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 七 章

作者:独孤红

这儿是金陵城西的一个小客栈,华灯初上的时候,最后一进小院子里,两间清静上房,

李玉楼住一间,门掩着,灯光透纱窗,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西门飞霜跟小红、小绿住另一

间,灯光下,主婢三人在说着话。

只听小红道:“那双脚印很浅,可是没能瞒过婢子的两眼,脚印也不大,一看就知道是

什么样人留下的。”

西门飞霜清冷的娇靥上掠过异样神色,道:“我就知道她是个有心人,不会就此作罢

的。”

小绿道:“那姑娘为什么还拦住他,让他出去截住她,知道她的身份不是更好?”

西门飞霜道:“我跟你们说过,我不是那种人,也不愿意那么做,况且,我也认为,如

果真是她家用‘无影之毒’杀了司徒飞,她就绝没有再为他解‘无影之毒’的道理。”

小红道:“姑娘,那可难说啊!‘九华宫’那么多人,或许杀司徒飞的另有其人,就算

是她,可是司徒飞是司徒飞,他是他呀─”

小红的这句话,西门飞霜懂,那是说,那个‘她’,下得了手杀司徒飞,却狠不下心看

李玉楼伤在“无影之毒”下。

西门飞霜一双明眸里,像蒙上了一层迷蒙轻雾,只听她道:“我知道她不会是杀司徒飞

的那种人。

但是,也有可能说对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错不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要绊

住他乡留一夜,先代他问个究竟。”

小绿道:“怎么,您打算找她?”

西门飞霜道:“我不用找她,她会找我,她跟到司徒飞那儿去,听见我指出了‘九华

宫’,一惊之下才会露了行藏,她恨定我了,不会就此算了,一定会跟在左右,找机会找我

的。”

小绿道:“真的?”

西门飞霜道:“不信你们等着看吧!不是为了等她,我也不会绊住他乡留一夜了!”

小红道:“她来找您也好,他修为高绝,这回绝瞒不了他──”

西门飞霜道:“她不傻,这回一定会改用别的办法了,至于他,在司徒飞那儿未必就瞒

过他了,只是他厚道,听你们俩那么说,不愿意多辩,不愿点破罢了!”

小红呆了一呆,一时间没话说了。

只听小绿道:“您既然明知道她恨定了您,您还是这么给她掩着覆着──”

西门飞霜一双美目中那轻雾似的迷蒙,为之浓了几分,她道:“那是因为以己度人,我

知道情非孽,爱也不是罪过。”

小绿神情一震,没说出话来。

小红急道:“婢子们知道您心胸过人,可是──”

西门飞霜微微一摇头,道:“你们不要再说了,我这么说自有我的道理。”

她这儿话声方落,那里门上响起轻微剥落声,原来是伙计送来了茶水,放下了茶水,伙

计转身要走。

西门飞霜似有意、若无意,轻抬玉手,向着伙计背后微一抬,等伙计走了,西门飞霜微

一笑道:“我没有料错,她来了!”

小红、小绿齐声道:“姑娘,在那儿?”

西门飞霜摊开了玉手,玉手里一张小纸条,上头还有些字迹。

小红、小绿看直了眼。

个红道:“姑娘,这是──”

西门飞霜道:“夹在送茶水伙计的后领上,你们没留意!”

小红、小绿双双为之怔住。

西门飞霜拿起那张小纸条看了一眼,站了起来,道:“我出去一会儿,万一李相公过

来,就说我在洗澡。”

她把那张小纸条递给了小红,然后袅袅行了出去。

小红、小绿忙看那张小纸条,只见上头写着两行潦草,但仍不失娟秀的小字,写的是:

“莫愁湖畔,胜棋楼上”。

既没称呼,也没署名,更没写明是为什么,要干什么,其实,对西门飞霜来说,那是多

余,这就够了。

口口  口口  口口

“莫愁在何处,莫愁石头西”,依乐府诗章,石城莫愁,石城在楚,非石头城之南京,

但是也有人为文以正之,昔传六朝时,金陵有美妓名莫愁者,居于湖上,因名,总之,其来

源实无正确根据。

莫愁湖不大,周围约三公里,但是开发很早,古诗中引用莫愁湖者,屡见不鲜,自明太

祖迁都南京,气象为之一新。

湖之旁有“华严庵”,内有“胜棋楼”,即明太祖与徐中山奕棋处,二人相约,以湖为

输赢之注,中山王胜,明太租乃赐湖于中山。

这时候的“莫愁湖”,一片宁静,今夜虽然微有月色,但在这莫愁湖上,却是既不见船

影,也不见人影,因为泛舟的人都在玄武湖。

这时候所能见到的,只是一片银光闪动的烟波,一圈绿树跟隐约于繁枝茂叶中的胜棋

楼。

西门飞霜衣袂飘飘的登上了胜棋楼,楼上空无一人,显然,约她的人还没来。

她并没有感到意外,缓步至朱红栏干旁,面对莫愁烟波,月色玉颜两清冷,一任晚风吹

拂云裳,凭栏绰立,望之若仙,令人有玉骨冰肌自清凉无汗之感。

忽地,一声轻哼出自檀口,其声清越,立即划破了莫愁月色宁静:“雨霁巫山上,云轻

映碧天,远峰吹散又相连,十二晓峰前。”

她吟的竟是“巫山一段云”词。

立身金陵莫愁湖畔“胜棋楼”上,怎地吟哦这“巫山一段云”? 清越吟声甫落,身后

却紧接着响起个冰冷话声:“你知道我?”

西门飞霜仍然丝毫不感意外,缓缓转过娇躯,“胜棋楼”上,眼前,多了个人,儒衫潇

洒,风流俊俏,赫然竟是那位救过李玉楼的水飘萍。

她深深一眼,淡然答话:“是的,你瞒得了他,却瞒不了我!”

水飘萍双眉陡扬,玉面冷如寒霜:“那你的用心更卑鄙,我见过有不择手段的,可没见

过像你这样不择手段的。”

西门飞霜依然淡然:“我不懂池姑娘你何指?”

水飘萍冰冷道:“西门飞霜,这时候还装糊涂,显得太小家子气,你也不怕有损你的家

世,你自己败坏家风,逃避婚事不说,居然还破坏我的──”

话声至此,倏然住口,破坏他的什么,却没说出来。

以“冷面素心黑罗刹”的性情,她从不受这个,也从没有受过这个,而今,面对这位水

飘萍的尖刻指责,她居然仍丝毫不在意。

只见她淡然说道:“池姑娘,我破坏你什么了?”

水飘萍玉面一红,旋即更见冰冷,道:“西门姑娘,你逃避婚事,我原还同情你,甚至

于佩服你替天下女儿争一口气的勇气。

你未嫁,李玉楼他也未娶,在这种情形下,你为两字情愫,参予角逐,本来无可厚非,

可是你不该损人利己,用这种手法打击对手──”

西门飞霜微笑截口:“池姑娘指我把你当对手,那么很显然的,池姑娘是也把我当对手

啦!”

水飘萍面上又一红:“你用不着明知故问──”

“那么池姑娘既把我当对手,当然也是为两字情愫了?”

水飘萍道:“不要仗你有一张利口,那是我的事。”

西门飞霜微点头:“我没有想到,不过也难怪,他本就是个让女儿家难以自恃,让女儿

家不能不动心的须眉男儿。”

只听水飘萍厉声道:“西门飞霜──”

西门飞霜娇靥上神色一整,话声也为之一沉,缓缓截口道:“池姑娘,要是你已经骂完

了,就请你耐心听西门飞霜说几句话──”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西门飞霜缓缓道:“因为你对他有恩,也因为你救过他之后还不离左右,情义两重,让

我感动。

更因为西门飞霜不是你池姑娘所想像的损人利己之人,否则我没有那么好的耐性,跟池

姑娘你这么说话,更不会这么平心静气,等你骂完,池姑娘你既然知道西门飞霜,就应该知

道,往昔西门飞霜有没有受过这个?”

水飘萍慾言又止,但她旋即又道:“你要说什么?”

西门飞霜道:“池姑娘坦率,我也不愿隐瞒自己,落个小家子气,我不否认他是我生平

仅见,也不否认我对他动了情愫,否则我不会这么关心他,但是我绝没有损人利己,这种事

我还不屑做──”

水飘萍道:“你指点他上我‘九华宫’追查‘无影之毒’总是实情?”

“这是实情,我不否认,也不愿否认,可是,‘无影之毒’是你‘九华宫’独门之毒,

这是不是也是实情?”

“我不否认,也不愿否认,可是这件事跟我‘九华宫’丝毫扯不上关连──”

“我知道,也相信。”

“你既然知道,既然相信,为什么你还──”

“池姑娘,救他之后,你一直没离他左右,对他跟那个金瞎子之间的事,你究竟知道了

多少?”

“我不敢挨他太近,所以知道不多,但是我知道,那个金瞎子对他很重要。”

“何止重要,简直太重要了,二十年前,他的父母同遭杀害,金瞎子是唯一知道内情真

象的人。

当时,金瞎子曾作许诺,在金陵候他二十年,二十年后的今天,他来听金瞎子告诉他内

情真象,结果他先中‘无影之毒’,命大未死。

接着,金瞎子又死于‘无影之毒’灭了口,虽然明知道你救过他,可是我也知道‘无影

之毒’的出处,若换池姑娘你是我,你会不会,该不该告诉他。”

水飘萍静静听毕,脸色微变道:“原来如此──”

西门飞霜道:“我如果是池姑娘你想像中的损人利己之人,我大可以告诉他水飘萍就是

‘九华宫’主的掌珠池映红,也大可以告诉他,化名水飘萍的池姑娘,就在左近,昨天在

‘虚无飘渺’的时候,我甚至可以当场截住你。

我用不着在告诉他‘无影之毒’的出处之后,再告诉他追查这条线索的时候要小心谨

慎。

因为我不相信‘九华宫’,或者池姑娘你,是以‘无影之毒’害他在先,又杀金瞎子灭

口于后的人。

甚至,我可以让他马上离开金陵,赶到四川去,而没有必要故意拖住他,在金陵多待上

一夜──”

水飘萍道:“你故意拖住他,在金陵多待一夜?”

西门飞霜道:“我知道池姑娘一定会误会我,也一定会找机会找我,我倒不在意池姑娘

对我的误会,但是我不能不告诉池姑娘,既然池姑娘心里有他,就该助他一臂之力,把这件

事查个水落石出。”

水飘萍低下了头,旋又抬起了头,轻轻道:“看来我是误会了你,我为我刚才的态度,

以及口不择言致歉!”

西门飞霜微笑道:“能得‘九华宫’池姑娘当面致歉的,遍数武林,恐怕我是头一个,

能有这份荣宠,就是再多挨点骂,也值得了!”

水飘萍玉面飞红道:“你这是何必!”

西门飞霜笑笑,没说话。

水飘萍眉锋微皱,道:“其实,早在我从东方玉琪手下救了他,给他疗伤,发现他体内

‘无影之毒’的余毒没有祛除尽净时,我就惊异他怎么会中了‘九华宫’的‘无影之毒’─

─”

西门飞霜目光一凝,道:“池姑娘说从谁的手下救下他?”

“东方玉琪啊!乘他之危,落井下石,难道他没告诉你?”

“没有,或许因为他不认识东方玉琪。”

“他是不认识东方玉琪,可是我告诉他了,我甚至还告诉他,东方玉琪就是令兄执意要

为你撮合的那位。”

西门飞霜脸色微变,轻“哦”了声,没说话。

水飘萍看了她一眼,又道:“他居然没告诉你,连提都没提,显然,他是不愿让你因为

他,再加深对东方玉琪的不满。”

西门飞霜淡然道:“他好用心,也很会为别人想,令人敬佩,可是我对东方玉琪的心性

为人太了解,也太够了,并不会因为谁而减少或者加重这份不满舆卑视。”

只听水飘萍轻轻道:“我没有看错他,就凭他这份过人的坦荡,磊落胸襟,就是我生平

所见的头一个。”

西门飞霜看了看她,岔开话题,道:“池姑娘也不知道‘无影之毒’是怎么流落出来

的?”

水飘萍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西门飞霜道:“但是,至少池姑娘查起来,应该比任何人都容易。”

水飘萍道:“这是实情。’

西门飞霜道:“那么,池姑娘是不是愿意尽快帮他查明这件事的真象?”

“我倒希望池姑娘能亲自回去一趟,好在他明天一早就要启程赶往‘九华宫’,要不了

多少时日,要是池姑娘能在他抵达‘九华宫’时,以女儿家本来面目跟他相见,当面告诉他

这件事的真象,岂不是更好。”

西门飞霜说得不但委婉,而且技巧,她暗示水飘萍,不过是小别而已。

水飘萍何等冰雪聪明,又怎会不懂?懂归懂,但她是不免有点犹豫。

西门飞霜微一笑,又道:“或许不怎么恰当,但我一时却想不出更好的,池姑娘应该知

道秦少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