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 五 章

作者:独孤红

水飘萍凤目深注,玉面上又掠过那异样神色,综此前后两次,令人可以意会,显然那是

一种失望神色。

只听水飘萍说道:“我刚说过,有些事是无法勉强的,玉楼兄你或许有难言之隐,你我

缘只一面,交浅不可言深,我该能谅解。

不过不管怎么说,玉楼兄从此可以放心了,我那颗葯,不但对玉楼兄的脏腑之伤大有效

益,就连你体内之毒也已经祛除尽净了。”

李玉楼听得猛一怔,脱口道:“怎么说,我──”

水飘萍道:“玉楼兄何不运气试试看?”

李玉楼连忙暗中运气。

果然,周身真气畅通,一点阻碍也没有了。

他只觉血气上涌,猛然一阵激动,忍不住脱口叫道:“水兄──”

水飘萍道:“怎么样?”

李玉楼道:“水兄的大恩,我感激!”

水飘萍道:“我不要玉楼兄感激,我只要──”

不知道为什么,他话声至此,突然一顿,玉面上如飞掠过一丝红意,然后他才接着说

道:“只要玉楼兄相信,也就行了!”

李玉楼正值激动,却没留意这位水飘萍的异样神情,道:“周身真气畅通无阻,我那有

不相信之理,又怎么敢不相信?

只是,承蒙援手相救,我已身受良多,如今更蒙慨赠灵葯,疗好内伤,祛我余毒,水兄

的大恩──”

水飘萍竟突然伸手按住了他的嘴。

李玉楼怎么也没想到,这水飘萍会出此一着,不由一怔住口。

他这里一怔住口,那里水飘萍飞快地收回了手,或许是因为着急,急得玉面通红,道:

“玉楼兄,难道你非提这个‘恩’字不可么?

我既然救了你,既然发现你脏腑受伤,体有余毒,自当好人做到底,玉楼兄要是愿意交

我这个朋友,就请从此别提这个‘恩’字。”

李玉楼也当是这位水飘萍急得玉面通红,能为一个该受而不受的恩字急成这个样儿,自

然是武林侠少,性情中人。

而这么一位对自己有双重大恩的武林侠少,性情中人,想想自己刚才还怪话多问多,交

浅言深,又作了不少隐瞒,虽然是不得已,仍不免为之一阵愧疚,道:“水兄,我恭敬不如

从命!”

水飘萍凤目微睁,忙道:“这么说,玉楼兄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李玉楼道:“我何止愿意交水兄这个朋友,水兄是我的大──”

只听水飘萍叫道:“玉楼兄──”

李玉楼忙改口,道:“能有水兄这么一位武林侠少,性情中人的朋友,应该是我的福

缘。”

水飘萍道:“玉楼兄又生份了,说什么福缘,应该说是你我的缘份。”

李玉楼本想争辨,却又不忍再见这位武林侠少,性情中人着急,只有忍住了又到chún边的

话,任由他了。

只听水飘萍又道:“玉楼兄,如今是不是能改口叫我一声兄弟了?”

他怎么非在这个称呼上计较?

是谦虚?还是一心想当兄弟?

恐怕也只是李玉楼一个人的兄弟!

李玉楼不忍再拒绝,道:“既然兄弟非这么计较,我也只好托大了。”

他这里一声“兄弟”出口,水飘萍那里竟凤目猛睁,异采暴射,倏现激动,猛然往下一

坐,伸手抓住李玉楼的手,叫出了声,居然连话声都带了颤抖:“玉楼兄,我到底听见你叫

我一声兄弟了──”

李玉楼再也没想到,他这一声兄弟,竟激起了这位水飘萍的如此反应,的确是性情中

人,也可见何等重视这份朋友情谊。

他不禁再度为之感动,也不禁又一次的为之愧疚。

也就因为这感动、愧疚,使他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水飘萍忽然收回了手,刚才或许是因为着急,如今或许是因为兴奋,他也又一次的玉面

通红。

或许也就因为这兴奋,使他也一时没能说出话来,不但没能说出话来,而且还低下了头

去。

要是李玉楼稍加留意,定能发现那红意都泛上了他雪白娇嫩的耳根。

可惜李玉楼没有留意,他定过了神道:“兄弟──”

水飘萍猛抬头,脸上带着惊喜:“玉楼兄──”

李玉楼却是又没留意,道:“我该走了!”

水飘萍忙道:“怎么说?”

李玉楼道:“我还有事。”

“玉楼兄要上那儿去?”

“金陵夫子庙。”

水飘萍一跃而起,道:“走,我跟玉楼兄去!”

李玉楼站了起来,他居然能站起来了,他迟疑了一下,道:“兄弟,我要去办点儿私

事……”

水飘萍目光一凝,道:“玉楼兄的意思是不要我陪,要在这儿跟我分手?”

李玉楼实在不忍承认。

但是,却又不能不承认,他暗一咬牙,刚要点头。

只听水飘萍道:“玉楼兄,我那颗葯虽然对你的脏腑之伤大有效益,可是还没有治好

它,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李玉楼知道水飘萍说的是实情,刚才他站起来的时候,虽然并没有觉得很艰难,可是胸

中还隐隐作痛。

其实这他倒不在乎,奈何他不能不在乎他那些还不愿意让人知道的,包括任何一个人,

所以他只好狠一狠心了。

只听李玉楼道:“我知道兄弟的好意,我不得已!”

水飘萍脸色微变,低下了头,可是他旋即又抬起了头:“好吧!既然玉楼兄不愿意我

陪,也只好在这儿分手了──”

李玉楼好生惭愧,好生不安,方待说话。

只听水飘萍又道:“其实,我应该能谅解,谁又没个难处,没个难言之隐?没个不得已

的苦衷?咱们有缘,既然有缘,定然会很快再见面的,走吧!我送玉楼兄出去!”

李玉楼没再说话,他知道,此时此地,再说什么都是多余,他默然的转身外行,水飘萍

默默跟在后头。

出了破庙,李玉楼回身抱拳:“兄弟,后会有期!”

他要走。

水飘萍及时道:“玉楼兄,也愿也对我作个许诺?”

“兄弟要我什么许诺?”

“不管玉楼兄在那儿,别忘了我这个做兄弟的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跟玉楼兄见面、相

聚!”

李玉楼忍不住又一阵激动,道:“兄弟放心,我会时刻牢记,永不会忘。”

“那么玉楼兄走吧!”

李玉楼没再说什么,也不忍再多看水飘萍一眼,转身行去。

水飘萍站着一动没动,一直望着李玉楼不见,一双凤目中闪漾起亮亮的东西,那竟然是

泪光。

他提一口气,腾身要走,忽然他又收住腾势,一声:“我怎么会这么傻,怎么就没有想

到!”

瘦小的身躯再次腾起,横空疾射,去势如电。

去的方向,却是李玉楼刚才走的方向。

口口  口口  口口

李玉楼离开那座破庙之后,一阵疾行,一直到看不见那座破庙了,他才吁了一口气,缓

了下来。

想想那位表现得一见如故,那么热忱的水飘萍,他忍不住心中又是一阵愧疚。

歉疚之余,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水飘萍的手,一次掩住了他的嘴,一次握住

了他的手。

掩口也好,握手也好,他都清楚的感觉到,那位水飘萍的手,娇嫩若羊脂,柔若无骨,

尤其掩他嘴的时候,水飘萍的手上,还有一股兰麝似的幽香。

大男人家长得这么娇嫩,尤其那双手,更赛过女儿家,还带着一番香气的,必然,那是

位出身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

想到这儿,李玉楼不由摇头失笑。

过了桥,顺着秦淮河往上游走,他又到了“夫子庙”,到了“夫子庙”,直奔金瞎子的

书棚。

老远的,他就看见金瞎子书棚前围满了人,乱哄哄的。

到了近前,用不着间就听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金瞎子没来,没开棚,棚前也没贴歇工条

儿。

这情形,绝无仅有,多年来金瞎子从没歇过工,而且场场准时,既没早过,也没晚过,

就连一年三节,他也是照常开棚,说他的书。

今儿个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只有李玉楼明白,可是也有一点他不明白的,既然动用这么厉害的毒,十拿十稳的置他

于死地,人死就灭了口,金瞎子他还有必要躲么?

除非,金瞎子是个有恒心、有毅力的有心人,在这“夫子庙”后隐姓埋名,等他二十

年,斩草除根之后,心愿已了,悄然而去。

只是,金瞎子不是那种人,跟当年百花谷的变故有关么?

他生得晚,或许不知道金瞎子这个人,但是,恩师宇内仙侠,当世第一,断不会不知道

司徒飞的心性为人。

否则,决不会在二十年后的今天,只因为司徒飞的一句许诺,放心让他远来金陵“夫子

庙”找金瞎子。

除非,沧海桑田,在这二十年之间,另有不为人知的变故,改变了今天这个金瞎子。

正想着,心里忽动,就打算找个人打听一下金瞎子的住处,许是人同此心,忽听有人高

声道:“找找他去,这么多年,这么些人,就真没人知道他住那儿么?”

正是他想知道的,李玉楼他忙凝神听,半天了,一直都是七嘴八舌乱哄哄的,不凝神

听,还真不容易听清楚。

立即有了回响,但这回响,却令李玉楼大失所望。

说话的人不少,但意思却是一样,这么多年来,金瞎子从不跟人交往,书迷多得不可胜

数,知心的朋友却没一个,也没人知道他住那儿。

李玉楼失望的离开人群,离开书棚,离开了“夫子庙”。

离是离开了,可是上那儿去,往后怎么办?

苦等了二十年,唯一能告诉他当年百花谷变故的人,在对他下剧毒,慾置他于死地之

后,悄然不见了。

往后还上那儿找线索去?除非踏破铁鞋,遍寻宇内,再一次的找到金瞎子,可是上那儿

去找,那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本来,只有一条线索,却让他为急着找金瞎子而当面错过了。

金瞎子所以要害人,不外为斩草除根,用的是鲜为人知的“无影之毒”,也当然跟“无

影之毒”有关连。

那么,知道“无影之毒”的水飘萍,很可能知道“无影之毒”的出处。

听水飘萍说话的口气,要是问起来,一定能间出个眉目,偏偏,他不能告诉水飘萍,他

中毒的经过,也不能让水飘萍跟着他来找金瞎子,现在再回头去找水飘萍,又上那儿去找,

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儿,他后悔么?他不后悔,他不能后悔。

因为他不得已,他确实不能告诉水飘萍,他中毒的经过,为什么会中毒,也不能让水飘

萍跟着他来找金瞎子。

他只好委诸于造物弄人,是天意让人追查二十年前百花谷惊变真象,报他李家血海深仇

之事,遭受波折,不那么顺利。

天意也好,造物弄人也好,他却不能为之波折气馁,更不能就这么罢手,二十年的苦

等,为的是什么?

可是,从现在起,往后──

想到这儿,忽然他发现已经不知不觉中离开“夫子庙”老远了,这个地方,当他上那座

小茅屋,赴金瞎子之约时,曾经经过。

想到了那座小茅屋,他心里忽动,绝望中忽又出现一线希望,那座小茅屋里,或许能找

到有关金睹子的蛛丝马迹。

他精神微振。脚下也突然加快了──

没多大工夫之后,他到了小茅屋前,只见两扇门紧闭,听不见一点声息,当然,金瞎子

不可能在这儿,绝不可能。

他抬手轻按两扇门,没等他用力,两扇门呀然而开,他一步跨了进去。

眼前的景象,一如跟金瞎子会面时,简单的陈设,也一样不少。

金瞎子不在了,那个锦囊也已经废弃了,他所怀疑的那盏灯还在,那盏油灯。

走过去看那盏油灯,只看得见灯油还剩一些,却难看出什么端倪来。

听水飘萍说,“无影之毒”无处不能下,无处不能施放,那么,他所中的“无影之

毒”,究竟是被施放在锦囊上,藉按触使他中毒。

抑或是下在油灯里,藉灯点燃,使他闻进了“无影之毒”,还是根本金瞎子暗中施为,

使他直接中了毒。

这些,如今都已经不重要了,再厉害的毒,总要经“人”施放,不管他是怎么中的毒,

下毒的也总是“人”,也就是金瞎子,找他就对了。

然而,他遍寻整座茅屋,却没能找到一点有关金瞎子的蛛丝马迹。

是根本就没有,还是已经经过了清除?

现在,这些也已经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目前是无法找到金瞎子了!

突然,他心底泛起了一股懊恼,懊恼得使他恨不得扬掌震塌这茅屋。

在他来说,这不是难事,而且只一掌就够了,因为他一掌足能使石破天惊,足能使风雷

色变。

不过,还好他没有那么做,因为就在这一刹那间,他听见有人进了茅屋十丈内,而且来

势飞快。

就在他微一错愕,转身外望时,来人已到了茅屋门口。

两个,并肩而立的一对美姑娘,赫然是西门飞霜身边的一双灵巧美婢,小红、小绿。

另外还有一个停在十丈外,那又是谁?

他又一错愕,忍不住脱口道:“两位姑娘!”

小红、小绿为之惊喜。

小红先叫道:“果然是你?”

小绿接着道:“我说是吧!你偏不信。”

话锋一顿,转脸又叫:“姑娘,是他!”

姑娘?还有那一个姑娘?难道会是西门飞霜?

李玉楼忙一定神,跨步而出,转脸看,可不?

十丈外站着一位人间绝色,冰也似的美人,比在船上的时候多了一袭风氅,迎风飘拂,

益显其人如仙,他心头为之震动了一下,叫道:“姑娘!”

西门飞霜美目中一丝异采一闪而逝,缓缓道:“没想到果然是你!”

她话声很轻,尽管隔了十丈远近,却仍然清晰可闻。

只听小绿道:“是你,我们姑娘就放心了,我们姑娘听说少主伤了你,特意下船来找你

救治你的。”

原来如此!

随听小红又道:“我们姑娘赶到那片树林,少主跟你都不见了,我跟小绿看见你跑了,

却不知道你跑往那儿去了。

我们陪着姑娘到处找,没想到在这儿老远的看见你进了这间茅屋,我没看出来,是小绿

看见像你──”

李玉楼听得一阵感动,道:“已蒙姑娘搭救,怎么敢再劳动姑娘下船为我奔波?”

西门飞霜道:“你也别这么说,伤你的是我家的人,而且是我胞兄,万一你有个好歹,

那就失去我当初救你的原意,而且反而会多一份愧疚。”

她仍然站在十丈外,没走过来。

李玉楼道:“姑娘这么说,更让我不安了!”

小红道:“隔这么远说话算什么?你不会请我们姑娘过来,进屋坐坐!”

小绿道:“就是嘛!为你到处奔波,都快把秦淮河两岸跑遍了,可真够累人了!”

西门飞霜带着些阻拦,也带着些责怪,道:“小红、小绿──”

她说晚了,这时候说话,还能不晚么?

李玉楼一想也是,歉然一笑道:“是我失礼,姑娘请进屋坐坐!”

西门飞霜略一迟疑,没说话,袅袅走了过来。

进了茅屋,面对简单的陈设,李玉楼有点不安道:“这儿太简陋,姑娘请随便坐坐!”

进入这么一间茅屋,西门飞霜并没有好奇的游目四顾,而且也没说什么,她缓缓的坐了

下去,轻声道:“你也坐啊!”

李玉楼应了声,坐了下去。

小红、小绿就站立在门边,李玉楼没让她们,他知道,有西门飞霜在,让她们她们也不

会坐。

只听西门飞霜道:“你已经知道我的家,也已经知道我是谁了,用不着再对你隐瞒什

么,你呢?能告诉我么?”

李玉楼道:“姑娘,我姓李,叫李玉楼。”

西门飞霜目光一凝,轻轻的看了他一眼:“很好的名字,就像你的人一样──”

李玉楼只觉心头一震,道:“姑娘夸奖!”

西门飞霜话锋忽转:“对你,我看走了眼,你是我生平唯一看走眼的人,没想到你一身

修为已到了由实返虚,无相无形的境界。

不是小红、小绿告诉我,我绝不相信,因为放眼宇内,像你这样的修为,实在找不出几

个来──”

李玉楼心头再震,道:“姑娘──”

西门飞霜道:“你不用再隐瞒了,事实上能接我哥哥‘霹雳手’的人,当今武林中也没

几个。

你所以伤在他手下,是因为你体内余毒没有祛除尽净,阻碍了你真气运行,否则受伤的

是他不是你!”

李玉楼没再说话,事实上人家说的一点也没错,他若是再否认,再托词,那就显得小家

子气。

只听西门飞霜又道:“你既然真气受阻,既然伤在我哥哥的‘霹雳手’下,伤在脏腑,

不可能好得这么快,体内余毒没有祛除尽净,你自己也无法运功疗伤,是不是又碰见了谁,

帮了你的忙?”

人家分析得一点也不错,他也不能不承认。

他只好点头道:“是的,有位水少侠救了我。”

西门飞霜目光一凝道:“水少侠,他姓水?”

李玉楼把水飘萍救他的经过说了一遍,他没提东方玉琪的乘他之危,落井下石,也没提

那位水飘萍缺少些须眉丈夫气。

不提后者,是因为他不愿在背后批评人,尤其是他的恩人,至于为什么不提前者,恐怕

只有他自己才明白。

只见西门飞霜静听之余,美目中异采连闪,等到李玉楼把话说完,地立即接口道:“他

看出了你所中之毒,是‘无影之毒’?”

“是的。”

“他给了你一颗葯,不但祛除了你体内的余毒,也对你的脏腑之伤,有这么大的效益?

“是的。”

忽听小红叫道:“姑娘──”

西门飞霜看了小红一眼,小红立即住口不言。

小红一叫,李玉楼只当她有什么话,忙望了过去,这一望,使得他正好错过了西门飞霜

的眼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