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廿三章 劫后重逢

作者:独孤红

华玉道:“您一路没听见有关夏侯岚的事么?他是夏侯岚的朋友,就是为这件事伸正义,如今……”

沙五娘道:“武林齐指夏侯岚,这还有什么……”

申正义突然说道:“前辈,您也认为夏侯岚是个恶魔么?”

沙五娘道:“要以老身看,他跟老身一样,不过落个魔名罢了!”

申正义道:“多谢前辈,那么这正义不该伸么?”

沙五娘一怔,旋即点头说道:“年轻人,你对,这正义该伸,你知道详情?”

申正义道:“我愿意说给前辈听听……”接着又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听毕,沙五娘神态怕人,目闪寒芒,道:“老身原不相信夏侯一修教出来的徒弟,会是个恶魔,却没想到此中还有这么一段,金玉容那匹夫当年老身也见过几次,确是个阴狠卑鄙小人,老身只当他死了……”一顿,接道:“年轻人,为这件事,老身愿帮你个忙,但你得告诉老身,那夏侯岚现在何处?”

申正义摇头说道:“前辈,便是我也在找他!”

沙五娘道:“年轻人,休要欺瞒老身,老身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你若不知道那夏侯岚现在何处,怎能断言在这附近出现的那个是金玉容那匹夫?”

申正义淡淡说道:“前辈,事实上夏侯岚已被白如冰掳去,我自然……”

沙五娘道:“这老身也听说了,你既是他的朋友,为何不救他?”

申正义道:“前辈,我以为阻拦那半张‘藏真图’落入金玉容手中,才是最重要的事,前辈以为然么?”

沙五娘呆了一呆,道:“是不错,那么,你可知道白如冰现在何处?”

申正义摇头说道:“也不知道,前辈是要……”

沙五娘道:“老身是要找那白如冰,跟她商量一件事!”

申正义道:“前辈要跟那白如冰商量什么?”

沙五娘道:“要她看老身薄面,把夏侯岚交给老身!”

申正义呆了一呆,道:“前辈要夏侯岚是……”

沙五娘道:“把他带回,长白‘避尘山庄’享福去!”

黑衣少女娇靥为之一红。

申正义“哦!”地一声点头说道:“原来前辈是要把他……”

目光一转,道:“我要先弄清楚,前辈是好意抑或是……”

“年轻人!”沙五娘道:“老身愿以昔年那尚能说得出去的名号担保,此举绝对是好意,假如你信得过老身……”

申正义淡然一笑,道:“冲着前辈当年那威振寰宇的名号,我也不敢有半点怀疑,只是我请教,前辈有把握使白如冰……”

沙五娘目闪寒芒,道:“老身是先礼后兵,商量不成再动硬的,别人怕她,老身可不怕她!”

申正义微微一笑,道:“既如此,我也斗胆跟前辈打个商量!”

沙五娘道:“年轻人,你说说看?”

申正义道:“愿跟前辈分头并进,前辈救人我护宝,不知前辈……”

沙五娘一点头,截口说道:“‘避尘山庄’对那所谓宝并不感兴趣,要的只是夏侯岚这个人,年轻人使得,你我就此一言为定!”

申正义道:“那么我牢告前辈个去处……”

沙五娘道:“什么去处?”

申正义道:“那白如冰的行踪!”

沙五娘微愕说道:“年轻人,适才你不是说不知道……”

申正义笑道:“便是如今我也只是推测,而不敢放言中不中!”

沙五娘诧声说道:“年轻人,这话怎么说?”

申正义道:“前辈,那夏侯岚现在白如冰之手,可对?”

沙五娘一点头,道:“这是你说的!”

申正义道:“如今这‘秣陵关’附近又出现了个夏侯岚,可对?”

沙五娘点头说道:“也不错,这是众所周知的!”

申正义笑道:“世上怎会有两个夏侯岚,我若是白如冰,我就会怀疑自己手中那夏侯岚的真假!”

沙五娘目中异采暴闪,猛一点头,道:“不错,年轻人,那么白如冰就也该往这儿来了!” 

申正义笑道:“前辈不愧高明,这正是我的推测!”

沙五娘笑道:“年轻人,你很会奉承,却被你点明了,老身还能不透?年轻人,高明的是你,这推测……”

申正义截口说道:“可不敢断言必中!”

沙五娘道:“八九不离十,虽不中也不远矣!”

申正义道:“那么,前辈,你我就这么说定了!”

沙五娘点头说道:“就这么说定了,玉哥儿,跟你姐姐咱们走!”

华玉一怔说道:“沙娘,咱们走?”

沙五娘两眼微翻,道:“怎么,你舍不得这位新交的朋友么?”

华玉尚未答话,申正义已然笑道:“阁下,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敢断言,沙前辈要是发起脾气来,那滋味可不太好受!”

华玉苦着脸站了起来。

沙五娘横了申正义一眼,道:“年轻人,老身可没有那么怕人的脾气!”

申正义淡然一笑,跟着站起,目注华玉道:“阁下,我送你出门!”伸手拉住了华玉。

沙五娘目光忽凝,道:“年轻人且慢。”

申正义回身笑道:“前辈还有何教言……”

沙五娘目射诧异,道:“年轻人,你戴有特制面具?”

申正义身形一震,笑道:“谁说的,前辈大概是看错了!”

沙五娘一摇头,道:“年轻人,老身人虽上了年纪,但是这双老眼尚未昏花,你脸上的肤色跟耳下微有差别,这不是……”

申正义淡然一笑,道:“前辈毕竟是高明……”

华玉愕然凝注,诧声说道:“阁下,你真戴有面具?”

中正义笑道:“前辈的眼力还会错么?”

沙五娘笑道:“年轻人,老身又一度的飘飘然!”

华玉道:“阁下,你的真姓名我不问,可否让我……”

申正义笑道:“阁下,倘我能示人真面目,方可示人真姓名!”

华玉还待再说,沙五娘已然摆手说道:“玉哥儿,人家既有不得已的苦衷,别让人为难,走吧!”拉起黑衣少女,转身行了出去。

申正义淡淡一笑,道:“阁下,他日有的是机会,走吧!”

拉着华玉跟了上去,有意无意地抬起左手。而,适时,沙五娘突然旋身,闪电探掌向申正义脸上抓去,出手之快,令人咋舌。

可是,她那右掌碰上了申正义横在面前的左手,只一对掌,沙五娘那只右手腕被逼了回去。

沙五娘骇然凝目,道:“年轻人,你早知道……”

申正义笑道:“所以我没有谢过前辈成全!”

沙五娘道:“你能一掌逼退老身……”

申正义淡淡一笑,道:“事实上,那该说我运气好!”

沙五娘老眼眨动,道:“年轻人,你是能一掌逼退老身的第一人。虽然如今高深莫测,但总有一天老身要揭……”

申正义笑道:“前辈,等不到那一天,我自己就会揭露自己的本来面目了!”

沙五娘没再说话,转身行了出去。

申正义送到了酒肆门口,眼望着这老少三人远去,才转身返回座头,继续他那未完的吃喝。

然而,他举起酒杯,那只举杯的手便停在了半空,双眼望着酒肆门外,暴射异采。

酒肆门外、街上,并肩走着两个人,那是两位姑娘,一着红衣,一着白衣,红衣姑娘美艳,白衣姑娘清丽。

红衣姑娘是上官凤,白衣姑娘赫然是“万花公主”白素贞。

她两位怎会碰在一处,结伴而行?

申正义突然想起了华玉在“句客”的所见。

敢情,华玉口中的白衣姑娘不是董婉若,而是这位“太白楼”上负气出走的“万花公主”白素贞。

就在他微一怔神,脑中思念电旋的一瞬,那两位已然由洒酒门前走过看不见了。

申正义连忙站起,丢下一锭碎银,三脚并为两步赶了出去,等他跨步出门再看时,街上空荡荡,哪里还有那两位的芳踪?申正义一怔一急,举步往前赶去。

甫走没几步,他突然站住了,只因为他那眼角余光,瞥见了身右一家酒肆内,有一红一白两条情影。

转眼一看,心中顿松,果然不错,上官凤与白素贞正坐在那家酒肆里,两人共据一席,低声交谈。再看她两个四周,更坐满了武林豪雄。

申正义嘴角泛起微笑,额头上却皱了双眉,举步向那家酒肆行去,他甫进门,数十道目光齐集他一身。

本难怪,他适才大展神威,数退少林、武当众高手,还有威震武林的“不归谷”之举,已然震动了整个“秣陵关”。

有人禁不住低低说道:“瞧,夏侯岚的那个朋友来了!”

这话,轻易地传进上官凤跟白素贞的耳朵里,她二位目光一凝,四道目光满是讶异。

申正义他装作未听见迈着洒脱步履,直向上官凤与白素贞那付座头行去,近前举手一揖:“二位之中,哪位是上官姑娘?”

上官凤脸色微变,道:“我就是,阁下是夏侯大侠的朋友?”

申正义淡淡一笑,道:“原来芳驾你是上官姑娘,我久仰,只恨一向无缘拜识,如今不期而遇,可谓幸甚,姑娘没听夏侯兄提过我么?”

上官凤道:“阁下面生得紧,请教……”

申正义道:“不敢,我姓申,草字正义!”

上官凤微微一愕,道:“阁下恕我,我没听他说过……”

申正义一笑说道:“那不要紧,要紧的是姑娘是我那夏侯兄的红粉知己,眼下这酒肆内有不少武林朋友想劫掳姑娘以逼我那夏侯兄就范,以我看二位还是快跟我走吧!”

上官凤淡淡说道:“至今我没见有人动!”

申正义道:“姑娘,那是因为有区区我在侧!”

上官凤“哦!”地一声,道:“他们都怕你?”

“怕未必!”申正义笑道:“只是刚才我在另一家酒肆内,独退少林、武当、‘不归谷’三门派高手,令得眼下诸位对我不得不客气几分!”

白素贞闻言动容,上官凤则道:“你阁下能独退……”

申正义截口说道:“姑娘不信,早可问问眼下诸位!”

上官凤道:“都倒不必,是真,那最好不过,既有阁下在侧,我二人安全得多,何必要速离此地?”

申正义呆了一呆,笑道:“姑娘,我不能在此久留,我只是眼见二位来此,赶过来打个招呼……”

上官凤道:“阁下既是夏侯大侠的朋友,我二人若不愿走,阁下谅必不会对朋友的朋友弃之不顾?”

申正义摇头笑道:“姑娘好犀利的词锋,显然,姑娘是信不过我!”

“那倒不是!”上官风淡淡,道:“只田为我对阁下太以陌生!”

中正义笑了笑,道:“姑娘对我这个人陌生,对我申正义这三个字也陌生,但对我这身材这双手该不会陌生,请你细看看!”说着,他把双手伸到了桌子上。

上官风果然凝了目,忽地,她那双美目中现了异采,欠身慾起,但她又坐了下去,道:“阁下的身材跟这双手虽对我很熟,但我不敢相信……”

申正义目光溜向白素贞,道:“据我所知,这位姑娘的令堂,不但在找这位姑娘,而且还在找姑娘的那位朋友,我那夏侯兄!”

白素贞闻言一怔,上官凤则震声急道:“阁下是说夏侯大侠他已……”

申正义点头说道:“是的,姑娘,据我所知,我那夏侯兄,已不在这位姑娘的令堂手中了,他如今已安……”

上官凤目注白素贞,白素贞抬眼说道:“阁下知道我是谁?”

申正义笑道:“‘罗刹夫人’白如冰的掌珠,‘万花公主’白素贞白姑娘!”

白素贞脸色一变,微颔螓首,道:“不错,不,阁下怎知夏侯大侠已……”

申正义淡然一笑,道:“姑娘,‘太白楼’上的一切,我看得清楚!”

白素贞霍地转注上官凤,道:“姐姐,那么夏侯大侠曾在这‘秣陵关’附近出现过之说,没有错,姐姐尽可放心去找他好了!”

上官凤神情一阵激动,尚来说话。

申正义已然低低说道:“不,白姑娘,在‘秣陵关’附近出现的那位夏侯大侠不是真的,而是有人假夏侯大侠之名,其目的只在引来上官姑娘!”

白素贞呆了一呆,道:“那人是谁?”

中正义道:“‘千面书生’金玉容!”

白素贞娇靥色变,道:“会是他……”

上官凤突然激动地道:“妹妹,让我再问这位一句……”

转望申正义道:“我听说夏侯大侠一身功力已……”

申正义笑道:“姑娘难道忘了,我那夏侯兄有九条命,几次大难不死!”

上官凤霍地站起,美目涌泪,道:“妹妹,咱们跟他走!”

白素贞道:“姐姐信得过他了?”

上官凤一点头,道:“是的,我信得过他了!”

白素贞略一迟疑,站了起来。

适时,突然一声轻笑传了过来,只听有人说道:“人心险恶,武林多诈,别上了人的当才好!”

三人一怔,循声望去,只见那说话的是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三章 劫后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