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廿五章 互逞心机

作者:独孤红

夏侯岚听猥琐汉子说有武林人物和黑三在“句容”出现,不由问道:“前天那两个还找过你?”

那猥琐汉子说道:“不错,前天,在西街一家菜馆里,但并不是找麻烦!”

夏侯岚道:“那是为什么?”

那猥琐汉子道:“他两个向我打听一个人……”

夏侯岚心中一动,忙道:“他两个打听谁?”

那猥琐汉子道:“也是干我这一行的,巴老爹……”

夏侯岚心头一震,急道:“他两找到了巴老爹了么?”

那猥琐汉子摇头说道:“没有,我没有告诉他两个……”

夏侯岚心中一松,道:“你没告诉他俩?这话……”

那猥琐汉子道:“恩公不知道,巴老爹多年来带着他那孙女儿在‘句容’卖唱,从没有一天间断过,可是前几天突然歇业了……”

夏侯岚忙道:“突然歇业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那猥琐汉子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不能说!”

夏侯岚道:“那为什么?”

那猥琐汉子道:“巴老爹曾吩咐过我,别把这件事说出去,所以我不能说,巴老爹是个老好人,在我这一行里也是前辈……”

夏侯岚点头说道:“对朋友讲一个信义,你既曾作千金一诺,我也不便让你为难,只是,你有把握那两个没找到巴老爹?”

那猥琐汉子笑了笑,道:“不瞒恩公说,巴老爹原先住的那地方,谁都知道,可是最近刚搬的那地方,知道的人却不多……”

夏侯岚道:“那黑三他知道么?”

那猥琐汉子摇头说道:“恐怕他也不知道!”

夏侯岚点了点头,道:“但愿如此,这是前天的事?”

那猥琐汉子点了点头。

夏侯岚道:“难道黑三没向你们这一行里打听过么?”

那猥琐汉子道:“恩公这话……”

夏侯岚道:“如果我没有料错,那些武林人所以结交黑三,其目的不外是想藉黑三打听出巴老爹的住处,黑三他不知道巴老爹的住处,既如此,他岂会不向你这一行里打听?”

那猥琐汉子点头说道:“原来是这回事,怎么没有?黑三昨天晚上就向我这一行里打听,可是很少人知道巴老爹刚搬的那个地方,他问起来,大伙儿都说不知道,实际上他们也真不知道,问起我,我说以前那地方我知道,刚搬的这个地方也不知道……”

夏侯岚笑了,道:“你是因为看出那几个不是善类?”

“不错,恩公!”那猥琐汉子点头说道:“我不说过,干我这行的,看过的人不少,怎会一眼看不出谁好谁坏?像那几个,一脸的横肉……”

夏侯岚笑道:“你是个难得的机警谨慎人,我还没有请教……”

那猥琐汉子忙道:“不敢当,恩公我姓迟,叫一金,当地的人都叫我迟瘦子,恩公,也叫我迟瘦子好了……”一指小姑娘道:“这是我的女儿花姑,我就这么个女儿,她娘死得早,我这个做爹的没出息,让她跟着我吃苦受气……”

夏侯岚道:“干哪一行的都有哪一行的苦经,尤其是抛头露面的这一行,周旋于这些人中,长此下去总不是办法……”

迟瘦子苦笑摇头,道:“恩公,您说怎么办?花姑是个姑娘家,我则手不能提,肩不能杠,又没个一技之长,要不是每天唱这几段,就怕当天就会没饭吃,我也知道这一行干不得,但是……”

夏侯岚摇头说道:“这个不提了,待会儿我替你想个法子……”

迟瘦子道:“恩公要替我父女想什么法子……”

夏侯岚道:“如今不急,待会儿再说吧!”

迟瘦子迟疑了一下,道:“如果恩公在‘句容’没有别的事儿,我劝恩公还是赶快走吧,这不是什么好地方,早走一步……”

夏侯岚笑道:“你是怕黑三纠众来找我?”

迟瘦子点头说道:“刚才我说过,他有批武林朋友……”

夏侯岚笑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走……”

迟瘦子忙道:“恩公还有事?”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还有件大事未办,如今我要—走,你父女俩怎么办?再说,我也要看看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

迟瘦子惊声说道:“怎么?恩公打算……”

夏侯岚点头说道:“我是打算碰碰他们!”

迟瘦子忙道:“恩公,他们人多……”

夏侯岚摇头笑道:“我不怕他们人多!”

迟瘦子道:“可是恩公……”

夏侯岚截口说道:“你知道我到‘句容’来,是来干什么的?”

迟瘦子摇头说道:“恩公没说,我不知道!”

夏侯岚道:“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也是来找巴老爹的!”

迟瘦子一怔,诧声叫道:“怎么?恩公也是来找巴老爹的?”

夏侯岚点头说道:“不错,我也是来找他的!”

迟瘦子道:“恩公认识巴老爹?”

夏侯岚摇头说道:“不认识。”

迟瘦子讶然说道:“巴老爹从没跟武林人来往过,怎么最近……”

夏侯岚道:“你想知道原因么?”

迟瘦子点了点头,道:“只不知恩公能不能说!”

夏侯岚淡淡一笑,道:“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有个朋友,前几天路过‘句容’,因为喜爱巴老爹的那位孙女儿,就把随身携带的一件东西送给了她,可巧那件东西里面,藏着另一件平常人得了没用,武林人却视为至宝的东西,这件事要被别的武林人知道,他们一定会下手抢夺,巴老爹祖孙就可能有杀身之祸,所以我要赶快把它取回来,以免他祖孙招灾引祸……”

迟瘦子吓白了脸,道:“原来是这样的……”脸色一变,急道:“恩公,那几个也打听……这么说他们也知道……”

夏侯岚点头说道:“该是,不过据我所知,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一个,因为我那朋友只告诉我,我奇怪这些人是谁,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所以我打算碰碰他们!”

迟瘦子默然未语,半晌突一点头,道:“那么,恩公,事不宜迟,请跟我走……”

夏侯岚道:“你要带我上哪儿去?”

迟瘦子道:“我带恩公去找巴老爹去!”

夏侯岚笑道:“这么说,你看我不像坏人!”

迟瘦子道:“我父女蒙恩公相救大恩……”一顿接道:“恩公既能救我父女,就足证不是黑三那一路的,既不是黑三那一路的,就不会是坏人,要是坏人,也不会救我父女了,恩公,事不宜迟,请跟我走吧!”

夏侯岚微微一笑,道:“既如此,偏劳二位,我先谢了!”

迟瘦子道:“没那一说,恩公对我父女的恩,这一辈子也报答不完。”说着,把琴住肋下一夹,向花姑摆了手,道:“走,花姑,咱们带恩公找你巴老爹去!”

花姑一点头,转身当先行去。

迟瘦子跟着身后迈了步。

刚踏出酒肆门,他突然一把揪住花姑停了步,随即他连忙转了回来,白着脸惊声说道:“恩……公,不……好了,他,他们来了!”

夏侯岚当然知道是谁来了,淡淡一笑,道:“来得好,省得我再去找他们,别怕,迟老哥,一切有我,你只管跟花姑往前走就是!”

迟瘦子有点犹豫,而且直发抖,花姑也靠着迟瘦子缩成一团,一如遇鹰之劫幼,好不可怜。

夏侯岚双眉一扬,笑道:“那么我先出去,你父女跟在我身后!”说着,他便要迈步。

适时,一阵风般,气势汹汹地酒肆门口已到了几个人,那是几个地痞打扮,横鼻子竖眼,一脸凶恶像的汉子。

有两个架着黑三跟在后面。

黑三的身后,却跟着另几个黑衣汉子,腰里鼓鼓的,暗藏着兵刃,一望可知,身手俱都不错。

迟瘦子跟花姑父女俩,吓得连忙住里躲。

只听地痞中一名招手叱骂道:“娘的,迟瘦子,待会儿有你好瞧的……”手一偏,指向了夏侯岚,道:“老三,是这小子么?”

黑三一脸横相,但神色中余悸犹存,点头说道:“就是他,就是他!”

那说话地痞一挥手,道:“上,剁他妈的……”话犹未完,只听“叭!”,“哎哟!”那地痞手捧着脸踉跄后退,血从指头缝里流了出来。

夏侯岚含笑站在那儿,像个没事人儿一般,他道:“你几个每人要留下一只手,黑三怕更要……”

一声叱喝,那几个地痞亮了铁尺、刀子、铁捧,一拥闯进了门,抖手便向夏侯岚身上打去。

夏侯岚扬眉说道:“非我下手过重,实在是你们恶性重大,我若饶了你们,‘句容’的百姓今后该怎么办?’右掌只一探,轻易地夺过了一把铁尺,猛然一挥,一声悲惨大叫,众地痞倏然暴退,各自抱着右腕,满地乱滚,惨呼阵阵,哀号声声,能令人毛骨悚然,魂飞魄散。

黑三心胆慾裂,忙扭头颤声说道:“就是这家伙,诸位快……”

他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那几个黑衣汉子竟如大梦初醒,一个个机伶寒颤,翻身便走。

黑三一怔大惊,忙叫道:“几位怎么……”

夏侯岚倏然而笑,道:“你几个还想走么?”

他凌空跨步,一掠数丈,超越几个黑衣汉子,霍然转身,拦住了那几个黑衣汉子去路。

那几个脸色如土,二话没说,翻身又要跑。

夏侯岚铁尺出了手,身形一闪,六个黑衣汉子刹时站住了三对,一个也没能跑出三步。

这一带是闹区,行人慌忙走避,但却没真走,只是躲在远处围在那儿看,人头黑压压的一片。

夏侯岚没理六个,转望黑三,道:“黑三,你还有仗恃?”

架着黑三的那两个,一句话没说,丢下黑三扭头便跑!

黑三没了掺扶,砰然倒在了地下。

夏侯岚轻喝说道:“站住!”

那两个身子一抖,竟没敢动半步。

夏侯岚淡然一笑,道:“谁要是不想留两条腿走路,谁就尽管跑!”

那两个地痞翻身跪了下来,叩头如捣蒜,直叫饶命。

黑三也跟他那两个同伴一样。

夏侯岚淡然说道:“黑三,你的胆够大,也真不怕死……”

黑三混身直抖,一边叩头,一边颤声说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黑三下次再也不敢了……”

夏侯岚道:“所幸我还有点防身之技,不然的话,跪下来求饶的该是我而不是你,而且也不只是我一个,真要那样,你恐怕会剥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

黑三连说不敢,头都碰破了。

夏侯岚道“非我无饶人之心,实在是我不能不为‘句容’的百姓着想,你恶性重大,绝改不了,我不碰上便罢,既碰上了,我若轻饶了你,那是我的罪孽,我不能让你为害‘句容’增添我的罪孽,但我对你有个公平的办法,我来问向‘句容’的百姓,看他们诸位要把你怎么办……’一顿,扬声说道:“诸位,请说句话,黑三该怎么办?”

围观的人那么多,却没一个说话。

夏侯岚淡然一笑,道:“诸位要没意见,我就放了他,我是个外来人,诸位却都在当地生了根,有家有业……”

只听人丛中有人嘶声说道:“我们受够了,杀了这几个贼……”

有此—声,立即附应四起,“杀”声震天。

夏侯岚一扬手,立时又鸦雀无声,寂静一片。

他目注黑三道:“黑三,是‘句容城’的百姓饶不了你,你平日的作为,由此可见一斑,说不得我只好为‘句容’除害了……”

黑三魂飞魄散,头一扬,便待要叫。

夏侯岚手中铁尺微扬,黑三身子一软,爬在了地上。

那两个地痞只当黑三已经死了,立刻吓瘫在地。

夏侯岚淡然一笑,扬声说道:“诸位,国有国法,‘句容’是个有王法的地方,黑三如今四肢已废,口不能言,比死人仅多了口气,我一个武林人也只能做到这儿为止了……”

跨步走近那两名地痞,抡手中铁尺砸了下去,那两个一声大叫,立即痛晕了过去。

夏侯岚一抛手中铁尺,转望那几个犹在地上滚的地痞喝道:“平日渔肉乡人,欺压善良,坏事做绝,恶事做尽,眼睛里连王法也没放进去,仅断一支手该能挺得住,别那么丢人,都给我站起来!”

这番话像圣旨,那几个地痞连忙站起,顾不得一身尘土,个个握右腕颤抖着缩成一团。

夏侯岚笑了笑,道:“我是个武林人,武林人今东明西,漂泊不定,很难说什么时候再到‘句容’来,你几个若想跟黑三一样下场,我走之后尽管像往日—样横行你们的,言尽于此,带着你们这三个伙伴,滚!”

那几个,如逢大赦,慌忙抄起地上黑三等三个,狼狈而去。

众地痞一走,夏侯岚向着酒肆唤道:“迟老哥,你父女请出来吧!”

迟瘦子怯怯答应一声,扶着花姑,爷儿俩一对颤抖地走了出来,夏侯岚一指那六个黑衣汉子,道:“迟老哥请认一认,前天那两个可在当中。”

迟瘦子点了点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五章 互逞心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