。

地这儿刚把话说完,西门逸已然笑道:“柳家丫头也太痴情了,不过她的眼光还是真不

错。”显然,这个为人父者,并未在意。

老妇人则含笑道:“一下子又多了一家亲戚,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添亲戚了?”李玉

楼听得脸上一热。

池映红掩口笑了。

只听西门飞霜道:“李郎人品所学,举世难求,再加上他仁厚心肠软,以后的事,谁又

知道呢?”

池映红不由笑出了声来。

李玉楼涨红了脸,急急道:“怎么姑娘你也取笑起我来了!”西门飞霜轻笑未语。

西门逸则哈哈大笑道:“不管怎么说,西门家突然之间添了“一府”李家、九华宫、紫

云宫这么几家亲戚,总是可喜可贺之事,不过我已经很知足了,可以不必再添了。”

池映红暗笑不已。

李玉楼一张脸红得厉害,道:“谢谢两位老人家曲谅!”西门逸又微一笑:“正主儿都

愿意,我们何必起哄,这种事吃力讨不了好的。”

四世家两正两邪,东方、西门两家恰好列在这个“邪”字之内,而没想到一旦救了西门

夫人,一旦结上了亲,西门氏二老竞如此平易可亲,尤其西门逸,竟如此豁达诙谐,这是李

玉楼跟池映红,甚更于天下武林都想不到的。

可能,就跟对西门飞霜这位“冷面素心黑罗刹”的看法一样,说西门家跟东方家一样,

列在一个“邪”字之内,是错误,是传闻之误,西门家顶多也只是出了一个西门飞雪不肯子

而已。

西门逸夫妇何等老于世故,他们避开李玉楼跟池映红的关系不谈,因为那毕竟是李玉楼

跟池映红的长辈们的一念之误。

他们只提了二十年前的百花谷惊变,提起了这个不幸,自不免相对曦嘘一番。

老夫妇俩还说,自当年至今,衡阳世家对这件不幸一直耿耿于怀,如今两家既已结了

亲,更是义不容辞,从今以后,西门家一定会尽全力协助,务期早日找出残凶,侦破此一公

案。

李玉楼并不希望别人插手,但是两位老人家的盛情,又冲着未婚娇妻,他不能不致谢一

番。

该说的说得差不多了,西门逸命人往里间提出了那名中年婢女。

李玉楼的制穴手法,别人解不开,解铃还得系铃人,李玉楼搜出了中年婢女预藏在口中

的毒葯之后,拍活了中年埤女的穴道。

问是白问,中年婢女的说词跟前些华山、济南二世家的几个中年婢女一样。

最后,还是由李玉楼废了她一身武功,放走了她。

小红、小绿对西门飞霜忠心耿耿,西门飞霜对这两个美而伶俐的婢女也情同姐妹,何况

李玉楼、池映红之来,也得力于地二人救主心切,不顾生死,出外找寻。

尤其这中间还牵扯了一个东方玉瑶,人家代二婢不辞辛苦离庵找李玉楼,也欠人家一份

情。

西门飞霜也好,李玉楼、池映红也好,自然挂念着二婢。

于是,西门飞霜禀明爹娘,耍偕个郎兄妹去探亲,去接回。

西门逸马上就点了点头道:“也好,你们去吧!不管怎么说,东方家不能不给人家一个

交代,我跟你娘带着你哥哥到恒山走一赵——”

话声未落,池映红就截了口:“何必劳动您二位,解铃还须系铃人,接回小红、小绿

后,我们跑一赵恒山世家就行了,有东方姑娘这个助力,也好说话。”西门逸道:“东方玉

琪的一身武功,是毁在玉楼手里,你们认为由你们去妥当吗?”池映红道:“这件事总要解

决的,避而不见不是办法,有东方姑娘这个助力,东方氏二老,如果了解乃子足咎由自取,

应没什么话好说。”

西门逸摇头道:“只怕东方夫妇不是那么通情达礼的人。”

池映红道:“既然如此,那更不能躲,也躲不掉,必须面对面加以解决。”

西门夫人微微点头道:“倒也是,可是雪儿的事怎么办?总是他害人,毁了人家女儿的

一辈子。”池映红道:“真要说起来,那也怪他们的儿子,如果不是飞霜姐福运好,不也毁

在了他们儿子手里?还是由我们几个前去吧—冲着东方姑娘,总要作个圆满解决,到那时

候,您两位再亲自登门也不迟。”

西门夫人转望西门逸道:“映红姑娘言之有理,我看咱们就听她的吧?”西门夫人既已

同意,西门逸自然也就点了点头。

西门飞霜因挂念小红、小绿,便不再鼽误,当郎和李玉楼兄妹拜别父母,三人联袂出了

客栈。

剃度出家,法名枯心的东方玉瑶,告诉过李玉楼池映红,她那座尼庵庵名叫“水月

庵”。

有名就不难打听不难找。

李玉楼、池映红带路,三个人踏上了来时,一路打听、一路问,没多久,三个人就找到

了“水月庵”。

“水月庵”座落在一条小溪畔,一片桃林中。

小溪清澈见底,桃林一片丹红。

“水月庵”的座落处,美而宁静。

更美的是,片片红叶随流水,红绿相映,默默远去,只要不是俗人,应该都会爱这个地

方。

只要不是俗人,应该都爱拾几片红叶,坐在溪畔,投叶于水,看它随波远去。

现在溪畔就坐着位姑娘,她的衣裳跟枫叶一样红,她面向溪流,一动不动。

她,一定不俗。

池映红轻声道:“那一定是小红。”她是由红衣姑娘的衣着判断。

西门飞霜激动点头:“不错,是她!”她因激动而忍不住脱口轻唤:“小红!”

红衣姑娘似乎一怔,然后猛然回头,那张脸虽然清瘦、憔悴,可是认识她的,仍能一眼

认出,可不正是小红?小红又是一怔,然后猛然激动,脱口一声:“二!”娘!”就势腾

起,疾掠而至,扑地拜倒,香层耸动,泣不成声。

西门飞霜覆面黑纱尽湿,衣衫无风自动,伸手扶起了她,道:“你没看见李相公跟池姑

娘?”小红低着头,转身就待再行礼。

池映红拦住了她,带着因感动而涌起的两眶热泪,含笑道:“小红,别,我们兄妹该谢

谢你跟小绿这两个大媒。

不是你们救主心切,奋不顾身出来找我们兄昧,我们兄妹不会去救西门姑娘,我们不去

救西门姑娘,我哥哥也不会跟西门姑娘结成这段好姻缘。”小红猛抬头,急叫:“二姑娘—

—”西门飞霜点头道:“池姑娘说的是实情,不过还有很多事,一时也说不完,等一下一起

告诉你们两个。”

即便还没有了解内情,既见着了二姑娘,还听池映红这么说,总是好信息。

小红低下头去又哭了,多少日子来的委屈、辛苦与痛楚,一下子全发泄了出来,哭着,

她转身要叫。

西门飞霜栏住了地:“先别叫,小绿呢?”小红道:“她还没全好——”西门飞霜道:

“咱们进去看她去,而且也该先见见主人。”小红仍哭着道:“容婢子带路!”

她浅施一礼,转身行去,却仍低头哭着。

李玉楼、西门飞霜、池映红,感动的跟在后头,行向水月庵。

水月庵是座不大不小的尼庵,一圈围墙,几闾房舍,恐怕建有百年了,刚进庵门,来到

前院,迎面来了个容颜秀丽的年轻尼姑,正是枯心。

小红哭着施礼,枯心一怔停步。

池映红道:“庵主,西门姑娘跟我们致谢来了!”

西门飞霜入目昔日红颜,今日已入空门,心真不免又是一阵难受,道:“玉瑶妹妹,是

我,西门飞霜!”

枯心听出了西门飞霜的话声,定过神来一阵惊喜,旋即又恢复平静,含笑道:“姑娘已

脱危险,可喜可贺,也不枉红、绿两位姑娘奔波一场了。”西门飞霜道:“我该向妹妹致

谢。”

她盈盈施下礼去。

枯心连忙答礼:“枯心不敢居功,不敢掠人之美,还是请先探视绿姑娘,让她早点高兴

高兴吧!容枯心带路!”她浅施一礼,转身行去。

她没那么热络,似乎也不愿多说话。

一旦遁入空门,难道就真能看破世情,淡视一切。

几个人也没多说,默默跟了去。

转过佛堂,就是后院,花木扶疏,曲道通幽,两三间禅房座落在花园之间,宁静异常。

几个人刚进入后院,一间禅房门口闪现一条纤小人影,脸色苍白,瘦而憔悴,可不正是

小绿?几个人刚看见她,只听小绿颤声道:“姑娘——”她张臂扑了过来。

西门飞霜忙道:“小绿,慢点儿!”话声方落,小绿脚下不稳,娇躯一个踉脸。

小红抢身出去要扶,可是她没有西门飞霜快,一阵香风擦身而过,西门飞霜已越过地迎

着小绿,伸手扶住。

只听小绿一声:“姑娘——”

整个人已哭倒在西门飞霜镶里。

西门飞霜拥着这个忠心耿耿,情同姐妹的侍婢,又是一阵热泪直淌。

枯心走过来,含笑道:“绿姑娘,你还没有完全恢复——”小绿猛然离开了西门飞霜,

带泪而笑道:“谁说的,婢子已经全好了,姑娘就是医治婢子的仙丹灵葯。”

一听这话,几个人含着泪全笑了。

可是小绿说完话却又哭了。

西门飞霜手抚香肩,柔声道:“好了,小绿,别哭了,你刚好——”小绿道:“不,姑

娘,婢子不怕,能见着姑娘跟李相公在一起,婢子就是死也心甘情愿的。

话虽如此,她到底住了声。

她是住了声,可是几个人却被她这句话感动得热泪又是一涌。

枯心肃客,几个人进了禅房,然后枯心以烧茶待客而避开了。

小红、小绿都没有多让,西门飞霜也没多留。

几个人落了座,西门飞霜把李玉楼跟池映红的关系,又告诉了小红、小绿一遍,然后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