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廿六章 执迷不悟

作者:独孤红

董婉若道:“你错了,我爹一直对我很好!”

夏侯岚道:“那是因为‘藏真图’尚未获全……”

董婉若道:“当日在董家大院,我交出‘玉蟾蜍’后,我爹并没有改变!”

夏侯岚摇头说道:“姑娘,金玉容心智之深沉,在当世之中可以称为罕见,恐怕他早料到了你已取出半张……”

董婉若冷笑说道:“我不是三岁孩童……”

夏侯岚道:“可惜金玉容已经死了,不然我有办法马上证明姑娘不是他的女儿,逼使他马上显露原形!”

董婉若道:“你有什么办法?”

夏侯岚道:“至亲之血聚,否则则血散,姑娘只消取自己及金玉容一滴血,滴于碗中试上一试不难证明……”

董婉若截口说道:“正如你所说,可惜他老人家已然……”

夏侯岚忽道:“姑娘,金玉容之尸首可在船上?”

董婉若点头说道:“在,怎么?”

夏侯岚道:“姑娘取自己一滴血,滴在金玉容尸首心窝部位,也是一样,倘血凝而不散,那证明姑娘跟他不是骨肉至亲,倘血渗骨而入,则证明他确是姑娘的生身父!”

董婉若略一迟疑,高大黑衣人突然笑道:“姑娘只因听信一个不相干之人的无稽之谈,对老主人做如是试验,倘老主人泉下有知,岂不伤心……”

夏侯岚道:“怎么,阁下怕董姑娘试,自己的身世不明,为免认贼作父,试上一试该算不得什么大逆不道!”

高大黑衣人笑道:“我有什么怕姑娘试的,试与不试,全在姑娘!”

董婉若突然说道:“我不愿意!”

高大黑衣人脸上有了笑意。

那瘦削黑衣儿脸上笑意更浓。

夏侯岚摇头说道:“我只有为姑娘叹息了,倘夏侯前辈泉下有知……”倏地笑道:“对姑娘说这些该毫无用处!”

董婉若道:“本来就是,你不必枉费口舌!”

夏侯岚转注高大黑衣人,道:“阁下如今可还想要那半张‘藏真图’?”

高大黑衣人点头笑道:“想,自然想,一天不得到那半张‘藏真图’,我……”

夏侯岚忽地抬手一指道:“阁下,他是何人?”他指的是那瘦削黑衣人。

高大黑衣人忙道:“他本是老主人的贴身护卫,如今成了我的……”

夏侯岚道:“他仅仅是个护卫么?”

高大黑衣人道:“不错,有什么不对?”

夏侯岚摇头说道:“我说奇怪,那半张‘藏真图’为何由他保管?”

高大黑衣人笑道:“这有何奇怪……”

董婉若霍地凝注瘦削黑衣人道:“你何来半张‘藏真图’?”

那瘦削黑衣人笑道:“姑娘,你怎听信他的,我何来……”

夏侯岚心中一动,道:“你为何瞒着董姑娘?”

那瘦削黑衣人道:“姓申的,你休要……”

“休要什么?”夏侯岚道:“你可敢让董姑娘搜搜身?”

瘦削黑衣人一震强笑说道:“这有什么不敢的,只恐怕我们姑娘不会……”

董婉若截口说道:“我是不会,可是你不该瞒着我……”

瘦削黑衣人嘿嘿一笑,道:“姑娘,我还是说了吧,老主人揉碎了那半张‘藏真图’后,唯恐你找到另一张也难找到藏宝,遂凭自己过目之记忆又画了那么一张,所以……”

董婉若道“原来如此,只是你怎么一直没告诉我?”

瘦削黑衣人道:“些微小事,反正姑娘终会知道的!”

董婉若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夏侯岚只觉内中大有文章,但他一时却难找出症结所在,当下略一思忖,扬声说道:“阁下,那另半张‘藏真图’仍在我处……”

高大黑衣道:“我知道,怎么样?”

夏侯岚道:“我用它换取董姑娘,你换不换?”

高大黑衣人一时未答话,却目注瘦削黑衣人。

瘦削黑衣人笑道:“主人,谁知道那是真是假。”

高大黑衣人忙道:“对,我怎知你……”

夏侯岚目中飞闪异采,笑道:“这么说,我这半张‘藏真图’如若是真,你阁下就会照你那位护卫的意思,答应以董姑娘交换了?”

高大黑衣人猛一点头,道:“那是……”

“那倒未必!”那瘦削黑衣人忙道:“假的姑娘还差不多,真的姑娘怎可以换?怎么说她也是我们老主人之后!”

夏侯岚立时明白,此人较高大黑衣人富心智,也高明,而且实际上的主人该是他,而非那黑衣人。

“换不换全在你,你已有了半张‘藏真图’,另半张则在我手,又何舍不得一个毫无利用价值的董姑娘?”话落,他转身要走。

但,突然一声娇喝传了过来:“你站住!”

夏侯岚微感意外,他没想到叫住他的会是董婉若。当下他缓缓转过身躯,淡然问道:“董姑娘有什么见教?”

董婉若道:“你那半张‘藏真图’可是真的?”

夏侯岚摇头说道:“姑娘不该多此一问,我总不会说是假的!”

董婉若道:“假如是真的,我愿意换!”

夏侯岚大感意外,高大黑衣人与瘦削黑衣人也俱皆一怔,瘦削黑衣人忙道:“姑娘,这如何……”

董婉若一摆玉手,道:“这是我的意思,跟你们无关!”

瘦削黑衣人目闪异采,道:“可是,姑娘总是老主人……”

董婉若道:“我不说过么?这是我的意思?倘若我真能换得半张‘藏真图’……”忽地压低了话声。后面这几句,站在岸上的夏侯岚没听见。

但他却看得见那瘦削黑衣人神情似甚为激动,激动的神情之中,也隐含着难掩的诡异。

忽听董婉若扬声说道:“我答应换了,你我怎么个换法?”

夏侯岚道:“姑娘真愿意……”

董婉若道:“我这个人向来说一句是一句!”

夏侯岚道:“他们会把姑娘……”

董婉若截口说道:“这是我自己的意思,跟他们无关!”

夏侯岚一点头,道:“好吧,还用老办法……”

董婉若一摇头,道:“不,这次由我自己上岸去取!”

夏侯岚眉锋一皱,道:“姑娘难道还怕我背信食言……”

董婉若摇头说道:“我认为你不该是那种人,假如你真那么做,你得到的只是一具尸体,你若认为我是夏侯一修的女儿,你就不会逼我自绝!”

夏侯岚脑中电旋,一点头,道:“好吧,姑娘自己来取吧!”

董婉若一摆手,吩咐备船。

瘦削黑衣人竟未多说,立即吩咐备好了船,并由高大黑衣人及四名佩剑黑衣人陪着董婉若下了小船。

小船转眼间已近岸边,董婉若泰然安详地登了岸,但她未多走一步,站在船边道:“假如你骗他们,那也是逼我自绝……”玉手往前一伸,道:“拿来!”

夏侯岚举步便要走近。

“站住!”董婉若轻喝说道:“让我先验明真假,由你立身处把那半张‘藏真图’丢过来,以你的一身功力,该不是难事!”

夏侯岚摇头笑道:“姑娘,事固不难,可是姑娘紧靠船边而立,我不得不防那几位抢走姑娘,摇船离岸!”

董婉若冷冷说道:“你能独退‘少林’、‘武当’、‘不归谷’,还怕他们跑得了么?”

夏侯岚暗一皱眉,点头说道:“好吧,吃亏也就这一次了!”翻腕托掌,掌心中又是一卷焦黄纸卷,他一声:“姑娘,接好了,小心掉进河里!”

那焦黄纸卷立即离掌飞出,直向董婉若投去。

然而,它那射劲似乎有所不定,在到远距董婉若面前尚有两尺之远处,突然往下坠去去。

董婉若似乎忘了防备,闪身上前便抓。

而适时,夏侯岚身形似电,踏步而至,一指闭了董婉若穴道,左手一抄扶住了董婉若娇躯。

高大黑衣人一惊色变,怒叱声中,四名黑衣人长剑出鞘,腾身掠起,四柄长剑飞卷而至。

夏侯岚淡然一笑,道:“你等是逼我出手!”振腕一抖,四名黑衣人惨嗥抛剑,身形飞退,砰然连声地卷入河中,水花一溅不见了踪影。

这一手,震住了高大黑衣人,他定过神来也要长身。

夏侯岚及时喝道:“你能取得半张‘藏真图’该已知足,别不知进退跟他四个一样,回去!”

手一扬,落在地上的焦黄纸卷飞投高大黑衣人怀中。

纸卷既轻且小,却震得高大黑衣人身形一幌,小船猛摇,他脸色一变,二话没说,把船如飞划离岸边。

大船上,那瘦削黑衣人似乎不关心董婉若如何,他一见那高大黑衣人带着半张“藏真图”而回,立即叫道:“别让我久等,掠回来!”

高大愚衣人应声奔船掠起,直上大船,双手呈上那焦黄纸卷。

瘦削黑在人接图在手,慌忙对验,他忽地仰头大笑。

夏侯岚睹状一怔,道:“你笑什么?”

瘦削黑衣人直笑得声嘶力弱,方始带着喘息地道:“我自诩心智,也精明一生,却不料到头来栽在你手里,怎不好笑,你若是我,你不也会笑么?”

夏侯岚笑道:“我想笑,但恐怕我笑不出来!”

瘦削黑衣人目中突射阴毒,道:“姓申的,你别忘了,你只得到她一具尸体!”

夏侯岚淡然笑道:“多谢提醒,我会慢慢劝她的!”

瘦削黑衣人道:“你慢慢劝吧,只是我劝你小心些,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跟夏侯岚一样,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夏侯岚笑道:“难道你比金玉容还高明?”

瘦削黑衣人道:“你看着好了,到时候你会知道,我并不比他差!”

夏侯岚笑道:“好吧,我等着你这第二个金玉容了!”

瘦削黑衣人阴阴一笑,突扬沉喝道:“开船!”

大船上,立即忙了起来,转眼间大船移动,向对岸缓缓驶去。

这里,夏侯岚望着身边的董婉若直皱眉,忽地,他抬掌拍了出去,但并不是拍向身边董婉若,面是拍向了地上那位假董婉若——“温柔宫”里的侍婢。

那侍婢应掌而醒,翻身跳起,花容方变,入目董婉若,不由又是一怔,随即她脱口叫道:“姑娘……”

夏侯岚道:“别叫她了,我不难为你,你可以走了!”

那侍婢愕然说道:“你让我走?”

夏侯岚道:“我说过不难为你……”

那侍婢一摇头,道:“我不走……”

夏侯岚反倒一怔,道:“怎么,你不走?”

那侍婢道:“姑娘在这儿,我走到哪里去?”

夏侯岚心中一动,道:“这么说你要跟着她?”

那侍婢道:“我本是服侍姑娘的!”

夏侯岚一点头,道:“那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那侍婢道:“要我答应你什么事?”

夏侯岚道:“你据实答我数问……”

那侍婢面有犹豫之色,夏侯岚接着说道:“董姑娘的性情,你该比我知道的清楚,我若解开她的穴道,她随时有自绝的可能,你若不据实答我问话,只恐怕我救不了她!”

那侍婢神色一惊,忙点头说道:“好,你问吧!”

夏使岚道:“据你所知,你那老主人金玉容,真认为董姑娘是他的女儿么?”

那侍婢毫不犹豫地点了头,道:“老主人疼爱姑娘还甚于一般人之疼爱子女,当日姑娘对他屡屡不敬,他从来没有生过气……”

夏侯岚眉锋一皱,道:“据你看,董姑娘是不是他的女儿?”

那侍婢道:“一定是,要不然老主人怎会对姑娘这么好?”

夏侯岚叹道:“看来不是你对金玉容了解不够深,便是我弄错了……”一顿,接道:“那个瘦瘦的护卫,又是何人?”

那侍婢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以前没见过他!”

夏侯岚微愕说道:“这么说,你也不认识他!”

那侍婢点了点头。

夏侯岚略一沉吟,道:“金玉容的尸首确在那船上么?”

那侍婢道:“我听姑娘这么说,不过我没有看见过。”

夏侯岚道:“那条船没有多大……”

那侍婢道:“姑娘不许人进后舱,想必老主人的尸首在后舱里!”

夏侯岚道:“你是什么时候跟着董姑娘的?”

那侍婢道:“我原在‘温柔宫’才被调去姑娘身边不久!”

夏侯岚道:“是董姑娘调你的?”

“不!”那侍婢道:“是老主人,跟我—起来的,还有位夫人,她已经在日前回‘温柔宫’去了,我被留在了姑娘身边!”

夏侯岚“哦”地—声,道:“金玉容此举有甚用意么?”

那侍婢道:“老主人的用意只要我跟夫人假扮冒充两人骗那夏侯岚……”  

夏侯岚道:“冒充假扮哪两个人?”

那侍婢道:“老主人的强仇,‘罗刹夫人’白……”

夏侯岚一怔,道:“这么说,燕子矶上的白素贞就是你?”

那侍婢讶然说道:“不错,你怎么知道?”

夏侯岚道:“因为我就是夏侯岚!”

那侍婢一惊后退,瞪大了美目,诧声说道:“你,你就是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六章 执迷不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