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 八 章

作者:独孤红

西门飞雪当然还记得,不但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当时带的人奈何不了李玉楼,他才

亲自出手。

当他施展西门家绝学“霹雳手”,千钩一发的当儿,李玉楼的反击之势似乎顿了一顿,

这他才乘机伤了李玉楼。

而那时李玉楼还是体有余毒,不能贯注真力,如果真如小妹所说,这个李玉楼体内余毒

已然祛除尽净,真力可以运用自如,那──

一念至此,西门飞霜脸色一变,chún角又现狞笑,这一次笑得阴毒:“小妹,或许我真奈

何不了他,可是我要是用爹娘的‘金牌令’──”

西门飞霜脸色大变,颤声道:“你不要逼我宁愿违抗爹娘的‘金牌令’!”

西门飞雪微一怔,旋即阴笑道:“好吧!冲着你,我就饶了他,门口马车我已经备好

了,跟我走吧!”

一顿,喝道:“宫无忌,带路!”

宫无忌恭声应了一声,就待往外走。

李玉楼突然喝道:“慢着!”

这一声虽不大,但却震得宫无忌等一惊停住。

西门飞雪脸上变色,就要说话。

西门飞霜霍地转过娇躯:“你──”

李玉楼肃然道:“姑娘,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么被他们带回去。”

西门飞霜忙道:“不──”

李玉楼道:“姑娘对我有救命恩,我曾经说过,为姑娘,我能赴汤蹈火!”

西门飞霜忙上前一步道:“你不能──”

李玉楼道:“姑娘或许不能违抗‘金牌令’,但是我不是衡阳世家的人,可以不必遵从

‘金牌令’的权威,要是我阻拦姑娘回去,姑娘也不算违抗‘金牌令’。”

西门飞霜悲容道:“我知道你是为我,你是好意,可是你这么做等于害了我。”

李玉楼道:“姑娘──’

西门飞霜道:“我并不怕什么,也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我总不能否认生身的爹娘─

─”

李玉楼脸色一变,为之默然。

西门飞霜的话声忽然起了颤抖:“我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去吧!你自己的事为重,不要

以我为念,只你心里有我,我也就知足了!”

她低头、转身,两串晶莹情泪无声洒落,急步行去。

小红、小绿一声悲呼:“姑娘!”

飞身疾掠,急步追去。

西门飞雪深深的看了李玉楼一眼,连声冰冷狞笑,带着宫无忌等跟了出去。

李玉楼没看见西门飞雪的眼神,也没听见西门飞雪的狞笑,他只望着西门飞霜那无限美

好的身影不见,他只听见蹄声倏起,然后疾快的由近而远。

当蹄声远得听不见了,一切归于寂静的时候,他的心头像失落了什么,呆呆的站在那

儿,久久没动一动。

发生在刚才的事,就像一场梦,他几乎不能相信。

但是,毕竟西门飞霜已经走了,就这么走了,已经不在他身边,不在他眼前了。

“冷面素心黑罗刹”西门飞霜是这么一位姑娘,孤傲高洁,冷艳无双,视世间须眉如草

芥,从不假任何一个以辞色。

凡是犯在她手里的,她纤手辛辣,向不留情,使得黑白两道无不视为小煞星,无不畏惧

三分。

然而,她却不能不向父母的令谕低头,在胞兄的杀手裥下,任由摆布,她岂又不柔弱得

可怜? 而,偏偏她又是在他的面前被带走。

对这么一个对他有恩、情两全的姑娘,他空有一身高绝的修为,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她

被带走。

因为她并没有错,基于她的孝道,他也不能阻拦,否则,那真是害了她,使她自绝于亲

人,甚至不能见容于天下武林。

可是,就整个事件来说,她错了么?谁能说她错,她的父母、胞兄对么?谁又能说她的

父母、胞兄对? 突然,李玉楼胸中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悲愤,他忍不住想仰天长啸。

而,就在他仰首夜空,一声悲愤长啸尚未出口之际,他的眼前多了个人,一个带点儿脂

粉气的风流俊逸青衫客。

这人,正是破庙里乘他之危,落井下石的恒山世家东方玉琪。

李玉楼并未因悲愤而失神,早在东方玉琪衣袂飘风,划空而至时,他就有所警觉,立即

停住那声即将出口的长啸,收势望去。

当然,他看见了射落眼前的东方玉琪。

正自悲愤,事本由东方玉琪起,此刻再相见,一股怒气也不由往上一冲:“你──”

东方玉琪阴阴笑道:“不错。”

李玉楼道:“有人告诉我,你就是恒山世家的东方玉琪?”

东方玉琪再次阴笑点头:“那个人告诉你的没错,就是你恒山世家东方少爷。”

李玉楼道:“没想到你又一次的跟在西门飞雪身后出现。”

东方玉琪阴笑道:“告诉你也无妨,那一次是碰巧了,这一次是事先说好了的。”

李玉楼目光一凝:“这一次是事先说好的?”

东方玉琪道:“我愿意作解释,西门飞雪以他衡山世家的‘金牌命’带走西门飞霜,我

随后现身,置你于死地。”

李玉楼听得双眉一扬:“西门姑娘已经让你们强带回去了!”

东方玉琪阴阴一笑:“我当然知道,可是要是随后世上就没有你这个人了,她岂不就死

心,我跟西门飞雪不就永远安心了!”

话落,没等李玉楼再说话,也没等李玉楼有任何反应,抬手疾点,一缕凌厉指风疾取李

玉楼的心坎要害。

他出手够快,也够狠毒,可惜的是,这次他来得不是时候。

见他有气归见他有气,李玉楼毕竟仁厚,还不愿意马上出手,横跨一步躲了过去。

东方玉琪阴阴一笑:“没有用,这回看‘九华宫’那个丫头,还会不会及时出现来救

你?”

话落,就要二次出手。

李玉楼一怔沉喝:“慢着!”

喝声震得东方玉琪手上一顿,他脸色也为之一变:“你还有什么遗言?”

李玉楼道:“你说谁是‘九华宫’那个丫头?”

“破庙里救你的那个呀!怎么,难道她没现身跟你见面?不会吧!你挺有女人缘的

呀!”

李玉楼道:“他姓水,叫水飘萍。”

东方玉琪“哈!”地一声道:“敢情隐姓埋名了,一事不烦二主,我索性告诉你,让你

临死前落个明白,她不叫水飘萍,她叫池映红。”

李玉楼道:“你没有弄错,她确是‘九华宫’的人?”

东方玉琪道:“只有你这种初入武林,什么都不懂的土小子才会弄错,我就想不通,你

是凭那一点让西门飞霜移情别恋的? 眼下武林之中,那一个认不出她的师门玩艺儿?她不

但是‘九华宫’的人,而且是‘九华宫’唯一的掌上明珠,你听明白了吧?”

李玉楼明白了,就是再傻,再笨也该明白了,何况他并不傻不笨。

他想起了那个水飘萍俊美娇嫩,他也想起了那位水飘萍独缺一点须眉男子气。

也就在他想起这些的时候,他觉出一片劲气当胸袭来。

他忙定神,他发现东方玉琪一只右掌曲指如钩,已递到了他胸口。

东方玉琪永远不是乘人之危,就是偷袭。

他正在悲愤之际,东方玉琪再次现身,他不免气加三分,但是他更恨东方玉琪这种卑鄙

阴狠的心性。

他没躲没闪,他只抬起右手,出指一点。

就这么既不惊人,也不起眼的抬手出指一点。

但是,它的结果不但起眼,而且惊人。

只听东方玉琪一声大叫,只见东方玉琪机伶暴颤,人像突然被人打了一拳,手像抓在一

根尖锐的钢针之上。

他一个身躯倏然飘退,左手抓着右腕,脸色煞白,惊骇叫道:“你──”

李玉楼道:“我已经不是破庙时候的我了,除非我再有一次那种遭遇,除非你再有一次

可巧就在左近,否则,凭你永远也杀不了我。”

东方玉琪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再多停留一刻,狠毒的看了李玉楼一眼,腾身而

起,破空疾射不见。

李玉楼脸上冷意消失,威态也逐渐饮去。

他又想起了东方玉琪的话。

想起了那个水飘萍,不,池映红。

原来他会是易钗丽弁的“九华宫主”的爱女? “无影之毒”出自“九华宫”,西门飞

霜指点他,让他到“九华宫”去找寻线索,追查究竟。

此时,他也正要远赴“九华宫”。

他曾伤在“无影之毒”下。

司徒飞更是被“无影之毒”灭了口。

如果就是这位“九华宫主”的爱女所为,为什么她还要救他,为什么发现他中了“无影

之毒”会那么震惊? 而,之后,她又为什么会为他疗伤祛毒? “无影之毒”是“九华

宫”的独门毒物,出现在金陵一带的“九华宫”人又只有这么一个,那么,不是池映红又是

谁? 就在这两种疑问在他脑海中交互出现的时候,他又想起了西门飞霜的叮咛,要他小心

谨慎,因为一念之差便足以铸成大错。

西门飞霜这话意,是不是在暗示,她也不相信这件事是池映红,甚至于“九华宫”的人

所为呢? 毕竟,西门飞霜比他这个初入武林的人了解“九华宫”。

但是,“无影之毒”既是“九华宫”的独门毒物,这件事总跟“九华宫”脱不了关连,

也就是说,至少可从“九华宫”找出一条线索来。

这应该才是西门飞霜让他远赴“九华宫”查问的真意。

一念及此,他认为没有再留在金陵的必要,甚至也没有心情留在这家客栈里过上一夜。

他立即转身回屋,收拾了他那简单行囊,出门而去。

口口  口口  口口

一辆双套马车,划破宁静的夜色在飞驰着。

车前,一前四后,飞奔着五个人,正是衡阳世家的总管宫无忌,带着君伯英等四大护卫

开道。

车后,一匹高头骏马,鞍上轻缰疾驰着,正是衡阳世家的少主西门飞雪,马后八个人,

八袭黑衣,八柄长剑的,也正是西门飞雪的“快剑八卫”。

这么一支队伍,车外既是这么些人,当然,车内一定是西门飞霜跟她两个侍婢小红、小

绿了。

马车在夜色中疾驰。

轮声跟马蹄声划破夜色,传出老远。

约摸盏茶工夫之后,前面半里处出现一片黑忽忽之物,宫无忌一抬手,马车驰势顿时缓

下。

说缓下,但是并不算慢。

转眼工夫之后,已到那片黑忽忽之物近前,那是一片庄院,四野毫无一家近邻的庄院。

宫无忌带着君伯英等四大护院腾身掠起,越墙进入庄院,马车则停在庄院门前,西门飞

雪策马到了马车前。

车帘一动掀起,小红探出了头:“禀少主,二姑娘问,为什么停在这儿?”

西门飞雪道:“时候太晚了,歇息一宿,明天上路!”

他翻身下马。

适时,庄院里灯光亮起,大门开处,宫无忌带着四大护院行了出来,一躬身道:“禀少

主,都打点好了!”

西门飞雪微一点头,转望马车:“小红、小绿,请二姑娘下车!”

只听小红、小绿一声恭应,车帘掀起,西门飞霜娇餍神色如冰,带着小红、小绿下了马

车。

西门飞雪道:“小妹,请吧!”

西门飞霜打量了庄院一眼,只见朱门粉墙,颇具气派,她冷然道:“这是什么地方?”

西门飞雪道:“金陵城外,我一个朋友的别业,借给咱们歇息一宿。”

西门飞霜没再多问,带着小红、小绿袅袅行进庄院。

西门飞雪带着“快剑八卫”跟了进去。

宫无忌带着四大护院走在最后。

马车则由车把式从侧门赶进了庄院。

进门是个大院子,藉着厅里射出来的灯光看,花木扶疏,颇见雅致。

进厅再看,辉煌灯光下,不但家具摆设相当考究,两边粉壁上还分悬着名家字画,不但

陡增典雅,还凭添了几分书卷气。

西门飞霜略一扫视,道:“怎么没见主人?”

西门飞雪道:“不是跟你说了?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别业?他住在金陵城里。”

他似乎不愿意多说,一顿转望宫无忌接道:“二姑娘的居处在后面‘听雨轩’,给二姑

娘带路!”

宫无忌躬身恭应,道:“二姑娘请跟老奴来!”

他转身往厅后行去。

西门飞霜当然更懒得跟地这位兄长说话,带着小红、小绿跟了去。

望着西门飞霜的身影不见,西门飞雪立即转望“快剑八卫”,冷然道:“按桩布卡,立

时警戒,你们知道该放谁进来,不该放谁进来?”

“快剑八卫”跟四大护院,恭应声中飞身出厅而去。

西门飞雪也立即出了厅,他出厅西拐,顺着画廊行去。

画廊尽头,是两扇朱红小门,推开小门走过去,眼前是一个小小跨院,几株老树之中,

座落着一间小房子,里头黑忽忽的,没灯。

西门飞雪进屋点上了灯,灯亮再看。

敢情是间窗明几净的小书房。

灯刚亮起,灯影摇动,小书房里多了个人,是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