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二十八章 棋差一招

作者:独孤红

夏侯岚呆了一呆,摇头失笑,但旋即他皱了眉头,道:‘那么,他俩怎会有金玉容那种独门解葯!”

董婉若道:“这就令人难解了……”

夏侯岚道:“那么,他俩究竟是何来路……”

董婉若淡然摇头,道:“这也非我所能知了!”

夏侯岚道:“他两个要金玉容,又为了哪一桩?”

董婉若道:“这恐要去向他两个了……”

夏侯岚道:“说得是,小妹,我会把这件事弄清楚的……”

顿了顿,接道:“只是,小妹,如今你总该可以……”

董婉若迟疑了一下,道:“既然大哥真不杀他,那我就……”

夏侯岚道:“多谢小妹,我这个人向来说一句算—句的!”

董婉若沉吟说道:“只是这两位是哪一路的,要去金玉容干什么……”

夏侯岚道:“小妹,等到了日后,就不难明白了!”

董婉若道:“我更没想到,会有人替金玉容乞命!”

夏侯岚道:“难道小妹也认为他该……”

董婉若摇头说道:“那倒不是我说他该死,而是我奇怪那两个为什么会为他乞命!”

夏侯岚道:“我不说过了么,都两个自称是……”

董婉若道:“可是事实上,他俩不是‘温柔宫’的人!”

夏侯岚道:“等我一旦擒得金玉容后,这就不难明白了!”

董婉若没有说话……

夏侯岚见董婉若并未答话,略一迟疑,道:“以小妹看,他们最迟什么时候可到?”

董婉若微—摇头,道:“那很难说,也许要等儿天,也许……”住口不言。

夏侯岚道:“也许已经到了?”

董婉若点头说道:“是的,大哥!”

夏侯岚道:“小妹,他们用什么办法跟你联络?”

董婉若道:“大哥该知道,联络的方法很多……”

夏侯岚道:“总该有个……”

董婉若截口说道:‘你要知道,他自己不会冒险的!”

夏侯岚点头说道:“这我想像得到……”

董婉若道:“所以说,想擒他并不容易!”

夏侯岚道:“这我也知道,不过,倘小妹愿跟我合作,那就另当别论!”

董婉若凝目说道:“大哥要我怎么个合作法?”

夏侯岚道:“倘有人来,他不会不告诉小妹金玉容在何处,还有小妹也可以把金玉容引来此处跟你见面。”

董婉若摇头说道:“要这祥,他就称不得智高罕匹了,再说,我不能答应帮你擒他……”

夏侯岚道:“那为什么,小妹!”

董婉若道:“因为在目前来说,他仍有—半可能是我的生身父!”

夏侯岚道:“可是我并不……”

董婉若道:“你该知道,没人愿意自己的父亲有毫发之伤的!”

夏侯岚皱了皱眉,道:“这么说,想擒他,就得全靠自己!”

董婉若一点头,道:“是的,大哥,你我各干各的,在我没证实之前,我以为该这样做,你也该原谅我!”

夏侯岚默然未语,但旋即地点了头,道:“你得的对,小妹,我依你!”

董婉若道:“谢谢你,大哥,我说在这儿再待三天!”

夏侯岚道:“也好,过了三天他们不来,咱们就走,你歇着吧,小妹,我回房去了!”说着,他转身向外行去。

董婉若没有挽留,也没有站起相送,坐在那儿望着夏侯岚出房而去。

夏侯岚出门右转,刚要进自己所住那间屋,步履声响动,一名伙计领着一个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行了进来。 

那伙计,瘦瘦的,不是先前多嘴自作聪明,弄巧成拙的那名,他手里提着一个行李,直往西屋让客。

夏侯岚停步观望,那中年商人也一眼溜了过来,但旋即他又把目光移开了,这,看得夏侯岚眉梢扬了一扬。

倒是那伙计,含笑向夏侯岚点了点头。

进了西屋没一会儿,那伙计又行了出来,他没往前院去,直奔夏侯岚这边行了过来。

近前,他一哈腰,陪上满脸笑,低低说道:“客言,您有位朋友送来一封信……”说着,他探怀摸出一封信,双手递向夏侯岚!

夏侯岚看得清楚,信封上好一笔娟秀小字,他立即知道是谁写的,忙伸手接过来。

拆开了信,抽出了信笺,只一眼,他眉峰为之一皱,信里没多写,只写了几个字,要他留意才住进来的那位中年商人,他当即抬眼说道:“谢谢你,小二哥!”

那伙计忙道:“客官别客气,这是我份内事,应该的,您还有事么?”

夏侯岚微一摇头,道:“没事,小二哥,你忙去吧!”

那伙计应声说道:“刚住进来的那位要茶水,我看看两位姑娘要不要……”说着,他转身进了董婉若跟小湄所住那间屋。

屋里,董婉若跟小湄正默默地坐在那儿,那伙计进屋便陪上笑容,道:“姑娘,要点茶水么?”

董婉若刚要摇头,那伙计急步趋前,伸手递过一张纸条。

董婉若一怔按过,只一眼,脸色立变,抬眼直逼那伙计,那伙计忙陪笑说道:“姑娘假如要茶水,我这就送来!”

董婉若惊态倏敛,一点头,道:“好吧,你给我送点来好了!”

那伙计没多说,口中答应着退了出去,他出了门,还向着犹站在门外廊下的夏侯岚哈了个腰。

望着那伙计出了后院,夏侯岚转身回了房,他要看看西屋的那位商人如何跟董婉若联络。

所以,他虽进了屋,但是他站在前窗之前。

有顷,步履响动,那瘦伙计提着一桶水跟一只大茶壶进了西屋,转眼间他又走了出来,手里只剩了一只大茶壶,直奔董婉若这间屋行来。

夏侯岚忽地心中一动,转身开了门,道:“小二哥,热水多么?”

那瘦伙计忙道:“多,多,客官敢是也要?”

夏侯岚点了点头,道:“那么也给我来一壶!”

那瘦伙计应声走了进来,道:“水是刚烧开的,您还要什么请尽管吩咐!”

嘴里说着,提着壶在桌上的小茶壶里续满了一壶,然后,他哈个腰要走,夏侯岚及时说道:“小二哥,慢一点!”

那瘦伙计忙道:“您还有什么吩咐?”

夏侯岚微微一笑,道:“西屋那位客人要你带了什么给二位姑娘?”

瘦伙计一惊,忙摇头说道:“带什么,没有啊?”

夏侯岚淡然一笑,道:“小二哥,两位姑娘这趟出门带了不少的银子,假如有什么差错,宝号负不负责?”

那瘦伙计大惊,瞪着眼一时没说出话来。

夏侯岚道:“小二哥,为彼此都好,我劝你还是说了吧!”

那瘦伙计嗫嚅半晌始道:“客官,东西倒没有,只是,只是那位客官让我带句话给二位姑娘……”

夏侯岚笑了,道:“那也—样,是什么话?”

那瘦伙计道:“他让我对二位姑娘说什么人到了,鬼头向西……”

夏侯岚道:“还有什么?”

那瘦伙计摇说道:“没有了!”

夏侯岚点了点头,道:“小二哥,我不说出去,你也别说我问过了你,行么?”

当然行,哪还有不行的,瘦伙计点头连连答应。

夏侯岚微微一笑,道:“小二哥,没事了,你走吧!”

瘦伙计如释重负,提着大茶壶急忙走了。

夏侯岚开始沉思,他想:金玉容对的是他,要救董婉若,绝不可能只派那么一个人,按理,金玉容非亲自出马不可!

那么,这一个就是只来联络一下,探探虚实,金玉容本人该在后头,所以他须得耐心地等。

想到了这儿,他住床上一躺,等上了。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一个多时辰过去,竟然是毫无动静,而他,躺着躺着竟然当真有了睏意。

这如何能睏?

大白天里,对他来说,这情形也有点反常。

于是,他连忙翻身坐了起来,在屋里来回地走动几趟,想籍此打消睏意,但,怪了不但没有用,而且越走越睏,最后竟然连眼皮也睁不开了。

这情形,就更反常了。

夏侯岚暗暗惊诧之余,脑际灵光一闪,猛然想起了那封信。

可不对,信是华英写的,她怎么……

猛然,他又想到了,定然是被西屋那位知道,是他在信上做了手脚,要不为何至今未见动静?分明,那是在等他睏去。

他明白了,但似乎已经迟了,他再也难忍睏意,摇晃着又躺上了床睡了,瞧样子,挺舒服的。

过了一会儿,门上突然起了一阵轻微的剥落声。

夏侯岚一动未动,当然,他哪儿听得见?此时就是在他耳边放炮也未必能惊醒他。

紧接着,门外响起了小湄的话声:“夏侯岚大侠,夏侯大侠!”

当然,夏侯岚仍没有动。

门,豁然开了,小湄向里面探了探头,脸上有种异样的神色,随即,她又缩了出去,带上了门。

这时,西屋门口站着那位中年商人,他一见小湄退身带上了门,立即急步走了过来,近前说道:“怎么样?”

小湄没答理,转身向邻屋走去,那中年商人急步跟了进去,进了门,他向董婉若恭谨躬下了身:“属下见过姑娘!”

董婉若冷然一摆手,道:“你们何时到的?”

那中年商人道:“回姑娘,属下等早到了!”

董婉若淡然一笑,道:“很好,我没想到你们办事那么高明!”

那中年商人忙道:“姑娘夸奖,那全是老主人……”

董婉若一摆手,道:“那么,他如今已经睡着了,该怎么办?”

那中年商人道:“回姑娘,老主人命属下留此,请姑娘动身……”

董婉若道:“动身?上哪儿去?”

那中年商人道:“回姑娘,对街客栈中还住着男女老少三个,所以老主人在后门外准备了—辆马车,特请姑娘……”

董婉若道:“我问你要我上哪儿去?”

那中年商人道:“回姑娘,属下不知道,出城后老主人自有指示!”

董婉若道:“那么,老主人呢?”

那中年商人道:“回姑娘,老主人已经先走了!”

董婉若沉吟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咱们就走……”说着,她站了起来。

那中商人一躬身,又道:“禀姑娘,老主人还有吩咐!”

董婉若道:“你说!”

那中年商人道:“老主人命属下把夏侯岚的头一并带走!”

董婉若脸色一变,皱眉说道:“老主人是这么吩咐么?”

那中年商人道:“回姑娘,是的,属下不敢欺蒙姑娘!”

董婉若道:“那么,如今我说的,不许杀他!”

那中年商人一怔,面有难色,道:“这……姑娘,老主人吩咐……”

董婉若道:“如今是我的吩咐,你不听?”

那中年商人忙道:“属下不敢,但老主人吩咐过,倘带不走夏侯岚的头,那就要属下提着自己的头去见他!”

董婉若淡然一笑,道:“这么说,你是怕死?”

那中年商人嗫嚅着没说出话来。

董婉若道:“你以为我保不了你么?”

那中年商人忙道:“回姑娘,那倒不是……”

董婉若道:“那么,你是以为我杀不了你?”

那中年商人一惊忙道:“属下不敢……”

董婉若脸色一沉,道:“那么跟我走,我说的,暂时饶他一死!”

那中年商人低着头,没敢再说话。

董婉若冷冷一笑,道:“小湄,咱们走!”话落,偕同小湄向外行去。

她由中年商人面前行过,突然,中年商人抬头出指,飞点而出,董婉若娇躯一晃,往后便倒。

小湄大惊,连忙伸手掺扶,惊怒说道:“你竟敢……”

那中年商人冷笑说道:“你闭嘴,老主人吩咐,我不敢不遵,看好了姑娘,我去过来!”说着,他转身便要往外走。

小湄脸上变了色,移身一拦,道:“姑娘的话你敢不听……”

那中年商大冷笑说道:“我只听老主人的,姑娘的话不及老主人的话有用,你闪开!”抬掌向小湄酥胸抓去。

小湄既惊又怒更羞,连忙闪身躲避。

那中年商人则嘿嘿一笑,道:“丫头,敢情你也被那小子一张脸迷了心窍!”迈步行了出去。

小湄没了办法,急得呆住了。

那中年商人一双脚尚未跨出门,突然他如遭蛇咬,机伶一颤,闪身暴退。

小湄一眼望去,既惊又喜,张着小嘴儿颤声叫了一句:“夏侯大侠,你……”

可不是么?夏侯岚脸上挂着笑意,当门而立。

他闻言向小湄笑道:“谢谢你,湄姑娘,有话待会儿再说,我也需要你替我在姑娘面前做一个见证人。”

中年商人定过神来,翻身便要往后窗扑。

夏侯岚双眉一扬,淡然轻喝:“站住!”

“玉面游龙辣手神魔”果然摄人,那中年商人身形一震,竟然未敢再动,夏侯岚倏地一笑,道:“你很知趣,不然你后心上就要添一血洞……”

中年商人霍然旋身,一掌按上了董婉若后心,嘿嘿笑道:“夏侯岚,我留下了,但你能奈何我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棋差一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