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二十九章 奇迹突现

作者:独孤红

随听车外响起白如冰话声:“车里是谁?都给我下来!”

金玉容没作声,目注董婉若。

董婉若淡淡说道:“怕什么,爹,有我呢,我正要看看这‘罗刹夫人’长得什么模样,也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凶狠!”

金玉容一笑点头,道:“说得是,乖儿,爹让你看看!”

右手拉住董婉若皓腕,左手掀开了车帘。

车帘甫起,只听车外响起几声轻呼:“咦,这是……她怎么长得……”

“夏侯姑娘……”

“金玉容,是你!”

车前,并肩站着三个人,那是白如冰居中,白素贞与上官凤分立左右,身后,是轩辕极与冷天池两个老怪。

车辕上的柳青,已侧卧一旁,人事不省。

金玉容强笑说道:“不错,白如冰,是我,固然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但你能拿我如何?”

白如冰冷然说道:“金玉容,你知道我会拿你如何!”

金玉容嘿嘿笑道:“白如冰,恐怕你还没看清我身边是谁?”

白如冰脸色微变,道:“我看清了,那是我柴姐姐的女儿!”

“所以嘛!”金玉容笑道:“你能奈何我么?”

白如冰道:“那可说不定……”

白素贞突然说道:“娘,她是我大姨的女儿么?”

白如冰道:“是的,贞儿!”

白素贞道:“怪不得她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上官凤适时忽道:“夏侯姑娘,你碍事么?”

董婉若淡然说道:“谢谢你,我很好……”

凝注白如冰,道:“前辈就是白夫人?”

白如冰微一点头,道:“是的,孩子,我就是你的白姨!”

董婉若道:“白夫人,我有几句话想问问你……”

白如冰道:“孩子,你只管说,对你,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董婉若道:“我先谢谢你,白夫人……”顿了顿,接道:“白夫人可知道南荒有座‘温柔宫’?”

白如冰道:“我知道,孩子,那就是金玉容的……”

董婉若截口道:“白夫人对‘温柔宫’知道的很多么?”

白如冰道:“不算少,孩子!”

董婉若道:“那位夏侯前辈,他是‘温柔宫’里的人么?”

白如冰摇头说道:“夏侯一修不是‘温柔宫’的人,孩子!”

董婉若道:“是真的么,白夫人?”

白如冰道:“是真的,孩子,你想我会骗你么?”

董婉若道:“白夫人是‘温柔宫’里的人么?”

白如冰摇头说道:“我也不是,孩子!”

董婉若道:“那么白夫人怎对‘温柔宫’知道的那么多?”

白如冰道:“我不愿瞒你,孩子,是金玉容自己告诉我的,在当年,夏侯一修跟他是至友,所以我跟他也不错,而且他还在暗地里跟夏侯一修角逐!”

董婉若道:“角逐什么,白夫人?”

白如冰道:“孩子,也许角逐这两个字我用得不妥当,当时我私心倾慕夏侯一修,而金玉容他则在暗地里极力博取我的心!”

董婉若微颔螓首,道:“原来是这样……”转回脸来,望着金玉容道:“‘爹,她怎么不承认?”

盘玉容强笑说道:“你想她会承认么?乖儿?”

白如冰道:“孩子,要我承认什么?”

董婉若转过脸去,道:“我爹说你原是他‘温柔宫’里的……”

金玉容截口说道:“乖儿,当年事何必再提,她既不承认也就算了!”

董婉若一摇头,道:“不,爹,这件事我一定要问个清楚,她没有理由代那夏侯一修向您寻仇!”

白如冰道:“孩子,他不是你的爹,我也不是代夏侯一修向他寻仇,而是代你的娘,我那可怜的柴姐姐……”

董婉若道:“白夫人,这件事暂慢提,容我先把眼前这一件弄清楚……”

金玉容道:“乖儿,你不听爹的话么?”

董婉若摇头说道:“不是,爹,而是这件事关系着……”

霍然凝目,道:“爹,您怎么在我的腕脉上……”

金玉容一震,忙笑道:“乖儿,原谅爹,爹一时失神,把你真当成了夏侯一修的女儿了……”

董婉若眨动了一下美目,道:“爹,难道我不是么?”

金玉容猛然省悟,忙点头说道:“是,是,我忘了……”

董婉若淡然一笑,转望白如冰,道:“白夫人,我爹说,你原是他‘温柔宫’的宠姬……”

白如冰勃然色变,喝道:“金玉容,你竟敢……”

董婉若道:“白夫人请容我说完好么?”

白如冰威击一敛,道:“好吧,孩子,你说吧!”

董婉若道:“谢谢白夫人,我爹说,夏侯一修也原是‘温柔宫’后宫八侍之一,因为我爹经常不在‘温柔宫’,所以那夏健一修就背主叛宫,跟你一起逃离了‘温柔宫’,当日夏侯一修拐他之妻,所以他后日夺夏侯一便修之妻以为报复……”

白如冰寒着脸道:“孩子,这都是他对你说的?”

董婉若点头说道:“是的,白夫人!”  

白如冰道:“孩子,你信么?”  

董婉若道:“那要看你跟我爹对问之后,我爹怎么说了!”

白如冰目光逼视金玉容,道:“金玉容,你是够卑鄙的,你怎么说?”

金玉容淡淡说道:“白如冰,你还有脸问我?”

自如冰目中寒芒暴闪,道:“我要你说!”

金玉容一惊,道:“白如冰,我说的是实情!”

白如冰颤声说道:“金玉容,你,你……”

闪身就要扑过来。

董婉若突然说道:“白夫人,我不会允许你向我爹下手的!”

金玉容嘿嘿笑道:“对了,白如冰,我的乖儿不答应!”

白如冰道:“孩子,他不是……”

董婉若道:“就因为他不是我爹,所以你不能向他下手!”

金玉容将头连点地嘿嘿笑道:“对了,对了,还是我的乖儿会说话!”

白如冰有了迟疑,上官凤突然说道:“夏侯姑娘,你明知他不是你的生身父,怎么还护着他?”

董婉若道:“上官姑娘,我是不得不护着他!”

“对!”金玉容笑道:“不得不,用得好,用得好……”

董婉若道:“可是,爹,这件事有点麻烦!”

金玉容微愕说道:“有什么麻烦,乖儿?”

董婉若道:“您认为我是您的女儿么?”

金玉容道:“自然是,乖儿!”

董婉若道:“真是么?”

金玉容“哦!”地一声,忙摇头说道:“不是,不是!”

董婉若道:“那您以往为什么一直认为我是您的女儿?”

金玉容凝目说道:“乖儿,你是怎么了……”

董婉若道:“请说给白夫人听听!”

金玉容忙道:“那是因为‘玉蟾蜍’在你手里……”

董婉若道:“可是后来我把‘玉蟾蜍’交给了您!”

金玉容道:“我早就料到那‘王蟾蜍’中只有半张‘藏真图’!”

董婉若转望白如冰,道:”白夫人,听见了么?”

白如冰疑惑地点头说道:“听见了,孩子!”

董婉若收回目光,道:“这么说,我确是夏侯一修的女儿了?”

金玉容点头笑道:“是的,一点不错!”

董婉若道:“这就是麻烦所在!”

金玉容微愕说道:“我仍不懂,乖儿!”

董婉若道:“我既不是你的女儿,你还叫我乖儿?”

金玉容忙笑道:“以往我叫顺了口……”

董婉若道:“从今后得改改了,叫我夏侯姑娘!”

金玉容忙道:“是的,夏侯姑娘!”

董婉若道:“那么,你想想看,我既姓夏侯不姓金,更不姓董,我既是夏侯一修的女儿而不是你的骨血,白夫人好不容易碰上了,她岂会轻易放过……”

金玉容道:“乖!不,夏侯姑娘,你的意思是……”

董婉若道:“白夫人,她定然要救我!”

金玉容笑道:“这是必然的,无如,她恐怕办不到!”

董婉若摇头说道:“那很难说,她要是非救不可呢?”

金玉容道:“她能么?她敢么?”

董婉若道:“她为什么不能,又为什么不敢?”

金玉容笑道:“因为你在我手里呀!”

董婉若道:“我能使她有所顾忌么?”

金玉容道:“当然能!”

董婉若道:“因为我是夏侯一修的女儿?”

金玉容点头笑道:“不错!”

董婉若道:“可是事实上我不是……”

“不!”金玉容道:“你是的!”

董婉若摇头道:“只恐怕到时候她发觉我不是时……”

金玉容道:“夏侯姑娘,你确是!”

董婉若道:“万一她一定要救我时,你能杀我么?”

金玉容道:“自然不会,我要用你做退身之盾呀!”

董婉若道:“万一要是没退路呢?”

金玉容道:“不会的,绝不会!”

董婉若道:“我是说万一!”

金玉容迟疑了一下,道:“那咱爷儿俩只有由她了!”

董婉若笑道:“还是嘛,这就是麻烦!”

金玉容嘿嘿一笑,摇头说道:“我看不会有任何麻烦!”

董婉若道:“除非你真能狠起心杀我?”

金玉容脸色一变,道:“必要时,我也不得不做给她看看!”

董婉若笑了笑,道:“那么就试试咱们的运气吧……”转望白如冰,道:“白夫人,刚才我跟金玉容的谈话,你想必都听到了!”

白如冰目闪诧异,点头说道:“是的,孩子,我都听见了!”

董婉若道:“那么,为了我,请夫人放过他这次!”

白如冰迟疑了一下,董婉若接着说道:“白夫人 你若不放过他,他会杀我的!”  

金玉容嘿嘿笑道:“白如冰你要三思!”

白如冰目中飞闪异采,道:“金玉容,我已不止三思!”

金玉容:“结果如何?”

白如冰道:“让夏侯姑娘下车,我放过你这一次!”

金玉容嘿嘿笑道:“白如冰,你把我金玉容当成了三岁孩童!”

白如冰道:“事实上你若不放夏侯姑娘,我绝不放过你!”

金玉容道:“你敢动我么?”

白如冰道:“你不妨试试看。”

金玉容一点头,笑道:“好,我就试试看!”左掌一翻,拍醒了车辕上的柳青,喝道:“柳青,赶车,咱们走!”

柳肯定了定神,迟疑了一下,方要去抓缰绳,白如冰秀袖一扬,柳青惨呼飞起,砰然一声摔在车后。

金玉容大惊,道:“白如冰,你真……”

自如冰冷然说道:“为什么不真?”

金玉容狞笑点头,道:“好,我再试试,小湄!”

小湄在车里应了一声:“老主人!”

金玉容道:“你来赶车试试!”

小湄道:“老主人,婢子不会……”

金玉容沉喝说道:“不会也得试,没个开端什么时候会?”

小湄未敢再说,迟疑着答应一声,自车内钻了出来。

董婉若道:“你要她也像柳青一样?”

金玉容笑道:“冲着你,她不会伤小湄的!”

董婉若未再说话,小湄已爬上了车辕,然而,白如冰突然出指遥点,砰然几声,那套在牲口身上的皮带应指而断,白如冰—声叱喝,那双匹牲口拔开铁蹄惊驰而去。

金玉容脸色一变,道:“白如冰,你……”

白如冰道:“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心意!”

金玉容倏然而笑,道:“有车无马,只好多行,夏侯姑娘,请跟我下车!”拖着董婉若跃下了马车。

白如冰闪身逼进了一步,同时—挥手,轩辕极与冷天池腾身掠起,分落马车左右,围住了金玉容。

金玉容脸色微变,笑道:“想不到二位也来难为我!”

冷天池冷然说道:“谁叫你当日杀我座下四侍?”

金玉容笑道:“敢情这笔帐你还记着呢,夏侯姑娘,请说句话!” 

董婉若尚末开口,白如冰又道:“不用她说,只要你放了她,我马上放你走!”

金玉容笑道:“你想我会那么傻么?”

白如冰道:“这是最聪明的办法,最明智的决择!”

金玉容道:“我放了她我就走不掉了!”

白如冰道:“你若不放她,你非死不可!”

金玉容笑道:“看看是你对还是我对!”一把把董婉若拉在身前,把董婉若的左腕交左手,伸出右掌抵上董婉若后心,笑道:“白如冰,你该比谁都明白,我只稍吐一成真力,她就会立刻心脉寸断,香消玉殒,你打点着些吧!”一顿,接道:“夏侯姑娘,请让开路!”

董婉若背着他向白如冰递过一个眼色,口中说道:“白夫人,请……”

余话犹未出口,白如冰冷然抬掌,“嗤!”地一声,董枕若髻鬟倏散,长发披一肩,她道:“金玉容,你看见了!”

董婉若忙道:“白夫人,你这是……”

白如冰道:“我让他多知道一下我的心意!”

董婉若忙道:“我不能再往前走了……”

金玉容笑道:“夏侯姑娘,这点心智瞒不过我,走吧!”

这点心智,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奇迹突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