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 三 章

作者:独孤红

这个人,年纪卅上下,一袭潇洒青衫,人也长得俊逸不凡,最惹眼的是chún上还留着两撇

风流小胡子。

他是没胡说,这么一位人物,的确不会让一般姑娘们失望。

怎奈何,他碰上的是这位姑娘。

人进舱门,当然,一眼就看见了坐着的美姑娘,跟站着的小红、小绿。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许就是古人留传下来的那四个字儿:“惊为天人”。

这位风流潇洒的青衫小胡子,刹时脸上变了色,直了眼,脸上、眼里,还现出了莫大的

惊容。

这时候要是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他,应该是最为传神不过了。

也就在这时候,一刹那间一切就像定住了,美姑娘跟小红、小绿,坐的坐,站的站,没

说话,也没动一动。

那位风流潇洒的青衫小胡子,更是像尊泥塑木雕的人像,连那掀帘子的手,都忘记放了

下来。

不知道是那艘船上往河里倒水,“哗!”地一声。

这一声惊醒了那位风流潇洒青衫小胡子,他身躯一颤,手放下了,脸上扯动了几下,挤

出了一丝不知道是笑还是哭的表情,喉头动了几下,嘴张了几张,才说出了话来,却只是这

么一声:“二……二姑娘!”

他说了话,美姑娘也开了口,话声冷得像冰,美目里两道冷芒也更见逼人:“君伯英,

你还认得我这个二姑娘么?”

风流潇洒青衫小胡子一听这话,机伶再颤,两腿一弯,竟砰然一声跪在了地毡上:“属

下不知道二姑娘在此,属下该死二姑娘开恩!”

风流潇洒青衫小胡子称美姑娘为二姑娘,自称属下,且怕成这个样,这位美姑娘又是何

等人物?

只听美姑娘冷冷一笑,道:“要不是出这趟门,我还不知道我西门家八大护院之一的君

大护院,在外头这么威风,这么神气呢?一个护院尚且如此,我西门家的人就可想而知了,

让我不能不引以为傲啊!”

风流潇洒青衫小胡子君伯英脸都白了,额上也见了汗,只见他立即低下了头:“二姑娘

开恩,属下实在不知道二姑娘在此,否则天瞻也不敢──”

美姑娘截口道:“照你这么说,如果在这儿的不是我,而真是秦淮灯船之上的姑娘,那

也就算不得什么了,是不是?”

君伯英头又低下了三分:“二姑娘明鉴,属下不敢!”

美姑娘突然沉声道:“既然不敢,那么你硬闯入船舱是要干什么?”

君伯英机伶一颤,头几乎触着了膝下地毡:“二姑娘开恩,属下知罪!”

美姑娘道:“那么我问你,你远从衡阳跑到金陵来,是干什么来了?”

君伯英道:“不敢欺瞒二姑娘,属下等是奉命找寻二姑娘。”

美姑娘轻“哦”一声道:“听你的口气,出来找我的,还不只你一个人?”

君伯英道:“回二姑娘,八大护院出来了四个。”

“还有呢?”

“由宫总管带领。”

“还有么?”

君伯英迟疑了一下。

美姑娘冰冷道:“君伯英!”

君伯英一颤忙道:“还有少主带领着八英。”

美姑娘脸色微一变:“他们人都在那儿?”

君伯英道:“回二姑娘,宫总管带领属下等刚到金陵,总管命属下等分头找寻,少主带

领八英则还没到。”

美姑娘冷冷一笑道:“没想到我只是出来玩儿一趟,家里却这么劳师动众──”

“回二姑娘,老主人跟夫人急的不得了──”

美姑娘道:“我想像得到,我要是顺从老主人跟夫人的心意,乖乖的待在家里听任他们

摆布,他们就不会着急了。”

君伯英没接话。

这话叫他怎么接?他也不敢。

只听美姑娘又道:“那么你现在误打误撞找到我了,你打算怎么办?”

“这……”君伯英迟疑了一下:“属下不敢进言,还请二姑娘做主!”

美姑娘道:“算你还有几分小聪明,我告诉你,听清楚了,你只是到秦淮无垢姑娘的灯

船上来过,可是并没有找到我,你懂么?”

“这──”

“君伯英,听进去这句话,也牢牢记住,它能换你的一条命。”

君伯英机伶猛颤,忙道:“回二姑娘,属下懂了!”

“懂就好!”美姑娘道:“别以为我杀不了你,除你之外,只要他们任何人到这儿来找

到我,我就唯你是问,下船去吧!”

君伯英身躯再颤,也如逢大赦,恭应一声,跪势不变,转身外扑,珠帘略一掀动,就不

见了人影。

小红、小绿忙转眼望美姑娘:“姑娘──”

美姑娘冷然道:“时间不早了,开饭吧!”

小红道:“姑娘,君伯英他会──”

美姑娘冰声道:“我说开饭。”

小红没敢再说,低头恭应:“是!”

话落,转身离去。

口口  口口  口口

不知过了多久,年轻人自己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置身在一间

木板隔成的屋里,躺在一张相当舒服的床上,混身上下都是湿的。

他没有马上起来,先躺在那儿想。

当然,他很快就想起了是怎么回事,然后他又静静的听,他先听见头顶方向的木板外,

有啪啪的水响。

他明白了,他是置身在一条船上,而且是在底舱。

接着,他又听见有人下底舱来了,步履轻盈的从外头走过去,接着就听见一阵碗盘的声

响。

他出了声:“外头是那位姑娘?”

他的听觉相当敏锐,居然能听出是位姑娘。

碗盘声马上不响了,接着一阵微风,屋里奔进了小绿,这么美一位小姑娘,看得他不由

一怔。

小绿瞪大了一双杏眼,一脸惊喜:“你醒了!”

“是的──”

说着,他想坐起来,但是头又一阵晕,他忙又躺了下去,他还没再说话,小绿又像一阵

风,出去了又回来。

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套衣裳,道:“船上没别的衣裳,这是我们姑娘……我是说我

们姑娘穿着玩儿的,你快把湿衣服换下来吧!”

她把衣服往床边一放,就忙不迭地又出去了。

是该赶快走,让人家换衣裳,她留在这儿干什么?

明明是套男人衣裳,却说是她们姑娘穿着玩儿的,许是她们那位姑娘曾经易钗而弁,扮

过男装。

年轻人不想换,但是人家一番好意,也总不能穿一身湿衣裳见人家那位姑娘,他只好支

撑着起来换了。

换衣裳的时候,他想:这是在船上,住的又是这位姑娘,那位姑娘,自己又是落身在秦

淮河里。

只一想,他就知道这儿是什么所在,这位姑娘,那位姑娘是何许人了。

这里刚换好衣裳,那里又听见有人下了底舱,步履一般的轻盈,而且是三个。

接着,是外头响起了刚才那位小姑娘的话声:“你换好衣裳了吗?”

支撑着坐起来,折腾了这么一阵,头居然没那么晕了,他试着下床站起,居然也能站稳

了,他忙道:“姑娘,换好了!”

有了他这么一句,人家进来了。

他没听错,是三位,美姑娘带着小红、小绿。

这三位,一个赛过一个美,尤其美姑娘,简直像天仙下凡,看得他何止一怔,心头也为

之一震。

但是他很快就定过了神,抱拳欠身:“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佛要金装,人要衣裳,换上的这件,不算怎么合身,可是雪白的儒衫已经显露出了年轻

人本有的。

这种本有的,让美姑娘一时说不出是什么,可是却清晰的觉出,他跟一般人不一样,他

跟她所有以前见过的人都不一样。

这种不一样,连小红、小绿都觉出来了。

就因为这种不一样,使得美姑娘微一怔神之后,不由自主,情不自禁的多看了他两眼:

“醒过来了,现在觉得怎么样?”

也就因为这不一样,这多看的两眼,使得美姑娘的话声、语气也不那么冷了,既然不

冷,那就显得轻柔。

这一轻柔,使得美姑娘原本就甜美的话声,也就更为甜美了。年轻人只觉得心头又一

震,他道:“谢谢姑娘,已经好多了!”

“恐怕还觉得有点虚吧?”

“幸保一命,何敢再希望这么快复原!”人不俗,谈吐也不俗。

美姑娘不由又多看两眼:“坐下谈话吧!”

“谢谢姑娘!”年轻人坐了下去,坐在了床上。

小红搬过来一把椅子,美姑娘就坐在床前,坐定,地道:“我还没有请教!”

年轻人道:“不敢,姓李,李玉楼。”连名字也不俗。

美姑娘又不由多看了他一眼,道:“你应该知道,我这儿是什么地方?”

年轻人李玉楼道:“知道。”

美姑娘道:“我叫无垢。”

李玉楼微一欠身:“无垢姑娘!”

美姑娘无垢一指小红、小绿道:“这是我两个侍婢小红、小绿。”

李玉楼再欠身:“红姑娘、绿姑娘!”

小红、小绿忙答了一礼。

美姑娘无垢道:“你可知道你是怎么落水的?”

李玉楼迟疑了一下,心想:人家主婢三人既然救了他,保住了他这条命,当然已经看出

来他已经中了毒。

但是中了毒的人,并不一定非知道自己是中了毒不可……

当即道:“我不清楚,只知道当时头晕得厉害,想从河里舀点水洗个脸,让自己清醒一

下,没想到失足掉进河里。”

既然美姑娘认为他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这话当然是可信的。

但是,美姑娘无垢似乎没深信,看了他一眼,道:“你不知道你是中了毒,而且是一种

奇毒?”

李玉楼脸上浮现起讶异之色,道:“怎么说?我是中了毒,不会吧?”

小绿插嘴道:“我们姑娘不会看错的,要不然怎么能救你,怎么能保住你一条命?”

美姑娘无垢冶然看了小绿一眼:“我跟李相公说话,那有你插嘴的份儿!”

小绿低应了一声,低下了头。

李玉楼忙道:“姑娘请别责怪绿姑娘,是我失言,绿姑娘说得是,既然姑娘救了我,当

然是确实看出了我是中了毒。”

美姑娘无垢道:“既然你不知道你是中了毒,那么你也不可能知道你是怎么中了毒

的?”

李玉楼躲开了美姑娘那双似慾看透他肺腑的目光,道:“是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有刚才

的失言了。”

美姑娘无垢并没有放松,道:“推测你落水的时候,应该是在昨夜,昨天晚上你到什么

地方去过?可曾跟什么人有过接触?”

李玉楼看出了美姑娘不是俗脂庸粉,尽管不是俗脂庸粉,但毕竟总是位秦淮灯船上的姑

娘,他认为这里的姑娘应该很容易瞒,他道:“我没有到过什么地方,也没有跟什么人有过

接触。’

美姑娘娇靥颜色突然一寒,站了起来,冷然道:“小红、小绿,把他的衣裳烘干,让他

换上尽快下船!”

小红、小绿一怔,还没来得及答应,美姑娘无垢已然转身出房。

李玉楼也知道不对了,但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听得美姑娘已由扶梯拾级而上,小红脸色一沉,低声道:“看你挺不俗个人儿,怎么一

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我们姑娘救了你,保住了你的命,你怎么一句实话也没有?”

李玉楼心头一震,道:“红姑娘,我──”

小绿也冰声道:“你是自作聪明,以为话答得很得体,我们姑娘明知道你中了毒,是一

种奇毒,而且是只有武林中人才会用的奇毒。

而你却说昨儿晚上没上那儿去过,没跟什么人有过接触,怎么可能,你这不是拿我们当

傻子么?”

话落,她拧身出去了。

小红跟着道:“看来我们救错了人,早知道你是这种人,何必管你死活,我们姑娘没把

你扔下船去,就算便宜你了。灶下有火,衣裳你自己去烘。”

说完话,她也拧身出去了。

李玉楼怔住了,等到定过了神,听见小红、小绿上顶舱去了。

心想:人家既已下了逐客令,何必再多留?

事实上自己也没有工夫在这艘灯船上逗留下去,尽管这位无垢姑娘不是世俗女儿,尽管

这位无垢姑娘是少见的人间绝色。

他自己知道,他所以隐瞒事实真象,有他的不得已,他也明白,他这么做,委实愧对人

家主婢三人。

但是,为了自己,他也只有愧对这主婢三位了,他也不能跟人家计较,毕竟理亏的是自

己,毕竟人家是他的救命恩人。

想到这儿,只有苦笑一声,拿起自己那套衣裳走了出去。

难怪他刚才醒来的时候听见碗盘响,原来一出这间屋,对面就是厨房。

灶下是还有火,往灶前小板凳上一坐,烤起了自己的衣裳。

衣裳抖开,一物落地,原来是金瞎子昨夜给他的那个锦囊,忙拿起来打开,锦囊里竟内

无一物。

本来是,已经中毒必死的人了,还想要知道什么?

边烤着衣裳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