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三十章 老魔遭报

作者:独孤红

夏侯贞含笑说道:“谢谢你,夫人,我打算代我大哥向夫人……”

白如冰道:“要金玉容?”

夏侯贞未置是否,笑吟吟地道:“你答应么?”

白如冰微一摇头道:“孩子,我不能答应!”

夏侯贞笑道:“好在我并不是向夫人要金玉容……”

白如冰怔然说道:“孩子,那是……”

夏侯贞道:“跟金玉容一样,我用我的哥哥换金玉容……”

白如冰道:“孩子,你怎么能选样做……”

夏侯贞道:“夫人以为我不该么?”

白如冰道:“孩子,你认为你该这么做么?”

夏侯贞缓缓摇头说道:“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对,否则我不会向夫人开口!”

白如冰沉吟了一下,道:“孩子,姑不论该与不该,且谈谈你要他干什么?”

夏侯贞道:“自然是把他交给我这位大哥!”

白如冰道:“他要金玉容干什么?”

夏侯贞道:“当然是为我爹娘报仇!”

白如冰一摇头道:“孩子,原谅我直说一句,为你爹报仇,那大可不必,为你娘雪恨,那是理所当然,只是那自有我……”

夏侯贞道:“夫人,也请恕我直说一句,那是你的看法,站在我的立场看,双亲之仇恨,都应该雪报!”

白如冰微一点头,道:“孩手,你说的是理,可是各人的看法不同,我愿意带着你一起到你娘坟前去替你娘雪恨,但我绝不愿把金玉容交给夏侯岚,让他去为你爹报仇!”

夏侯贞道:“夫人,我爹纵有不是,但事隔多年,儿女辈均已长成人,他老人家也已经过世了,还有什么气恨不能消……”

白如冰截口说道:“孩子,我不是对任何一人,我只是对你爹,再说,我深知他的性情,我不以为他已……”

夏侯岚双眉微扬,便要插口。

夏侯贞忙递眼色,道:“夫人,这些也不谈了,只问夫人愿不愿找到我哥哥?”

白如冰道:“自然愿意,我多年来的奔波武林,有一大半是为你兄妹!”

夏侯贞道:“谢谢夫人,我提醒夫人一句,要想找到我哥哥,就非得把金玉容交给我这位大哥不可的!”

白如冰道:“这么说,你知道你哥哥在何处?”

夏侯贞道:“也可以这么说,夫人!”

白如冰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只要你知道哥哥在何处,我不以为你会因为我不交金玉容而不去救他!”

夏侯贞微微一笑,摇头说道:“夫人,你错了,我所以说我知道哥哥在何处,那只是表示我有办法由金玉容口中获悉我哥哥在何处,并不是我自己知道!”

白如冰道:“孩子,你的意思是说,你有办法让他说出你哥哥的藏处?”

夏侯贞道:“是的,夫人!”

白如冰凝目说道:“真的,孩子?”

夏侯贞道:“我没有天胆骗夫人,夫人稍时只管看!”

白如冰道:“孩子,那你就该让他说……”

夏侯贞道:“可是夫人还没有答应把他交给我!”

白如冰道:“孩子,你该为你那苦命的娘想想!”

夏侯贞道:“夫人,多少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悲痛我娘的命运与遭遇,可是我也不能不为我爹爹的……”

白如冰扬眉说道:“他不配,孩子!”

夏侯贞摇头说道:“夫人,我爹或有时不起你的地方,可是绝没有对不起子女的地方,你以为对么?”

白如冰脸色微变,倏一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孩子,只是……”

夏侯贞道:“愿不愿任凭夫人,我不敢相强!”

白如冰脸色又一变,沉吟说道:“孩子,金玉容若是不肯说呢?”

夏侯贞道:“那表示我无能,没有办法让他说出咱们想知道的,我会立刻把他交还给夫人,夫人谅必不会怕我毁信脱逃!”

白如冰道:“孩子,这我信得过……”

夏侯贞道:“那么,还有什么值得夫人犹豫的?”

白如冰略一沉吟,道:“好吧,孩子,我答应了……”

夏侯贞忙道:“谢谢夫人成全,大哥!”

夏侯岚会意,忙道:“我也谢谢前辈成全!”

白如冰哼一声,道:“你我还有未完之事,不必跟我客气……”转望夏侯贞,道:“孩子,金玉容在此,你让他说吧!”  

夏侯贞答应了一声,但她未向金玉容发话,却望着白如冰,含笑问道:“夫人,你可见过我那位哥哥?”

白如冰摇头说道:“我只听说我那柴姐姐有—子一女,却没有见过!”

夏侯贞道:“那斌麻烦了,假如金玉容随便说一个人……”

白如冰截口说道:“孩子,这他瞒不了我,你哥哥身上有特征!”

夏侯贞道:“夫人我哥哥身上有什么特征?”

白如冰道:“他前心之处,有一颗拇指般大小‘朱砂痣’!”

夏侯岚一震急道:“小妹……”

夏侯贞道:“大哥,有话请稍候再说……”顿了顿,扬声接道:“金玉容,你也知道我哥哥身上有这种特征?”

金玉容一点头,道:“当然,他一直在我手中,我焉有不知之理?”

夏侯贞笑道:“金玉容,你少玩心机吧……”

转望白如冰,道:“夫人,我哥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白如冰一怔,旋即色变,道:“孩子,你是说夏侯岚……”

夏侯贞点头道:“不错,夫人,你猜对了!”

金玉容大笑说道:“白如冰,你就那么容易骗么?”

夏侯贞道:“身上的特征总错不了!”

白如冰目光一凝,道:“夏侯岚,你身上有这种特征?”

夏侯岚点了点头,但没说话。

白如冰道:“解开衣襟,让我看看!”

夏侯岚站在那儿没动。

白如冰道:“假如你是柴姐姐的儿子,眼前是你两个妹妹,一个情侣,至于我,你得尊称我一声,还有什么顾忌么?”

夏使岚听若无闻,仍没有动。

夏侯贞唤道:“大哥!”

夏侯岚一震而醒,颤声说道:“小妹,我会是……”

夏侯贞美目涌泪,道:“你是的,大哥,快把衣襟解开……”

夏侯岚抬手解开了衣襟,雪白的肌肤上,心口上,可不赫然是一颗拇指般大小‘朱砂痣’?

白如冰脸色倏变,惊喜说道:“孩子,你果然是……”

只听金玉容叫道:“白如冰,你该看清楚,那是真是假……”

白如冰颤声说道:“金玉容,我看的清楚,那颗痣长在肉上,不是假的……”

金玉容面如死灰,垂下头去……

白如冰倏地喝道:“贞儿,见过你大哥!”

心上人突然成了同父异母的手足,白素贞心中有着异样的感受,脸上也泛起异样的表情,螓首半低,见了一礼!

夏侯岚连忙还礼,口中却喃喃说道:“我竟会是……我竟会是……”

白如冰诧声说道:“孩子,难道你自己不知道?”

夏侯岚摇头说道:“他老人家曾说我是个孤儿,前胸这颗‘朱砂痣’,他日或许能弄清我的身世,却没有告诉我……”

目光一凝,望着夏侯贞道:“小妹,你怎么知道我前胸……”

夏侯贞道:“记得我拿簪儿要杀大哥么?就是那天!”

夏侯岚道:“当时小妹为什么不……”

夏侯贞道:“大哥的特征,是娘在临终前告诉我的,可是在我拿簪儿的那天,我仍对金玉容的话有几分相信……”

夏侯岚道:“如今小妹该明白了!”

夏侯贞道:“我早在离开客栈的时候就明白了,不然……”

华玉飞快说道:“不然姐姐不会塞给我一张纸条。”

夏侯贞道:“玉弟弟说对了!”

夏侯岚皱眉说道:“可是老人家为什么不告诉我……”

上官凤一旁说道:“岚哥不是说,当年夏侯前辈在悲痛之际听见儿啼……”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这样,凤妹!”

上官凤道:“那就有可能连他老人家自己也不知道!”

白如冰突然说道:“那可能么?”

夏侯岚凝目说道:“前辈以为……”

白如冰道:“你既是他的亲生,自己的子女身上有什么特征,他岂有不知道之理,以我看他绝对知道!”

夏侯岚道:“可是他老人家为什么说我是他捡来的孤儿只认我做个义子,他老人家该没有理由这么做!”

白如冰道:“然而毕竟他是这么做了!”

夏侯岚皱眉说道:“这为什么,这为什么……”

夏侯贞道:“也许他老人家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白如冰冷冷说道:“贞儿说对了,那苦衷不能告人!”

夏侯贞道:“夫人以为是……”

白如冰道:“那只有问他自己了!”

夏侯岚苦笑说道:“他老人家已过世多年,恐怕永无明白之日了!”

白如冰道:“谁说的,你仍认为他死了!”

夏侯岚摇头说道:“前辈这是何苦,我亲眼看见……”

白如冰截口说道:“可是据我所知,他这个人绝没有自刎的勇气!”  

夏侯岚脸色微变,扬眉说道:“前辈,你怎么……”

白如冰道:“我怎么?我比你更了解他!”

夏侯岚道:“可是我亲眼看见他老人家横剑,这难道有错!”

白如冰默然未语,半晌始道:“你真是亲眼看见他自刎,而不是帮他掩天下人耳目怕我找他算帐的?”

夏侯岚道:“前辈,我愿以自己这条命担保!”

自如冰神色难以言喻地道:“那或许他真有了勇气,他真幸运,这多年来,我带着贞儿奔波武林,抑压着满腹的辛酸悲愤与仇恨,就只为找到他,谁想到他竟然真……”凄惨怨恨地一笑摇头,接道:“看来我胸中这口气,今生是难消了……”

夏侯贞突然说道:“冰姨,我们的爹娘虽已去世,但长一辈的亲人还有您!”

夏侯岚也道:“是的,冰姨,我兄妹愿把您当成自己亲生的娘!”

白如冰身形倏颤,热泪猛涌,她颤声说道:“孩子,冰姨一生从没掉过泪,而今……冰姨谢谢你俩了!”

夏侯贞忽地笑道:“冰姨,不止我眼哥哥,还有一个!”

白如冰微微一愕,旋即恍悟,凝注上官凤道:“姑娘,难为你了,岚儿身背魔名……”

上官凤红了娇靥,半低螓首,低低说道:“老人家,他有一颗神圣的侠心!”

白如冰点头说道:“这倒也是实情……”横眼一扫,接道:“岚儿说过,人死一了百了,他既然已经死了,我也只好了了,从现在起,我让贞儿从父姓,改名一个洁字……”

夏侯岚忙道:“谢谢你,冰姨!”

白如冰道:“别谢我……”一叹接道:“他是那么个人,却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好的两个孩子,说本来这也该是我那柴姐姐她……”美目一红,住口不言。

夏侯岚兄妹三个的目光,投向了金玉容。

白如冰突又说道:“贞儿,你娘葬在哪儿?”

夏侯岚悲凄地道:“冰姨,就在‘金陵’紫金山麓!”

白如冰一点头,道:“咱们娘儿几个带着金玉容先到你娘坟上去……”

望向夏侯岚,道:“岚儿,你爹呢?”

夏侯岚未再迟疑,道:“在‘雁荡’北麓!”

白如冰点头说道:“那好,咱们先到‘金陵’,然后再折向‘雁荡’,这儿有现成的车,我让轩辕极去找两匹牲口来,咱们就上路……”

她这里话锋微顿,就要招呼轩辕极,蓦地——  

一声马嘶划空传来。

白如冰等一怔抬眼,只见数十丈外—片树林后转出了一个人,那是个面貌清癯的黑衣老者,他一手拉着一匹马,那两匹,赫然竟是原来被赶跑的套车双驹。

这里众人睹状讶异,那里那黑衣老者衣袂飘飘,步履若飞,已牵着两匹马到了近前,一欠身,开口说道:“老朽请问,这两匹牲口,可是诸位套车的?”

老者好相貌,长眉凤目,眼神隐隐生威,长髯五绺,飘拂胸前,根根见肉。

白如冰凝目深注,道:“不错,阁下是……”

黑衣老者含笑说道:“老朽途经此处,见这两匹牲口正在树林那一边吃草,又见诸位车前空空,心想必是诸位的……”

白如冰道:“我谢谢阁下,阁下高姓大名,怎么称呼?”

黑衣老者笑道:“夫人不必耿耿,老朽只是顺便,也是举手之劳!”

显然,他是有意闪避。

白如冰成名多年,她焉能看不出老者非常人?她不肯放松,当即又问道:“阁下也是武林人?”

黑衣老者笑道:“勉强算得半个!”

白如冰道:“这话怎么说?”

黑衣老者道:“夫人,我仅仅是嗜武,如此而已!”

白如冰道:“阁下真是途经此地么?”

黑衣老者笑道:“不瞒夫人,我是奉命来中原武林找个人的!”

白如冰道:“中原武林?阁下来自……”

黑在老者道:“老朽来自云贵!”

白如冰道:“那么阁下要找的是……”

黑衣老者道:“玉面游龙辣手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老魔遭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