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廿七章 智高一筹

作者:独孤红

夏侯岚沉静了一下,道:“前辈,这事可否稍缓一下?”

沙五娘道:“缓什么?”

夏侯岚道:“我还有几件事未了……”

沙五娘截口说道:“你是说,等你诸事了后再住‘长白’去?”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的,前辈意下如何?”

沙五娘咧着干瘪嘴chún一笑,道:“小子,我老婆子可是在油锅里打了多少个滚的老江湖了,你敢在我老婆子面前玩心眼?”

夏侯岚微愕道:“前辈,这话何解,我何曾……”

沙五娘老眼一翻,道:“你不是在施缓兵之计么?”

夏侯岚神情微震,道:“前辈,我确实有未了之事……”

沙五娘一点头道:“这我老婆子也知道,那容易,先上‘长白’去一趟再说,等你从‘长白’再下来时,就会有人帮你办事了!”

华英红透了耳根,连忙垂下螓首。

华玉拍手笑道:“好主意,毕竟是沙娘厉害!”

沙五娘横了他一眼,道:“你沙娘过的桥比别人走的路都多!”

夏侯岚暗暗叫苦之余,突然灵机一动,转望华英,道:“华姑娘!”

华英娇躯一震,但她到底大方地抬起了头,娇靥上犹布满了红云,轻轻说道:“夏侯大侠有什么教言?”

夏侯岚轻咳—声,道:“事到如今,我只有转而求姑娘……”

沙五娘急忙道:“小子,你是看准了英姑娘比我老婆子好说话,看准了她脸皮儿嫩?告诉你,小子,就是她……”

忙转向华英道:“英姑娘这趟下山奔波,全为了你,如今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他,你可千万别放……”

华英红着险,羞急地道:“沙娘,我知道了,您少说一句行么?”

沙五娘道:“好,好,好,好,沙娘不说,你要是不听沙娘的话,上了这小子花官巧语的当,你可别怪我!”  

华英转望夏侯岚,道:“夏侯大侠要跟我商量什么?”

夏侯岚道:“我请姑娘答应稍缓再上‘长白’,只等诸事一了……”

华英轻轻说道:“夏侯大侠倘不愿去,可以不去,这勉强不得!”

沙五娘一怔,急叫道:“英姑娘,你怎么自己打了退堂鼓……”

夏侯岚猛然一阵激动,道:“姑娘,我……”

华英则望着沙五娘道:“沙娘,您也该知道,这种事勉强不得!”  

沙五娘冷哼说道:“管他什么勉强不勉强,要依你沙娘,先把这小子掳上‘长白’再说,到时候他要是……”

华英淡然说道:“沙娘,您知道,英儿不是人间贱女子!”

随即转望夏侯岚,道:“夏侯大侠,这没有商量的必要,这也不是我厚颜可以求得的,愿不愿去,任凭夏侯大侠!”

夏侯岚猛然点头,脱口道:“姑娘令我难安,一且诸事完了,我一定去!”

华英美目中异采飞闪,娇靥微微轻颔,道:“夏侯大侠,事关重大,彼此均是轻死重一诺的人,你要三思!”

夏侯岚微微—叹,道:“姑娘,我一定去就是,而且我会偕同上官姑娘同去拜望,不过,有些事恐怕要委曲姑娘……”

华英螓首低垂,截口说道:“但能请得夏侯大侠上一趟‘长白’,华英不在乎别的!”

夏侯岚一激动,道:“姑娘,夏侯岚深感荣宠……”住口不言,华英也没再说话。

沙五娘一跺脚,道:“英姑娘,这可是你自己……”

华玉突然一笑说道:“沙娘,他不该转而求姐姐!”

沙五娘微愕,道:“玉哥儿,怎么说?”

华玉笑道:“慾擒故纵,姐姐比您高明!”

华英低下了头,夏侯岚心头一震,沙五娘一怔之后,扬臂大呼:“冤苦了我老婆子了,看来我老婆子是老了,这岂不是阴沟里翻了船?我老婆子真是瞎操心,多此一举……”

目光一疑,逼视夏侯岚笑道:“小子,你真是个好人!”

夏侯岚苦笑说道:“前辈,何来真是二字?我本就是个好人!”

沙五娘道:“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只是,小心,你要记牢了,须眉大丈夫,轻死重一诺,你可别到时……”

夏侯岚淡然说道:“前辈,话,句句出自我口!”

沙五娘一点头,道:“好,小子,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的事就是华家的事,老婆子我听候差遣了!”

夏侯岚忙道:“多谢前辈,我不敢……”

沙五娘道:“别跟我老婆子客气,有事你尽管吩咐!”

夏侯岚道:“多谢前辈,那就等有事时再说吧!”

沙五娘一点头,道:“也行,小子,你如今说说看,这位姑娘是……”

夏侯岚道:“前辈,这位就是董婉若董姑娘!”

沙五娘与华英、华玉俱皆一怔,沙五娘叫道:“怎么?这位就是董姑娘?”

董婉若淡然点头,道:“是的,老人家,我就是董婉若!”

沙五娘恍悟说道:“那就难怪姑娘跟‘南荒”‘温柔教’有关了,只是……”霍地转注夏侯岚,道:“小子,董姑娘怎会跟你在一起,莫非……”

夏侯岚忙把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沙五娘动容说道:“原来如此,金玉容他死得好,他该死……”

董婉若双眉微扬,道:“老人家,请勿垢骂家父!”

“垢骂?”沙五娘道:“姑娘,我老婆子不怕你不爱听,你几个年纪都小,都不知道金玉容身为‘温柔教主’时的恶绩,顾名思义,其教名可知,世上凡称得上美的姑娘,不知毁在‘温柔教’多少,我老婆子这么说他,该算天大的便宜……”

董婉若道:“老人家是听谁说家父是这种人?”

沙五娘道:“听说?我老婆子亲眼看见的,姑娘要是不信,尽可去找几个老一辈的当面问问,看他们说‘温柔教’是个什么教,金玉容是个怎么样的人?”

董婉若道:“我是要问问……”

沙五娘道:“姑娘最好去问问,否则你永远脱不出……”

董婉若道:“在我未问之前,请老人家不要再辱没家父!”

沙五娘摇头说道:“姑娘,我老婆子敢说,他不是你的生身父!”

董婉若淡然一笑,道:“老人家如今的确跟夏侯岚是一家人了!”

沙五娘双眉一皱,倏又淡淡说道:“姑娘,我老婆子不是帮他说话,这是为你好,认贼作父,那会令生者痛,殁者悲……”

董婉若道:“老人家,那是我的事!”

沙五娘老眼一睁,方待再说。

华英突然说道:“董姑娘,我可以请教几句么?”

“不敢!”董婉若淡然说道:“有什么教言,华姑娘请只管说!”

华英道:“姑娘可见过那位白素贞白姑娘?”

董枕若微微摇头说道:“我没见过那位白姑娘,但我相信日后总合碰见的!”

华英点头说道:“董姑娘说得是,这么说来,董姑娘并不知道自己长得跟那位白姑娘一般无二了?”

董婉若道:“这个我知道,因为我听说过!”

华英道:“姑娘认为金玉容是姑娘的生身父?”

董婉若点头说道:“是的,华姑娘,永远如此!”

华英道:“那么,适才夏侯大侠提起,听姑娘说,那位白姑娘是白夫人跟夏侯一修前辈所生,可是?”

董婉若点头说道:“是的,这是家父说的!”

华英道:“而姑娘也知道,白夫人与夏侯前辈的夫人柴氏,关系仅只是相识,并无血缘关系,可对?”

董婉若道:“也不错,华姑娘!”

华英微微一笑,道:“那么姑娘跟白姑娘长得一般无二,在姑娘自己看,可该有别的什么解释?”

董婉若—怔住口。

沙五娘叫道:“英姑娘,有你的!”

夏侯岚目中异采电闪,道:“华姑娘高智令人佩服!”

华英淡然一笑,道:“董姑娘,这该已能证明,你是夏侯一修前辈的女儿,而不是金玉容的亲骨血,对么?”

董婉若喃喃说道:“难道说他不知道……”

华英道:“不,姑娘,只有他自己明白,夏侯大侠说得不错,可惜他死了,尸骨也不在眼前,否则只消姑娘一滴血,一试便知真假,一试便可揭穿他!”

董婉若道:“可是他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华英道:“那该是因为姑娘藏着‘玉瞻蜍’!”

董婉若道:“我后来把‘玉瞻蜍’交给了他!”

华英道:“董姑娘,‘玉蟾蜍’虽然完整,‘藏真图’却只是一半!”

董婉若道:“事先只有我自己知道……”

华英摇头说道:“唯一的说法,该是金玉容他也知道,姑娘自己该明白,金玉容此人极富心智,不能以常人衡量之!”

董婉若道:“可是他把那半张也毁了……”

华英微笑说道:“既毁了那半张,他还千方百计地找另半张作甚……”

夏侯岚突然说道:“董姑娘,可记得我说过,在我以半张假图交上船后,金玉容的手下曾有—人执另一物相对拚凑!”

董婉若道:“他是那凭记忆画的一张,并不是原来的另半张!”

夏侯岚呆了一呆,道:“姑娘,我确信金玉容有过目不忘之能,但……”

董婉若微一摇头,道:“你不要说了,这件事究竟如何,我会自己去查证的,在未经查证明确之前,我仍认为他是我的生身父!”

夏侯岚还想再说,华英已然说道:“董姑娘,事关你自己,姑娘也冰雪聪明,极具智慧,我希望姑娘千万慎重,莫导致人伦……”

董婉若淡然说道:“多谢华姑娘,我自己知道该怎样做的!”

华英微微一笑,道:“那我就不敢多说了……”

沙五娘突然说道:“听说夏侯一修还有个儿子,也在金玉容手里!”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的前辈,我也听白夫人这么说!”

沙五娘道:“你没有看见夏侯一修的那个儿子么?”

夏侯岚道:“不只是我没看见,便连董姑娘也说没见过!”

沙五娘皱着眉头诧声说道:“那就怪了,金玉容把夏侯一修那儿子弄那里去了?”

夏侯岚道:“前辈,这就非我所能知了!”

董婉若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华英看的清楚,嫣然一笑,道:“董姑娘要说些什么?”

董婉若摇头说道:“没什么!”

华英道:“董姑娘真不知道……”

董婉若道:“华姑娘,我真不知道!”

华英道:“金玉容已死,董姑娘又不知道,这就麻烦了……”目光一转,落在沙五娘脸上,道:“沙娘,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沙五娘道:“走?走到那儿去?”

华英道:“回‘长白’去啊!”

沙五娘诧声说道:“英姑娘,难道不想……”

华英微一摇头,道:“外面没有‘长白’好,我想早点回去看看爹,夏侯大侠也没有什么事了,该用不着咱们帮忙……”

沙五娘道:“可是英姑娘你自己……”

华英娇靥一红,道:“沙娘,您别管,我就是要回去!”

沙五娘无可奈何地道:“好,好,好,回去,咱们这就走,行么?”

夏侯岚笑了,华玉却苦着脸道:“姐姐,我可不想回去!”

华英转注说道:“你留在这儿想干什么?”

华玉一挺胸道:“有道是:‘男儿志在四方’我想跟着姐……夏侯大侠闯闯!”

“姐……”听得华英脸一红,她嗔道:“不许胡闹,我说回去就回去!”

华玉苦着脸道:“可是姐姐……”

“可是什么?”华英道:“我告诉你,这趟你要不跟我回去,你就永远别回去!”

华玉眉峰一皱,忙道:“好,好,好,回去,回去……”

嘟嚷着转了身:“还没出来两天就要回去,我又不是个女孩子,为什么老把我关在家里?腻死了,下次我再跑出来,看你们那儿去找我去,哼!”

毕竟,他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家。

华英装着没听见,与沙五娘双双告辞。

夏侯岚含笑说道:“我送送三位去!”怪的是华英竟没拦。

夏侯岚送客送出了客栈,在客栈外,他含笑问了华英这么一句:“华姑娘,你真要回‘长白’去?”

沙五娘老眼一翻,道:“怎么,小子,刚才还推三推四的,现在就舍不……”

夏侯岚脸上发烧,华英红了娇靥,嗔声叫道:“沙娘!”

沙五娘那里含笑闭上了嘴,华英这里转望夏侯岚,那一双目光,包含得太多,能令人心弦为之颤抖:“以你看呢?”

夏侯岚笑了笑道:“姑娘不过在说给董姑娘听,而我也有请姑娘帮忙之处!”

华英脸又一红,轻轻说道:“你料对了,什么事,说吧!”

华玉一听雀跃,华英忙叱道:“弟弟,再这样我就让沙娘押你回去!”

这句话比什么都灵,华玉一惊,连忙静了下来。这里,夏侯岚淡然一笑,道:“姑娘该知道,董姑娘在这墙上书下了鬼头的用意何在!”

华英点头说道:“该是想跟金玉容连络!”

夏侯岚眨动了一下眼睛,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七章 智高一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