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十八章 智斗老魔

作者:独孤红

白衣少女脸色一寒,道:“你若不愿那就算了!”

葛衣老者忙道:“乖儿,我只是问问……”

白衣少女道:“难道你手里有两位上官姑娘么?”

葛衣老者强笑一声,有意岔开话题,道:“乖儿,你要她干什么?”

白衣少女道:“那是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在我看来,用一个跟你毫不相关的上官姑娘,换那你急需的‘玉蟾蜍’,该是很划得来的事!”  

葛衣老者道:“乖儿,父女之间无什么划得来划不来,只是我要告诉你,那上官凤是强仇一伙,你若是救了她……”

白衣少女道:“谁说我要救她?”

葛衣老者道:“这么说,乖儿不是要救她……”

白衣少女道:“我也没说不救她!”  

葛衣老者道:“那么乖儿是要……”  

白衣少女道:“我不说了,那是我的事,你把上官姑娘交给我后,她就是我的人了,万事自然由我做主!”

葛衣老者眉锋微皱,沉吟了一下,突然点头说道:“好吧,乖儿,我答应你……”

白衣少女道:“我先说明,上官姑娘若有毫发之伤,我拒不接受,你一辈子也休想得到‘玉蟾蜍’,我这话你该懂!”

葛衣老者脸色一变,道:“乖儿,你把我当成什么样的人了,你放心,上官凤若有毫发之伤,你唯我是问,乖儿……”嘿嘿一笑,接道:“‘玉蟾蜍’藏在何处?”

白衣少女冷冷说道:“上官姑娘现又在何处?”

葛衣老者强笑说道:“乖儿,看来你连我也信不过……”

白衣少女道:“你说错了,我对任何人都信得过,唯独信不过你!”

葛衣老者笑道:“好,好,好,乖儿,我这就把她带来交给你……”一顿,转向窗外轻喝说道:“来人!”

衣袂飘风声如电而至,只听窗外有人应道:“属下在!”

葛衣老者道:“请上官姑娘到这儿来!”

窗外那人应声而去,稍顷,步履响动由远而近及门外而止,随听适才那人恭声说道:“禀老主人,人带到!”

葛衣老者道:“进来!”

门外,应声走进了那面目阴沉,身材高大黑衣人,他双手扶着上官凤,上官凤人在昏迷中,显然是被制了穴道!

人虽被制了穴道,可是她衣衫整齐,娇靥神色如常,除了一头秀发略显蓬松之外,简直跟酣睡一样!由此可见,上官凤并未受到任何折磨!

白衣少女神情微松,冷然说道:“把上官姑娘扶到床上来!”

那黑衣人迟疑了一下,望向葛衣老者!

葛衣老者扬眉叱道:“姑娘的话你没听见么?”

那黑衣人忙应声把上官凤扶了过去!

白衣少女向他摆了摆手,道:“没你的事了,你去吧!”

这回黑衣人未再迟疑,应声恭谨躬身而退!

白衣少女望了榻上上官风一眼,转注葛衣老者,道:“她就是上官凤么!”

葛衣老者点头应道:“是的,乖儿,她就是上官凤!”

白衣少女道:“不是你派人假扮冒充的么?”

葛衣老者笑道:“乖儿,我的易容术虽独步宇内,但还瞒不了你,如今她就在你身边,你若不放心尽可以……”

白衣少女淡淡说道:“那倒不必了,反正我也没见过上官姑娘……”

葛衣老者皱眉说道:“乖儿,难道我还会……”

白衣少女截口说道:“既是她那最好,你有没有给她服用过什么非你独门解葯不能解的葯物?”

葛衣老者苦笑说道:“乖儿,你知道,我坐在这儿根本就没动!”  

白衣少女道:“那不必在如今,你只答我一句有没有?”

葛衣老者道:“乖儿,没有!”

白衣少女点头说道:“没有就好,要是她服过什么葯物,我也不要……”

葛衣老者道:“乖儿放心,父女之间没有欺诈,如今可以告诉我……”

白衣少女一摇头道:“还不是时候,你出去一下,我要跟上官姑娘说几句……”

葛衣老者忙道:“乖儿,你……”

白衣少女冷然说道:“女儿家的私话,你也要听么?”

葛衣老者摇头说道:“我不要听,只是,乖儿,我把上官凤已交给了你……”

白衣少女截口说道:“我怎知道你交给我的是不是上官凤?又怎知道你交给我的是怎样的上官凤?我总要问清楚后才能把‘玉蟾蜍’的藏处告诉你!”

葛衣老者变色说道:“乖儿,这未免……”

“未免什么?”白衣少女冷冷说道:“你若不愿意,那就算了!”  

葛衣老者目中如飞闪过一丝异采,忙笑道:“我没说不愿意,我只是说乖儿未免太不能相信我的话了!”

白衣少女冷漠地道:“那你自己知道是为什么?”

葛衣老者无可奈何地耸眉摊手,摇头一笑,道:“好吧,就等你问完话后再说吧!”说着,他站了起来!

白衣少女美目深注,突然笑了,那笑容看来怕人:“想必,此时你心中已对我恨之入骨,一旦‘玉蟾蜍’到手,只怕你绝轻饶不了我,对么?”  

葛衣老者变色说道:“乖儿,你这是什么话?虎毒不食子,多少年来我对你……”

白衣少女截口说道:“那皆因‘玉蟾蜍’一直在我手中!”

葛衣老者脸色又一变,但旋即摇头悲笑,道:“乖儿,你要这么想,我无可奈何,等你把‘玉蟾蜍’交给我后,你就会知道我是不是你想象中……”

“是的!”白衣少女道:“玉蟾蜍’就像个试金石,到那时我一定会知道的!”

葛衣老者身形倏颤,心中似甚为悲痛,道:“乖儿,我暂时回避,你只管问她吧!”话落,他转身行了出去!  白衣少女及时说道:“话说在前头,我跟上官姑娘谈话的时候,任何人不许靠近此屋十丈内,否则别怪我说话不算话,当然,如果有人能自信不被我发觉,那又当别论!”

葛衣老者已出了精舍,只听他在外面说道:“乖儿放心,没有人敢来窃听的!”

随即,步履声渐去渐远,终于归于寂静!

白衣少女凝神一阵静听,片刻之后,突然抬手拍向了榻上的上官凤,上官凤娇躯一震而醒,翻身跃起,入目眼前景象,立即变色喝道:“你,你是谁?”

白衣少女淡淡一笑,拍了拍软榻,道:“姑娘请坐下说话!”

上官凤站在榻边未动,娇靥上堆着一层浓浓寒霜,美目中煞威闪射,神色怕人地道:“答我问话,你是谁?”

白衣少女柔婉一笑,道:“姑娘,我是谁,稍时自当奉告,要紧的是我如今该告诉姑娘,我绝没有一点恶意,跟姑娘也是友非敌……”  

上官凤冷冷一笑,道:“人心险诈,阴狠毒辣,我如今不会相信任何一人!”

白衣少女笑了笑,道:“夏侯大侠该属例外,对么?”

上官凤神情一震,娇靥微酡,道:“你,你究竟是谁?”

白衣少女道:“我不说过么?稍时自当奉告,如今何妨请坐下谈?姑娘,我若有害你之心,不会解开你的穴道,对么?”

上官凤道:“我倒不是怕你害我,我是耻与你们为伍!”

白衣少女淡淡笑道:“姑娘,你错了,我是个既不同流也不合污的人!”  

上官风道:“那么你是谁?”

白衣少女皓腕轻抬,拍了拍软榻,道:“姑娘,请坐下谈!”

上官凤迟疑了一下,终于坐了下去!

她甫坐定,白衣少女便美目凝注地问道:“姑娘便是上官凤?”  

上官凤微愕说道:“不错,我正是上官凤,你以为我是……”

白衣少女微一摇头,道:“别误会,姑娘,我只是没有见过姑娘,怕被人瞒骗了……”  

上官凤道:“谁?”

白衣少女道:“那劫掳姑娘之人!”

上官风脸色一寒,道:“你是指那癫和尚?”

白衣少女摇头说道:“他不是癫和尚,姑娘,他只是冒充假扮癫和尚……”

上官凤讶然说道:“那么他是谁?”

白衣少女道:“姑娘,别着急,容我稍时一并奉告!”

上官凤道:“他如今在哪儿?”

白衣少女道:“出去了……”抬手一指榻边锦凳,道:“刚才还坐在这张凳子上!”

上官凤脸色一变,冷哼说道:“我找他去……”

她要站起,却被白衣少女一把拉住:“姑娘,你不是他的对手,再说,这间精舍十丈外,少说也有二十名高手禁卫着,且请作小忍!”

上官凤未再动,白衣少女却及时又道:“姑娘,你我都是女儿家,女儿家相对,该没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姑娘,他可曾对姑娘……”

上官风冰雪聪明,玲珑剔透,娇靥一红,摇头说道:“没有!”    

白衣少女神情一松,道:“那还好,这总算不幸中之大幸……”顿了顿,接道:“姑娘,现在我告诉姑娘我是谁,姑娘可听说过董婉若这个名字这个人?”  

上官凤一震急道:“莫非姑娘就是董……”  

白衣少女点头说道:“是的,姑娘,我就是董婉若!”

上官凤双眉一扬,激动地道:“天下武林人人在找姑娘,夏侯大侠也为此几番与人拼斗,原来姑娘是被癫和尚这贼……”

董婉若截口说道:“姑娘,他不是癫和尚!”

上官凤忙道:“姑娘刚才说过了,那么他是谁?”

董婉若道:“姑娘,你可听说过‘千面书生’金玉容此人?”

上官凤脱口一声惊呼,急道:“金玉容,我知道,就是害夏侯前辈……”

董婉若点头说道:“是的,姑娘,就是那个金玉容!”

上官凤脸色大变,道:“姑娘,莫非他就是金……”

董婉若道:“是的,姑娘,他就是金玉容!”

上官凤美目中煞威一闪,道:“好个人面兽心,禽兽不如的东西,原来他没死……”

“不,姑娘!”董婉若摇头说道:“金玉容是死了,可是后来武林中出了个董天鹤……”

上官风道:“难道董天鹤就是……”

董婉若点头说道:“是的,姑娘,董天鹤是金玉容的化身!”

上官凤讶异慾绝地道:“这么说,董天鹤也没有……”

董婉若道:“不,姑娘,董天鹤也死了,只是后来武林中又出了个癫和尚!”  

上官凤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来那蒯半千是……”

董婉若道:“姑娘,千万别冤枉蒯半千,蒯半千已被他杀害了,与一块大石同沉‘洪泽湖’底,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算算该在夏侯大侠当年诈死,蒯半千亲手埋了夏侯大侠之后……”

上官凤听得神情震动,目闪煞威,道:“好个鄙卑无耻,禽兽不如,又复阴狠毒辣的匹夫,原来多少年来谋害夏侯大侠的就是他,恨只恨夏侯大侠不知道,要不然……”目光忽凝,接道:“这么说来,姑娘也不姓董,而该姓金了?”

董婉若点头说道:“我是不姓董,但也不姓金!”

上官凤微怔说道:“那么姑娘姓什么,是……”

董婉若淡淡说道:“姑娘,我该复姓夏侯!”  

上官风一震急道:“那么姑娘是……”

董婉若道:“姑娘,我是夏侯贞,明白么?” 

上官风脱口一声惊呼,道:“我明白,姑娘,那么当年……”

董婉若道:“当年那三具尸体,都是金玉容以别人假扮的!”

上官凤略趋平静,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么姑娘是 怎知……”

董婉若道:“这都是家母临终前告诉我的!”

上官凤道:“那金玉容是否知道姑娘是……”

董婉若摇头说道:“很难说,也许他知道,也许他不知道!”

上官凤愣然说道:“姑娘,这话怎么说?”

董婉若道:“因为家母被他强占时,腹中已怀了我,他原把我当成了他的亲骨肉,可是后来我告诉了他……”

上官凤道:“他相信了么?”  

董婉若摇头说道:“他说他不相信,他坚认为我是他的亲骨肉,且口口声声叫我乖儿,对我仍是那么疼爱,他并说那是家母仇恨他,所以拿话骗我以引起祸端,造成人伦悲剧!”

上官凤点了点头,尚未说话。

董婉若已然接着又道:“可是我却认为那是因为唯有我知道‘玉蟾蜍’的藏处!”  

上官凤道:“这也有可能……”

董婉若道:“我认为他对我好,一直坚认我是他的亲骨肉,这是真正,而又唯一的原因,一旦我把‘玉蟾蜍’的藏处告诉了他,恐怕我马上会有杀身之祸!”

上官凤脱口说道:“那姑娘千万别把‘玉蟾蜍’的藏处告诉他!”

董婉若摇头笑了笑,道:“可是我已经预备把‘玉蟾蜍’的藏处告诉他了!”

上官凤一惊忙道:“姑娘,这是为什么?”

董婉若道:“我若不答应把‘玉蟾蜍’的藏处告诉他,他焉肯把姑娘交给我?”

上官凤忙道:“姑娘是用‘玉蟾蜍’换了我?”

董婉若点头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智斗老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