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二十章 疯傻二怪

作者:独孤红

“是啊!”瘦老头转望夏侯岚道:“你既会吓人又会骗人,没人拿绳子绑着你,你为什么不能动,年轻轻的就这么说话不老实!”

夏侯岚淡然一笑,没有说话!

瘦老头一怔,道:“小子,你笑什么?”

夏侯岚仍未说话!

瘦老头道:“小子,你怎么不说话?”

夏侯岚仍未开口!

瘦老头一指夏侯岚,望着胖老头道:“东方老儿,这小子莫非中了邪,怎么突然……”

“大半是!”胖老头点头说道:“听说狗肉能治邪病……”

夏侯岚忙道:“二位,别这么损了,我服了!”  

瘦老头一怔,旋即直着眼叫道:“没想到狗肉这么灵,这小子一听说狗肉病就好了,邪也没了,今后我要多吃狗肉了……”  

胖老头道:“狗肉的好处多着呢,当年济公和尚就是靠狗肉治病!”  

瘦老头哈哈一笑,上前抓起狗腿便啃,啃了半天突然抬头凝目,道:“对了,小子,你还没说为什么不能动呢!”

夏侯岚道:“二位既为我而来,何必跟我装疯卖傻……”

瘦老头一指夏侯岚,道:“东方老儿,他说咱们两个是为他而来,你说怪不怪?我看这小子跟咱俩一样,既疯又傻!”

胖老头哈哈笑道:“老艾,不错,我活了这么大年纪,今天是头一回听人说咱俩是装疯卖傻,看来咱俩不疯不傻!”

瘦老头笑道:“对,对,对,咱俩本就不疯不傻!”

胖老头忙摇头道:“不对,不对,活在这年头,还是真疯真傻的好!”

夏侯岚道:“这话发人深省,哪位伸伸手替我解开穴道!”

瘦老头笑容一敛,愕然说道:“穴道?什么叫穴道……”愣愣地转望胖老头,道:“东方老儿,你听说过么?”

胖老头摇头说道:“我只听说过官道、栈道、地道、天道、人道、妇道,多了,就没听说过什么穴道!”  

夏侯岚苦笑说道:“二位真能整人,那么我自己说吧,过来一位,凝力在我背后拍上一掌就行了!”

瘦老头诧声说道:“东方老儿,听见没有,他要咱们打他一巴掌,真是稀罕事儿,没听说有人愿意挨揍的!”

胖老头道:“这有什么稀罕,天生的贱骨头嘛!”

瘦老头迟疑了一下,道:“有这种好事,谁不干谁是傻瓜,我揍他一巴掌试试。”说着,他就要跨步上前。

胖老头忙伸手拦住了他,摇头说道:“老艾,慢着,这小子长得皮白肉嫩,活像个俏娘儿们,我看他像那个什么游龙,什么神魔,那小子可是出了名的大坏蛋,别上了他的当!”

瘦老头一怔,眨动着耗子眼,道:“对了,经你这么一提,我瞧着也有点像,对,真要是他那可揍不得,除非谁不想活了!”

胖老头道:“自己不想活事小,放条毒蛇出去害人,这种有损阴德的造孽事儿做不得,我看咱们还是走吧!”  瘦老头将头连点地道:“对,对,迟了就走不掉了!”说着,胖老头摇晃着站了起来!  

夏侯岚淡淡一笑,道:“二位,不愿多个人陪二位喝酒?”

胖老头一怔忙道:“小子,你也会喝酒?”

夏侯岚道:“酒量怕不会比你浅!”

“放屁!”胖老头眼一瞪,道:“你能喝得过我,我喝的酒比你喝的水都多,睁眼看看,我的肚子比你大多少?年纪轻轻……”

夏侯岚眉锋一皱,道:“不信咱们最好较量一番。”

胖老头道:“好哇,咱俩比比,待会儿你要喝不过我,瞧我不把你的头打扁,老艾,揍他一巴掌就是!”

瘦老头迟疑着道:“东方老儿,你不是说他是……”

胖老头摇头说道:“只能陪我喝酒,他就是天上的煞星瘟神也没关系,再说他待会儿要是喝不过我,咱们再一巴掌把他制在这儿不一样么?快去,快去,我等不及了。”

瘦老头一点头,道:“那好,我听你的,只为一个酒字,便能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东方老儿,你将来非死在这上头不可!”

走过去在夏侯岚背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

夏侯岚一皱眉,道:“阁下,你这一掌足能拍碎一座山!”咳嗽了两声,翻身站了起来!

瘦老头拍手笑道:“东方老儿,我这狗肉没白吃,这一巴掌真灵!”  

胖老头听若无闻,抬手向着夏侯岚一招,道:“小子,过来,这儿坐!”  

夏侯岚举步走了过去,微一抬头,道:“二位,咱们是否可以换个地方喝?”

胖老头眼一瞪,道:“怎么,你想溜?我就知道你是胡说八道瞎吹嘘……”

夏侯岚淡淡说道:“阁下误会了,喝酒是我的拿手,今世尚无人能企及,我干什么溜,我的意思只是说,这‘太白楼’不是善地……”

老头诧声说道:“小子,你说这儿是‘太白楼’?”

夏侯岚点头说道:“正是。”

胖老头转望瘦老头,道:“老艾,怎么咱们俩跑到了‘太白楼’?”

瘦老头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就那么走着走着就到了!”

胖老头抬起双手抓着满头乱发,道:“这真是怪事,这真是怪事……”抬眼一瞪夏侯岚,道:“小子,‘太白楼’是名胜古迹,你怎说不是善地?”

夏侯岚皱了皱眉,道:“二位来的时候,没看见两女两男……”

胖老头点头说道:“看见了,小子,那半老的娘儿们,是你的媳妇儿么?”

夏侯岚眉锋又复一皱,道:“二位,凡事要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二位还想让我陪着喝酒么,那就别再装疯卖傻……”

胖老头道:“我说她不是你的媳妇儿,这傻子老艾偏不信,本来嘛哪有媳妇儿把自己的俊郎君丢在这儿的……”

夏侯岚双眉刚扬,胖老头已然瞪了眼:“小子,你要敢不陪我喝酒,我就叫这吃狗肉的傻子一巴掌把你再制在这儿,看你能……”  

夏侯岚道:“二位要再这么装疯卖傻下去,我情愿再挨一巴掌!”

胖老头一怔,旋即摇头道:“小子,算你狠,行了,我不再装疯,他也不再卖傻,咱们坐下一边喝酒一边谈,坐,坐。”说着,他自己先一屁股坐了下去!

那瘦老头也身形一摇,跟着坐了下去!

夏侯岚忙道:“二位,我刚说过,这‘太白楼’不是……”

胖老头道:“我疯子听见了,只管坐下来放心吃喝你的,别说那老娘儿们不会再来了,就是会,有我疯子跟傻子在这儿,包管鬼怪回避,逢凶化吉,平安无事。”抬手一把抓住夏侯岚,只二拉,夏侯岚一晃,砰然坐了下去,胖老头眉锋一皱,道:“老艾,咱们似乎找错人了。”  

瘦老头目光凝注夏侯岚,点头说道:“我也有这感觉,这小子像个纸扎的人儿!”

夏侯岚淡淡二笑,道:“二位找的是谁?”

瘦老头道:“找的就是那世称恶魔的什么游龙,什么神魔!”

夏侯岚道:“他可是叫夏侯岚?”

瘦老头一点头,道:“对,就是他,你小子认识他?”

“小子”二字听得夏侯岚眉锋一皱,他道:“二位找对了,我就是夏侯岚。”

瘦老头摇头说道:“不对,不对,我不相信,你别欺我傻。”

夏侯岚道:“怎么不对,你为什么不相信?”

瘦老头道:“我两个听说那条孽龙允称当世第一高手,第一奇才,功力几在我两个之上,像你这一拉就倒……”  

夏侯岚淡淡二笑,道:“如今的夏侯岚功力已失,等于一个废人了!”  

瘦老头一怔,还想再说!

夏侯岚已然问道:“二位找夏侯岚干什么?”

胖老头道:“我两个听说那小子心狠手辣,在‘金陵’设埋伏害了诸大门派的近百高手,所以要找他算帐,挖出他那颗狠心,砍掉他那双辣手!”

夏侯岚淡淡说道:“那么我再说一句,二位找对了人了!”

胖老头道:“你真承认是那夏侯岚?”

夏侯岚道:“本来我就是夏侯岚,为什么不承认?”

胖老头道:“你不怕我两个挖出你那颗心,砍掉你这双手?”  

夏侯岚道:“我心不狠,手不辣,也问心无愧,怕个怎地?”

胖老头道:“那为什么人家都叫你辣手神魔?”

夏侯岚道:“那要看对什么人了,这道理,跟二位被称疯傻一样!”  

胖老头“唔”地一声,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实际上你跟我两个一样地是好人!”

夏侯岚道:“这好人二字也得看对什么人说了!”

“好话!”胖老头道:“可是‘金陵’那件惨事怎么说?”

夏侯岚道:“那不是我,连我也是个受害人!”

胖老头转望瘦老头,道:“老艾,你信么?”

瘦老头摇头说道:“人家都这么说,我不信!”

胖老头道:“我也不信。”  

夏侯岚道:“二位不信,我莫可奈何,尽管那件事令我有口莫辩,可是我问心无愧,二位若要挖我的心,砍我的手,那也只有任凭二位了!”  

胖老头醉眼一翻,道:“小子,你真不怕死?” 

夏侯岚道:“人生百年,谁无一死,只不过迟早而已,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死,而在那躲不过的非死不可的情形下,我总不能为这条命跪地乞求,二位以为然否?”

胖老头一点头,道:“对,看不出你小子还有一身硬骨头……”哈哈一笑,道:“小子,陪我疯子喝酒吧,我两个若信不过你,刚才我就不会叫傻子给你一巴掌了,明白么?”

夏侯岚呆了一呆,点头说道:“我明白,但我奇怪二位怎会轻易相信我?”

胖老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疯子明白,你小子所以被称为魔,就跟我两个被人称为疯傻一样,在这浊世,宁可真疯真傻,也不得不疯不傻,我两个既是假疯假傻,那你这个魔就不会是真的,既不是真魔,焉会做出这种狠毒的事来?”

好一番大道理!

夏侯岚一阵激动,苦笑说道:“能这么相信我,恐怕二位是这世上绝无仅有……”

胖老头摇头说道:“话是不错,可是那没有用,你要知道,诸大门派如今尽派高手,到处找你,他们绝不会相信你!”

夏侯岚点头说道:“我也知道,那也只有任他们找了!”

“任他们找?”胖老头摇头说道:“以你如今,就是被最弱的一个碰上,你也万难幸免!”

夏侯岚苦笑说道:“这个我知道,但我有什么办法?”

胖老头道:“你这身功力,到底是……”

夏侯岚截口说道:“容我先请教,二位可是当年游戏风尘,人称‘疯傻二怪’的东方朔老人家与艾迟老人家?”

胖老头东方朔点头说道:“半点不差,我两个正是东方疯子,艾傻子!”

夏侯岚道:“那么二位就该知道这‘千面书生’金玉容此人!” 

东方朔点头说道:“知道,而且听说他死有多年了!”

夏侯岚道:“事实上他没有死,我这身功力的丧失,就是中了他的一种毒烟,而残害那诸大门派高手的也是他!”

东方朔讶道:“有这种事,到底是……”

夏侯岚截口说道:“说来话长,二位当知我的师承!”

东方朔道:“听说你是夏侯一修那老儿的义子跟徒弟!”

夏侯岚点头说道:“不错……”接着就把当年恩怨说了一遍!

听毕,疯傻二怪脸上变色,须发俱动,东方朔道:“没想到金玉容会是这么个禽兽不如的人,他那一手不但瞒过了夏侯一修,便连天下人也瞒过了……”顿了顿,接道:“我两个自再现武林以来,有关你的事,可说听说不少,由你‘金陵’技退冷天池座下四侍,到‘金陵’这件惨事,全入了耳中,武林中的情势,对你是大大的不利!”

夏侯岚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但我仰不愧于天,俯不怍……”

东方朔摇头说道:“那没有用,我敢说武林中没一个人听你这一套的,他们只把你当做恶魔,只知道找你索还血债,护所谓宝,卫所谓道,可不管你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夏侯岚苦笑说道:“不错,这就是如今的天下武林!”

东方朔道:“怨天尤人没有用,你这身功力若没有办法在短期内恢复,只怕你只有任人宰割,绝难幸免!”

夏侯岚道:“这个我知道,但除了金玉容那独门解葯外,恐怕当世不会有第二种解葯可以恢复我的功力!”

东方朔沉吟了一下,道:“想找金玉容要解葯,那谈何容易,这件事先不谈了,金陵惨事是金玉容做的,为什么各门派都指你……”

夏侯岚道:“那是他的手法太以高明……”接着,他颇为详尽地把“金陵”事说了一遍!

听毕,疯傻二怪四目暴射寒芒,威态怕人,但旋即东方朔敛态摇头,叹道:“金玉容此人心智之高,太以怕人……”忽地抬眼说道:“这么说,在场的人证只有白如冰等几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疯傻二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