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十四章 尔虞我诈

作者:独孤红

罗声威突然说道:“大哥,他若是假的,他就会以另一面目另一个人来了!”

夏侯岚目中异采一闪,点头说道:“正是这样,大弟!”

罗振宇道:“贤侄,那小翠红呢?”

夏侯岚道:“离开‘秦淮河’了,不知道哪儿去了!”

罗振宇道:“这么说,她的嫌疑就更大了!”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的,老伯,小侄也这么想!”

罗振宇沉默了一下,道:“贤侄,你适才在为我叙述经过之时,曾说有位红粉知己上官姑娘被人掳去,期以三月……”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的,老伯!”

罗振宇道:“那么我以为你不该来‘金陵’找小翠红,而该先找寻上官姑娘的下落先拯救她,因为你……”

罗声威笑道:“爹真是,大哥做的事还会有错?假如那小翠红就是下毒谋害大哥之人,由她身上必可追出上官姑娘下落!”

罗振宇一怔,道:“不错,眼前唯有这一条线索……”摇摇头,自嘲一笑,道:“看来爹还不如你们……”眉锋一皱,又复接道:“可是如今那小翠红下落不明,这唯一的线索……”

夏侯岚含笑说道:“老伯,不要紧,眼前金陵便有蛛丝马迹可寻!”

罗振宇呆了一呆,道:“贤侄,怎么说?”

夏侯岚道:“小侄是在听说老伯与小侄义父有这层关系之后触动了灵机,那人所以千方百计谋害小侄,是因为小侄是‘断肠碎心偷生客’的义子,所以又假‘玉蟾蜍’谋害老伯,那该是因为老伯是他老人家的亲戚,如此,那便该是一人所为,既是一人所为,他在‘金陵’挑起祸端,焉能不来‘金陵’看他狠毒姦谋得逞的情形?”

罗振宇抚掌说道:“不错,不错,贤侄的确高明……”一顿,接道:“只是,贤侄,那么多人,你知道是哪一个?”

夏侯岚淡淡笑道:“只要他不知道小侄未死,定然有破绽可寻!”

罗振宇点了点头,环顾左右,道:“你们都听见了,绝不可将今日事传扬出去!”

罗声威笑道:“这还用爹交待么?”

罗振宇又将目光投向夏侯岚,道:“贤侄,据你所知,你义父生前与谁结有深仇大恨?”

夏侯岚摇头说道:“那难说,他老人家自遭逢打击之后,性情大变,更是嫉恶如仇,下手不免过于辛辣,江湖败类只要碰在他手中,便绝难有活口,因此结仇颇多,令人难以判断……”

罗振字皱眉说道:“那就麻烦了……”

夏侯岚道:“不过,小侄以为,只要能找到小翠红、癫和尚,还有那乱石山上极尽挑拨能事之葛衣老人,必可明白一切!”

罗振宇点了点头说道:“贤侄说得不错,倘若那蒯半千是假,此人之易容术……”猛然抬眼说道:“贤侄可知,当今武林之中,有谁精擅易容之术?”

夏侯岚扬眉说道:“除了那已死多年的‘千面书生’金玉容外,当今武林尚无能如此精擅易容术之人。”

罗振宇又皱起了眉锋,没说话!

夏侯岚忽道:“老伯与小侄义父交称莫逆,过往多年,可知小侄义父有没有将他那独门‘一残指’传给别人?”

罗振宇沉吟说道:“要有的话,该只有那金玉容,他跟你义父知交如兄弟!”

夏侯岚扬眉说道:“那么,那匹夫已死多年,当今世上除了小侄之外,怎会还有擅施那独门‘一残指’之人?”

罗振宇道:“除非金玉容也有了传人!”

夏侯岚摇头说道:“不可能,小侄听义父说过,金玉容没有传人!”

罗振宇摇了摇头,道:“那就更扎手了……”

夏侯岚道:“老伯,这些事暂且不谈了,今夜事已在眼前……”

罗振宇笑道:“如今有了贤侄,罗家还怕什么?”

夏侯岚道:“老伯真打算一拼?”

罗振宇微愕说道:“这还能假?怎么,贤侄不赞成?”

夏侯岚道:“小侄以为,咱们的当前要务,是在找出那在暗中施歹毒阴谋之人,至于拼,那要等必要时再说……”

罗振宇点了点头,道:“是理,那么,贤侄,你说该怎么办?”

夏侯岚笑了笑,道:“假如老伯放心的话,请交小侄全权处理!”

罗振宇笑道:“交给你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抬手环指,道:“眼前这些人,连我在内,个个听你调度!”

大二少神采飞扬,豪气勃发,而那位三少爷罗声扬,却磨拳擦掌,一付跃跃慾试神态!”  

岂料,夏侯岚笑了笑,摇头说道:“老伯,眼前这几位,暂时我一个不用……”

最急的是三少罗声扬,他忙唤道:“大哥……”

夏侯岚含笑投过一瞥,道:“三弟,没听见么,暂时?”

罗声扬又复一喜,忙道:“那稍后呢?”

夏侯岚道:“必要时自当借重!”

罗声扬笑了,但一睹及乃父那双威严眼神他敛去了笑容!

罗振宇沉声叱道:“你当是好玩么?这不是你平常那打架斗殴惹事,也没有再像今天你大哥让你这种好事!”

夏侯岚接口笑道:“老伯,凡事小心为上,但怕却大可不必!”

罗振宇瞪目说道:“完了,有了你这一句,我这番话便算白说了!”而有了他这一句,大伙儿全笑了!

笑声中,夏侯岚站了起来,道:“老伯,我该走了!”

“怎么?”罗振宇一怔说道:“要走?那怎么行?说什么也得在家里……”

夏侯岚截口笑道:“老伯,这是非常时期!”

罗振宇摇头说道:“我说不过你,但你尚未告诉我……”

夏侯岚道:“老伯既交小侄全权处理,又何必问那么多?”

罗振宇一怔,道:“难道这是什么天机?”

夏侯岚笑道:“对敌之机密,那也差不多!”

罗振宇道:“贤侄总该告诉我,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办?”

夏侯岚道:“严加戒备,不动声色,跟往常一样!”

罗振宇道:“假如有人侵入……”

夏侯岚道:“小侄以为不会,万一有,留他做做客!”

罗振宇失笑说道:“愚伯遵命了,贤侄住在……”

夏侯岚道:“老伯全当我没来过,我也无一定居所!”  

罗振宇无可奈何地摇头说道:“好吧,走,我送贤侄出厅!”

这回,夏侯岚没说话……

夏侯岚没拒绝地让罗家老少送出了大厅,但在大厅前石阶上,他回身请罗振宇父子留步,然后戴上他那特制的人皮面具,背负着手,仍以贾少游的身份出了罗家!

出了罗家大厅之后,他没往别处走,又回到了“秦淮河”!甫到“秦淮河”,他一眼便望见秦六站在那桥上,不住地向西张望!当他看见秦六的时候,可巧,秦六也看见了他!

秦六老远地便摇了手:“贾老哥,我在这儿!”嘴里嚷嚷,脚下不闲,飞步下桥奔了过来!近前秦六便道:“贾老哥,怎么一去这么久?”  

贾少游笑问道:“怎么,六哥,有事儿?”

秦六道:“事儿倒没有,只是我等得着急!”

别看秦六是个混混,却是十足的血性汉子,性情中人!其实,下九流里往往能交上有血性,是性情中人的好朋友,而且,在下九流里那义薄云天,肝胆相照的朋友也比上九流里多,那都是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人物,做人做事,都是实实在在,以心换心!不像那上九流里的衣着鲜明,名声显赫,要是揭穿了他那张虚伪面具,臭得丢给狗狗都不吃! 

贾少游暗暗感慨也暗暗感动,含笑说道:“如今六哥总该放心了!”

秦六笑了笑,改口说道:“贾老哥,罗家怎么样?”

贾少游拇指一挑,道:“六哥,你没有说错,罗家是真英雄,父子皆英豪!……”

秦六道:“贾老哥,我没有说错吧,这么说,那回事并没有……”

贾少游点了点头,道:“六哥,这件事内里大有文章,一时说也说不完,不过我可以告诉六哥一句,有人要害罗家是证实了!”

“好东西,”秦六变色冷哼,急道:“贾老哥,那是谁?”

贾少游摇头笑道:“六哥问得好,我要知道这是谁不就好了么?”  

秦六赧然一笑,道:“说得是,只是,贾老哥,那又为什么?”

贾少游摇摇头说道:“六哥,江湖上的事诡谲异常,很难说出个理由,不过,说来说去,跟山风扯得上点关系!”

秦六呆了一呆,“哦!”地一声,急道:“贾老哥,跟老侯扯得上什么关系?”

贾少游摇头说道:“这一时说也说不完,这件事牵涉的很广……”

秦六冷哼说道:“反正我不是江湖人,这种烦人的江湖事我也懒得多问,总之,‘金陵’已失去了个董家,如今又要向罗家下手,未免太没天良了,难道说‘金陵’……”

贾少游笑道:“六哥,心不够狠,手不够辣,就做不得江湖人,别打抱不平了,这种事你管不了!”

秦六愤然说道:“就是因为这天生的窝囊废管不了,要是能管得了,有身好本领,我还真想伸手管管!”

贾少游扬眉笑道:“真的!六哥?”

“这还能假?”秦六道:“我秦六没别的好处,可向来说一句算一句,也向来爱管个闲事,打个不平,天生这种不能坐看人欺负人的贱脾气,何况董家、罗家都是‘金陵城’出了名的侠义之家大善人,平日这般苦哈哈的,谁没受过人家的好处?谁没受过人家的照顾?日后贾老哥碰见老侯,可以问问他,秦六是个怎么样的人,怎么样的脾气,上次为董家的事儿,我差点儿没跟他闹翻!”

贾少游笑道:“秦六哥的为人我还能不知道?‘秦淮河’‘夫子庙’一带试打听,谁不挑起拇指说一声够义气……”

秦六笑了,刚要说话,贾少游已然接着说道:“六哥,董家的事儿过去了,不提了,眼前罗家的事儿如果六哥真想出点力的话,倒是可以伸伸手……”

秦六忙道:“贾老哥,要我跟人拼斗,我十个也抵不过人家一个手指头,除了拼斗,我豁了命都肯干!”

贾少游笑道:“用不着六哥拿刀动杖去拼斗,更用不着六哥豁出命去,只要六哥你召集兄弟们到大街小巷说句话就行了!”

秦六一怔道:“又是大街小巷说句话?”

贾少游微愕说道:“六哥,又字何解?”

秦六道:“当日为董家的事,老侯就曾让我召集兄弟们到‘金陵城’各处去替他吹嘘一番,如今你贾老哥也是这一套……”

贾少游笑道:“师兄弟嘛,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当然一样!”

秦六也笑了,道:“贾老哥,这包在我身上,只是,要说什么?”  

贾少游道:“不用多说,就说罗家在秦淮赛灯船大会的第三天上,才拿出那只‘玉蟾蜍’来,头两天……”

秦六一怔道:“贾老哥,你不是说,没那回事儿么?”

贾少游点头说道:“是没那回事儿!”

秦六诧声说道:“那罗家第三天上拿什么‘玉蟾蜍’?”

贾少游道:“六哥只管去说,有没有这是我的事!”

秦六皱着眉,迟疑说道:“贾老哥,这样妥当么?”  

贾少游笑道:“六哥,当初山风让你替他吹,妥当么?”

秦六道:“事先我也认为不妥,可是事后才知道这不但妥当,而且……”

“是喽!”贾少游笑道:“山风那件事是既妥当又管用,六哥怎知事后不照样明白,如今这件事也是既妥当又管用?”

秦六摇了摇头,道:“你们师兄弟俩都透着邪门儿,好吧,别的不管了!我只管你贾老哥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贾少游笑了,道:“偏方治病,邪门儿有时候也最管用,六哥,我谢了!”

秦六道:“什么话,彼此不外客气什么,再说,董家的事儿我没有能帮上忙,如今罗家有了事儿,我还……”

贾少游截口说道:“谁说董家的事六哥没能帮上忙?要没六哥的帮忙,那四个武林中的黑道魔头会找上山风么?”

秦六道:“没那一说,那四个就是不找老侯,老侯也会去找他四个!”

贾少游摇头说道:“六哥,仔细想想,那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秦六道:“随贾老哥怎么说吧,还有别的事儿么?”

贾少游道:“没有了,暂时有这一桩就够了!”

秦六道:“那么,我这就召集兄弟们去,贾老哥,咱们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碰面?到时候我好……”

贾少游道:“赛灯船大会今天晚上就要开锣了,要办的事儿可能很多,为免到时候碰不了头,所以咱们事先还是别约好!”

秦六道:“那么咱们怎么碰头?”

贾少游想了想,道:“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  

“好吧!”秦六一点头,道:“那么,贾老哥,我走了!”说完了话,他径自转身而去,转眼间消失在人丛里!

望着秦六不见,贾少游低头沉吟了一下,也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尔虞我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