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廿二章 道义之交

作者:独孤红

乔天民凝注瘦削黑衣老者,道:“我请问,夏侯岚现在何处?”

瘦削黑衣老者嘿嘿笑道:“还是大谷主对人谦恭有礼,我不知道……”

此言一出,满座色变,叱喝之声四起,“不归谷”的剑手站起了好几个,黑袍老者更是目射威棱。

只有大悲上人、天元道长与乔天民颜色不变,平静如常,乔天民淡淡一笑,道:“我不以为朋友会跟乔天民等开玩笑!”

瘦削黑衣老者笑道:“我只有一颗脑袋一条命,哪儿敢呀?在座的诸位宾客,根本没容我把话说完嘛……”

乔天民笑了笑,道:“那么朋友请说,乔天民等洗耳恭听!”

“好说!”瘦削黑衣老者笑道:“大谷主这是要折煞我……”

笑容微敛,接道:“我并不知夏侯岚现在何处,但我却知道他有位好朋友现在何处……”

乔天民双眉微轩,道:“这个消息似乎没有大用!”

瘦削黑衣老者摇头说道:“不然,高明如大谷主者何作是语,他既是夏侯岚的朋友,焉有不知夏侯岚所在之理?再说此人在‘溧水’城曾为夏侯岚伤了几个武林同道,并且扬言要替夏便岚打抱不平强出头……”

乔天民道:“这就是朋友所知的消息?”

瘦削黑衣老者点头说道:“正是,我敢说没人比我知道的多!”

乔天民摇头说道:“但这清息对乔天民等却无大用!”

瘦削黑衣老者微微一笑,道:“此处不识货,自有识货处,既如此,那么我把这无大用的消息送往别处去,告辞了!”一拱手,他便要转身。

乔夭民突然哈哈笑道:“看来朋友是位高人,令我不得不刮目相看!”  

瘦削黑衣老者没动,笑了笑道:“那是大谷主夸奖!” 

乔天民笑容一敛,道:“面对高人,乔天民不敢再逞心智,朋友,这消息我要了,请说夏侯岚那位朋友现在何处?”

瘦削黑衣老者忽地面现窘迫之色,赦然一笑,道:“我先要说明,我的来意跟诸位不一样,我既谈不上什么卫道除魔报仇,更不敢存非份之想,不自量力地夺宝,我只是想趁着这机会捞上一票,舒舒服服地过这下半辈子……”

乔天民目中寒芒一闪,倏然笑道:“这么说,朋友不是来送消息的,而是来卖消息的?”

瘦削黑衣老者笑着点了点头,道:“大谷主不愧高明,一说便中,其实,我本该为天下武林着想,可是谁叫我天生是下九流的人?愿天下武林喂不饱自己的肚子,所以只有厚起脸皮做这门生意了!”

乔天民淡淡一共,道:“人没有不自私的,这本无可厚非,朋友以为这消息值多少?”

瘦削黑衣老者干咳两声,道:“我不会漫天要价,但我也不能太贬自己的东西,要以我看,这消息至少要值个万儿八千两的……”

乔天民双眉一轩,道:“朋友这就不止是漫天要价了,简直像敲竹杠!”

瘦削黑衣老者微微一笑,道:“大谷主认为这消息值不了这么多?”

乔天民点头说道:“事实如此……”

瘦削黑衣老者一摇头,道:“不然,大谷主,人命何价?‘玉蟾蜍’何价?”

乔天民脸色一变,道:“朋友说得是,人命无价,‘玉蟾蜍’也无价,这消息似乎并不算过于昂贵,不过,我付出一万两银子,并不一定能收回我所要的代价,朋友以为对么?”

瘦削黑衣老者道:“我敢说那人绝对知道夏侯岚的所在,至于诸位能不能让他说出来,那就是诸位的事了,我不敢担保!”

乔天民淡淡一笑,道:“撇开我兄弟不谈,朋友自该认得眼前这两位!”

瘦削黑衣老者道:“当然,‘少林’‘罗汉堂’首座,‘武当’‘上清宫’主持!”

乔天民道:“那么朋友就该知道乔天民等能不能让他说了!”

瘦削黑衣老者道:“那是最好不过,大谷主还有什么难决的?”

乔天民道:“我想就地还钱,请朋友……”

瘦削黑衣老者一摇头,道:“抱歉,这恕难从命。一万两银子换条无价的人命,换个无价的‘玉蟾蜍’,这已经太划得来了!”

乔天民:“这么说,一文不能少?”

瘦削黑衣老者点头说道:“不错,一文不能少,我不勉强,大谷主若不愿意,到别处我也许能卖更好的价钱……”

砰然一声,黑袍老者拍了桌子,他霍地站起,怒笑说道:“你的胆子不小,我想一文钱不花要你的消息!”

瘦削黑衣老者淡然摇头,道:“三谷主,那恐怕办不到!”

黑袍老者怒笑说道:“你看看我办得到办不到!”一挥手,身后站起两名黑袍剑手,举步逼了过去。

瘦削黑衣老者平静异常,道:“三谷主,我要没有把握保命,我就不来了,我不以为堂堂‘不归谷’的三位谷主,会对我这个下九流的混混用这种手段,再说你就是杀了我,也未必能……”

黑袍老者怒笑说道:“那你就试……”

乔天民突然扬眉轻喝:“回去!”

两名黑衣剑手一震停步,黑袍老者怒声叫道:“大哥……”

乔天民淡淡一笑,道:“上人与真人在此,休让他二位耻笑!”

黑袍老者一怔,随即愤然坐了下去。

他一坐下,两名黑衣剑手也连忙退了回去。

乔天民目注瘦削黑衣老者笑道:“朋友胜了,这笔生意也算成交了,只是我兄弟随身所携银子有限,一时无法凑足万两……”

瘦削黑衣老者笑道:“那不要紧,大谷主手上那汉玉扳指颇为名贵,就拿它抵一万两银子也可以!”

乔天民脸色一变,扬了扬手,手上果然有只汉玉扳指,他笑道:“朋友识货,我这只汉玉扳指算得珍贵……”

瘦削黑衣老者摇头说道:“我不以为世上还有比‘玉蟾蜍’更珍贵的东西!”

乔天民一笑说道:“朋友说得是,但得无价宝,何惜玉扳指,接住!”

一振腕,那只汉玉扳指脱手飞出,直奔瘦削黑衣老者当胸射到,既快又猛,一闪即至。

瘦削黑衣老者淡淡一笑,道:“多谢大谷主厚赐!”突出一指,正好穿进玉扳指中,一翻垂腕。

这一手,看得满座皆震,乔天民变色笑道:“乔天民走眼,没想到朋友有这等身手!”

瘦削黑衣老者笑道:“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大谷主幸勿见怪!”

乔天民笑道:“所幸我兄弟未轻举妄动,否则岂不自讨没趣,朋友,开价我已照付,那人现在什么地方?”

瘦削黑衣老者笑道:“自当即刻交货,近在咫尺,诸位请到对街那家名唤‘秣陵’的酒肆问一向,看看谁叫申正义……”

乔天民道:“朋友该带乔天民等过去!”

瘦削黑衣老者一笑说道:“大谷主这是要我的命,这样好了,为讲究信实,我跟在诸位之后,等诸位问明确有人答应之后我再走,行么?”

乔天民道:“倘若无人答应呢?”

瘦削黑衣老者道:“我不但奉还这只汉玉扳指,而且愿听凭诸位处置!”

乔天民道:“倘若他不承认呢?”

瘦削黑衣老者笑了笑,道:“若换换是我,我也不会承认!”

乔天民一点头,笑道:“说得是……”站起来一摆手,道:“上人与真人请!”

大悲上人与天元真人欠身站起,鱼贯行出了酒肆。

乔天民与大悲上人,天元真人并肩行进,青衫老者与黑袍老者走在身后,那瘦削黑衣老者则由八名白衣剑手监视着,直奔对街行去。

“秣陵酒肆”座落在对街西头数丈外,老远便可听见里面乱哄哄的,这支队伍走近,“秣陵酒肆”内立即鸦雀无声。

乔天民与大悲上人,天元真人并肩行进酒肆,抬眼环扫,只见酒肆内全是来自三山五岳,四海八荒的各路豪雄。

他当即微微一笑,发话说道:“恕乔天民打扰,哪位是申正义申朋友!”

话声方落,突然从角落里响起个清朗话声:“我就是!”

跟着推杯站起一人,正是那黑衣客申正义。

乔天民目中寒芒—闪,转望身侧,道:“上人,真人!”

大悲上人道:“一事无烦二主,还是大谷主偏劳吧!”

乔天民淡淡一笑,道:“乔天民遵命……”抬眼望向中正义,道:“听说阁下是夏侯岚的朋友?”

此言—出,酒肆内立起騒动,坐在中间的各路豪雄纷纷站起退向两旁,空出了中间的几付座头。

申正义目中异采一闪,淡然笑道:“乔大谷主是听谁说的?”

乔天民摇头说道:“阁下别问是谁说的,只问阁下是不是夏侯岚的朋友!”

申正义笑了笑,道:“只不知道乔大谷主诸位是要听真的,还是要听假的?”

乔天民一怔,旋即笑问道:“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

申正义道:“真的,我不是夏侯岚的朋友,假的,我是夏侯岚的朋友!”

乔天民道:“何须如此麻烦……”

申正义截口说道:“事实上乔大谷主诸位,绝不会相信我的真话!”

乔天民道:“这么说,阁下不承认是夏侯岚的朋友!”

申正义道:“本来我跟他毫无瓜葛!”

乔天民淡淡一笑,道:“可是我听说,阁下在‘溧水城’为夏侯岚事伤了几位武林同道,并扬言要替夏侯岚出头,不知可有此事?”

申正义笑道:“看来我不得不佩服他的高明……”一点头,道:“不错,确有此事!”

乔天民目中寒芒一闪,道:“那就够了……”转望身侧,道:“上人,真人……”

大悲上人截口说道:“仍请大谷主偏劳!”

乔天民道:“乔天民遵命……”转望申正义,接道:“我先说明,乔天民等不拟跟阁下为敌……”

申正义摇头说道:“我也不愿,但恐怕势所难免!”

乔天民脸色一变,淡淡说道:“那全在阁下不愿意说出夏侯岚的藏处了!”

申正义仰面大笑,道:“堂堂‘少林’,‘武当’两大派,威震武林的‘不归谷’仅凭听来的三言两语便找一个慾伸正义的人要夏侯岚,这岂非天大的笑话……”笑声忽住,淡然接道:“我只能告诉诸位,便是我也在找他,信不信全凭诸位!”

乔天民老脸一红,道:“阁下找夏侯岚干什么?”

申正义道:“我要擒住他,然后当着天下武林的面揭穿他的假面具!”

乔天民微愕说道:“阁下此话何解?”

中正义道:“很筒单,因为他不是夏侯岚,而是屡次嫁祸于夏侯岚的‘千面书生’金玉容’如此而已……”

乔天民一怔而笑,尚未说话。

申正义紧接着说道:“我要补充一句,信不信也全凭诸位!”

乔天民一点头,道:“这我相信……”

申正义反倒一怔,笑道:“这很出我意料之外!”

乔天民淡淡说道:“阁下既然认为这是个假的,当必知道那真的现在何处?”

申正义笑道:“原来如此,乔大谷主,你错了,众所周知,那夏侯岚已被‘罗刹夫人’白如冰掳去,我是根据这一点指……”

乔天民道:“那么他怎会在‘秣陵关’附近出现?”

申正义道:“所以我认为他是个假的,而且认为他居心叵测,有可能假夏侯岚之名,再次残害天下武林!”

乔天民点了点头,道:“这说法倒也说得过去,那么阁下要替他出头打所谓不平……”

申正义道:“因为我知道在‘金陵’罗家残害各门派高手的不是他,而是他那仇家‘千面书生’金玉容,我仍是那句话,信不信全凭诸位!”

乔天民道:“阁下明知道我等不信!”

申正义一摊双手,道:“我说过,全凭诸位,诸位不信也就算了……”顿了顿,接道:“乔大谷主,各门派找夏侯岚是为报所谓仇,你‘不归谷’找夏侯岚又为的是什么,莫非为那‘玉蟾蜍’?”

乔天民一点头,道:“我不讳言,正是!”

申正义笑道:“以前夏侯岚难敌,对他无可奈何,如今他功力已失,对他下手夺宝,确是个好机会,只是……”笑了笑,接道:“玉蟾蜍,只有一只,我不知诸位要怎么个分法!”

乔天民淡淡说道:“很简单,我也不怕人知道,各门派要人,我‘不归谷’取宝,就是这样,阁下听清楚了么?”

申正义笑道:“我字字悉入耳中,乔大谷主既有此一说,那想必‘不归谷’与各大门派之间私下已有了商量,既如此,我不知道诸位把其他同道放在何处,而且我也不得不提醒乔大谷主一句,‘玉蟾蜍’天地之宝,没有人能不动心的!”

乔天民目中异采方闪,大悲上人已然变色高喧佛号:“阿弥陀佛,施主逞犀利口舌,企图挑起……”

申正义一笑说道:“大和尚,我又没有指明是谁,大和尚何必这般紧张?”

大悲上人老脸通红,低诵佛号,道:“施主的确像夏侯岚的朋友……”

申正义扬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二章 道义之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