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三十一章 南海风云

作者:独孤红

夏侯岚双眉微扬,笑道:“好一个横行霸道,不服王法的‘番石岛’,那么我告诉你,我生平从不知一个‘怕’字!”

魏化脸色一变,旋即嘿嘿笑道:“阁下胆子之大,是我魏某人生平首见,如今我要问问阁下,阁下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夏侯岚道:“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就是不答应!”

魏化道:“‘番石岛’虽然雄踞南海,却不是个不讲理的地方,总该有个理由!”

夏侯岚道:“你阁下一定要问?”

魏化道:“当然,没有理由怎……”

夏侯岚道:“我要说出理由来,只怕你这两位少岛主受不了,禁不住,不过,是你要我说的,可别怪我……”顿了顿,接道:“我先请问,他两位可是‘南海’的土著?”

魏化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不错,事实如此!”

夏侯岚道:“他‘番石岛’可是不服王法?”

魏化傲然点头道:“当然,这一带……”

“够了!”夏侯岚截口说道:“不服王法的地方,称之曰夷、曰蛮、曰狄,想舍妹堂堂汉家姑娘,怎能嫁与蛮人为妻?”

魏化脸色大变,道:“你说他是蛮人!”

夏侯岚道:“凡不服王法的,都是蛮人!”

魏化嘿嘿地笑道:“阁下,你好大胆,竟敢……”

站在左边的那位“番石岛”大少岛主忽律,突然叽哩咕噜地向着魏化说了几句,魏化立即扬眉瞪眼,也叽哩咕噜地答了一阵,他话说完,两位少岛主勃然色变,眼瞪得像铜铃,逼视夏侯岚一眼不眨。

而,忽地,那位大少岛主又说了几句。

魏化嘿嘿笑道:“看来你阁下确实造化不小,大少岛主怕惊了两位美人,特别开恩,给你阁下片刻的考虑!”

夏侯岚淡然说道:“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你要是让我考虑,我说出来的话难听,告诉他,随便他怎么办好了!”

魏化脸色大变,一连说了三声好,然后又是叽哩咕噜地一阵,他话说完,忽律一声怪叫挥了手。

他这里—声怪叫,车前那几个粗壮凶悍的汉子立即怪叫连连,分出四个向夏侯岚扑来。

夏侯岚淡然而笑,道:“看来我若不出手,‘番石岛’永远会那么横行霸道,动辄逞蛮,你们这些不服王法的蛮人,也会永远以为中原人好欺!”

话落,他那里方要抬手,轩辕极突然笑道:“杀鸡焉用牛刀,自有属下代劳!”

皮鞭一抖,只听几声“劈啪”,一阵大叫,那几个粗壮凶悍的蛮人,立即捂脸暴退,砰然摔倒了两个。

魏化睹状大惊,忙叽哩咕噜地叫了一阵。

他这一叫,车前的那几个立刻探手抽出蛮刀。

而适时,忽律、忽必一声怪叫,两只猛兽也似地扑向了夏侯岚,伸出四只蒲扇般毛茸茸大手便抓。

夏侯岚双眉一扬,微愕笑道:“竟然是名家手法,我看看是谁教你们这批蛮人的!”

单掌一抖,忽律、忽必闷哼暴退,魏化不禁失色,伸手便要去扶,忽律、忽必身形一挣,带得魏化脚下一个踉跄,再看时两柄厚厚蛮刀已执在他兄弟手中,奋力抡处,蛮刀呼呼生风,向着夏侯岚拦腰砍去。

夏侯岚笑道:“几斤蛮力,配上这手法,在中原足列一流,可是只可惜碰上了我。”

身形未动,双掌并出,只一推,刀影立敛,他那双手正抓在两柄蛮刀的刀背上,笑道:“试试看,谁的力量大?”

忽律、忽必兄弟大吃一惊,各哼一声,身形微挫,猛然施力,然而,那是枉然,两柄蛮刀象压在了泰山下,未能动得分毫。

渐渐地,他二人手臂筋肉坟起,头上青筋老高,满脸是汗,而夏侯岚始终像个没事人儿,脸上—直挂着笑。

又片刻,忽律兄弟眼中凶光敛去,代之而起的,是惊骇恐惧的光芒,夏侯岚适时一笑振腕:“二位,松手吧!”

忽律兄弟身形踉跄暴退,手中没了蛮刀。

夏侯岚掂了掂两柄蛮刀,笑道:“是不轻,该有……”

话犹未完,忽律兄弟一声厉喝,四臂直伸,各一振腕,那手腕上的八只镯子脱腕射出,飞袭夏侯岚前身要穴。

夏侯岚双眉一扬,道:“我有宁人之心,奈何你二人无息事之意!”

双刀一振,刀影幻起,刹那间他用刀尖在每只镯手上点了一下,只听一阵叮叮连响,八道黄澄澄的金光射势一顿,忽地倒射而回,去势比来势还猛还疾。

忽律、忽必睹状大惊,大叫一声挫腰,探手就要去接。

只听魏化一声惊叫,忽律、忽必忙收手闪身,八道金光擦身而过,笃笃连响地射入街旁民家的砖壁中,八只镯子入砖及半。

忽律、忽必兄弟机伶一颤,恶狠狠地瞪了夏侯岚一眼,转身飞奔而去,一阵风般没入了远处人群中。

他兄弟一走,那几个壮汉跟着而去,巍化定了定神,他也要跑,夏侯岚淡然轻喝,道:“阁下,委曲你,留驾片刻!”

双腕一抖,两柄蛮刀脱手飞出,笃地两声,贴腿插在魏化左右两腿之旁。

魏化魂飞魄散,一张脸没了血色,抖着嗓门道:“阁下,魏化不过是个……”

夏侯岚淡笑截口,道:“你是让我别难为你?”

魏化忙将头连点,道:“请阁下念在同是中原……”

“可以!”夏侯岚道:“你我条件交换,你据实答我数问,我放你全身而回,愿意不愿意在你!”

魏化道:“愿意,愿意,阁下问吧!”

夏侯岚淡淡一笑,道:“首先我向你打听个人,你适才说过,你在这一带很熟……”

魏化道:“这一带的人,凡是有头有脸的我没有不知道的,阁下要打听谁?”

夏侯岚道:“昔日海外有三仙,如今只剩下了个‘南海骑鲸客’……”

魏化脸色一变,脱口惊呼:“你是向西门老……”倏地住口不言!

夏侯岚目中异采一闪,道:“正是西门望,你知道么?”

魏化迟疑了一下,道:“知道是知道,西门老神仙是海外三仙之一,这一带的人敬若神明,我都有不知道的,只是,只是……”

夏侯岚道:“只是什么?”

魏化道:“只是西门老神仙已离开‘南海’多年了……”

夏侯岚道:“那么,你告诉我他在哪儿?”

魏化一摇摇头,道:“老神仙仙踪不定,经常跨鲸游四海,我哪里知道?”

“是么?”夏侯岚微笑说道:“那是你不想全身而回了,对么?”

魏化一哆嗦,那模样像要哭,忙道:“你阁下可怜可怜我这条命,我的确不知道。”

夏侯岚道:“是不知道还是不敢说?”

魏化道:“是不……知道!”

分明他是不敢说,而不是不知道。

夏侯岚道:“阁下,天大的事自有我……”

魏化忙道:“我真是不知道。”

口中虽这么说,那一双耗子眼却滴溜溜地向四周乱转,一脸的恐惧神色。

夏侯岚淡然一笑,道:“阁下,车辕上去!”

魏化一怔,忙道:“我……”

夏侯岚道:“我请你上车辕上坐!”

魏化惊骇地双手连摇,道:“你要,不,不,不行,我不能……”

轩辕极突然一笑说道:“看你也是七尺须眉男子汉,怎么婆婆妈妈象个女人家?”

掌中皮鞭一抖,忽地一声灵蛇一般地拦腰缠住了魏化,只见魏化—个瘦小身形随鞭而起,直向车辕上飞去。

夏侯岚笑道:“好主意,二位,车驰僻静处!”

冷天池一声答应,双马长嘶,马车倏动,飞一般地顺大街往前驰去,吓得那些看热闹的人群惊叫四起,纷纷走避,自动地让出了宽阔街道。

须臾,车在城角一个僻静处停下,冷天池那里刚收缰控马,那魏化已然颤声说道:“阁下把我带到这儿来是要……”

夏侯岚一跃下车,笑道:“这儿僻静,不会有看热闹的人,必要的时候,杀起人来也不虞惊世驻俗,你请下来吧!”

魏化机伶一颤,但他不得不硬起头皮,他战战兢兢地下了车辕,白着一张脸,声音象哭:“阁下何必为难我,我是真不知道……”

夏侯岚道:“我本不打算为难你,但你若不老实那就该另当别沦,如今这儿空荡寂静,答我的问话吧!”

魏化双膝一曲,突然跪下,道:“你可怜可怜我……”

夏侯岚眉峰微皱,伸手抄起了他,道:“你就那么怕西门望么?”

魏化颤抖着道:“谁都知道,西门老神仙有伏鲸之能……”

夏侯岚道:“那么我告诉你,我有伏西门望之能,你该没什么好怕的了吧!”

魏化摇头说道:“你别骗我了,当今世上……”

夏侯岚道:“你这话说得有点象无知乡愚,你确是中原武林人么?”

魏化点头说道:“我的确是中原人,在北六省……”

夏侯岚截口说道:“那就好办,你不该没听说过‘玉面游龙辣手神魔’这名号!”

魏化两眼一直道:“我知道,那是夏侯……”

“没错!”夏侯岚道:“他如今就站在你的眼前!”

魏化脱口惊呼,身形一晃,往后要倒,夏侯岚手一拉,他算是站稳了,机伶一颤,忙道:“你,你,你就是夏侯大侠……”

夏侯岚道:“我是夏侯岚,车辕上轩辕极与冷天池,车里还有位‘罗刹夫人’白女侠,凭这么几个,伏不了西门望么?”

魏化机伶连颤,默然不语。

夏侯岚道:“撞在我手里而能全身走路的,你该算第一个,难道你还不知足么?”

魏化颤声说道:“夏侯大侠,你当真放我……”

夏侯岚道:“夏侯岚虽然身负虚名,但向来说一句算一句!”

魏化猛一点头,道:“好吧,反正我也不能再在这儿侍下去了,夏侯大侠,要找西门望,那要上‘冰霞岛’……”

夏侯岚道:“什么岛?”

魏化道:“‘冰霞岛’!”

夏侯岚摇头笑道:“没想到‘南海’之中,除了一个‘番石岛’外还有座‘冰霞岛’!”接道:“冰霞岛,在什么地方?”

魏化道:“在‘南梅’中,在‘番石岛’南,距‘番石岛’几十里,由这儿往‘海安’走,到了海安就可以看见了,然后由‘海安’乘船……”

夏侯岚笑道:“你说的那是‘琼州岛’……”

“不!”魏化一脸正经地摇头说道:“叫‘冰霞岛’,这一带的人都叫它‘冰霞岛’!”

夏侯岚“哦!”地一声道:“这是谁擅改‘琼州岛’为‘冰霞岛’?”

魏化道:“是‘冰霞岛’岛主改的!”

夏侯岚道:“‘冰霞岛’岛主?他是何许人?”

魏化摇头说道:“只知道他是‘冰霞岛’主,没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是哪儿的人,十多年前他突然来到‘凉州岛’,凭他那高绝的武学收服了岛上的土著蛮族,改‘琼州岛’为‘冰霞岛’,自称‘冰霞岛’主,长年蒙着面,手下除了挠勇善战,茹毛饮血的凶悍的黎族勇土外,还有不少武林高手,像西门望……”

夏侯岚截口说道:“还有‘疯傻二怪’东方朔与艾迟!”

魏化一怔点头:“是的,是的,那是岛主的左右二相,夏侯大侠怎么知道?”

夏侯岚笑了笑,道:“且莫问我怎么知道,再答我问话,‘冰霞岛’主是男是女?”

魏化道:“是个男人。”

夏侯岚道:“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魏化摇头说道:“没有,从来没人见过。”

夏侯岚道:“他的功力很高么?”

“高,高,高得不得了!”魏化满脸惊容地道:“夏侯大侠请想,象‘疯傻二怪’跟‘南海骑鲸客’那样的高人都对他俯首听命,他的功力还会不高?夏侯大侠该知道黎族,那些个土人野蛮凶悍,菇毛饮血,不但性情残酷凶狂,而且个个力大无穷,寻常一点的武林高手,谁敢到岛上去,而他竟能把那些野人弄得服服贴贴……”

夏侯岚道:“那这位‘冰霞岛’主的确不差……”顿了顿,接道:“我再问你,‘番石岛’跟‘冰霞岛’可有关系?”

巍化道:“有关系,‘番石岛’是‘冰霞岛’的一个属岛,岛上也都是黎族人,年年还得向‘冰霞岛’进贡……”

夏侯岚笑道:“这位‘冰霞岛’主简直象个皇帝!”

“可不是么?”魏化道:“说他象皇帝一点也不为过,这一带的人都得听他的!”

夏侯岚笑了笑,道:“好厉害,那‘番石岛’小岛主兄弟的武学,是谁教的?”

魏化道:“他两个是藉每年朝贡之际,跪求‘疯傻二怪’指点几招,年数一久,他两个的一身所学便在黎族之中称了最……”

夏侯岚道:“那就难怪我一眼便看出他两人的招式是名家手法了……”一顿接问道:“你属于‘番石岛’?”

魏化道:“我在‘北六省’难以立足,到了南七省又不能容身,不得已跑到了这儿来,可巧我碰上了‘冰霞岛’一名护卫,由他的引荐,我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南海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