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第 九 章

作者:独孤红

两个人先为之猛一惊怔。

继而,黑衣男子突然笑了,笑得婬邪:“老天爷挺知道怜悯你的,正想着就为你送来了

一个。

这正好,也省得我到处去找了,行了,你不吃亏了,也用不着顶着露水伴杂草瓦砾,挨

蚊子咬了。”

黑衣少妇一双桃花眼里春色大盛,娇媚之态直能令人销魂。

只听她顿声说道:“这付模样儿,这么个人儿,正是我想的,明天一早我非得好好烧几

柱香不可,这会儿我比你还急,你还等什么?”

黑衣男子道:“耽误了你,也就耽误了我,不知道我还等什么?”

他行动如风,话落,跨一步欺到,就要抬手。

黑衣少妇突然伸手拦住了他:“慢着!”

黑衣男子一怔:“你这是──”

黑衣少妇娇媚无限的瞟了黑衣客一眼,浪声道:“瞧他这付模样,应该是个既风流多

情,又懂得情趣的人儿。

或许用不着咱们惯用的那一套,只他点个头说声肯,那岂不是强似以往百倍,更能让人

销魂蚀骨。”

黑衣男子呆了一呆,旋又笑了,笑得更见婬邪:“说得也是,难得你临时想到了这点,

那就快问问他,万一他不肯,咱们再用惯用的那一套就是了!”

黑衣少妇笑道:“多少人烧高香,磕响头,求还求不到呢,我就不相信他能摇头说个不

字──”

话锋微顿,腰肢扭动,风摆杨柳般上前一步,未语先媚笑,朱chún轻敌,吐气如兰:

“哎!我们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黑衣客冷然开口道:“听见了!”

黑衣少妇道:“懂了没有?”

黑衣客道:“懂了!”

黑衣少妇因兴奋而激动,因激动而娇躯微颤:“那你,肯是不肯呀?”

黑衣客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道:“你二人,大概就是武林之中,连下九流都不如,人称

‘狂峰浪蝶’的花郎君与粉娘子?”

黑衣男子花郎君一点头道:“不错!”

黑衣少妇粉娘子道:“哟!你也知道我们呀!既然知道我们──”

黑衣客截口道:“听说你们两个互为狼狈,残害过不少年轻男女?”

花郎君婬邪地一笑,道:“我们承认,不过那不能叫做残害,因为有的是心甘情愿的,

就像你吧!待会儿一旦点了头,跟粉娘子两情相悦,缠绵一宵,享尽了人间风流情趣,那能

叫残害?”

黑衣客双眉一扬,方待说话。

粉娘子已轻皱眉头,道:“哎哟!好人,你就别再多说什么了,只答我一句,肯还是不

肯就够了。”

黑衣客冷冷笑道:“恐怕你们还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粉娘子道:“当然知道,不过你可能会改变心意也说不定。”

黑衣客道:“你们看错人了,我生平妒恶如仇,尤其痛恨婬贼,凡是沾上一个婬字的,

只要犯在我手,绝难幸免。”

粉娘子轻“哦”了声。

花郎君却是一声也没吭,疾抬右掌,出手如风,直向黑衣客口鼻间掩去。,黑衣客两眼

奇光暴闪,冷笑道:“那么,先授首毙命的是你!”

他右掌一拂,疾探花郎君腕脉。

只听花郎君一声大叫,抱着右腕,翻身跃起,砰然一声,破窗穿出。

黑衣客没想到花郎君会就这么跑了。

微一怔神,反手袭向粉娘子。

粉娘子没闪没躲,反而一挺酥胸,迳自迎上。

这不算武学中的一招,可是对付黑衣客这种人物,这却比武学中任何一招都来得高绝,

来得厉害。

黑衣客神情一震,硬生生沉腕收手。

他这儿一收手,粉娘子一个娇躯旋风似的疾转,跟着窜起,也往那扇已经破了的窗户扑

出去。

黑衣客双眉扬处,冷哼声中,右掌再探,只听“嘶”的一声。

粉娘子一袭黑衫齐领到腰被扯下一条,露出了晶莹滑嫩的一块,还有那几根大红的肚兜

带,但粉娘子人已穿窗而出。

黑衣客一扔手中布条,道:“要不是为救人,今夜你们就休想逃脱一个。”

只听外头传来粉娘子咬牙切齿的话声:“有种你给我报个姓名听听!”

黑衣客道:“于奇威,你们最好记清楚了!”

粉娘子一声惊呼。

旋即,花郎君狞笑道:“原来是三堡里‘震天堡’的于堡主,难怪我连一招都没能走

完,于堡主,你也最好记住,坏人姻缘该下地狱,你迟早会遭报应的。”

话落,随即寂然无声。

黑衣客于奇威凝听了一下,迈步近床。

看了木板床上的红衣人儿一眼,转身外出。

等他再进来时,他两手捧着一片荷叶,荷叶里盛着水,向着红衣人儿那艳若桃李的娇靥

上洒了下去。

红衣人儿倏然惊醒,只一眼,腾身跃起,单掌直劈于奇威。

于奇威闪身躲开,道:“姑娘──”

红衣人儿怒声娇叱:“住口!”

娇叱声中,玉手再扬,又是凝足真力的一掌。

于奇威没再躲,右掌翻起,一把扣住了红衣人儿的腕脉道:“姑娘该看清楚再出手不

迟!”

红衣人儿一怔凝目,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于奇威,同时,她也想起了暗算她的是个女

子,道:“你──”

于奇威道:“在下‘震天堡’于奇威,经过此地,见姑娘被一男一女劫持来此,赶来救

下了姑娘。”

红衣人儿呆了呆,道:“原来你是‘震天堡’的──‘震天堡’于老堡主是──”

于奇威神情微黯,道:“那是先父,在下已经在一个月前接掌了‘震天堡’。”

红衣人儿为之一震,急道:“怎么说?于老堡主已经──怎么一点儿也没听说?”

于奇威道:“遵先父遗命,未曾发丧,所以没有惊动武林同道,敢问姑娘是──”

红衣人儿道:“东方玉瑶。”

于奇威脸色微微一变,立即松了手,微抱双拳,道:“原来是恒山世家东方二姑娘,失

敬!”

红衣人儿东方玉瑶忙答礼:“不敢,是我鲁莽,不但该向于堡主道谢,而且该向于堡主

致歉!”

于奇威淡然道:“姑娘言重,于奇威不敢当,还有要事,不能久留,此非善地,姑娘也

请早些离开吧─告辞。”

很明显的,一听红衣人儿是恒山世家东方家的人,于奇威的态度马上就变了,变得冷淡

了。

只听东方玉瑶叫道:“于堡主,等一下。”

于奇威收势回身,道:“东方姑娘还有什么见教?”

东方玉瑶道:“于堡主还没有告诉我,那一男一女两个贼是──”

于奇威道:“‘狂蜂浪蝶’花郎君和粉娘子。”

东方玉瑶娇靥上浮现寒霜,眉宇间腾起杀机,切齿咬牙:“原来是这两个下九流的婬

贼,只再让我碰上,我非杀他们不可。”

于奇威没有说话,转身又要走,但是他马上又回过了身,只因为他听见身后东方玉瑶一

声惊乎。

回过身看,东方玉瑶竟一手抚着香额,一手扶着桌子,脸色发白,站都似乎站不稳的样

子。

他为之一怔,忙道:“姑娘──”

东方玉瑶道:“我头好晕!”

于奇威道:“许是姑娘中了他们的*葯刚醒的缘故,坐一下就会好了。”

东方玉瑶道:“我不能多耽误,而且也不知道过多久才会好,我还要赶路──”

于奇威道:“难道姑娘有什么急事?”

东方玉瑶道:“也不算是什么急事,只是我跟我哥哥约好了的,这个时候赶到一个地方

去跟他会面──”

于奇威一听她说是要赶去跟乃兄东方玉琪会面,“哦”了声,没说什么。

东方玉瑶忽然抬头凝目:“能不能麻烦于堡主送我一程?”

于奇威一怔:“这──”

东方玉瑶道:“我的坐骑应该还没丢,而且那地方就在金陵城外,不远,不会过于劳累

于堡主,也不会耽误于堡主太久!”

东方玉瑶的确需要帮助,这种地方也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儿不管,再说夜路无人,她

现在所中*葯余力未消,又怎么能让她一个人走?于奇威迟疑了一下,毅然道:“既然姑娘

身体不适,理当送姑娘一程,姑娘的坐骑就在外头,请吧!”

他退后一步,让出了出门路。

东方玉瑶迈步要走。

但显然她头晕得厉害,刚一迈步,娇躯一晃,竟要倒。

于奇威伸手扶住,不只是扶住,而且还扶着她走出了小屋,走到了马匹旁,甚至扶地上

了马。

等东方玉瑶上了马,控好了缰绳,他一声:“姑娘坐好了!”

他居然拉着马要走。

东方玉瑶忙道:“怎么好让于堡主步行?”

于奇威道:“不要紧,我惯于步行,好在此去金陵也没多远了。”

东方玉瑶皱眉苦脸:“可是不行啊─我坐不稳,马匹一颠一晃,我头更晕!”

这是实情,也麻烦了─

于奇威迟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翻身上马,坐在了东方玉瑶身后,从东方玉瑶手里接

过缰绳,策马行去。

或许是东方玉瑶真头晕得支持不住,竟娇躯往后一靠,闭上了美目。

于奇威没有躲,他知道,这时候的东方玉瑶需要个依靠,他不能躲,而且也没处可躲,

他没有躲,但却正襟危坐,一脸肃穆。

东方玉瑶就这么靠着于奇威,就这么偎在于奇威怀里,就这么两人一骑,重又驰上了那

条路。

刚驰上那条路的时候,东方玉瑶说过一句话,她是告诉于奇威,她要赶到什么地方去跟

乃兄会面。

话虽说得有点含混,但于奇威听懂了。

之后,于奇威就没再听她说过一句话。

口口  口口  口口

约摸一盏热茶工夫之后,两人一骑驰抵了那座庄院前,庄院大门前并肩站着两个人,是

君伯英跟另一名护院。

于奇威勒住了马,想招呼东方玉瑶下马,却发现东方玉瑶已昏了过去,微弱月光下,看

上去脸色苍白。  

不得已,只好向君伯英道:“请过来帮一下忙。”

君伯英过去了,帮忙扶下了东方玉瑶。  

于奇威也下了马,这时候庄院大门内奔出了三个人,西门飞雪、东方玉琪,还有刚才跑

进去的那个护院。

东方玉琪一晃眼前情景,脱口叫道:“小妹──”

东方玉琪关心乃妹,那是理所当然。

但是,最关心东方玉瑶的,还是西门飞雪,他脸上变了色,冷叱声中,跨步欺到,探掌

就抓。

西门家的绝学,在天下武林之中,虽然不是顶有名的,但也算得上是天下皆知的,如今

西门飞雪是惊怒出手,自然更见威力。

掌未递到,几缕凌厉指风已袭向于奇威几处要害,换个人不但逃不过他这一抓,也非伤

在他掌下不可。

奈何,他碰上的是甫掌“震天堡”门户,接“震天堡”老堡主衣钵的于奇威。

于奇威没想到西门飞雪会有此一着,等到他有所警觉时,凌厉指风已然沾衣,但是匆忙

间他仍能冷静应敌。

他身躯微侧,避开正面,单掌一挺,硬迎来掌。

只听“砰”然一声,西门飞雪衣袂狂飘,应势后退,而于奇威也身躯一晃,脚下不稳,

退出两步以外。

这一掌,平分秋色。

武林之中,能跟衡阳世家少主平分秋色的人不多。

西门飞雪骛声道:“你是什么人?”

于奇威像没听见,谁也没理。

只听他淡然道:“那位是恒山世家东方少主?”

东方玉琪道:“我就是。”

于奇威道:“我已经把余妹护送到了,现在交给你,告辞!”

他连抱拳也没抱,话落,转身要走。

东方玉琪跨前一步道:“等一等。”

于奇威停步回身,两眼闪着威棱,直逼过去:“敢莫东方少主你也要拦我?”

东方玉琪道:“你说你是护送舍妹来此?”

“不错─”

“那你是什么人?舍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于奇威冷冷看了西门飞雪一眼,道:“这我应该有个交待,只是这位太鲁莽了些!”

西门飞雪身为衡阳世家少主,一向狂傲自负,几曾受过人当面指责,双眉一扬,就要说

话。

于奇威却已然转过脸去,向着东方玉琪冷然道:“我是什么人无关紧要,令妹遭‘狂蜂

浪蝶’花郎君、粉娘子暗算。

是我正巧路过碰上,惊走了‘狂蜂浪蝶’,但令妹所中*葯葯力未消,难以支持,所以

嘱我把她送来此地,这就是令妹所发生的事──”

只听西门飞雪道:“‘狂蜂浪蝶’?东方姑娘可曾受到──”

受到什么,他没说出口。

于奇威懒得理他,也没说话。

只听东方玉琪忙道:“舍妹可曾受到什么伤害?”

于奇威这回说了,道:“我到早了一步。”

西门飞雪跟东方玉琪神色同时为之一松。

东方玉琪道:“那么舍妹为什么还昏迷不醒?”

于奇威道:“我刚说过,令妹所中*葯葯力尚未完全消除,本就难以支持,马上一路颠

波,更是难以禁受,所以又昏了过去,东方少主满意了么?”

只听西门飞雪道:“君伯英,把东方姑娘扶进去歇着。”

君伯英恭应一声,跟另一名护院双双扶走了东方玉瑶。

西门飞雪接着又道:“这是你说的,一面之辞,叫人如何相信?”

于奇威听得双眉一扬,道:“东方少主,这位是你什么人?”

东方玉琪道:“朋友,衡阳世家西门少主。”

西门飞雪紧接一句:“东方姑娘的未婚夫。”

于奇威微一怔,旋即淡然而笑:“那就难怪这么咄咄逼人了,西门少主,话是我说的,

信不信在你。”

话落,他转身又要走。

西门飞雪带着一阵疾风,一步跨到,冷然道:“你还不能走。”

于奇威仰头一笑,道:“没想到我救人还救错了,早知如此,我更不该护送东方姑娘到

这儿来──”

话锋一顿,两眼威棱再现,道:“西门少主,我不但要走,而且走定了!”

话落,他就要迈步。

西门飞雪冷笑道:“你试试看!”

他就要扬掌。

只听一声娇叱传了过来:“住手!”

西门飞雪扬掌之势为之一顿。

只见庄院大门里跌跌撞撞奔出了刚才还昏迷不醒的东方玉瑶,西门飞雪为之一怔,东方

玉琪忙迎上扶住,叫道:“小妹──”

东方玉瑶脸色苍白,急气之情形于色,道:“你们这算什么?于堡主救了我,还护送我

到这儿来,你们不但不谢谢人家,居然还──”

地似乎显得虚弱,话一口气说不上来,到这儿停住,酥胸起伏,在喘。

话虽没说完,但是这番话已听怔了西门飞雪跟东方玉琪两个。

东方玉琪道:“于堡主?”

东方玉瑶喘着道:“‘震天堡’的于堡主,刚接掌‘震天堡’。”

东方玉琪转脸望于奇威:“于堡主为什么不早说?”

于奇威淡然道:“东方少主、西门少主,现在我说的话已经不是一面之辞了,两位应该

信得过,我也可以走了?”

说完话,他转身要走。

身后却传来东方玉瑶的呼叫:“于堡主,等一等!”

于奇威为之停步回身:“东方姑娘还有什么事?”

东方玉瑶道:“蒙于堡主相救在先,护送于后,我还没有任何表示,何况现在正值深夜

──”

于奇威截口道:“举手之劳,顺路之便,再说忝为武林侠义,也没有见危不拯的道理,

姑娘不必耿耿难释。

至于现在已值深夜,那更算不了什么,于奇威身为武林中人,又是七尺须眉,难道还怕

走夜路,姑娘所中*葯葯力未消,不宜久站,还请进去歇歇吧!告辞。”

他还没有转身。

东方玉瑶也没容他转身,急道:“不──哥,都是你们得罪了于堡主,你们要是不给我

留住于堡主,休想我再理你们!”

不知道是葯力使然,还是急气所致,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竟又昏了过去。

这句话本不算太重,可是听进西门飞雪跟东方玉琪耳里,份量就不一样了!西门飞雪马

上换上了一付脸色,有点窘,也有点尴尬,向于奇威抱了拳:“于堡主,是西门飞雪失礼,

不知道是于堡主当面,否则怎么也不会──”

天知道,他在乎的不是“震天堡”,也不是于奇威,他在乎的是东方玉瑶。

西门飞雪一向狂傲,一向自负,为了东方玉瑶他能不惜牺牲乃妹西门飞霜,可见他是如

何想得到东方玉瑶,如何怕惹翻东方玉瑶了。

于奇威淡然截口:“西门少主言重,于奇威还不是心胸狭窄,不能容物之辈,这等小

事,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西门飞雪忙道:“既是如此,那么就请于堡主入庄──”

于奇威淡然道:“好意心领,我还有别的事,方命之处,还望见谅!”

他还没说要走,也还没有动,西门飞雪已然横身跨步拦住了他,苦着睑道:“于堡主─

─”

只听东方玉琪道:“于堡主,刚才舍妹的话你听见了,舍妹的脾气,于堡主不知道,她

说得出,做得到,君子成人之美,西门少主已当面认错致歉,无论如何请于堡主帮个忙,入

庄委屈一宿。”

他也不是帮西门飞雪的忙,而是帮自己的忙,真让西门飞雪跑了乃妹,他的西门飞霜也

就没指望了。

于奇威熟知这衡阳、恒山二世家的作为,更知道这两个少主的为人,本不能沾他们,否

则当他知道东方玉瑶是恒山东方家的人的时候,他不会马上要走。

所以,答应护送东方玉瑶到这儿来,完全是因为心中那一念不忍,跟那一念自许侠义英

雄,不好跟个女儿家计较。

如今,杀人不过头点地,西门飞雪当面认了错,道了歉,自己也说过不是心胸狭窄,不

能容物之辈。

再加上东方玉琪一句君子成人之美,他心里又泛起了那一念不忍,跟一念自许侠义英

雄,不愿跟这两个俗物计较。

就因为又有此一念,他略一迟疑之后点了头:“既然如此,我只好打扰一宿了!”

西门飞雪、东方玉琪两个人都为之一喜。

当即,西门飞雪陪着于奇威,东方玉琪扶着乃妹进了庄院。

两个人都各有心事,没把于奇威当回事。

一进庄院,西门飞雪立即吩咐君伯英为于奇威安排住处,正好于奇威也不愿多跟他们噜

嗦,二话没说就跟君伯英走了。

那里于奇威跟君伯英一走,这里西门飞雪就向东方玉琪伸过了手。

东方玉琪明知故问:“飞雪兄,你要干什么?”

西门飞雪两眼异光闪射,连话声都带着颤抖,道:“玉琪,天假其便,还有比这更好的

机会么?”

东方玉琪微一点头,淡然而笑:“不错,也省了我一番手脚,可是你要的现成的就在眼

前,我要的呢?”

西门飞雪不得不收回了手。

手是收回了,一双异采闪射的目光,却还紧盯在东方玉瑶那张苍白,但难掩美艳的娇靥

上,一寸也舍不得稍离。

他点点头,道:“好,我这就进行第二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名剑断肠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