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十二章 神魔殒落

作者:独孤红

大悲上人道:“自无不可,只是,檀樾所挖之物,是否‘玉蟾蜍’?”

夏侯岚笑道:“少林清誉百年,上人贵为一派掌教至尊,怎也这般关心‘玉蟾蜍’?”

大悲上人老脸一红,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五大门派此来,也为阻拦至宝落入魔掌,一为免神物蒙尘,二为免藉它为害武林!”

夏侯岚道:“那么掌教尽可放心,那不是玉蟾蜍!”

诸大门派豪雄神情微松,大悲上人道:“那么檀樾请,老衲等不急于这片刻。”

夏侯岚道:“谢谢掌教了!”转身向那断崖边上孤松行去。

到了孤松下,他略一注目,立刻发觉有一片土色新新,微呈蓬松,他毫不迟疑,弯腰探掌,挖了下去。一除掉那层浮土,一节竹筒立现眼前。

夏侯岚拉起竹筒,站直身形,然后他自竹筒中倾出一条白色纸卷,打开纸卷只一看,他立即色变。那又是一张素笺,素笺上写着:

“夏侯绝命,上官我属,尔今尔后,唯我独尊!”

左下角,仍是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他明白了,他明白是上了人的当,中了人圈套了,只是,他明白得太晚了,太晚了。

这是癫和尚出的好主意,与人可乘之机。事到如今,他和尚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此际,在那人丛中,正有一双满含得意,狠毒的眸子在看着他,那是那神秘的葛衣老人。

可是,夏侯岚他不知道,刹那之后,他恢复了他那超人的冷静,双掌一搓,素笺粉碎,随风扬去。

然后他转望大悲上人,道:“掌教,请听我说几句话,我先说明,信与不信,全凭掌教与在场之诸位,我不敢勉强,也无法勉强……”  

大悲上人道:“檀樾请说,老衲等洗耳恭听!”

夏侯岚道:“‘金陵’董家数十口非我所杀,那董婉若董姑娘也非我所掳!”

大悲上人道:“敢问檀樾,那‘一残指’致命伤痕何解?”

夏侯岚道:“我只能告诉掌教,那是有人嫁祸!”

那葛衣老者尖尖话声突然响起:“功称独门,还有别人会么?”  

夏侯岚双眉一挑,道:“我说过不勉强诸位信!”

那葛衣老者尖尖话声道:“你便是杀了我我也不信,‘五河’镇上的张贴,可是你写的?”

来了,夏侯岚心头一震,道:“是我写的!”其实,那也跟出自他手笔没什么两样。

那葛衣老者尖尖话声,道:“是喽,那怎么说?”

夏侯岚道:“那是因为我一位红粉知己已被那嫁祸于我之人掳去,言明三个月内以董婉若换回我那红粉知已,我为救知己,不得已只有出此下策,诓骗……”

葛衣老者笑道:“夏侯岚,你把在场的都当成了三岁孩童!”癫和尚没说错,果然难取信于人。

夏侯岚扬眉说道:“诸位不信我莫可奈何,事实上适才那张素笺上……”心中一震,住口不言。

葛衣老者话声道:“夏侯岚,那素笺如何?”

夏侯岚道:“已被我搓成粉碎,无法当证据了!”

葛衣老者话声冷笑说道:“那你还说什么?”

夏侯岚道:“我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夏侯岚行事但求仰不愧于夭,俯不怍于人,不管世情之毁誉褒贬!”

葛衣老者话声笑道:“天下皆知的魔中之魔,居然说这种话,岂不可笑?夏侯岚,须知这不关毁誉褒贬,而是生死攸关!”

夏侯岚未予答理,目光转注大悲上人,道:“掌教真慾在这‘洪泽湖’畔,乱石山上掀起一片血腥么?”

大悲上人道:“出家人上秉佛旨,本不慾多造杀孽,多沾血腥,但少林忝为武林一脉,除魔卫道,安宁武林却不敢后人!”

夏侯岚扬了扬眉,道:“无可避免了么?”

“有!”大悲上人道:“只请檀樾交出董家遗孤,自点残穴,五大门派及武林同道,立刻下乱石山各回来处!”

夏侯岚笑道:“说来说去诸位是为了那‘玉蟾蜍’!”

大悲上人老脸微红,道:“佛门弟子出家人,戒绝一个‘贪’字,随檀樾怎么说吧!”

夏侯岚道:“掌教,你一代得道高僧,也是一派掌教至尊,佛门弟子出家人,戒绝一个‘贫’字,也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与世无争,如今仅为一只‘玉蟾蜍’,便不辞千里,跑到这‘洪泽湖’畔乱石山上,率近百高手围攻一人,看来所谓德高望重的领袖人物,在一个‘贪’字下,俱皆显露了本来面目,天理何在,道义何存?佛若有知,该不知要作如何感想了!”这一番话,听得人人变色,大悲上人微微低下了头。

只听那葛衣老者笑道:“武林人本求一个‘名’字,这怪不得任何一派,谁叫那‘玉蟾蜍’武林至宝,得之者可称尊宇内,独霸天下?便自己无此野心,也得防着点居于人下,永难抬头,你夏侯岚若是清高,为何宁舍一命也不肯承认?”

夏侯岚未置辩,他知道那是多余,哂然一笑道:“要是这样的话,那麻烦得很!”

葛衣老者话声道:“怎么麻烦?”

夏侯岚道:“‘玉蟾蜍’只有一只,门派却有五个,加上你们这无门无派的,少说也有数十路,那怎么十分法?该谁属?”

葛衣老者嘿嘿笑道:“夏侯岚,你休要挑拨离间,那没有用,也不用你操心,各门派掌教门自有公平妙策……”

夏侯岚淡淡说道:“看来你是唯恐今夜我死不了!”

“那当然!”葛衣老者哈哈笑道:“谁叫你是人人痛恨的魔中之魔?便不为死了的着想,也该为我们这些活着的想想对么?”

夏侯岚道:“这才是极尽挑拨之能事,人言chún舌能杀人,今夜看来,委实半点不差,只是,不知诸位有没有想到,要杀我一个夏侯岚,诸位要付出十倍不止的代价!”

葛衣老者道:“早想过了,怕死我们也就不来了,再说,纵然是刀山油锅,只为除魔卫道靖武林,眼前这些侠义之士,谁肯后人!”

夏侯岚道:“你阁下生就一付杀人的chún舌……”

葛衣老者笑道:“话不是这么说,你若交出董姑娘,自点残穴,仍可不死!”

夏侯岚道:“可惜我纵有自点残穴之心,却交不出董婉若!”

葛衣老者道:“那也能凑合通融了……”

夏侯岚目中异采一闪,道:“这么说来,你意不在‘玉蟾蜍’,而只为杀我了?”

葛衣老者吃吃笑道:“我不说过么,谁叫你是人人害怕痛恨的魔中之魔?有你夏侯岚存在一天,这武林便难安宁一天,为大义,为小我,都该以为当前之要务,只要能除了你谁要那‘玉蟾蜍’作甚?”

夏侯岚道:“阁下,我如今有点明白你是谁了!”

葛衣老者道:“你以为我是谁?”

夏侯岚道:“你便是那杀害董家全家,掳去董婉若,嫁祸于我,又三番两次隐于暗中害我之人!”

葛衣老者道:“这倒好,我却被倒打了一钉耙!”

夏侯岚还持再说。

“阿弥陀佛!”大悲上人突然佛号高喧,道:“檀樾决定了么?”

夏侯岚道:“掌教,我适才说过了,我纵有自点残穴之心,却交不出董婉若!”

大悲上人道:“这么说,檀樾是愿意自点残穴了?”

夏侯岚笑道:“掌教,那跟死没什幺两样,二者都是死,我为什么不换取些代价,然后再死呢?”

大悲上人脸色一变,道:“檀樾是准备放手一搏?”

夏侯岚道:“事实如此,掌教,夏侯岚不是任人宰割之人!”

大悲上人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檀樾在临死之前还慾杀人委实是暴戾难消,凶残难除了,既如此……”

“掌教!”夏使岚道:“对你的话,我不愿置辩,但我要告诉掌教,掌教这么做,是杀一个无辜之人。却让那狡滑狠毒真凶逍遥外……”

葛衣老者话声又起,嘿嘿笑道:“可惜,夏侯岚,那几张红纸已替你招供罪行了!”

癫和尚害人不浅。

夏侯岚陡挑双目,道:“匹夫,夏侯岚承认一切落你毒谋之中,但夏侯岚今夜若侥佯不死,你匹夫也休想下得这乱石山!”

葛衣老者笑道:“大悲掌教说得好,临死还要杀人,足见暴戾难消,凶残难除,夏侯岚,可惜你今夜死定了!”

夏侯岚道:“那咱们待会儿再看吧……”转注大悲上人道:“掌教,对于那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的贪婪之人,我没有别的话说,但是我要告诉掌教,倘若夏侯今夜大命不死,脱出此困,对各门派及今夜来此之人,我誓必报复……”

大悲上人身形一震,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突听那葛衣老者笑道:“夏侯岚,你若想不死,怎好说这种话?”

夏侯岚道:“人生自古谁无死,夏侯岚并不畏此,我只是提醒你们三思而后行,莫一念之误为自己带来无穷祸患!”

“无量寿佛!”武当掌教那位仙风道骨老全真,突然长髯拂道,凤目暴睁,威态逼人地插口说道:“施主无复多说了,各门派只为卫道除魔,不惜派毁人亡!”

“好冠冕堂皇!”夏侯岚扬眉笑道:“我却以为这有点像人为财死,道长,杀了我能能得到‘玉蟾蜍’么?”

武当掌敦,道:“巨魔一除,武林永靖,何须再要‘玉蟾蜍’?”

“好话!”夏候岚道:“只怕杀了我之后,武林中的悲惨祸事会接踵而来,且更多!”  

武当掌教道:“施主此言只怕眼前无人肯信!”  

夏侯岚道:“那是因为利今智昏,合该你们遗祸!”

武当掌教勃然色变,但也不愧得道全真,一派之掌教,旋又趋于平静,转向大悲上人稽首说道:“道友,天色已然不早,道友该下令了!”

大悲上人答以一礼,道:“老衲遵命!”立即转向夏侯岚,道:“檀樾,老衲最后忠告,请檀樾速速说出董家遗孤藏处,然后自点残穴,否则老衲要下令动手了!”

夏侯岚淡淡说道:“掌教,说过的话,我不愿再说,你下令吧!”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大悲上人脸色一肃,道:“生命无价,檀樾何其珍惜身外之物!”缓缓扬起了右手。

一阵阵铮然声响,诸门派豪雄齐亮兵刃,剑拔弩张,这“洪泽湖”畔乱石山上的气氛立趋紧张,眼看就是血腥一片。

但当大悲上人一只右掌方慾挥下之际,夏侯岚身形一震,脸色剧变,机伶一颤,突然喝道:“掌教,且慢!”

大悲上人那只手停在了半空,道:“檀樾莫非已回心转意?”

夏侯岚道:“我有把握让诸位付出十倍不止之代价,但确也明知难道过今晚,在一搏之首,可否让掌教据实答我一问?”  

大悲上人略一迟疑,道:“檀樾只管问,老衲知无不言!”

“多谢掌教!”夏侯岚道:“请问掌教,是谁告诉诸位,我今夜会来这乱石山的?”  

大悲上人面有难色,但旋即说道:“老衲只能这么说,数日前有人送信各门派,邀各门派卫道除魔,维护重宝,接着又有人送信各门派,说檀樾日内必来“洪泽湖”乱石山,要各门派于断崖之前围攻檀樾!”  

夏侯岚道:“我相信掌教必不欺我!”

大悲上人道:“老衲既然答允,绝无欺骗檀樾之理!”

夏侯岚道:“敢问掌教,那人是谁?”

大悲上人摇头说道:“不知道!”

夏侯岚道:“信上可有署名?”

大悲上人摇头说道:“两封信都没有署名!”

夏侯岚沉吟了一下,道:“那信掌教可曾带在身边?”

大悲上人点头说道:“带来了!”

夏侯岚道:“可否取出让我过目一下?”

大悲上人摇头说道:“檀樾原谅,这个老衲恕难从命!”

夏侯岚道:“掌教,这又为什么?”

大悲上人道:“老衲不能让檀樾根据那信上字迹寻仇!”

“寻仇?”夏侯岚淡淡一笑,道:“掌教认为夏侯岚今夜能够不死?”

大悲上人一怔,旋即说道:“凡事不可不妨万一!”

夏侯岚道:“那就算了!”

大悲上人双眉微扬,道:“檀樾问完了么?”

夏侯岚道:“问完了!”

大悲上人道:“既如此,老衲要下令了!”

夏侯岚道:“掌教,无须,夏侯岚不是任人宰割之人,我自己会走!”话落,突然跃起,一头向断崖下投去。

大悲上人一怔,各门派豪雄大惊,叱喝声中,纷纷闪电扑向夏侯岚那跃起的身形,无如,他们迟了一步,只有眼见着夏侯岚变为青影一点,如飞星损石般堕落,“洪泽湖”白浪微翻,水花四溅,随即不见,一切归于寂然。

夏侯岚自百丈断崖坠落“洪泽湖”后,未有第二次的露头。

各门派豪雄都怔住了,半晌,定过神来,大悲上人突然说道:“这,这,他怎么投湖自尽……”

一声冷笑,有人说道:“恐怕是他藉这断崖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神魔殒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