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 四 章

作者:独孤红

眼看到了那排房舍的拐角处,人影疾闪,躲在拐角后的人转出来了,共是五个,一个身

材魁伟的长髯锦袍老者,四个中年青衫客,其中两个带着一阵疾风,从他身边掠过,到了他

的身后。

不是别人,赫然竟是衡阳世家的那位总管宫无忌,带着他麾下的四大护院,那风流潇洒

的小胡子君伯英,跟另一名护院,如今就站在他左右。

他有点意外,但只是微一错愕,刹那间就恢复了平静。

意外归意外,三个挡在前头,两个挡在后头,他不得不停了步。

他这里停了步,宫无忌、君伯英三个,六道锐利的目光紧紧逼视着他,他清晰的感觉得

出,后头四道锐利的目光,也充满了敌意,

只听宫无忌冰冷的道:“你是从那条船上下来的?”

连句客气词儿都没有,可真够和气的。

李玉楼他淡然道:“秦淮河里的灯船不下数十,不知道你指的是那一艘?”

宫无忌身边另一名护院两眼精芒一闪,冷喝道:“大胆,跟谁你呀你的?”

话落,他要动。

宫无忌抬手拦住了他,锐利目光逼视着李玉楼,道:“你不会不知道我指的是那一艘

的。”

李玉楼答得好:“既是你认为我该知道,那么我只好说是的。”

君伯英突然笑了,笑得只点阴:“这个人有意思,本来嘛!从姑娘船上下来的,自该是

有意思的人。”

宫无忌的脸色有点变了,望着李玉楼冷然一点头:“你说得好,我再问你,你知道不知

道,船上那位姑娘是何许人?”

李玉楼答得更好:“知道,灯船的姑娘,还会是什么样人?”

宫无忌身边另一名护院脸色一变:“小狗活腻了,你竟敢──”

宫无忌冷然截口:“他说得对,江南一带,就是三岁孩童也知道,秦淮灯船上的姑娘是

何许人。”

那名护院立郎闭口不言。

宫无忌话锋微顿,接着问道:“你怎么会从那条船上下来?”

这话问的怪,既然知道秦淮灯船上的姑娘是何许人,还用问人家为什么会从那条船上下

来?或许,这么回答也就没事了。

但是,李玉楼没这么回答,他以为,他不愿意辱没那位救过他性命的“冷面素心黑罗

刹”,他道:“我昨夜不慎失足落水,承蒙那位姑娘把我救起,所以今早我才从那条船上下

来。”

这是实话,应该算得上实话,即便是谎言,也说得通。

而,君伯英又笑了,笑得更阴:“姑娘会救人?总管,您信么?”

宫无忌道:“我信不信无关紧要,要看少主信不信!”

君伯英深深的看了李玉楼一眼,又点了头:“也不无可能,谁叫他是这么个模样儿?”

他话声方落,李玉楼身后接着响起了沉喝:“走!”

李玉楼当然知道,那是对他说的,他道:“你们要我上那儿去?”

宫无忌道:“我要带你去见我家少主。”

李玉楼道:“我跟你家少主素不相识,缘悭一面,有这个必要么?”

君伯英又笑了,笑得阴冷:“凭你,还想结识我家少主?能跟我家姑娘有这么个缘份,

已经是你的天大造化了,既然要带你去见我家少主,当然是有这个必要,我看你还是乖乖的

走吧!”

李玉楼道:“既然能结识你们家少主,是我的天大福缘,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奈何我还

有事──”

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冷喝:“那恐怕由不得你!”

紧接着,两边眉头上落上了两只五爪纲钩。

早在那两只手掌伸过来的时候,李玉楼就已经觉察了,但是他没动,一动也没动,任由

那两只手掌落在肩上,他没把那两只手掌放在眼里。

好在,那两只手掌也没用什么力。

他沉默了一下,道:“我跟你们去,但我不希望有人这么抓着我。”

君伯英笑的仍那么阴冷:“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宫无忌没说话,微微抬了抬手。

身后那两只手掌,离开了李玉楼的肩头,收了回去,然后,宫无忌带着君伯英跟身旁那

名护院转了身,行向房舍拐角处。

当然,李玉楼跟了过去,另两名护院则紧跟在他身后。

其实,李玉楼要是不愿去见他们那位少主,又岂是他们勉强得了的?但是,李玉楼忍

了。

因为,此时此地他不愿显露。

转过那排房舍,不远处是一小片树林,进了那片树林,衡阳世家的少主西门飞雪带着那

八名肩挥长剑,神情猛悍的黑衣人就在林中一小片空地上。

空地上有块光滑的大青石,西门飞雪坐在石上,八名黑衣人则肃穆的侍立两旁。

宫无忌等带李玉楼入林,西门飞雪脸色一变,一双细目中倏现森冷厉芒。

来到近前,宫无忌等躬身恭谨叫了声:“少主!”

然后,宫无忌带着君伯英跟另一名护院退立两旁,而紧跟在李玉楼身后的那个则没有

动。

君伯英上前两步,向着西门飞雪陪上了一脸笑:“少主,这位,就是刚从姑娘那条船上

下来的。”

西门飞雪冰冷道:“君伯英,你料中了?”

君伯英又一躬身,笑得更见谄媚:“少主在此,属下是福至心灵。”

西门飞雪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干什么的?”

君伯英道:“他说他昨夜不慎失足落水,蒙姑娘把他救上了船,所以今天才从姑娘的船

上下来。只在您信不信他这番说词,至于他姓什么,叫什么,干什么的,属下认为无关紧

要。”

西门飞雪转脸凝目:“你是说──”

君伯英阴阴一笑道:“只有这么个人在,姑娘就永远不会为您着想,其实这也就是姑娘

为什么离家,为什么不听您的的道理所在,再一说,您听了属下的,在这儿多候一会儿,又

是为了什么?”

西门飞雪眉宇间倏现懔人煞气,一点头,道:“说得是,你倒是摸透了我的心意,那就

交给你吧!”

君伯英微一惊,忙躬身:“多谢少主恩典,只是姑娘那边──”

西门飞雪截口道:“是我的令谕,何况知道的人也只眼前这几个。”

君伯英又躬身:“是,再谢少主恩典。”

抬起身,转脸望李玉楼,脸上堆起了懔人的阴笑,迈步逼了过去。

李玉楼当然明白西门飞雪下的是什么令论,君伯英要干什么,他不是不知道天下武林这

“二宫”、“三堡”、“四世家”、“八门派”,可是他却万没想到衡阳世家的少主会这么

做,这么轻视人命,简直就是杀起人来不眨眼。

他没动,仍然没动一动,道:“我说的是实情实话,我只欠那位姑娘的救命恩情,除此

毫无瓜葛。”

君伯英道:“那是你的说法,奈何我家少主不信!”

说话间他已逼到近前,就要抬手。

李玉楼道:“可否等一等?”

君伯英道:“我看没这个必要,因为不管你说什么都是白说!”

他的手并没有停,这句话说完,一只右手已然抬起,看起来并不快,但当他手腕一挺之

后,那只右掌却疾如闪电的拍向李玉楼心坎要害。

显然,他以为十拿十稳。

他走眼了,他太轻看李玉楼了!他这一掌暗凝三分功力,够了,三分真力已足以使一个

高手心脉寸断的了。

任何一个高手,无论是徒手,无论是使用兵双,去搏杀时,都会把自己的力道,以及力

道所用达的距离,把握得恰到好处,绝不会不及或太过,否则就不配称为高手,除非是故

意,除非是另有用意。

君伯英名列衡阳世家的八大护院之一,足称一流高手,自不例外,他右掌一沾李玉楼的

衣衫,便掌心一吐,真力立发。

他以为,在场的任何一个,也莫不以为,李玉楼会立即心脉寸断,喷血倒地。

那知理虽如此,事却不然,李玉楼不但没有心脉寸断,喷血倒地,便是连身躯也没动一

动。

任何一个都看得清楚,李玉楼没动,一动没动,但君伯英却在那掌力一吐的刹那间,觉

察自己掌力所用达距离不够,只差那么一寸,只这么一寸,他那暗凝立成真力的一掌便落了

空。

再要凝力,力道已老,来不及了!甚至,他怕在这刹那间遭到反击,如果在这刹那间遭

到反击,他不死也必重伤,他一怔惊急,惊急之下,比电还快,立即抽身飘退。

他退后了三尺,李玉楼仍然没动,也就是说李玉楼根本没反击。

君伯英惊异的望着李玉楼,西门飞雪、宫无忌等则惊异的望着君伯英,只听西门飞雪

道:“君伯英──”

君伯英似乎如大梦初醒,悚然叫道:“少主,咱们走眼了,他,他会‘移形换

位’……”

西门飞雪、宫无忌等的惊异目光倏地投注在李玉楼身上。

西门飞雪猛地站起:“我不信!”

难怪他不信,谁也不会相信,寰宇之中,武林之内,不是没人会“移形换位”,但那是

一种以意驭气,以气驭形的上乘武功,会的人太少。

更绝不可能出现在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甚至根本不知姓名,穿这一身行头的年轻人的

身上。

他那里话声方落,李玉楼身后那两名护院动了,暴起发难,悄无声息,一左一右,两只

足以碎石开碑的铁掌,疾快的拍向李玉楼的后心要害。

这回应该出不了差错了,因为这两个的掌势更快,也没出一声,因为是背后愉袭,李玉

楼身后没长眼,看不见。

这回的确没出差错,至少出手的人没出差错。

而,就在这时候,李玉楼一声:“承蒙这位掌下留情,告辞!”

他转身要走。

就这么一转身,那两只铁掌一前一后擦身而过,堪堪落了空,似乎李玉楼没想到,他还

一怔,一怔之后半句话没说,他转过身躯要走。

西门飞雪刚才没看见“移形换位”,现在他清楚看见了这不该是躲闪的巧妙转身,他脸

色变了,叫道:“我还是不信,八卫!”

侍立两旁的八个黑衣人,没听见他们答应,也没见他们作势,他八个身躯已然离地飘

起,飘起平射。

疾快如风的平射中,一声龙吟,寒光暴闪,八柄长剑齐出鞘,只见八柄长虹汇成一片光

幕,向李玉楼当头罩下。

这是衡阳世家少主西门飞雪的“快剑八卫”,不知道使多少武林高手溅血横尸。

刹那间,李玉楼就被罩进了森寒懔人的光幕里,谁也看不见李玉楼了。

不用看,论身份地位,“快剑八卫”在衡阳世家不及八大护院,论个人修为,他八个也

不及八大护院。

但是一旦八剑联手,武林中少有人敢轻攫其锋,较诸“少林十八罗汉”、“武当七子剑

阵”毫不逊色。

而且比“少林十八罗汉”、“武当七子剑阵”霸道得多,到目前为止,在八剑出手的纪

录中,还没有人能逃过八剑联手,全身而退的。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之后,没见腥风,没见血雨,只见满天寒光剑气倏敛,八剑成一圈

的围住了李玉楼,长剑下垂,八个人脸上满是惊诧神色,李玉楼却还是李玉楼,好好的站立

着,就连衣衫也没破一点。

宫无忌、君伯英等呆住了。

西门飞雪脸色大变,不知道他信了没有,只知道他在厉啸声中拔身而起,直上半空,半

空中沉肩塌腰,头下脚上,凌空下扑,暴击站在八剑合围中的李玉楼。

他快似闪电的落下,只见挂落的白影跟李玉楼挺立的身形一合,就在间不容发的一合之

间,李玉楼似乎动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动势却忽地一顿。

就在这时候,一声娇喝传入林中:“少主手下留情!”

也就在这时候,砰然一声震动,血儿倏现,两条人影倏分,李玉楼仍站立着,脸色苍

白,嘴角上挂着血迹,面前地上一滩鲜红的血。

西门飞雪的站立处,就离那滩血迹不远,他眉宇凝煞,双目含威,一声冷笑道:“你不

过如此!”

一红一绿两条娇小人影疾射入林,如飞落地,赫然是西门飞霜的身边二美婢小红、小绿

俩。

她们俩入目林中情景,脸色倏变,小红道:“二姑娘刚想起,少主可能候在附近,没有

远离。”

小绿道:“没想到姑娘想起得还是晚了些,婢子等也迟来一步。”

西门飞雪道:“她什么意思?”

小红道:“姑娘命婢子等禀明少主,此人跟姑娘毫无瓜葛,而且不是武林中人,请少主

手下留情。”

西门飞雪冷笑道:“他不是武林中人?他会武?”

小绿道:“他要是会武,怎么会轻易伤在少主手下?”

西门飞雪沉声喝道:“大胆!”

李玉楼没说一句话,也没看任何人一眼,转身往林外奔去。

西门飞雪长眉一掀,要说话。

小红翻腕扬手,她手里举着一面雪白的玉牌,道:“少主,二姑娘的信符在此!”

西门飞雪为之一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