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十五章 死活两次

作者:独孤红

贾少游一震,顿感无辞以对,但他不愧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物,脑中只一转,立即有了说辞,淡淡笑道:“石三奶奶,你既高明又厉害,事到如今,我也瞒不了你了,不错,夏侯岚命大未死,但是他已功力全失,如同一个废人了,所以他把我找来……”

石三奶奶目中异采飞闪,娇笑说道:“这还差不多,所以他把你找来,为他报仇,是么?”

贾少游点头说道:“不错!事实如此!”

石三奶奶美目一转,道:“那你为什么弄个‘假’姓,也不示人真面目?”

贾少游道:“石三奶奶,那是我的事!”

石三奶奶道:“可是我仍怀疑你就是夏侯岚本人!”

贾少游道:“那随你了,石三奶奶,天色不早,我要走了,在我走之前,我希望在我不动手的情形下,你把我所想知的告诉我!”

石三奶奶美目转向窗外,窗外暮色已垂,那石家大院美景如画的庭院中,更增添了一份迷濛汇集的美,她“哟”地一声笑道:“当真是天要黑了,全神贯注谈话里,顷刻不知日影斜,你瞧,屋里更黑,要我点灯么?”

贾少游道:“不必了,我……”

石三奶奶媚眼一抛道:“这才解风情,识情趣,你来了这半天,只有这句顺我的耳,称我的心,摸黑谈,那多……”

贾少游淡淡说道:“石三奶奶,你没听见我的话么?”

石三奶奶道:“听见了,只是,你还想走,又忍心撇下我一人清冷孤寂,守着这么一大间空房子么?”这女人,三句不出便没了正话!

可是贾少游没在意,道:“石三奶奶,我是个铁石心肠木头人,也是个不解风情的鲁男子,别跟我来这一套,我再说一句,区区一座石家大院,困不住我的!”

石三奶奶道:“可是你别忘了我的那句话,我们要是没把握,又岂会自露行藏地把你引来此地加以囚禁?”

贾少游点头说道:“说得是,也许我真出不了这座小楼,可是你石三奶奶也别忘了,如今在这小楼里的,不是我一个!”

石三奶奶媚笑道:“我知道,还有我,你要知道,这是我自愿的,怕你一个人寂寞,所以我来陪你,这也是待你如上宾,换个人求还求不到呢!我是一番善解人意的好心肠,对我这么一个自荐枕席的软绵绵人儿,我不信你毫无怜惜之心。”

贾少游淡淡笑道:“你错了,我生就一付铁石心肠,从不知什么叫怜香惜玉,石三奶奶,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你瞧,是不?”石三奶奶浪笑一声,道:“说着说着你就变成了急色儿,这还用你说么?我是来干什么的,又为什么陪你?这三天之中,随……”

贾少游双眉一扬,道:“石三奶奶……”

石三奶奶听若无闻,抬起了皓腕,眯起了桃花眼,那放荡的模样儿,确是迷人,玉手微招,嗲声说道:“来呀,傻子,别坐在那儿呀!……”

贾少游冷冷一笑,当真站了起来道:“好,我过来!”

他刚要举步,石三奶奶忽然娇笑摇手:“慢着,背过身去,不许偷看!”说着话,那另一只玉手已然摸向了那一排对襟的扣子!

贾少游冷笑说道:“阁下无羞无耻诚然世间少见,可惜你找错了人,右三奶奶,你是逼我出手问供了!”抬掌抓了过去!

他抓的是石三奶奶在胸前的皓腕,可是当他掌递出之际,石三奶奶竟酥胸一挺,迎了上来:“冤家,你当真……”

贾少游一惊沉腕缩手!  

石三奶奶却忽地一笑道:“好人,我先……”余话犹未出口,娇躯突然后仰,只听床板砰然一声,再看时,牙床空空,锦被不见,哪里还有石三奶奶的踪影!

贾少游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敢情这张牙床是特制的,那位石三奶奶已然触动翻板翻了下去!贾少游双眉一扬,扬掌向床上劈去。

只所砰然一声大震,其声嗡嗡,有点像洪钟大吕!

贾少游一颗心往下一沉,他又明白了,那床,既不是什么牙床,也不是什么板床,竟然是张铁床!

惊心之余,他脑际灵光电闪,立即扑出房门!

房门,是轻易地扑出了,然而一看之下他却不由暗暗叫苦,原来,楼梯口不知何时已被一块铁板封死,楼上的各处窗台,看似漆木的,实全是铁的!  

贾少游突出一指点向粉壁,粉壁上灰土迸裂落下,却“当!”地一声,敢情,连墙壁也是铁的!

贾少游垂下了手,呆立不动,他没有再试,因为他知道,再试也是枉然,这座小楼果然能困住人!

忽地,背后房中传出一声异响,他霍然旋身回顾,一看之下不由一怔,那位石三奶奶又坐在了床上,那如花娇靥之上,仍挂着媚人的荡笑!

贾少游双眉一挑,闪身慾动!

适时,石三奶奶开了樱口:“别动,你一动我就走,你永远碰不着我!”

贾少游未动,却冷笑说道:“你去而复返,是什么意思?”

石三奶奶吃吃浪笑说道:“那还有别的意思么?我舍不得你呀!”

贾少游道:“事到如今,我希望你说点正经的!”

石三奶奶报以幽怨一瞥,道:“看来你真是铁石心肠,不解风情的鲁男子,别人求也求不到的事儿,送到你面前,你却毫不动心……”摇头一叹,接道:“也不知道是你没有福,还是我没福,好吧,听我说,你想知道我是准么?”

贾少游道:“那似乎无关紧要!”

石三奶奶笑道:“无关紧要?你要知道我是谁,定然会气得七窍出烟,告诉你好了,我就是小翠红呀!”

贾少游冷笑说道:“可是你瞒不过我双眼!”

石三奶奶笑道:“你错了,我毕竟瞒过了你双眼,我只在脸上抹了点易容葯物,便能令人看上去像极了小翠红,却又直觉地认为我不是小翠红,要不然怎能使你自认输败,乖乖地跟我进了这座小楼?恐怕你当时就要对我下手了!”

贾少游道:“我不信!”

石三奶奶道:“话是我说的,信不信由你,我瞒过了你,而你却未能瞒过我,你那双手,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夏侯岚!”

贾少游心中微震,笑道:“我没有听说过,从手上能认人的!”  

石三奶奶道:“别人也许不能,可是你别忘了,咱们俩是老相好,每日里耳鬓厮磨,肌肤相亲,我还能……”

贾少游道:“你若把我当成夏侯岚,那也好……”

石三奶奶道:“实际上你就是夏侯岚!”  

贾少游道:“随你了,答我一句,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找小翠红?”

石三奶奶娇笑说道:“那是我们那位头儿智慧高人一筹,他料到你一定会明白……”

贾少游道:“别拿我当三岁孩童,我是贾少游而不是夏侯岚!”

石三奶奶道:“可是他知道你是夏侯岚!”

贾少游冷笑说道:“他若知道我是夏侯岚,他就不会要你来试我了!”

石三奶奶神情一震,一时未能答上话来!

贾少游冷冷一笑,道:“别跟我玩心眼儿了,说吧,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石三奶奶忽地笑道:“你想我会说么?”

贾少游道:“我既出不了这座小楼,你又怕什么?”

石三奶奶美目一转道:“那我也告诉你,是秦六说的,你信不信?”

贾少游冷笑说道:“你该知道我信不信!”

石三奶奶道:“其实你一直被蒙在鼓里,秦六也是我们的人!”

贾少游道:“我不会相信你的……”

石三奶奶忽地一笑道:“我告诉你,秦六落在了我们手中,只消用一个指头,还怕他不说出你到‘金陵’的用意?”

贾少游心中一震,道:“你说秦六落在了你们手中?”

石三奶奶点头说道:“一点不错,他如今也在这石家大院内!”

贾少游忽地笑了:“够了,我敢说,就是杀了他,他也不会说一个字!”  

石三奶奶道:“秦六是那么硬的汉子么?”

贾少游道:“硬未必很硬,但他却是重义气,够朋友的血性汉子!你如果是小翠红,你不会不知道他!”  

石三奶奶一点头,道:“不错,秦六确是那么个人,我实说了吧,只要派个人,跟秦六搭讪两句,说一声我知道小翠红的下落……”

贾少游笑道:“这骗人的手法幼稚,一则秦六不会那么糊涂,二则既然那人这么说,那就表示你们已知道我是来找小翠红的,既然知道,何须再诈秦六?”

石三奶奶呆了一呆,哑口无言!

贾少游笑了一笑,又道:“我不再问你这个了,你告诉我,上官凤现在何处?”

石三奶奶花容一变,道:“我偏不说……”倏地恢复正常,道:“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又不是夏侯岚!”

贾少游道:“我替夏侯岚办事,那有什么两样?”

石三奶奶摇头说道:“在我看来,那差别很大!”

贾少游道:“如果我是夏侯岚呢?”

石三奶奶柳眉一竖,道:“我更不说,我要让她死……”

贾少游一怔,道:“你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石三奶奶道:“那是我的事,除非是夏侯岚,否则任何人管不着!”  

贾少游道:“我不是说了?如果我是……”

石三奶奶道:“那只是说如果,事实上你并不是!”

贾少游笑道:“别拿这一套慾擒故纵的手法对付我,那没有用,你告诉我,为什么你非要辨明我是否夏侯岚不可?”

石三奶奶娇靥上泛起一丝难以言喻的神色,口齿启动,慾言又止,但倏地,她一转平静,道:“没有什么,因为我是小翠红!”

虽然楼中昏暗;但贾少游看得清楚,眉锋一皱,不由顿感诧异,脑中闪电一旋,当下说道:“我看你好像有心事!”

石三奶奶一惊,笑道:“我的心事,就是难以断言你究竟是不是夏侯岚!”  

贾少游道:“这很重要么?”

石三奶奶道:“当然重要!”

贾少游道:“如果我是……”

石三奶奶震声叱道:“别如果,你究竟是不是?”

贾少游笑道:“夏侯岚中了毒,如今已功力全失,形同废人,他岂能……”

石三奶奶脱口说道:“不,他不会……”倏地住口不言!

贾少游留了意,追问说道:“他不会什么?”

石三奶奶道:“没什么!”

贾少游道:“好吧,你不说也就算了,告诉我,你们打算困我到几时?”

石三奶奶道:“永远,永远!”

贾少游“哦”地一声,道:“你的意思是……”

石三奶奶道:“你是个明白人,还要我多说么?”

贾少游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只是,我不知道你们要用什么手法?”

石三奶奶道:“很简单,到了时候只要一按机关,这小楼内至少有八处地方放出毒气,只嗅人一点,立即昏厥,以后的事情那就多了!”

贾少游暗暗心神震动,说道:“有把握么?”

石三奶奶道:“你刚才已试过了,你自己该明白?”

贾少游扬了扬眉,道:“那么,对于一个将死的人,你又何必吝于多说几句?”  

石三奶奶道:“你要我说什么?”

贾少游道:“像你是受谁指使,上官凤现在何处……”

石三奶奶脸色又复一变道:“前者我不知道,后者我不愿说!”    

贾少游道:“这话怎么说?”

石三奶奶道:“很简单,我做的事都是按一纸指令,传令的人黑衣蒙面,我自然不知道受谁指使,更不知……”

贾少游道:“不知道是谁,却听命于人,有这种事么?”

“自然有!”石三奶奶道:“江湖中这种事比比皆是!”

是不错,确有这种事,而且还很多!

贾少游沉吟了一下,道:“那么,后者呢?”

石三奶奶似乎一指后者就有火,冷冷说道:“没有任何理由,不愿说就是不愿说!”

贾少游双手一摊,道:“那好吧,我只有做个糊涂鬼了!”

石三奶奶忽地目闪异采,道:“我最后问你一句,你究竟是不是夏侯岚?”

贾少游扬眉笑道:“我又要问了,这很重要么?”

石三奶奶点头说道:“当然很重要!”

贾少游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石三奶奶道:“别问那么多,只答我……”

贾少游摇头说道:“不行,你不说我也不说!”  

石三奶奶娇靥上掠过一丝异色,点头说道:“好吧,假如你不是夏侯岚,你必死,假如你是夏侯岚,你也许可以不死……”

贾少游笑道:“有这一说么?”

石三奶奶毅然点头说道:“有!”

贾少游道:“为什么?有理由?”

石三奶奶道:“不为什么,没有理由!”

贾少游笑道:“恐怕我要是夏侯岚,会死得更快些!”

石三奶奶脸色一变,倏又摇头,说道:“不!假如你是夏侯岚,你可能死不了!”

贾少游笑道:“那很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死活两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