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三十二章 乐叙天伦

作者:独孤红

华玉一阵激动说道:“老人家……”

花金姑扬手说道:“哥儿,别多说了,上车吧!”

华玉闭口不言,转身向马车行去。

夏侯岚抱拳欠身,一声:“我在这儿谢谢老人家!”跟着转身行向马车。

只听花金姑在背后说道:“哥儿,别忘了替我带话给我那老姐姐……”

华玉尚未答话,忽听一个沙哑而且带着颤抖的话声,由树林中传了出来:“六姑,不必带话了,我已经来了!”

华玉闻声—怔,首先大叫:“沙娘……”

树林中,缓步走出了两个人,那一个是沙五娘,另一个则是华英,近百黎族勇士为之一阵騒动。

当然,他们绝没想到身后树林中藏着两个人。

花金姑身影倏颤,定了定神,她转身要走。

沙五娘倏扬轻喝:“六姑,站住!”

花金姑一震没再动,沙五娘接着说道:“六姑,别这样,血浓于水,手足总是手足……”

说话间,她偕同华英已到了花全姑面前,花金姑满脸羞愧地低下了头。

沙五娘老眼双湿,道:“六姑,这多年了,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花金姑身形猛抖,颤声说道:“姐姐,我该死……”双膝一曲,她就要跪下去。沙五娘伸手扶住了她,道:“六姑,往事己成过去,不必再提,你我都这幺大年纪了,能再见这一面不容易,咱们姐儿俩该高高兴兴地谈谈!”

花金姑怔着头道,“姐姐宽怀大度,令我羞煞愧死……”

沙五娘道:“说什么宽怀大度,谈什么羞煞愧死,当时我气只是气在脸上,心里可仍是……”两眼一红,强笑接道:“不提了,六姑,见见姑娘!”

花金姑闻言便要向华英施礼。

华英抢先福了一福,道:“沙娘、沙姨,您二位这是折煞我!”

沙五娘道:“姑娘,这是我辈武林敬重的一个礼字!”

华玉走了过来,道:“沙娘,您跟姐姐是怎么……”

沙五娘道:“我跟你姐姐是一路打听着找来的,你也是,要到这儿来也不跟沙娘说一声……”

华玉赧然陪笑,道:“沙娘,您别生气,我下次不敢了……”

沙五娘笑了笑道:“你天生时—张甜嘴,跟你大哥还有姐姐上车走吧,我要跟你沙姨多聊聊,然后再赶去!”  

华玉道:“怎么您……”

沙五娘摆手说道:“快走吧,早一刻到达‘冰霞岛’早好!”

华玉迟疑了一下,望着华英道:“姐姐,走吧!”

华英微颔螓首,望了夏侯岚一眼,头一低,向马车走去。

这儿几人上了车,白如冰探身车外,向沙五娘姐妹打招呼后,马车驰动,顺大路穿林而去。

第二天一早,车到了“海安”,的确,魏化没说错,车还没进“海安城”,就可看见海中黑忽忽庞大的一堆,那是“冰霞岛”。

这海安城滨海居民大半是海上过活,靠海为生的渔民,

往北一条路通内地,往南去就是汪洋大海,所以这儿没什么过往的客商,市容也不见怎么热闹。

车进海安城后,马车顺街道缓缓向前徐驰。

然而进城门还不到二十丈,突然车停了下来,只听车外轩辕极扬声说道:“禀夫人,有人拦车!”

车内,白如冰微微一愕,旋即说道:“这又是谁?岚儿看看去!”

夏侯岚应声钻出车外,轩辕极没说错,只见马车前一丈外,站立着一个白净脸的中年汉子,他穿一袭白衣,领口上还绣着一圈金线,模样儿挺潇洒的。

他诧异地望了白衣汉子一眼,发话说道:“阁下是……”

白衣汉子微微一笑,抱拳说道:“我请问一声,这辆车可是白夫人的座车?”

夏侯岚一怔点头,道:“正是!”

白衣汉子道:“阁下可是‘玉面游龙辣手神魔’夏侯大侠?”

夏侯岚道:“也不错,我正是夏侯岚,阁下是……”

白衣汉子含笑截口道:“那就没有错了,夏侯大侠请下车,让马车跟来吧!”

他说完了话,迳自转身向首行去。

夏侯岚忙唤道:“喂,阁下请慢一步,这是……”

那白衣汉子脚下未停,回身笑道:“夏侯大侠,到了地头就知道了!”

夏侯岚迟疑了一下,忽扬双眉,道:“跟他走!”

轩辕极应声抖缰鞭马,跟在那汉手身后驰去。

夏侯岚转身进车把适才事说了一遍。

听毕,白如冰笑了笑,道:“恐怕是‘冰霞岛’的人了!”

夏侯岚道:“他要带咱们往哪儿去?”

白如冰道:“没听他说么,到了地头就知道了。”

没多久马车又自停住,只听那白在汉子在车外叫道:“到了,诸位请下车吧!”

夏便岚当先下了车,他首先一怔。

白如冰紧跟着下了车,也不禁愕然。

马车正停在一座大宅院门口,这大宅院占地广大,院内树林成萌,深不知有几许,那两扇大门,石阶高筑,石狮对峙,甚是气派,门头横匾大字:“宾馆”!

夏侯岚牧回目光,道:“阁下,这是……”

白衣汉子微微一笑,道:“我叫师成,职司‘冰霞岛’迎宾,奉岛主之命,特来迎接诸位,这儿是给请位预备的住处!”

夏侯岚一震,道:“贵岛主知道……”

白衣汉子师成笑了笑道:“不瞒夏侯大侠说,诸位一进粤境,敝岛主就已经知道了!”

夏侯岚道:“贵岛耳目众多,消息灵通,令人佩服!”

“好说!”师成含笑说道:“那是夏侯大侠夸奖!”

夏侯岚道:“贵岛主应该知道我等的来意!”

师成道:“敝岛主已经知道了,请诸位先进‘宾馆’歇息,一个时辰之后,敝岛主当会为诸位另作安排!”

夏侯岚转望白如冰,白如冰含笑点头,带着几位姑娘泰然行上“宾馆”大门石阶。

夏侯岚一笑:“既如此,我在这儿先谢谢贵岛主了!”转身跟了进去。

进了宾馆,婢女成行侍候,不但人人衣著朴素,而且个个脂粉不施,完全女儿家本色。

师成让客直上大厅,大厅内摆设考究,处处不脱一个雅字,而且四壁分悬字画,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这,看得连夏侯岚这等奇才也动容,眼前无一不是胸蕴珠玑的高才,都是识货的大行家,对壁上悬挂的字画,无一不暗暗点头,齐表心折。

华玉毕竟年轻,他忍不住问道:“这些都是出自贵岛主手笔?”

师成含笑说道:“是的,敝岛主请每一位贵宾指教!”

白如冰道:“贵岛主太谦虚了,在当世之中,书画能有这般造诣者,不过一两人,贵岛主实在令人佩……”

师成截口笑道:“师成仅代敝岛主谢谢夫人!”

夏侯岚凝目望向一幅画,面有异容,师成话落转向了他,欠身摆手,道:“夏侯大侠诸位请坐!”

白如冰等均自谦逊落座,唯有夏侯岚听若无闻,凝目望向那幅画犹在那儿发怔。

师成微微一笑,道:“夏侯大侠……”

夏侯岚突然说道:“这也出自贵岛主手笔么?”

师成道:“是的,这是敝岛主初来‘冰霞岛’练的残墨!”

夏侯岚点了点头,方侍再问,白如冰那里已然接了口,道:“岚儿,有话待会儿再说,先坐下来歇歇吧!”

夏侯岚应声走过来坐下,师成那里告退出厅而去。

望着暂成出了厅,白如冰这才问道:“岚儿,有什么不对么?”

夏侯岚道:“冰姨可曾看见那幅画?”

白如冰道:“看见了,怎么?”

夏侯岚道:“画中一青衫客负手月下,满面悲凄黯然之色,那上面题的几行是天涯飘零孤独客,世上唯一断肠人,这‘冰霞岛主’似乎是……”

白如冰道:“似乎是藉着一枝笔,勾出了他自己!”

夏侯岚点头说道:“也许,不过我不是这意思!”

白如冰愕然说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夏侯岚道:“这语气,这感触,像极了一个人!”

白如冰道:“谁?”

夏侯岚吐出了两个字:“我爹!”

白如冰一怔,目闪异采,“哦!”地一声,道:“你爹是这语气,是这感触么?”

夏侯岚道:“我依稀记得,他老人家常对月作此悲吟!”

白如冰道:“那倒是巧事,世上竟有两个人……”

步履响动,师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名捧茶婢女。

近前,师成欠了欠身,道:“诸位先请喝点茶,这是‘冰霞岛’异种,虽不及中原名茶香,但也颇为可口,诸位请试品尝!”

白如冰含笑说:“多谢了,我急着要见贵岛主……”

师成忙道:“关于这件事,师成职位低小,不敢做主,稍顷敝岛主自会派使者前来,后时当有安排的!”

白如冰道:“难道阁下不能替我们找只船……”

“夫人原谅!”师成欠身说道:“普通的渔船向不许近‘冰霞岛’一里内,只有岛上的特殊船只可以进出‘冰霞岛’,但那些船只只在迎接宾客时才由岛上放出,所以没有敝岛主的令谕,师成不敢也不能……”

白如冰截口说道:“不敢让阁下为难,那就算了,我还没有请教,贵岛主是姓……”

师成道:“夫人也请原谅,这只有敝岛主自己知道!”

白如冰“哦”地一声道:“这么说来,贵岛没一人知道贵岛主姓什么?”

师成道:“夫人,事实如此!”

白如冰道:“这倒是奇闻,看来贵岛主必有什么隐衷!”

师成微说道:“我不知道,也许是吧!’顿了顿,接道:“诸位请坐一下,我去……”

白如冰忙道:“请慢一点,我还有事请教!”

师成道:“不敢,夫人请垂询!”

白如冰道:“贵岛主是来自中原武林么?”

师成道:“是的,夫人!”

自如冰道:“贵岛主是中原何处人氏?”

师成摇头说道:“这个我不清楚……”

白如冰道:“听口音也能听出个八成!”

师成含笑说道:“不瞒夫人说,师成自蒙岛主恩典,进‘冰霞岛’任职以来,至今尚来有福份见到岛主……”

白如冰摇头笑笑道:“那就没有办法了……”顿了顿,接道:“这么说,贵岛也有很多人没见过岛主了?”

师成道:“是的,夫人!”

白如冰道:“听说贵岛主长年蒙着面……”

师成道:“是的,夫人!”

白如冰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这样?”

师成道:“我无以奉告,夫人!”

白如冰道:“也许贵岛主有什么不得已……”

师成道:“有可能,夫人!”

白如冰微一抬手,道:“阁下请便吧!”

师成一欠身,告罪出厅而去了!

望着师成背影不见,夏侯洁摇头说道:“这人口风好紧……”

夏侯岚道:“不然,二妹,他根本不知道!”

白如冰点头说道:“岚儿说得对,他心目中只有岛主这两个字,没有别的!”

夏侯岚淡淡道:“这位‘冰霞岛’主不但高深莫测,而且很有御人之能!”

“那是当然!”

夏侯岚道:“不然他岂能使冥顽凶悍的黎族心悦诚服!”

说话间,师成又走了进来,这回他背后跟着十几名壮汉,每人手里都提着桌椅,进厅摆了起来。

师成则欠身笑道:“敝岛主特为诸位接风洗尘……”

白如冰道:“贵岛主太客气了!”

师成道:“粗茶水酒,海角乡野没什么珍品待客,当请诸位原谅!”说话间桌椅已摆好,他立即吩咐摆上酒菜。

转眼间酒菜送上,菜谈不上精美,但色香味令人垂涎,酒一色碧绿的,据师成说是“冰霞岛”“黎田岭”上的特产水果酿成。

酒菜摆上后,一名壮汉飞步入厅,近前躬下身躯,“禀师爷,锦衣使者到!”

师成告罪一声忙迎出厅去,未几,他陪着一名相貌清癯的锦衣老者行进大厅,那锦衣老者步履稳健,眼神十足,一望可知是位健者高手。

老者后面并肩跟着两名紫衣壮汉,他二人手中各捧着一只尺半见方的檀盒。

近前,师成为双方介绍,寒喧中,锦衣老者道:“敝岛主岛务缠身,未克亲自前来,特命老朽代表他向诸位致欢迎之忱,并致万分歉意!”说着,他举手肃客入席。

酒过三迎,锦衣老者一声轻咳开了口:“诸位的来意,敝岛主已然知晓,在此老朽先奉知一点,那就是敝岛主绝无庇护金玉容的意思……”

白如冰道:“只不知贵岛主为何假托‘温柔宫’……”

锦衣老者道:“事非得已,敝岛主怕的是诸位不肯交金玉容,为这件事,敝岛主也曾吩咐老朽代为向诸位致歉,请诸位雅量海涵!”

“好说!”白如冰道:“那金玉容现在贵岛么?”

“不!”锦衣老者摇头说道:“老朽已经把他带来了……”

白如冰“哦”地一声道:“那么他在……”

锦衣老者一招手,身后一名紫衣壮汉恭谨地把手中那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乐叙天伦第[2]节